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2章 舆论造势

第两百九十二章 舆论造势

江大的图书馆窗沿摆着的虎尾兰长势正好,在初冬之时显得生机勃勃。

陆景在三楼的阅览室里翻着报纸。那一份今天出版的《楚北日报》回到座位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楚北日报就是省报。

“什么报纸看的这么带劲?”陈苏子穿着黄色的外套坐到陆景对面,“关宁没和你在一起?”

“她跟何梦瑶在四楼自习。她在准备英语四级考试。”陆景把手上的报纸放低看着陈苏子。陈苏子脸蛋白皙柔美,眉眼如月。但是美女的外形和性格总是有差别的。陈苏子的性子绝对属于彪悍类型,火辣辣的江州妹子。

“找我有事?”

“没事。”陈苏子坐在椅子上把手拢起来放到桌子上撑着。她好奇景和电子的事情,昨天给父亲陈国波打电话问了一番,才知道景华通信、景和电子都是陆景的公司。

而她爸爸一直很佩服的杨叔叔则是在为陆景做事。更重要的是,听说他是江州市长的弟弟。

她其实是过来看稀奇的。看看传说中的青年才俊、大富豪、官宦子弟到底有什么不同。

陆景要是知道陈苏子的想法恐怕要郁闷的吐血。

见陈苏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陆景轻微的咳嗽一声,“你再这样看下去,保不定我会对你有想法的。”

“去,我的便宜你敢都占,小心我告诉关宁。”陈苏子微微抬起下巴。白腻修长的脖子极为漂亮。

陆景没理她,也琢磨不透她跑过来的心思。索性聚精会神的看报纸。今天的省报上只登了一篇文章,但是有一段约200字的编者按十分显眼。

“自古以来的乡土情结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根。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一现象正在被认为的破坏。近日,记者在江州市白沙民居这里采访了大量的市民,了解到白沙井热火朝天改造的表象之下让人心酸齿冷的事实。

一些人为了商业利益强行毁坏市民祖居,设置动迁日期、动迁待遇等级强行逼迫市民动迁…”

陆景笑着合上报纸。这篇文章文笔很犀利,分析很深刻,但是罔顾基本事实。

“别还回去,给我看看。”陈苏子扯过报纸,翻到陆景刚刚看到的一页。看了一会奇怪的道:“白沙井改造不是杨叔叔的立丰控股在做的事情吗?我爸说杨叔叔在为你做事。”

“是啊。”陆景手里拿着一份电子杂志阅读着,还拿着笔摘录,头也没抬的说道。

“骂你的文章你还能看得笑起来,真是变态。果然非常人才能有非常的成绩。”陈苏子翻了一个白眼,将报纸递给陆景,“给,我走了。”

“不送。”陆景猛然看到一条消息。眼睛亮了一下。华夏移动有意拓展中文短信业务,正在讨论降低短信资费的问题。

世界上第一条短信于1992年诞生在英国沃达丰的网络上。而在1994年华夏移动的通信网络就具备短信功能。

而在陆景的记忆中,要到1998年华移和联信才会陆续大范围拓展短信业务。看来随着邮电|部提前一年下发手机牌照,国内手机用户提前增长,历史悄然发生了变化。

陆景琢磨了一下,走出图书馆。在图书馆的广场上给周志龙打电话,“要尽快拿出方便输入短信的手机来。汉字输入法市面上有现成的技术,重点在于手机的按键布局要合理。用户体验这一块,你找人做起来。”

“没问题。”周志龙听陆景说了一会就明白过来。手机短信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通信协议的架构上早就包括这部分内容。

“景少。手机短信的推广需要运营商主推,我们跟风是不是不太合适?”

陆景自信的笑道:“放心。华夏移动一定会在半年之内拓展短信业务。他们的手机部门未必能配合的好。而我们就用新机器打市场。

明年一月份我们开发华中之外的市场时我要看到这款机器。”

“行。我安排任务进度。”周志龙说道。

中午吃饭时接到杨玉立的电话,“景少,市电视台来人采访杨扶明。就是那家用篱笆圈地要面积的居民。”

“恩,再等等看。”陆景略微有些奇怪,市台难道不在陈史益的掌控之下吗?

“这潭水有被搅浑的迹象。但是这不是正是我所希望的吗?”

陆景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想起一件事来,问正在吃米饭的何梦瑶:“你们家是第一批动迁的吧,是选择继续居住在白沙井还是住在白沙居民小区里面?”

