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19章 砸人?败家?

第三百一十九章 砸人?败家?

叶周海从紫色爱情酒吧出去后,脑子里想着怎么报复。商人自有商人的报复手法,他下定决心要打开江州的手机市场。

酒吧里大家虽然好奇叶妍和叶周海的来历,但是也没人问出声。只笑着说学校的事情。陈苏子倒是知道叶妍是时代在线的投资人,她是时代在线最大的股东。

听蒋耀军说那天上午陆景带她去楚北大学那边谈投资时,李群惊讶于她的美貌,手里的烟头不知觉的落下来,把电脑椅烫了一个大洞。现在还是时代在线众人的笑柄。

陆景拿了矿泉水递给何梦明。曾红英开车绕到师大一附中接她过来玩。谢清歌和吴胜林跟着一起来逃课来玩。

“谢谢!”何梦明坐到她姐何梦瑶身边。何梦瑶正在清声说她。说着还怨怪的看了陆景一眼,何梦瑶还不知道陆景今天会把小明喊到这儿来玩,可是马上就要高考了。

“我自己想来的。一晚上不学习又没什么。”何梦明不以为意的说道,两只脚坐在椅子上晃动着,十分好奇的打量着酒吧的装饰。

兴许是下雨惹人惆怅的原因,来酒吧里买醉的人稍稍多了些。陆景去吧台老胡那里再要了一些饮料、吃食让侍者拿过去。

拿了伞,走到街面上闲逛。说一遍老胡的故事让人心酸,虽然陈苏子把气氛给活过来,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从今天叶周海的反应看,景华已经引起了诸多手机厂商的注意。

手机市场在九八年还远没到饱和的程度,还不至于引发残酷的市场竞争。但是毫无疑问,今年年中的手机牌照下发后,一定程度的血拼肯定是免不了的。景华的技术积累还是太浅,也没办法说在竞争中一定能占据优势。生产、营销、物流、采购、研发、财务等各环节管理水平都需要提升上来。

五月份景华将会有4个亿的债务到期,九六年拿的贷款过多,还掉这4个亿,日子就会好过许多。届时。可以考虑让管理人员都去江州商学院进修管理课程。

江州商学院的MBA课程非常有名,但是再过几年就会变成富豪和美女的相亲会。甚至有女孩专门花几万块进修这门课程,只为了在学习的过程中掉得一个金龟婿。社会就是这么明目张胆,浮躁得让人无语。

在长街尽头转了一圈回来,看到何梦明举着伞在雨中好奇的打量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面。她每天忙着上学,就算家住在附近也还从来没有来看过。

“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转?”何梦明问道。

“一个人想几个问题。”陆景笑着道:“你一个人跑出来不怕别人打劫你啊?”

何梦明浅笑着跟着陆景回酒吧。也没去东边回廊,就在庭院中心回字形吧台处和她坐着聊天。

“你刚才干嘛放那三个青年走啊?我没觉得他们是好人。看那个叶周海的意思还会找你麻烦。”何梦明吸着果汁说道。她穿着宽松的运动服,难掩她娇柔明艳的气质。

“打他一顿也不见得能消什么气。我和叶家早就有恩怨。”陆景把叶文斌在背上使坏,景华拿手机拍照曲折的过程和她说了一遍,“所以他们费尽心机花了2千万和解费用,但是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与其让他们把资金投入到其他的产业上去,还不如让他们都投到数字手机上来。商业对手就是这么麻烦。不是同一个领域根本就没什么制约性。不像政治。全国一盘棋,总有山水相逢的时候。”

陆景对何梦明还是很信任的,说话也没遮遮掩掩。是以他的一些事情何梦明也清楚。

说着话,何梦瑶走过来,清声说道:“小明,我们该回家了。”

“再玩一会儿,我找清歌说话去。”说着对陆景打个暗号。示意陆景把她姐拖一会。

陆景见何梦瑶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似乎在酝酿情绪。陆景知道她的性子—君子绝交不出恶语。但是,说出来的话,就是已经下了决心,基本上也没改的可能。

抢先说道:“我有事情和你说。星空网吧占领江州网吧业的高端市场还需要多久的时间?”

