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1章 陆系的雏形

第两百八十一章 陆系的雏形

杨阿姨做的一手地道的江南菜,客厅里饭菜飘香。她见陆景进门,从厨房里出来招呼他,“小景,坐。还有一个西湖醋鱼就好。你何叔叔在书房里看材料。”

说着,喊道:“老何,小景来了。”看到老何出来了,才进厨房继续炒菜。

陆景微笑着与何叔叔打招呼。他看起来脸上凝重,全然没有要升官的喜悦之情。

“岭南情况复杂,历来就是火药桶,我能不能坐稳位置还两说。更不要说底下那些利益纠缠、错综复杂的情况。…”何其贤招呼陆景坐到沙发上,有些感慨的说道,“短期内想要打开局面很难。”

“吃饭了!”杨阿姨做了五、六个菜。三个人一起边吃边聊。何叔叔的两个儿子早就成家立业,不在他身边。

席间随意的说着生活里的话题。杨阿姨打算跟着何叔叔去岭南。但是又有些担心适应不了那边的气候。陆景给她推荐了几个养生的方子。

这几个方子都是陆景前世里面搜罗得来。岭南潮湿、闷热,在北方习惯了干爽气候的杨阿姨未必适应。当然,这些方子也就是个心意,用于保健用。

“快拿笔写下来。”杨阿姨笑眯眯的说道,越看陆景越觉得喜欢。

吃了饭去书房聊天。何其贤点着烟笑道:“我是打算在岭南好干几年。所以啊你这个方子正好,让你杨阿姨去岭南免去我的后顾之忧啊。”

陆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看来何叔叔对岭南的形势不乐观,做好了打持久战,甚至在岭南退休的打算。

“说说看,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情?”

陆景笑道:“我来献治水之策,就看何叔叔要不要?江州今年的大水让我心有余悸。岭南境内的几条水系如果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五六十年代兴修的水利灌溉、防洪系统到现在功能已经基本丧失,再加上大江上游植被被破坏,水土流失严重,九八年会出现全国性的洪涝灾害。

何其贤仔细的听着陆景的描述,不时问问关键的点。谈了半个小时,神情慢慢的放松下来。沉吟一会,微笑道:“你倒是有心了,收集这么多材料。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以治水为破局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案。

从何叔叔家告辞出来,陆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何叔叔能治水成功,他在岭南就有了站稳脚跟的政治资本。

以何叔叔的56岁的年纪,他至少还有十年的政治生命。再加上皖东的郑叔叔、军中的沈叔叔,还有宋叔叔那边的力量,可以说陆系的雏形已经出现。

只要大哥不出问题,浮出水面,陆系的大旗就可以抗起来,圈子就能稳固下来,甚至有可能以这个圈子取代江南系的大圈子。

陆景看着满天的星光轻松的笑了笑。前世里那么艰难的局面大哥都能浮上来,何况现在这么有利的局面?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激荡的情怀直到卫东阳邀请他出来泡酒吧才稍稍平息。卫东阳即将前往建业任职。他知道陆景在京城,打电话约陆景出来喝酒。

“陆景,走一个!”卫东阳和易妍玲一起举杯与陆景碰了一杯。酒吧里嘈杂的声浪灌注到耳朵里,陆景倒没有像以往一样觉得吵,反而有些兴奋,惬意的眯着眼睛抽烟。

一起的还有卫东阳和易妍玲的朋友。见两人一起敬酒,就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不简单。有人过来和陆景喝酒。陆景酒到杯干。

喝得半醉,陆景返回燕湖家园里休息。

第二天大早上睁开眼睛,看到怀里熟睡的张漓,陆景揉了揉眉心,头皮有些发麻。昨晚借着酒意,在602这边就和张漓欢好。也不知道琴姐那里…

张漓被陆景撩拨得没法装睡,睁开眼睛,娇嗔着把陆景的手从屁股上拿开,“坏蛋!看你干的好事。我怎么和方姨说。”

陆景嘿嘿笑道:“小漓,反正做一次也是坏了规矩,做两次也是坏了规矩…”

“不行呢。我今天还要上班。”张漓娇羞得扭动身体,在陆景胸膛处轻咬了一口。陆景被她撩得火起,伸手从她光滑的脊背一直摸到俏臀上。弹软的手感,十分舒服,“小漓,现在是国庆假期,你那里需要上班?”

