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5章 掀底牌

第两百五十五章 掀底牌

女服务员螓首峨眉,面容姣好,蜷曲的长发挽着,香气袭人,有着水乡丽人的婉约特质。

竟是宋雨绮。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雨绮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景。一个桌子的客人在催她过去。陆景微笑着道:“你先忙,一会聊。”他也很奇怪宋雨绮怎么在徽州毛豆腐店里当服务员呢?暑假期间她不应该是在星空网吧帮忙吗?

郑信明看着她远处的窈窕身影,对陆景暧昧的笑道:“你认识她?”

陆景笑道:“认识。江州大学商学院的辅导员”

郑信明哈哈一笑,拍了拍陆景的肩膀,在暗红色的柜台处点了毛豆腐。付钱后拿了一个纸签去窗口取豆腐。

正踌躇着要等等才有座位,宋雨绮在店面的右角处挥手喊道,“来这里坐。”她正在收拾那一桌的残局。

“谢谢!”陆景一向是不会多问,坐下来吃豆腐,和郑信明闲聊。郑信明蘸着辣酱吃豆腐,说道:“宋雨绮是这家店面老板的女儿。我们这些老食客都知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陆景恍然笑道。郑信明能一口叫破宋雨绮的名字,可见她在这里还是有些名气。

陆景咬了一口豆腐,鲜醇爽口,芳香诱人,令人胃口大开。看着宋雨绮忙碌的身影,倒是想起身在江州的何梦瑶。

太美丽反而会给人生带来困扰。何梦瑶的清冷未必就是她本来的意愿,但是如果她待人不那么清冷,可以肯定她身边天天都会围着人。让她做不了任何事情。

宋雨绮的美丽刚刚好,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但是却不会让人始终惦记不忘。

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店里面的人才慢慢少起来。以毛豆腐当晚餐的人毕竟是少数。

宋雨绮端了一碗豆腐坐过来。边吃边问,“陆景,你来徽州旅游吗?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怎么没见关宁啊?”

“关宁在京城。我过来公干,不是来旅游的。”

宋雨绮笑道:“你就鬼扯吧,你还是学生,怎么可能和‘公干’扯上关系。”

她的笑容很别致。贝齿微露、嘴角微翘着,有着独有的风情。陆景笑着摊开手,“看。我说实话你又不信。你晚饭就吃这个?”

“先吃一点填肚子。一会和我爸妈一起吃晚饭。”她伸手指着正在柜台处忙碌的母亲,“要不要一起吃晚饭,陆大少?”

“谢谢。肚子吃饱了。晚上估计吃不下,一会吃宵夜。你暑假怎么没在江州呆着。网吧那边生意怎么样?”

“江州正在下暴雨,呆得人发霉。我前几天才回。梦瑶没跟你汇报网吧的情况吗?”

陆景摇了摇头。他事情很多,哪有功夫关注网吧。网吧的情况都是直接向陈笑汇报。

“噢,你还真是丢几百万玩玩啊。”宋雨绮摸着自己的额头,“真受不了你这做派。”

“我相信何梦瑶的能力嘛!”陆景瞎扯。

宋雨绮笑着摇头,“好吧。算你看对人了。梦瑶暑假放假时还给我们这些劳苦大众发了一笔奖金。网吧情况怎么样你可以猜得到吧?”

心里却是想起好友陈苏子的话,“陆景那小子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他肯定是看人家何梦瑶漂亮,死乞白赖的把人拉过来做事,好方便他追求何梦瑶。结果没想到还真找对人了。”

两人笑着说话。店门口走进来一对男女恋人。女子笑着打招呼:“雨绮,我来了。”等她走到桌子前,看到郑信明。脸色却突然不自在起来。

郑信明正要说话,那男子快步走过来。脸红脖子粗的大声吼道:“姓郑的,你不是说不再见小倩吗?”

叫小倩的女子拦住了要动手打人的男子。场面很混乱。郑信明狼狈而逃。陆景临出门的时候对宋雨绮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跟着离开。

郑信明没有给陆景解释”宋氏豆腐”店里那一幕的原因。陆景也没问。美色害人,希望郑信明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成为对手的突破点。

皖东形势对郑省长不利。陆景在等待情况的最新发展。他交给郑省长的材料…

七月十六日,调查组掌握了常务副|省|长夏楚桥违纪的证据,经中央|领导的批准,对其采取双|规措施。

同时,省纪|委接到举报材料,徽州三实实业公司涉嫌非法倒卖土地资产,违规使用工业用地进行住宅开发等等经济犯罪罪名。

三实实业公司的股东名单里面意外的出现郑信明的名字。

徽州的气氛骤然紧张。

天下着小雨,陆景独自打车前往“宋氏豆腐”店。郑信明已经销假回去上班。值此非常时刻,他需要小心谨慎。

陆景在徽州呆了近一个星期,倒也熟门熟路。宋氏豆腐店门口挂着歇业的牌子,陆景好奇的推开雕刻镂空花纹的黄木门,却发现里面围坐着着一圈人,愁眉苦脸。

“今天不做生意。”一个中年男子扭头看了陆景一眼,语气不好的说道。宋雨绮站了起来,“爸,大舅,叔,你们接着商量。我陪我同学出去走走。”

