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28章 香港的五月

第三百二十八章 香港的五月

浅水湾的豪宅大多依山而建。坐车沿盘山道上行的时候雨势未歇,幽静的天地间愈发显得有股忧伤悲愤之意。

陈旭江和陈创和在客厅的门口等着陆景。陈创和大约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脸形削瘦,依稀可见其年轻时英俊的风采,穿着质地上佳的西装,表情略微有些严肃。

陈旭江介绍两人认识之后,陈创和同陆景握了握手,“你和旭江做的工作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印尼华商的领袖周晋成先生委托我向你转达他的谢意。”

“陈先生言重了,都是陈叔叔和世信银行做的工作。”陆景婉拒了这份谢意。他只是尽了一份心而已。

由于世信银行通过客户体系宣传印尼可能到来的危险,有大约5000人提前离开了印尼,更重要的是那些商业领袖们提前撤出,使得全世界华人社区对印尼的动态十分关注,几乎在动乱发生的同时,当地的新闻就向外传播。虽然没法阻止暴乱的发生,但是却推动救援工作迅速的展开。原本要到7月份国际社会才会对印尼排华事件进行广泛的关注。

陈旭江说道:“先到餐厅里吃饭吧。”

餐桌上没有上酒,那对死者太不尊重。陈创和偶尔说几句当先印尼的局势和救援工作。陆景默默的吃饭。同样的悲剧经历两次让他有些难受,在香港这几天他没有看新闻、报纸,也没去看那些让人愤怒到想灭侩子手满门的图片,只是在酒店里呆着。偶尔陪丁灵散散心。

没有刺刀保护的资本毫无安全可言,如同猪圈里养的猪。肥了就可以宰。

“等忙过这一阵,周晋成先生想和你见个面。希望陆先生能有时间。”

陆景想了想说道:“我也很期待与周晋成先生见面。但是我的身份比较敏感。不宜现在出现报纸的头条上。来日方才。请陈先生转达我的歉意。”

陈创和点了点头。饭后也没再说那些沉重的话题,略微聊了聊经济上的一些看法。九八年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还没有结束。经济局势让人担忧。

陈创和接了一个电话后急匆匆离开。陆景和陈旭江在小客厅里说话,透过半开的金属质地窗户可以眺望到浅水湾的海景。

“周晋成他们撤出的较早,损失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最主要是人没有事。他们不会一点事情都不做,印尼的经济必然会崩溃。他们有向内地转移产业的想法。”

陆景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道:“岭南的何省长是我的长辈。要是他们有这个意愿的话,我给何叔叔打电话让他派招商团过来接待。陈叔叔和他们联系吧,这些事情我不方便出面。”

“行。”陈旭江答应下来。

在香港呆了几天。陆景和杨星长见过面。从他那里抽调1个亿的资金出来援助印尼的华人。看着各种后续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心里的郁结稍消。

陆景到香港的时候,唐悦和谢晋文两人已经返回京城。唐彤安排在瑞丰公司工作。在世运大厦68层的顶楼,马飞给陆景留一间办公室。在半空中俯瞰香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在香港还适应吧?”陆景站在窗口问左手边站立的唐彤。唐彤拿手推了推窗户,说道:“还好。看起来像会掉下去一样。这玻璃结不结实?”说着,指着印尼大使馆那个方向,“我大前天和人一起去那里扔了鸡蛋,正中那个鸟蛋样的印尼军官脸上。他奶奶的,不出口气实在憋得慌!”

“扔得好!”陆景拍手说道。

香港又下了一场大雨。从瑞丰公司出来。陆景坐车去香港中文大学接丁灵吃晚饭。在车上给几个女孩打着电话,情绪变得稍微好一些。国内虽然沉抑着,但是也有一些途径可以了解到印尼发生的事情。

香港中文大学的教学楼一幢幢就如普通的街边建筑一样竖立在那里。吃过饭后,大雨渐小。轻溟无声的细雨还在眼前的轻飞着,陆景几乎半抱着丁灵撑着伞在雨中漫步。小妮子的情绪不佳,迷恋的搂着陆景。似乎想要一点温暖。

看到雨中有几个同学在大礼堂门口发传单,揭露印尼发生的恶行。丁灵大眼睛里涌出晶莹的泪花。这几天所接触到信息颠覆了她此前十几年所认识的世界。人性的丑陋、暴虐、疯狂、肮脏。各种负面的情绪几乎要把她淹没。

“幸好有你陪着我我才能走过来。”

“会过去的。”陆景握着她柔嫩的小手宽慰道。他心里何尝没有怒气?