何梦瑶想了想,清声道:“你要是肯投资金来发展,我保证在我大四毕业之前完成。如果靠星空网吧自己积累资金可能要三、四年的时间。”

星空网吧的装修设计,格局。运营模式都是固定的,唯一差的就是投资开店,将网点布满江州,届时在网吧业的影响力自然凸显。

“自己开店再配合加盟店,你算个资金总量出来,我回头划资金给你。”陆景说道。星空网吧的投资级别都只在千万级。他想早点看看孟汉生吃瘪的样子。借范生望的手去动他老子,总没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今年景和电子、怡家超市。京城快递的分红加起来差不多三千万的样子。这是因为几家公司都提留的发展资金的缘故,要是把全年的盈利都拿来分红自然不是这个数目。

“我算过了。高端网吧首先要针对的是高端消费人群,主要分布的网点在市区中心区域、大学旁边。汉宁区、汉北区、林元区加起来开十二家分店,就可以把辐射范围覆盖到江州有消费能力的区域。剩下的地方采取加盟店的模式控制市场。一家店的成本按三百万计算。总计三千六百万,扣除加盟店的加盟费用,我预计差不多要三千五百万的资金。”

“那还差五百万的资金缺口啊。不过我有办法解决。梦瑶,我可是把私房钱都交给你了,不会亏本吧?”

何梦瑶摇头,“当然会亏本。短时间内这样扩展盈利前景不明朗。九八年全年就算是保持收支平衡都难说。你想要收回投资更需要一段时间。或许两年,或许三年。我也说不准。”

她说话声如清箫,听起来十分舒服。陆景拿手指敲着吧台,笑着道:“我想着你毕业前帮我把孟汉生那家网吧收购。他最近得罪我了。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所以,资金三天之后会到账,你后面有得忙了。”说着,笑道:“有没有觉得我特别败家的感觉?”

何梦瑶本来不想说心里话的,但是看到陆景没有杂质的眼神,也没觉得他像以前接触的那些男生那么可怕,不由的点了点头,“恩,很败家。”

陆景笑着摸鼻子,真想在她的小脑袋上敲一记爆栗。都不肯说句好听话。拿钱砸人本该是件很爽的事,但在她眼里怕是和傻子有的比。

让曾红英送了何梦瑶姐妹回家。陆景坐回到东面回廊里去。大家都在声讨云春的一个案子。

谢泽华在云春市任职,第一把火就是盘查云春市教育系统的家底。有几个蛀虫挪用教师工资被查出来。谢清歌说起来义愤填膺,大家都跟发表意见。陆景心里一动,倒是想起在云春碰到黄紫琪,现在还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喝到夜里十一点左右,清冷的小雨竟停下来。让曾红英开车把醉的不省人事的叶妍送到后湖别墅里去睡觉,曾红英在江州也住在那里。

大家打车回江大校园里。从白沙井徐华路坐车到江大只要十五分钟,而江大的宿舍十一点半关门,时间上还有些余暇。

送了关宁回宿舍,陆景一路狂奔总算是研究生公寓关门前赶到。正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到大厅的长椅上歇口气,发现宋雨绮一个人等在大厅里。

“完了,形象全毁。”陆景笑着说道。宋雨绮倒没想到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说道:“你在我心里早就没形象了。晚上和何梦瑶说什么说的那么久。认识何梦瑶这么久,还没见她和男生说了这么久的话。”

“讨论拿钱砸人的事。我准备让星空网吧在一年之内一统网吧业高端市场。”陆景喘着气,慢慢的等气息正常,“你有事情和我说?”

“没有。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宋雨绮低着头轻声说道。陆景都不晓得接下来说什么。

看着她含羞带俏的模样,陆景心里叹了口气。他哪里是什么信男善女。搁在前世那会,宋雨绮早被他吃掉,然后无情的抛弃。只是人生读档一回,对感情不想再快餐消费了。宋雨绮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女孩。他也没想着祸害她。

正没话说尴尬着,宿舍管理员及时的拿着手电筒出现在大厅里,诧异的道:“咦,你们两个在大厅里干什么,那个宿舍的?”

胡乱扯了两句,陆景和宋雨绮上各回宿舍休息。

早上睡得正舒服,叶妍打来电话把他吵醒,“陆景,你这是什么破别墅。室内运动的场馆都没有。小型的家庭影院里连个好看的碟片都找不到。你多大了啊,还看猫和老鼠?”

陆景哀叹道:“你至不至于一大早打电话给我说这件事,扰人清梦很招人厌的。没有好看的碟片你自己去买啊。”

陆景没有兴趣去陪叶妍。为别人的人生操心只是心血**偶尔为之,哪能天天干。被她吵醒了也睡不着,索性下楼去食堂吃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