不等那些人说话,她拿了伞飞快的和陆景向外走。

“怎么停业了?”陆景撑着伞遮住从梧桐树上滴下来的雨滴。街口是一条幽静的长街,两侧载着茂密的梧桐树。

“我小叔的公司有一笔款子被政|府拖欠,没法拿到。家里在想办法。”宋雨绮问道:“你怎么又来找我?我妈昨天已经问你和我什么关系。”

陆景摸摸鼻子说道:“每天一个人呆在酒店很无聊。有没什么熟人,只能找你聊天。”说着,笑道:“你怎么和你妈说的?”

宋雨绮没好气的白了陆景一眼。“你想我怎么说啊?同学关系。你在酒店呆着无聊干嘛不回京城?”

陆景斜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我在等雨过天晴。”宋雨绮摇了摇头。听得出陆景意有所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一路走过幽静的长街。宋雨绮道:“我喊小倩和大志出来。”她很欣赏陆景的能力,但是欣赏不代表要喜欢。孤男寡女的感觉有点奇怪。

四个人找了一家茶馆。坐在二楼的雅座,大志很不爽的瞪了陆景一眼,在他的眼中,这青年和郑信明是一伙的。陆景淡然而笑,自然是不理会他和郑信明的恩怨。

一边喝茶听着三人闲聊。陆景渐渐听出一些信息。小倩和大志是宋雨绮的高中同学,两人从大学毕业之后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小倩在市科技局上班,而大志在市旅游局上班。两人现在是恋人关系。

到了晚饭时间,宋雨绮在报亭打了一个电话回去。然后请三人在徽州一中外的一家干净的小店里吃饭。

大志要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他看陆景不爽。小倩大大方方的和陆景碰了一杯,“他就这脾气。陆景,你别往心里去。”

虽然宋雨绮说陆景是学生,在江州有点小生意,是个小老板。但是她在机关里混了两年,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况且他和省长的儿子混在一起,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

省长的儿子不可能和小老板混在一起。

陆景微微笑了笑。干了这杯酒。

大志有几分酒意,说着机关里面的话题,“小倩,我和你说。姓郑的这次铁定倒霉。你以后别和他见面。他老子这次肯定也会垮台。”

小倩不满的道:“省里的事情你知道?不怕牛皮吹破。”

大志最见不得她维护郑信明,梗着脖子说道:“我吹什么牛?现在机关里都这么说。夏副省长都被查了,郑省长能和他没一点牵连?他们可以是一派的。现在中央的调查组还没有走。为什么?就是在查郑省长的问题。公开的信箱里面举报材料都堆得满满。

再说。这次三实实业公司的问题有多么严重,主要的负责人都被抓住。郑信明绝对逃不过。省|委张书记明察秋毫。绝对不会放过他这样的蛀虫。

我有个哥们在国土局,他说郑信明牵扯进这件案子里。少说也要判个三年。嘿嘿!”

郑信明是小倩的前男友,两人藕断丝连。现在姓郑的终于要倒霉,他心里实在痛快。

陆景摇了摇头,事情没那么简单。皖东的较量已经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张书记、郑省长都会掀开自己的底牌。但是“谁大谁小”,要比过了才知道。

吃过饭,大志和小倩相约去看电影。陆景送宋雨绮回家。“大志和小倩两人怎么回事?”

宋雨绮叹了口气,说道:“分分合合的事儿呗。大志昨天跟我说,一个月前他把小倩和郑信明堵在办公室里面。事情当时闹得很大,听说郑省长也知道了。不过大志没什么真凭实据,一阵风就过去了。

郑信明是小倩的前男友。”

陆景摇头,乱七八糟的事情。小倩容貌气质都算的上是美女,郑信明眼光倒也不差。但是他对人是几分真心那倒是值得商榷。

不过那小倩也不傻,人有备胎。最悲剧的大概就是大志。

“大志在旅游局没有受到刁难吧?”

“好像没有。”

送宋雨绮到家。她母亲看陆景的眼光有些异样。陆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却无从解释。这眼光他在关宁的母亲宁阿姨眼中见过。

深夜里一辆克莱斯勒在雨中横冲直撞,但是在一处路口被武|警拦了下来。

“报告01,已经抓住嫌疑人张某。”

“好。收队。”一个中年人在电话里沉稳的说道。接着,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省长,任务顺利完成。”

“恩,收网吧!”郑行淡淡的吩咐道。挂了电话,他披着衣服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开,书房里重重的烟味开始慢慢消散,如同他半晚上紧张的情绪。

张书记,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