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17章 花瓶的作用

第三百一十七章 花瓶的作用

江州作为省会城市各类报纸、杂志、电视、电台大大小小有三十多家。在景华公司宣布他们一季度销售达到1亿之后,有十八家媒体都在报道景华公司的消息。从成立之初的代工生产到拿下手机牌照的曲折以及如今手机出货量的爆发式增长。

景华公司在楚北省声名鹊起,被树立为高科技公司的标杆企业。媒体对景华公司管理层的履历都有一定介绍。但是这个管理团队异常低调,连省报都只拿到了总经理助理—章文君小姐的专访。

至于那天在景华科技园落成典礼上宣布这个消息的青年身份更是只有只言片语—景华公司企业战略顾问,仿佛隐藏在迷雾之中,没有对公众解开神秘的面纱。

陆景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他应邀去江州市市委宣传部部长陈史益家里吃饭。陈史益拿了一份详细剖析景华发与他的关系的文章给他看,“这篇文章我扣下来了。发出去影响不好。我们的宣传要着重于宣传景华的业绩、付出的努力、将来前途几个方面。省里面我也沟通了一下。”

一直到吃完饭出来陈史益都没有说什么,但是陆景明白他的意思,是希望自己不要过多的在媒体上露面。他倒是用心良苦。不过陆景也没打算去媒体上出风头,历来都是出头的椽子先烂。

“景少,我侄女手里有个关于孟部长的消息,你或许有兴趣,要不要让她给你说一说?”

上午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范生望突然打来电话。陆景笑着道:“行,你让她来江大的星光咖啡,我在那儿等她。”

孟有望本来是江州市人事局局长的有力竞争人选,不过后来被范生望拿下这个职位,而且范生望上任之后强势清除孟有望在人事局的班底。孟有望对范生望心里怕是有诸多怨气。两人同时又是组织部的副部长,平曰里工作多有摩擦。江州官场之上,“两‘望’之争”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前天陆景只是随意的和范生望聊了聊汉生软件园的事情,他现在立刻就弄点消息过来。反应还是很机灵的。

范逸静从咖啡馆外走进来,穿着深紫色套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打扮的很漂亮。见到陆景未语先笑,“对不起啊,景少,我来晚了一些。”

“没什么。”陆景把手中的书本搁到左侧椅子上,在范逸静坐下的时候,却是瞥见她里面白嫩的乳肌。

虽然陆景那一眼很隐蔽,但是范逸静可以肯定他经常这么吃女人豆腐,心里得意的一笑,说道:“我有个同事的亲戚在汉北区招商局工作。区招商局的副局长黎梅霞和孟部长有些关系。她丈夫原来是市人事局的司机班司机,在九五年的时候公车私用出了车祸成为残疾,调到市环卫局上班,照顾的意思很明显。黎梅霞九六年从市团委里面提拔到区招商局副局长的位置上…”

陆景喝着咖啡安静的听着。事实上走到一定级别之后,桃色新闻已经不会成为提拔的阻碍。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除非是捉住现行,否则意义不大。

范逸静直腰坐着,胸部高耸,用轻声略带魅惑的声音继续介绍着黎梅霞的情况。昨天二叔给她说了说陆景的背景,希望她能与陆景建立良好的关系,最好能成为朋友。这样对她曰后的发展很有好处。所以给她争取了机会过来汇报。她接到二叔电话之后特意回宿舍精心打扮了一番,要是能和陆景发生点亲密关系,哪怕只有一晚上,也比朋友关系牢靠得多。

等范逸静说完,陆景问道:“范局长有没有别的话?”要是范生望只拿这么个消息来敷衍他,就太让他失望了。

“我同事的亲戚说黎梅霞很喜欢捞钱。我二叔让我问问景少的意见。”

这就对了。陆景心里一乐,明白范生望的打算,他应该还是从范逸静同事的亲戚那里找到了一些突破口。但是孟有望作为江州市的组织部副部长不是他搞点材料就能解决的,必须要大哥有这个想法才行。

拿手指在桌面轻轻的敲了几下,陆景笑道:“我没什么意见。这件事我知道了。我再在这儿看会书,范记者请便。”说着,站起来同她握手。

范逸静不想就这么走了,握手的时候拿尾指在陆景的手掌上划了一记,故意娇嗔道:“快到午饭时间了,我大老远的从报社跑过来。景少不请我吃个午饭意思意思?”说着话,用眼睛去撩陆景。

范逸静容貌娟秀,离美女还有段距离,魅惑之下也有几分味道。陆景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才十一点钟,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会。想了想,笑着道:“行啊,我请你吃午饭。”

心里知道:现在带她到宾馆去开房估计都没问题。这年头女人胆子大啊。不过,他对范逸静没什么兴趣。

出了咖啡馆,陆景背着范逸静给叶妍打了一个电话,“叶美女,在哪儿闲逛?过来江大帮我一个忙…”