“啊-?说顺口,我忘了。”张漓不好意思的用头蹭陆景的肩膀。以前惯用上班的借口躲避陆景早上的要求,虽然每次都没躲过去,但是说顺了口。这会儿忘记改正。

陆景哈哈一笑。美人在怀。琴姐那边的想法,他也不去想了。抱着张漓在窗台边行就好事。

张漓是标准的九头鸟身材,乳挺臀翘,长腿迷人,脂实凝滑,身材较关宁稍显丰腴。

张漓压着感觉不肯大声呻吟,微睁的明眸流泄出迷离的眼神。陆景就着清晨的曦光凝视着佳人,动情的吻她,迷醉的动作着…

吃早饭的时候不见方琴的人影,张漓长出一口气,拍拍胸口,然后又薄怒娇嗔着掐陆景,怨他不做好事。

陆景心情大好的喝粥。吃过饭被张漓赶出来,正琢磨着去找王灿鬼扯时,接到老头子机要秘书小张的电话。

中午在锦园别墅吃午饭。

“明天替我去江南省看看你曹伯伯。他病倒了。”别墅的花园里,老头子长叹一口气。语气里的感觉很复杂。

陆景点了点头。巩义投资集团的事情还在继续,听说已经涉及到江南省里的人物。这一次曹书记在江南的影响力将会大幅消退,如果没有得力人物顶上来,影响力消失也不是不可能。

来南州机场接机的是曹书记的女儿曹晶晶。曹晶晶是一个珠圆玉润的中年妇人,打扮时尚,容颜憔悴。她是巩义投资集团的大股东。

“小景,想死姐姐了。”曹晶晶给了陆景一个拥抱。陆景略有些尴尬被她抱着。

他当然知道曹晶晶一反常态十分热情的原因。但是很遗憾,巩义投资集团的事情,陆家不会袒护她。

躺在病**的曹书记脸颊消瘦,和陆景说了几句,感谢老朋友的关心。

停留了半天,陆景在曹斌的陪同下离开南州。接机时极为热情的曹晶晶不见人影。

“斌哥,事情…”

曹斌递了一支烟给陆景,叹了口气,“放心吧,人不会有问题。公司肯定没了。晶晶做事…,唉!你爸能让你来一趟,足够了。”

虽说巩义投资的事情是皖东的余波,但是晶晶自身站不住脚,怎么能怪旁人。值此曹家危难之刻,陆叔叔派陆景过来探病,意义重大。

讲原则又有人情味,这是陆叔叔一贯的作风。巩义投资集团的事情要按原则处理。但是江南那些往曹家其他人身上泼脏水,特别是往父亲身上泼脏水的小动作要消失。犯了错误要承担责任,但是不能搞株连。

陆景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只是单纯来看曹书记,但是这一趟象征意义很大。他明白老头子的心思。

如果要传递的是袒护曹晶晶的信号,来看病的人就应该是大哥。大哥最近空闲着。

陆景转道皖东去看郑叔叔。省委别墅内,陈阿姨在餐桌上说郑信明,“那孩子没一点沉稳劲。这才去京城多长时间?竟然换了2份工作。”

“郑哥还在调整适应京城的生活。陈阿姨要给他一点时间。”陆景呵呵笑着。郑信明最近在追一个外资IT公司的美女。那女孩听说他在律师公司就职,将他鄙视得不行,“一张嘴把黑白颠倒,良心全无,坏到流脓。严以待人,宽以律已,比道学先生还要伪君子。”

郑信明毅然决定为了美女放弃律师公司的职务,转而去做创意设计。但是半个月就把老板炒掉,愤然离职。

反正他在正方贸易的办事处挂职,薪水丰厚,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他和那女孩满意的工作。

郑雄研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在书房和陆景谈话时问道:“这里面有故事吧?”

陆景笑着说了一遍,“郑哥为博红颜一笑,决定找一个前途光明的职业。”

“瞎扯!”郑雄研笑着虚点了点陆景,“袁进还会留在京城。他悟性不错。”

陆景心里略微一喜,这是什么节奏?袁市长居然还能运作到京城的职位?

郑雄研推开窗户,笑着指着不远处漆黑的1号别墅,“过几天顾书记就会住到那里。京城的林书记和我沟通过。”

陆景明白过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的。不过郑叔叔受郑信明的案子牵连,这一届想要向上走一步很难。这个结果倒也不坏。

这其实是说明袁市长手腕了得,以江南干部的身份得到了林书记的赏识。要知道林书记可是豫北系的旗标人物。

回京城的下午接到关宁的电话。她和叶仪、陈敏、张勇、余志成几个人去云春玩了一圈。语气兴奋的和陆景说着白云山的温泉。

“我和陈敏没下水。叶仪那妮子倒不害羞,上来还说温泉里好舒服。陆景,下次我们俩一起去好不好?”

云春白云山顶的温泉他自然知道。只是这个假期太忙,没法陪着关小宁过去度假。

“当然好。我给你买泳装啊。”陆景笑着道,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关小宁穿泳装的动人情形。

“我自己买。你色色的,没点正经心思。”关宁在电话里说陆景。

到晚饭的点,接到袁市长的电话,“陆景,回京城了吧?呵呵,来党校外面的小店吃饭,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