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37章 道歉

第两百三十七章 道歉

隔着薄薄的紧身裤、雪纺衫,陆景能感受到黄紫琪娇躯惊人的弹性。“吱--!”别克商务车一个急刹车。有人闯红灯。车上的人身体都往前倾。黄紫琪本来还在侧身笑着后排的小丁说话,身体陡然向前一冲,顿时失去平衡,正要伸手去撑车厢壁时一股力量从腰间传来。陆景及时伸手抱住她避免她撞在前面的车厢壁上。

“操,什么素质?”司机骂骂咧咧的继续开车。车内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怨开。

“没事吧?”陆景放开黄紫琪。黄紫琪眼神复杂的看了陆景一眼,摇了摇头。

正值饭点,月明楼用餐的人不少。程东华早早的定好包间,十几个高中同学围坐一桌。

黄紫琪在她高中同学当中人缘似乎不错。刚开始互相敬酒,就有一个鼻梁上张着一颗青春痘的仁兄举杯给她敬酒。

“紫琪,咱们认识有七年了,哎,我当年就是胆子太小了。我先干了,你随意。”说着先喝一杯啤酒下去。大罗笑道:“老廖,不是我们胆子小,是紫姐气势太迫人。”

老廖挤出一个笑容,看的出来他有点紧张,“有些话不说就没机会了。”

有人起哄道:“是的。老廖,有话快说,不要憋着。憋着容易出内伤啊。你都憋了七年,小心成了忍者神龟。”

老廖喝酒上脸,一杯啤酒下肚,脸变得通红,“你毕业之后是留在京城还是回渝都?”

他直视黄紫琪美丽的容颜,好不容易积攒起来想表白的勇气就立刻消散,连忙换了一句话。

靠,有几个人笑得肚子都差点抽筋。这小子憋了半天居然是这句话。

黄紫琪其实知道他想说什么,拿起面前装满果汁的杯子喝了半杯,“还没想好。可能会四处走走。”

老廖点点头,“我毕业后会进入景华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软件部门工作。研发团队的老大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长。你要是在京城的话,给我电话,我们以后多聚聚。”

他比较关注黄紫琪,知道她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在江州接到一个室内装修设计的大单,现在小有身家。

程东华脸色有点不好看。当年老廖就是他的强劲对手。老廖成绩一流,智商一流。但是他容貌平平。使得他面对黄紫琪的时候会没有信心。当年渝都一中高考,老廖高分考入华夏大学计算机系,风头一时无两。

方浅语噗嗤笑起来。老廖胆子不小,当面挖老板的墙角还不自知。

满桌子人大概也就她知道景华通信其实是陆景名下的公司。陆景这个人喜欢在背后阴人。报纸上关于景华通信满篇的报道都没有他的名字,甚至一张照片都没有。

景华通信公布出来的股东名单分别是关宁、瑞丰公司、杜卫成、景和电子。

但是了解景华通信公司的人都知道他才是景华通信的话事人。

大罗笑着叹了一口气,“老廖,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要自罚一杯。”其余几人纷纷起哄,有人站起来互相敬酒,气氛逐步活跃起来。

陆景倒也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一个进入景华通信的程序员。他一听“学长”两个字就知道他是许方超的手下。

陆景看着觥筹交错的聚会场景想着他的高中生涯也要结束了。可惜同学几年大部分人他都记不住名字。听余志成说这几天教室里面每人都在写同学录。

这段时间要多去学校呆一呆。

黄紫琪喝着果汁和同学说话。一贯牙尖嘴利、喜欢对她明嘲暗讽的方浅语今天似乎特别安静。连程东华都没有摆什么圈子领头人的架势,眼睛更是很少往她身上看。这两个人的反应太不正常。她扭头看了一眼陆景。

陆景正在与她同学喝酒。凡是祝福他和自己爱情甜蜜的。他一口干掉,再回敬人一杯。但凡是劝他酒的,他就沾一沾嘴唇。然后很淡定、从容、稳若磐石的坐在哪里吃菜。管那些劝酒的人道理说上天,他理都难得理。

架子端得十足。

“黄紫琪,我和你喝一杯。”一个矮个男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二两的白酒杯子,“小丁她们几个女生都是喝的啤酒,你一个人喝果汁,我给你敬酒你总要意思一下吧?”

黄紫琪脸上露出个厌恶的神色。周声和是程东华的死党。当年她和程东华分手,很多不好听的话都从他嘴里说出来,然后传到大家的耳朵里面去。

黄紫琪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们就免了。我没有和你喝酒的兴趣。”

“我一桌子人都敬下来了,你不给我面子?”周声和不满的说道:“你装什么端庄、高贵?听说你刚才在车上还不是挤在这小子的身上。”

“我就不给你面子怎么了?”黄紫琪拉开椅子站起来毫不客气的说道。

程东华喝道:“周声和,你喝高了。坐下来休息。”

周声和梗着脖子道:“华哥,你别管我。今天是你做东,庆祝你高升。怎么着也得让黄紫琪向你敬杯酒吧?”

