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22章 云春再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春再遇

银灰色的奔驰平稳的行驶在宽阔公路上。

陆景微笑着接听占伟涛打来的电话。坐在他身边的黄致远微微扭头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油菜田和白杨树。

“家里没有‘余粮’,倒是给情人六十万。是个人都得爆发。呵呵,孟有望的妻子和他大吵大闹的事情在江州市里传遍。”

“占秘书辛苦了。”陆景笑着挂了电话,问黄致远:“孟有望的事情,要不要再加一把火?光是一个谣言…”

黄致远摇头,“火候刚刚好。只要他妻子和他闹就坐实了此前他和黎梅霞的传言。就这一点孟有望以后被提拔的时候就会有先天缺陷。”说着,笑道:“过几天省里有个青干班培训。孟有望十有八九会被选上。”

“那样最好。”陆景笑着点头。闭着眼睛思考接下来的云春之行。

谢泽华在云春市盘查教育系统家底的动作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从来都是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那些人不反击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他未必得到云春市里主要领导的支持。黄致远特意从江州前往云春为他谋划。

陆景顺道送黄致远过去。以景华公司名义投资开发的温泉湖也正好看一眼确定建造方案。

陆景倒不怎么担心谢泽华。谢泽华日后能走到江州市市委常委的位置上,总有其过人之处。

三辆车进入云春市内已经是下午一点。在市区里吃过饭,曾红英开车送黄致远去见谢泽华。陆景和唐悦、谢晋文前往白云宾馆。

云春属于丘陵地貌,春天似乎比楚北省其他地方来得晚些。在白云山半山腰的白云宾馆休息时。可以看见白云宾馆的桃花园里姹紫嫣红,一树树桃花开得极为艳丽。入眼都是鲜艳的花朵,美不胜收。

市区的清冷让见惯了大城市繁华的唐悦、谢晋文有些不适应。到了这里两人赞不绝口。

“果然是旅游胜地。”

“楚北胜景尽在云春。真是名不虚传。”

“这里是度假的好地方。离江州又不远。要是修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就能到。先休息会,一会去泡温泉。”陆景笑着让楼下餐厅送了咖啡、酒水、小吃上来,与两人闲聊。

“坐吧!”熊为明伸手示意孟有望坐到办公室右侧的待客沙发上。他坐在办公桌后面没有起身的意思。

孟有望坐到沙发上,秘书送茶后退了出去。他嘴角动了动,说道:“熊书记,这次青干班…”

熊为明看着他额头上的淤青,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望。领导干部历来要求德才兼备。光有才没有德不行。你需要进省党校的青干班学习学习。”孟有望的能力他还是很欣赏的,但是闹出这样人皆尽知的桃色新闻让他对提拔孟有望心生疑虑。

“我让组织失望了。”

熊为明摆了摆手,拿出烟抽着。将烟盒推到桌子边沿。

孟有望起身在烟盒里抽出烟,低着头抽烟,有些明白熊书记的态度。正值和范生望竞争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关键时刻,他进省党校学习也就意味着竞争失败。

略坐了一会,他心情沉重的走出熊为明的办公室。虽然熊书记没有抛弃他的意思,但是短时间之内他的政治生命不会有起色。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怕是很难向上。

想起前几天傍晚家里那个婆娘把扫帚、碗碟、茶杯、相框、杂志、文件劈头盖脸的丢过来。他心里顿时就有一股怒气涌上来——余怒未消。

大好前途毁于一个泼妇之手。真是TM的王八蛋。

唐悦和谢晋文两人下午泡过温泉之后。去市区倚红偎翠去了。在白云宾馆的包厢里,陆景笑着听黄致远转述谢泽华的现状。

谢泽华孤身上任,就住在市里的一招里面。云春市第一招待所是市政府的接待单位。前些时候市卫生防疫站按照卫生防疫规定给一招的员工检查身体,查出负责打扫谢泽华房间的女员工小红怀孕。

一时间谣言四起。副市长谢泽华把招待所女服务员肚子搞大的传闻甚嚣尘上。政治影响非常恶劣。

风头愈演愈烈的时候。情况突转。市政府接待办主任林进融举报一招的经理程晓云在经营过程中偷税漏税,大肆收受员工贿赂。而程晓云则举报林进融强迫一招服务员发生关系一些列勾当。

最终查出来小红怀孕是林进融干的好事,他被开除公职、判了五年。程晓云的事情查无实据。继续担任一招的经理。

谢泽华笑着道:“狗咬狗一地毛。程晓云这个女人不简单。”

“可以想象。程晓云能坐稳市招经理的位置肯定有关系。”陆景笑着和他喝了一杯。

黄致远笑道:“我还说你这次贸然的盘查云春市教育系统的家底有些鲁莽了,你就把局面转过来。咱俩喝一杯。”

