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5章 江州如画

第两百九十五章 江州如画

无视。**裸的无视。

跟在他身后的张天远赶紧介绍道:“景少,这位是冯部长的公子。”

冯第先脖子上青筋暴起,右手握成拳头,眼睛露出寒意,盯着陆景,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会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陆景笑了一下,拿出烟递了一支给占哥儿,叼着烟点上火,吸了一口,看着冯第先说道:“就凭你?我记得楚北省的省委书记是师书记,而不是冯显生。”

“好,你很好。”冯第先阴森的笑着,露出几颗白牙,陆景直呼他父亲的名字让他的怒意再盛了几分,“等省里的调查组查下来,有你乖乖的来求我的时候。到时候条件就没这么好了。”

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张天远冲陆景赔笑了一声,跟着离开。那边杨玉立也被采访完,脱身过来。

占哥儿看着离开的青年,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什么部长的儿子也太嚣张了,居然敢这样威胁陆景。底气从何而来?

“记者的立场有问题。”杨玉立脸色有些青,呼出几口白气,压着心底的情绪。他被刚才的问题气的不轻。

“景少,我打算教训一下杨扶明。不然他不知道马王爷就几只眼。”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杨玉立,说道:“不要急。再等等。省里的调查组要下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让他们查。查不出来,有人就要负责。”

杨玉立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开发商当得憋屈。晚上又要被雅湖置业的老总李富亮嘲笑。

回去的路上吴璇惊疑不定的问何欣静:“妈,形势好像不对啊。那青年是谁?笑起来好邪气。”

何欣静开着车。淡然的笑道:“能有几个冯部长?省委宣传部冯部长的儿子冯第先。小璇,不要急着下结论。这件事已经不是简单的商业斗争。常务副市长周平都压不住,看来有人是要把事情往大了搞。”

“太气人了。”回到办公室里的陈笑气呼呼的把文件袋丢到桌子上,见陆景站在窗户边抽烟,“你一点都不急啊?”

“急也没用。每临大事要有静气。我晚上去见我哥问问怎么回事。省里下调查组?那些人手笔很大啊。嘿嘿,就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夜里起了寒雾。苏远开车送熊玉娇回来。

“我爸呢?”熊玉娇问她妈。她穿得很厚实,在客厅里面一边跺着脚,一边握着苏远的手吹热气。

“在书房里思考问题。苏远。你去看看他,让他少抽一点烟。”

“恩。”苏远笑着应了一声,往二楼的书房走去。

熊为明听到车子进院的声音,就知道女儿和苏远回了。想起今天常委会上赵省长的表现,他感觉他似乎走错了一步棋。

许书记明确提出省里要派出调查组查查近期处在舆论风口上的白沙井改造问题。赵省长居然表示同意。

“熊叔叔。”苏远推开门走进来。

“房子看的怎么样了?”熊为明思绪被打断,笑着问苏远今天的收获如何。

“新月投资开发的江景别墅,玉娇很满意。晚上能听江涛拍岸的声音。”苏远笑着说道。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苏东坡一代文豪啊!”熊为明笑着点点烟,示意苏远坐下来,“白云酒厂收购的事情,步子一定要走稳。一定要稳。”

苏远心里一惊,这是熊叔叔第一次开口关注收购江州市白云酒业。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我知道。手续上没什么问题,市国资委最近才审核完毕批准我收购,过两天我会去一趟云春。”

江州市白云酒业的酒厂在云春。这是江州市白云酒业的核心资产,他需要亲自过去接收。

熊为明站起来看着窗外的浓雾,“白沙的事情。你没有参与吧?那里已经变成了风暴眼。”

“没有。”苏远坦然的看着熊书记的眼睛,心里补充了一句。“都是莫心蓝在干。”又想道:“也不知道她干的怎么样了?”

熊为明笑着点点头,闲聊了几句,等苏远出去后。他在窗口吹着冷风。寒冷让他心里的不安稍去,情绪旋即又变得高昂起来。如果陆江在白沙的事情上吃“排头”,那么江州市目前均衡的局面就会打破,东风压倒西风的日子也该来了。

“江州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熊为明用手轻拍着窗栏,低声吟道。

六点半的时候与陈笑在新锐大厦不远处的一个小店里吃过晚饭,然后给占哥儿打了一个电话,约定晚上一起吃宵夜喝酒。驾车到中海世家大哥的家中时,路上已经起了寒雾。

“占哥儿说找你喝酒,你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陆江穿着拖鞋给陆景开了门。

陆景跟在大哥身后进屋,嘿嘿一笑:“我和占哥儿约好吃宵夜。”

屋子里很暖和,陆景把大衣拖了,坐到沙发上,“哥,我今天下午听冯第先说明天省里要下调查组来查白沙的事情。”

陆江递了一支烟给他,笑道:“有这回事。赵省长刚才和我通过电话。他支持调查组去白沙查一查。一方面平息舆论,一方面也可以为立丰控股正名。你那里有没有问题?”

陆景很肯定的说道,“没有问题。”

陆江笑着道:“那就行。市电视台参与报道白沙改造的事情陈史益向我汇报过。台里暂时还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声势搞大一点也好,进来的鱼越大,收获越大。小景,白沙成了角力点。”

说着,轻松的说道:“你这段时间要低调一点,熊书记可能会有动作。”

“我一直都很低调啊。没干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情。”陆景笑着说道,“怎么,熊书记那里…”

陆江笑着点点陆景,“熊书记肯定是表态支持调查组来江州。好与不好都和他没关系。是另外一件事。云春市的一位副书记出了问题,他支持了组织部郁部长的意见,调襄城市一位亲近他的干部过去任职。

蜜月期要结束了。熊书记想跟着省委师书记的调子走。他或许也取得了师书记某种程度上的支持。”

“恩。”陆景点点头。大哥就任代市长一来,还没有和熊书记划分出很明显的权力界限,必须要较量一番才能划定各自的权力范围。

两人似乎都不为即将到来的较量紧张,谈笑风生的聊了一会,陆江问道:“和谢泽华最近有联系吗?”

“前几天去他办公室坐了一会。景华接收瑞丰科技园,把名字换成景华科技园。顺路把清动镇的几块地改成了住宅用地。我要用来建员工宿舍发福利。”

从大哥家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陆景和占哥儿在南阳街吃烧烤。在黄致远那里抱了两坛米酒到烧烤摊上。开了酒封,酒香四溢。倒了两碗酒和占哥儿喝起来。

喝得酩酊大醉,占哥儿本来打算问陆景“酒后真言”,现在也抛之脑后。

两个人在南阳街上一起大声背诵《赤壁赋》,“…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曹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背完,两人兴尽而散。

第二天上午在研究生宿舍里面睡的迷迷糊糊,却是接到杨玉立的电话,“景少,白沙井出事了。有十几户居民拦住省里调查组的车,反应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