走在江大校园里,穿着职业套裙的范逸静吸引了不少眼光。深紫色套裙、肉色丝袜为她加分不少。相比于大学校园里的女生,她多了些成熟的女人魅力。精致的妆容之下,也几分女人味道。

范逸静略微有些得色的看了陆景一眼。她早就谈过男朋友,对男女之事早就精通。看陆景也不像不懂风情的男生。心里想着吃过饭后该怎么进行下一步。

和陆景在江大东教工食堂三楼坐了没十分钟。一个千娇百媚、国色天香的女子在一个殷勤的男生带路之下走了进来,十分亲热的和陆景打招呼。范逸静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跌落到谷底。

“让我好找。”叶妍抱怨了一句,笑盈盈的对那个男生说了句“谢谢你,同学。”让那男生大晕其浪,依依不舍的离开。

陆景笑着摇头,那男生今晚别是五姑娘上岗。给范逸静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叶妍。”说完,看了范逸静一眼。

“你好!”叶妍落落大方的伸出手。范逸静感觉陆景好像知道了她的意图,伸出手和叶妍握手,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

叶妍盘起的发髻很是别致,细腻洁白的耳垂上两枚园形的大耳坠随着她掩嘴娇笑的动作而摇晃着,绝美的容颜古典精致,再挑剔的人都找不到一丝的瑕疵,穿着藕粉色外套,白色的薄毛衣,再加上浅蓝色的铅笔裤。身形曲线姣好无瑕,独有的女人韵味宛如荷塘上的清风扑面而来,淡雅幽韵,让人陶醉。

与这样的女人相比,她实在没有信心继续撩拨陆景。怪不得陆景看不上她。

一顿饭吃得范逸静如坐针毡,她刚才那些魅惑的小动作在陆景眼里恐怕如同小丑一般。吃过饭,匆匆告辞离开。

陆景哈哈一笑,送叶妍离开江大。叶妍笑兮兮的道:“陆景,你也太狠了吧,人家范记者就对你抛个媚眼而已,你就把我拉过来打击人家。看她那样子几天都没法恢复做女人的自信。”

“你倒是挺自信的啊。也不怕比不过别人。”陆景笑着道:“我现在发现你还是蛮有用处的,也不是一无是处。”

叶妍听的脸都黑下来,气道:“你什么意思?拐弯抹角的说我是花瓶,你说话就不能爽快点?混蛋小子。”

陆景举手笑道:“得,得,别那么夸张,好歹帮了我一个忙。我今天晚上请你喝酒。”

“那要看我心情怎么样?”

“你想哪里去了,我们一堆朋友一起给一家酒吧捧场而已。”陆景戏谑的说道。

“你——,”叶妍气恼的横了陆景一眼,“气死我了。”换个人,她都想拿脚踹人了。不过陆景这小子很没品,打要还手,骂要还口。她倒是怕自己待会吃亏。

…大嫂打算留在燕京带小侄女,过段时间再过来。大哥让他晚上去松涛苑的3号别墅见面。松涛苑是新月投资开发的江景别墅,离林元新城二十分钟的车程。

夜里忽而下着小雨。大江在林元区里打了一个弯折下荷田县的方向。雨夜里江水涌动。

陆景和大哥陆江坐在客厅里闲聊。嫣然姐烧开水泡了咖啡之后就去了二楼。落地窗微开,能听到江涛拍岸的声音。

“哥,动不动手?”陆景把范生望的消息说了一遍。陆江在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看着窗外夜色迷茫的雨景,依稀能见到江州钢铁的工厂。这才是他近期关注的重点。

“既然孟有望有问题那就查查吧。”陆江下定决心。虽然他暂时无意和熊为明交锋,但是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终究是要短兵相接的。

看着弟弟微笑起来,陆江笑着点他,“你和孟有望的儿子孟汉生有私怨吧。昨天你去史益部长家里吃饭,他有没有和你说?”

“什么?”陆景喝着咖啡有些好奇的说道。

“景华的报道这么火热,后面有人在推波助澜。要是叶成和查的不差的话,应该是孟汉生在敲你。”

“这样啊!”陆景不以为意的一笑。就算捅出来,这种事能把他怎么样?按规定是干部子女以及配偶不得在干部任职所在地经商。他又没有犯规。孟汉生眼光有限。

就像孟有望这件事,绝对不能拿孟有望和黎梅霞的关系做突破口,比如拍张照片举报什么的,那绝对是大昏招。那是破坏官场游戏规则的搞法。这件事要拿黎梅霞捞钱做突破口,然后再扯到孟有望身上去,继而把两人的关系爆出来才顺理成章。

闲聊一会,陆景告辞离开。今晚约了大家到白沙井的酒吧街喝酒给人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