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9章 凌晨三四点钟

第两百六十九章 凌晨三四点钟

香港的楼市在金融危机之后从最高点跌落,一泻而下。大部分楼盘的价格将会下跌至原来四、五成。

世运大厦的真实估值应该为1亿美元。即便如此,董坤城以1千万美元的价格卖给陆景依旧很有诚意。

陆景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董叔叔你知道我的情况,我现在是举债度日,就算是抽调1千万美元也很困难。分期付款行不行?”

在坐的两位都是他的大债主。他用建行半年期的2亿期票从世信银行贴现出2亿人民币。再加上世信银行提供给瑞丰公司3千万美元的融资。他欠世信银行约5亿人民币。

而收购新虹百货欠董坤城的3.37亿人民币的债务也还没有偿还。

卫东阳婚礼所准备的重礼是他从香港那边的账户抽出的5千万人民币。

现在,杨星长已经在韩国布局,账面上的3亿资金已经耗得七七八八。

是以,他想吞下世运大厦这块肥肉还有些困难。

“说说看。”董坤城夹着西兰花肉丝吃着,微笑着说道。

在扳倒董坤明这件事情上陆景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最初是由陆景提出楼市套牢龙盛国际的计划,这是极为关键的一步。又是陆景在最后通过董坤明女儿传话,使得他得以以最小的代价拿下龙盛国际。

所以,他有必要给陆景一份丰厚的报酬。

香港楼市现在明显处于下滑的通道当中。世运大厦的价值肯定值不了2亿美元。

他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以一千万美元的价格卖给陆景。

陆景心里算了一下,说道:“分三次付款。首期我拿出三千万人民币付给董叔叔。余下的7千万我在一年之内分两次付清。”

景华通信那边可以挤出3千万,再多就不行了。

“行。”董坤城痛快的答应下来。

陈旭江微笑着喝酒。看样子董坤城是打定主意要送陆景一份厚礼

陆景这个人确实值得进行长远投资。况且这次他出了大力。

董坤城给自己的酒杯添酒。今天喝的是晋西的汾酒。三十年陈酿,口感极佳,很适合庆功。

品了一口酒,笑着介绍龙盛国际的情况:“龙盛国际现在烂帐一堆。最主要的麻烦就是世信银行持有的1亿美元的债权将在十月份到期。

我会个人出资4.7亿元买下龙盛国际所持有的新虹百货。再加上旭江为我筹集的6千万美元。差不多够了。嘿,这还是当时我自己留的后手。

龙盛国际完全退出百货零售业,将会专注于地产和制药。”

陆景心里一动,问道:“董叔叔对正英医药有了解吗?”

董坤城笑道:“当然有,莫氏集团的核心企业。不过和龙盛国际没有什么冲突。医药这块的市场还很大。”说着。咂了一口酒,“莫心蓝这个女人商业能力很强。你要小心。”

陈旭江打趣道:“坤城,你是被他压制得惨了才这么说吧?新虹百货现在的业绩可比不上天蓝商场。”

董坤城笑了笑,“虽然承认不如天蓝国际有点丢脸,但是事实如此。”说着,对陆景道:“天蓝国际现在打造的是综合性购物商场。她财大气粗,我比不了。

我打算把新虹百货的餐饮、电影院、家电销售几个项目撤掉。专心致志的做百货零售,主要方向是服装、鞋子。”

陆景点了点头,专精于一个点更容易取得突破。

董坤城问陆景,“景华通信拿到手机牌照的概率有多大。你现在的负债率有点高,要小心资金链断裂。”

“必须是百分一百,否则银行的债务足以把我拖垮。”陆景说道。现在他名下的公司除了景华通信代工诺基亚的手机能产生可观的利其他公司的盈利对目前巨额的债务是帮不上什么忙。

所以制造手机。然后销售获取利润,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陈旭江叹道:“西门子的卡尔森做事太不讲究。一听到你们在研发手机的消息立刻就不给你们代工订单。”

陆景和陈旭江喝了一杯,“洋鬼子一向是重利益少人情。说不上对错。毕竟我采用的就是西门子的芯片。他怕我偷学技术也是正常。也确实学了不少东西。

但是在国内手机市场还没有完全培育成熟的时候,卡尔森就担心我们抢了西门子的市场份额,可见他雄心不足。没什么魄力。

只要市场完全的培育起来,以国内的人口基数。可以想象就算是西门子只占据其中一部分份额也比现在所获得的利润大。

我看西门子手机在他的执掌之下不会有大的进步。”西门子的手机业务日后就是被明基收购。

上游厂商需要扶持下游的制造商才能获得足够的利润。就以景华通信为例。假设景华通信获得手机牌照,可以制造手机。则景华通信手机的出货量越大,西门子在芯片部分所获得利润也越大。

但是,问题就在于,西门子有没有胆魄去培育这么一家手机制造商出来。因为手机制造商可以反过来蚕食上有厂商的利润。

从实际情况看,卡尔森没这个胆子。

董坤城摇了摇头,说道:“我看还是成见太深。我原来在欧洲就深有体会。核心的工业、技术等行业,华人资本根本就进不去。欧美对我们防范的不是一般的严。”

陆景自信的笑道:“林行长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未必会以欧美国家的意志为转移。

工业产业链由下往上蚕食容易,想要由上往下控制很难。”

在陆景的记忆中,此时欧洲视为核心技术的大型数控机床,在十年之后很多国内企业都能买到。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从七十年代以来,欧美等发达国家,就开始大规模的产业转移。造就了东南亚的四小龙、四小虎。

而国内也可以借此机会大力推动工业化进程。林行长看到的就是这个机会。

“所以,我对景华通信的未来还是有信心。现在还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

陈旭江笑道:“你这是给债主信心。免得我们催你还款。”

三人都笑起来,拿着酒杯再干一杯,气氛热烈。

陆景早上从燕湖家园出发,背包里还带着张漓给他准备的零食。由曾红英开车,接了关宁来到机场。他没让人来送他。

从京城机场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令人感到惬意。看着余志成等人的亲友团,陆景对关宁笑道:“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太冷清。”

关宁挽着他的胳膊,抿嘴笑道:“都走了多少回的路程,谁还担心你呀。”

陆景笑道:“这次可不一样。这是去大学。”关宁灿然一笑,伸手和陆景十指相扣,“陆小景同学,别失落了,我陪着你呢。”

陆景笑着抚摸她如云的秀发,心里有些情绪在涌动。高中结束了,他即将开始大学的生活。

人生之中青春色彩最浓厚的四年。

余志成、张涛、童佳容、丁灵高二时的同桌--占雪娜、朱云博再加上陆景和关宁,一行七人过了安检。没用家长随行至江州。

飞机从跑道起飞,陆景从窗户口看了一眼底下逐渐变小的建筑物,握住关宁的手。

大学,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