谢泽华笑着摇头。拿酒杯和黄致远碰了一个,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林进融和程晓云也不是犯傻突然互相举报。我在云春好歹是个副市长…”

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陆景和黄致远都笑起来。暗流汹涌的漩涡被谢泽华轻描淡写的揭过。他重入仕途身上一些独有的品质开始逐步的显现出来。

三人一起喝了一杯。

酒桌上的酒是白云酒业的招牌酒—白云酒。43度,口感醇厚。白云酒在国内的白酒市场也算的上是中档白酒。行销楚北省大部分区域,附近的湘南、中原都有一定的市场。云春的经济要发展,发展白酒产业是一张很不错的经济牌。

“白云酒业被远大公司收购,更名为远大酒业。虽说远大酒业的生产制造基地在云春。但是他公司所在地在江州,所以在税收上云春市能享受到的好处有限。”谢泽华抿了一口酒说道:“原本白云酒业就是以投资建厂的模式在云春发展。所以这一点市里也没法多做工作。现在换了熊书记的女婿苏远在经营酒厂,要想说服他把利税上缴到云春市里很难。”

黄致远有些不解的看向陆景。

陆景笑道:“合理避税。生产和销售分开。中间的差价和猫腻就多了,甚至可以做出年年亏损的财务报表。反正不查没什么问题,查起来合法合理。”

三个人在包厢边吃边聊。陆景起身去卫生间,路过一个包厢里,正好服务员上菜,包厢门半掩着,里面传来酒杯摔地声音,“姐姐稀罕你写个好评语啊!不喝就是不喝。”熟悉的声音和语调让陆景浑身仿佛被电过了一般,下一秒。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走进去。

王川强拿纸巾擦着脸上的酒水。恶狠狠的看着眼前这个外形火辣,容颜俏丽的女老师。今天晚上他非要把这匹烈马拿下,好好的尝尝她的滋味。

虽说支教的老师都是走团委的组织关系,但是教育局这边的评语也相当重要。王川强是云春市教育局的一处的处长,分管教育经费的审批。他自然能影响到支教老师评语这一块。

“小黄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快些向王处长赔罪。”前舒镇的镇长夏来贵吓的手足无措,连忙拉着要起身离开的黄紫琪的袖子,小声劝道:“小黄老师,你要为镇里那几百个孩子想想。学校再不修就要倒塌了。”

黄紫琪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夏镇长,我都陪着你跑了几天都没答复,就他一个**长有用吗?修学校的钱我出了。我六月份走之前完工。”

王川强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有钱也修不起来。”说着,嘿嘿笑道:“小黄老师我有没有用,你晚上试试就知道。”

酒桌上陪酒的几个人都配合着嘿嘿笑起来。里面的意外不言自明。

“无耻之徒。”黄紫琪拿起手袋就要往外走。她才懒得伺候这帮恶心的官僚。有钱盖不起来学校?笑话!盖起来你教育局的人敢去拆吗?

“陆景,你怎么在这里?”黄紫琪看到推开门进来的陆景。微征的看着他。

“在隔壁吃饭,听到你的声音。进来看看。真是你。”陆景笑着把她让到身后,然后冷冷的扫向主座上的中年人。

“你谁?滚出去!”

“懂不懂规矩?”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

屋子里的人吆喝着说道,有两个青年人站起来。

“今天是谁的主意?跪下来向紫琪道歉。”陆景眯着眼睛,压着怒气说道。紫琪不愿意喝酒,谁敢逼她喝?

“你麻痹,口气大的很啊!”有个人过来推陆景。陆景反手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那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陆景跟着一脚把他踹到地上。那人的惨叫声让蠢蠢欲动的几人脸上都变了,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王川强拍着桌子站起来大声说道:“你反了天,哪儿来的?老张,报警。”

老张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然后道:“王处长,小黄老师是京城的大学生…”

“学生能有什么背景。”王川强眼睛里精光一闪,不屑的冷哼一声。

“好,够威风。好的很。”陆景冷笑着拍拍手,拿起电话打到隔壁谢泽华手机上,“老谢,我在隔壁包厢里,你过来看看。”

谢泽华走进306包厢的时候,正好看到陆景堵在门口和一个异常美丽的女子说话,屋子里面还有人闷哼的声音。一屋子人都被他堵在里面,这是闹哪出?

“你先解决。解决不了,我给赵省长打电话。”陆景已经从黄紫琪口中知道为首的中年人是云春市教育局的一处的处长。陪酒的都是教育系统的人。

“行。”谢泽华点点头,明白陆景杀气腾腾的话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