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14章 庆祝酒会(上)

第三百一十四章 庆祝酒会(上)

小会议室里面,陆景又好气又好笑的把一张红色的存折递还给叶妍,“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800万我转到时代在线的账户上,另外我个人再借你200万,凑足1000万的现金。你那1000万就当我存在银行了。”

“你不怕我赖你的帐啊?”叶妍拿着存折放回包里。

陆景讥笑道:“能赖我的账的人很多,但是绝对不包括你。你不信可以试试。”说着,指着她的手袋说道:“存款到期之后,记得把1000万还给我。还有存在银行的利息也是我的。”

“果然是越有钱的人越小气。”叶妍白了陆景一眼,心里对他肯帮忙解决问题还是很满意的。她对互联网一窍不通,但是从接待她的宋助理那里也了解到这笔交易她是占了便宜的。

“我不要才是脑子有毛病。”陆景看着她耳边两枚圆形的精巧耳坠随着她精致头颅的移动而摇晃着,摇了摇头,“今年银行的三年定期存款利率是6.21%。你算算利息是多少。”

“哼。”叶妍鼻子哼出一个音符,“我存钱的时候就算好了,三年下来利息是198万。差不多够我2年的开销了。”

“原来你不傻啊!”陆景拍手喝倒彩。

“你才傻呢!看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子,还有没有点绅士的风度?”叶妍不屑的说道,“我明明告诉你我把钱存起来了,你刚才还赖我不和你说清楚。”

陆景靠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实在对她无语。看她存定期的想法估计也是去年没钱的时候给闹怕了,懒得再和她争辩,“你有驾照是吧?我调一辆车、一个向导给你,你自己在江州逛。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景华在景华科家园落成庆典时宣布的消息宛如一枚重磅炸弹投入到江州的媒体当中。电子行业的记者都纷纷的在深度挖掘景华通信的资料。景华公司在丽都酒店举行的庆祝酒会顿时就变得瞩目起来,听闻景华公司的高层会出席酒会,或许能采访到一些具体的信息。

范逸静是《电子世界日报》驻江州的记者,由于江州电子工业发展缓慢。江州分社这里也就三五名记者。但是这种情况随着景华通信公司进入手机制造业开始改变,到今天中午景华通信宣布一季度的销售额达到一个亿顿时点燃了报社的**。这绝对是电子行业的大新闻,值得大书特书一笔。其余三家拥有手机牌照的企业并没有公布一季度业报。

等范逸静傍晚时赶到丽都酒店时却发现没法进入庆祝酒会的现场,景华公司没有邀请媒体出席庆祝酒会。也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在电梯口的红地毯上踌躇着,

迎面走来一个帅气、明俊的青年,亲密的挽着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美女的手。范逸静眼睛一亮认识这个青年来—远大公司的负责人苏远。他在江州是有名的企业家。当初。远大公司进入电脑代理业务时,她采访过苏远。

“苏总,苏总。”苏远回头看到一个娟秀的女子从电梯口急步走过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范记者有事?”

“我没有请柬,苏总能不能带我进去呢?”范逸静对苏远身边的熊玉娇微笑着恭维道:“熊小姐真漂亮。今晚整个晚会都会因为你而增色。”

“谢谢!”熊玉娇客气的笑着,甜蜜的挽着苏远的手。

苏远摆了摆手,“景华没有邀请你们记者,我也不好贸然的带你进去。”景华今天的酒会邀请了在江州的经销商,而远大电器也是景华手机的经销商,是以他也在邀请的行列。

他和陆景之间的斗争,不到一定层级的人看不到。景华的高层也不会专门打招呼把远大电器排除在经销商的行列之外。毕竟远大电器在江州的销售业绩是不错的。

他今晚过来参加酒会主要是想探探情报。江州不少商人都是市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从这个酒会多多少少能看出景华在江州的影响力。

等进入灯火辉煌的会场之后,熊玉娇问道:“你为什么不带她进来。那记者挺会说话的。”苏远在她耳边低声道:“景华公司没有邀请记者表明这是私人的酒会,我要是贸然带记者进来,这一屋子的人都会对我不爽。”

说完,眼睛扫了扫,发现不少熟人。

杨玉立穿着黑色的西服从电梯里走出来,进入酒会现场。一路上不少人都和他打着招呼。他也不断的和人攀谈着。立丰控股如今在江州不是无名小辈,虽然相比于那些大公司还差一些底蕴,但是白沙改造完成之后,立丰控股绝对能跻身一流的商业地产开发商。白沙改造项目策划、运作得十分漂亮。白沙井的布局设计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杨老弟春风得意,对美术学院那块地是势在必得啊!”雅湖置业的老总李富亮把杨玉立拉过来,给身边的人介绍道。

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一些小的房地产开发商,这时纷纷附和。杨玉立拿着酒杯敬大家一杯笑道:“李总肯定是故意的。雅湖置业怎么着都比我这个负债累累的老总强啊!”说的大家都笑起来。

随着大商国际倒下,省里的几大有实力的房地产开发商只有黄远实业、远大地产、雅湖置业。远大公司收购江州白云酒业资金消耗不少,而陆景给他透漏过黄远实业不会实质性的竞拍。这次拿下美术学院那块地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雅湖置业。

李富亮笑呵呵的把杨玉立拉到一边,“我听说陆景看上了美术学院那块地?”说着。他指了指正在不远处和江州市常务副市长周平谈笑正欢的陆景。

“杨老弟,你也是个人才。老哥我给你说句交浅言深的话。咱们做商人的不能和政治力量纠葛的太深,否则没有好下场。白沙改造的事情你是亲身经历过的。一个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张天远可是被判了三年。三年之后,江州谁还记得他这号人物?”

杨玉立笑了笑,“多谢李总的好意啊。要不我们联手拿下美术学院那块地?”

李富亮笑着摇摇头,“那到不用。你到时候在那里卖一栋别墅给我就行。”陆派干部风头正劲,他没有必要当马前卒冲锋,钱到处都有的赚,有些人却是不能得罪。最近江州好像有些风雨欲来的感觉。

周平事务繁忙,在酒会呆了一会就准备离开。陆景送他离开。今天周平给足景华的面子,中午参加景华科技园的落成庆典,晚上又过来露面。

“最近…,不说了,你应该知道。”周平临走时笑了笑,拍了拍陆景的手背。

陆景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最近国务院下发了整顿盗版市场、规划文化产业秩序的通知。而市文化局的执法大队打击了位于月湖县的盗版基地,触碰到孟汉生的利益。孟汉生的父亲,江州市组织部副部长孟有望有可能被卷入,大概这会被熊为明视为大哥想把手伸进组织部的信号。

但是,陆景却是知道大哥这段时间的工作重心是考察江州钢铁的情况,根本没空和熊为明较量。只不过,很多事情并不人的意志为转移。

要斗那便斗吧!

孟有望日后可是一个很难缠的政治人物,早点把他压下去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