何梦瑶抬头清声说道:“选择白沙居民小区。我爸说换个环境好,免得老是想起以前的苦日子。厂里的叔伯阿姨们都是这么选的。你说白沙居民小区的房价最后能涨上去吗?我觉得选择在白沙井里面住会更好。商业繁华,人流量大的地方,房价必然上涨。”

“放心吧,白沙居民小区的房价涨不上去我也会人为的推到一个合理的位置,不能让跟着我走的人吃亏。”陆景看着她平静的玉容,笑着指了指她的嘴角,“有米饭。”

“啊?”何梦瑶脸上浮起一抹羞涩的红霞,接过关宁递来的纸巾,擦拭了一下。慌乱的模样像一头惊慌失措的小鹿。

下午章文君过来谈网吧扩展的事情。星空网吧完全是陆景的私房钱,所以这500万的资金会在他的分红中扣掉。

“何梦瑶,陈总让我邀请你去她手下工作。她认为你的这份收购方案不错。她很看好你的潜力。”吃晚饭时章文君说道。

何梦瑶摇了摇头,“我想读完大学再进公司。理工大的文凭对我来说很重要。”

章文君叹息的点了点头。尊重她的意见。

关宁凑到陆景耳边笑道:“笑笑姐在挖你的墙角呢。”陆景笑着点头,“我打电话问一声。”

刚说完。手机响起来。陆景看了一眼号码,有些奇怪的走到餐厅外面。电话是郁扬打来的。

“陆景,大商国际在白沙搞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四月份的时候急需用钱,把大部分股份卖给了冯第先。

省报的事情后面站在许动云。刚才江州电视台也放了白沙改造的消息。应该是冯第先找了关系。你要做好壮士断腕的准备。这一次的事情不简单。”

“恩。我知道了。”陆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大商国际在白沙搞事情郁扬不可能不知道。此前郁扬却从来没有提醒他。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郁扬这个迟来的提醒更像是觉得陆景必定会在白沙的事情上栽跟头,所以打电话来提醒。

他和郁扬的关系说不上有多么好。随着楚北政坛的较量徐徐拉开序幕,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会恢复到共同对付方华天时的状态。

人和人的关系总是不断调整和变化的。进入社会之中,各种利益纠葛,想要交到真正的朋友。很难!

连续三天省里的报纸、电视台,市里的报纸、电视台都在报道白沙改造的问题。

莫心蓝靠在**无聊的看着电视里翻来覆去重复的报道。她从苏远那里知道这是大商国际搞得的小动作。

以她的眼光来看,这些不过是鸡蛋里挑骨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所以陆景那小子很能沉住气,到现在还没有回应。

莫心蓝可不信陆景在江州没有回应的力量,至少立丰控股被泼了这么多脏水应该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下才对。

“唉,找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漏洞。难道真是滴水不漏,这怎么可能。”

她的调查并非完全依赖于苏远,她很早就派人收集立丰控股的资料,资金往来等信息,但是没有发现一点漏洞。

立丰控股的账务很明确,就是香港的瑞丰公司花费三亿元人民币购买白沙井一条街的物业。从而获得起步资金。

“舆论造势这步棋完全正确,没理也给他搅上三分理,只要说服上面立案调查,冻结立丰控股的账户。总能查出一点猫腻来。”

莫心蓝穿着睡袍站起来。屋子里开着空调,温暖如春。她满意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窈窕的身材。她微微伸开双臂优雅的转了一个圈。

不得不说。江州的社交活动太少,远没有香港和京城丰富。

黄致远的酒馆里。

陆景和黄致远坐着下棋。看棋的徐伟林忍不住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还这么清闲。要不我发表一篇文章回应一下。报纸上一些话说的太过了。”

“老杨。你怎么看?”陆景应了一手白棋。

杨玉立拿着酒碗喝酒,“报纸上都是屁话。都没什么营养,我觉得不用理会。反正第二批动迁的时间已经到了,那些人想动迁也没机会。”

他心里其实憋着火,但是看到陆景很冷静,也不好说冲动的话,事实上他都想找人暴打那几个胡说八道的市民一顿。

整个江州也就他杨玉立做房地产开发商被市民搞的灰头灰脸。昨天晚上雅湖置业因在积西镇的一个住宅小区开盘举办晚宴,他被市里的同行们嘲笑了一番。

黄致远笑着道:“不要急。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啊,要好好珍惜。”

“当然。”陆景笑了笑,“但是也不能一点事情都不做。老杨你明天找人去市里重提交一份南阳街的改造方案。提出将美术学院40亩土地单独划出来做别墅开发。

他们不是说我喜欢吃独食,我还真就吃给他们看看。国资委刘主任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

“好,这个法子解气。把他们都踢出去。”杨玉立喝了一大碗酒,“要是能再把美术学院那40亩土地拿下来会更解气。”

陆景拿着酒碗抿了一口,笑道:“也不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