包厢里渐渐的安静下来,众人都看向黄紫琪。她和程东华的感情纠葛大家都清楚。这次聚会是她头一次带男友过来聚会。终于有人不满了。

陆景站起来,一巴掌拍在周声和的肩膀上,拍得周声和身体一抖。“敬酒就要有敬酒的样子。如果你想吃罚酒,我会如你所愿。”

说着,对程东华说道:“把你的狗管好,一个院团委副书记而已居然用‘高升’两个字,真是搞笑。”

“搞笑你麻痹。”周声和怒气冲冲的将手中杯子里的酒泼向陆景。

陆景早提防着周声和。他以前打惯了架,怎么会不知道酒桌上翻脸最先干什么。首先是泼酒扔杯子,然后是操起酒瓶爆头。

侧身闪开,酒水全部泼到了桌子上。陆景就势一脚把周声和踹退几步。

“哗啦--!”周声和被椅子绊倒,跌坐在地上,嘴里叫道:“操,你小子有种,居然敢打我。今天这里有十个人,你别想走出去。”

方浅语站起来娇喝道:“周声和你给我闭嘴。一边呆着去。”

正磨拳搽掌、跃跃欲试的几个人见她大发雌威,顿时偃旗息鼓。他们几个早看陆景那小子不爽。喝酒喝的不利索不说,还坐在黄紫琪身边。

但是他们又深知方浅语的背景和手腕,不敢造次。

黄紫琪讥笑道:“程东华,我接到的通知是同学聚会而不是庆贺你高升。难道我还请不起一顿饭吗?”

有个和黄紫琪关系好的人有些不满的说道:“周声和说得太过了。”

黄紫琪招呼陆景离开。陆景笑着摇头,“不急。”说着,轻蔑笑道:“程东华,你小弟很牛逼啊。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当面泼我的酒。

不过我这人肚量还可以,不和他计较。但是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你必须为他的言论向紫琪道歉。你自罚三杯,这事就算了。否则你这个院团委副书记就不用当了。”

程东华右手虚握成拳头,要是他不知道陆景的身份,他管tm那些,这小子今天别想走出这个包厢的门。但是...

他想到自己的理想、抱负都可能毁在陆景这个小人的身上,心里涌起一股悲愤之情。他堂堂男子汉竟然被逼得要向一个小女子道歉…

方浅语皱着眉头不说话。程东华这个位置是她家里运作的,如果陆景执意要拿下程东华,那并非是一句玩笑话。

当然,她家里也可以给程东华换一个位置。

但是陆景这个道歉的要求,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狗屁逻辑扯一堆,无非就是想要程东华向黄紫琪低头。不过这样也好,断了他对黄紫琪的念头。

当即沉默不语,见程东华的眼光看过来,方浅语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紫琪,这是你的意思?”程东华左手使劲的撑在桌子沿上。黄紫琪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她明白陆景的想法,正要说话。

周声和爬起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给黄紫琪道歉,自罚一瓶,这样总可以吧?”他看的出程东华的踌躇。看来这个姓陆很有些能量。

方浅语无语的捂住额头,这小子真是一点眼力都没有。人家那是借题发挥好不好,真要整你,方法海了去。你泼人家的酒,道个歉就能过去?

她突然有些后悔以前打击黄紫琪老是让周声和做先锋。周声和脑子里差跟弦啊。

程东华心里大叫,“好哥们。”却听得陆景说道:“还有五秒中。程东华,把你的答案告诉我。过时不候。”

“陆景,今日之辱日后我一定百倍奉还。”程东华心里大骂,咬牙切齿的道:“好,我道歉。”

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将脸上狰狞的表情抹去,换上一副冰冷的表情,“黄紫琪,我为周声和说错话向你道歉。请你原谅他。”说着,拿起啤酒瓶子倒酒,连喝三杯。

满屋子的人都肃然的看着陆景,这人不简单。显然他刚才威胁程东华的话是真的,否则程东华哪里需要这样憋屈。自大学以来一贯混得风生水起的程东华在这人面前吃瘪了。

陆景懒得去揪程东华的小伎俩,打个手势,对黄紫琪说道:“走吧。”

黄紫琪对几个较好的同学点点头,深深的看了程东华一眼,转身离去。原来道歉也就这个样。程东华的身影在她心中突然越来越淡。三年前的恋爱果然是很遥远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