“陆景,来我这儿聊聊。驻港联络办的汪主任也在。”林忠学打来电话。

陆景带着丁灵坐地铁到西环林忠学的公寓里拜访他。汪主任给陆景介绍了一下情况。他近期会受邀前往泰国洽谈一笔经济援助地合作。会促使泰国政府给予避难华人华侨更大的帮助。有些话也只能点到即止。

“大家要体谅中央的难处和苦心。有些事情明面不好说,私底下的动作不会少。”

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对原油进口的需求越来越大。印尼扼住马六甲海峡的一端,用这张牌刁难国内也不是一次两次。国内会考虑从缅甸方向建一条陆地输油官道来抵消印尼这张牌。有鉴于泰国和印尼糟糕的关系。国内和泰国会有一系列的军事合作…

陆景倒是不明白汪主任怎么会私下里和他解释这些的事情。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无疑是振奋的。

他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更强大,底气更足。真心的希望!

陆景和丁灵离开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林忠学送两人出来,“陈旭江给我说了具体的情况,是你要求他提早提醒印尼的华人撤出。陈旭江在协助我们做安抚印尼华商的工作。同时,汪主任也希望你心里没有垒块才好。这几天大家心情都不会好。”

国内截止到九七年底引进的外资中有超过60%是来自于海外华人华侨的投资。国内还要继续大力的引进外资、发展经济。不可能过分伤了海外华人华侨同胞的心。

陆景点了点头明白汪主任的用意——担心他私下里发恼骚影响到安抚工作。陆景自然没有唱反调的意思。

和丁灵在半岛酒店的felix酒吧里泡着。丁灵轻轻依偎在陆景的怀里,国内会有一系列动作的消息让她抑郁的心情好上许多。看着璀璨的维多利亚港夜景,再看看搂着她的陆景,心里忽然觉得此刻时光是多么的难得。

国际社会对印尼事件持续的关注。全世界华人群体强烈的愤慨,各地的抗议、示威活动此起彼伏,美国政府也正式认定5月9日发生在印尼雅加达以其他地区的暴力活动为严重的种族歧视灾难,正式决定接受部分印尼华人的“避难”申请。

印尼的华人大规模逃离印尼,有不少人在香港逗留。陈旭江前期做了一些工作被认为是很有善意的。他和陈创和都是香港商界负责接待的人选。岭南也有一支招商代表团来香港进行招商活动。

陆景二十日离开香港返回江州。给陈旭江打电话时,他正忙的脚不沾地。

“别急着挂电话,忘了和你说一件事。陈创和是陈若怡的父亲。他知道你在江州把陈若怡拉进包厢陪酒的事情。”

陆景愣了一下,苦笑着道,“陈叔叔要是早点跟我说,我还可以当面向陈先生解释一下。现在飞机马上要起飞,电话里怎么说的清楚。”

陈旭江笑着道:“陈创和继承他父亲的事业把一个小公司发展到如今十几亿美元的集团,为人处事自有他的一套。他女儿是他的宝贝,他那天在我家里吃饭没有挑明这件事我看他应该不会介意了。”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不会介意了”说明以前还是介意的。他本意只是到香港来看看印尼那边的情况、宽慰丁灵——小妮子给他打电话抽泣了半晚上。没想到稀里糊涂的化解了这档子事。

机场大厅里人流如织。位于九龙的启德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陆景和曾红英一起过了安检,刚过了一条走道,突然发现右手的通道边走来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摩登女郎,大大的墨镜被她摘下来后,露出莫心蓝如花的容颜,“真是巧了。竟然在这里碰到你。”她语气里难掩诧异。

陆景打量着她的新造型。发梢卷曲的大波浪型发型,蓝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窈窕性感的身材显得高贵淡雅。

“你这倒像是大明星的架势。去那里?”在机场里偶遇,陆景倒是不介意和她说几句废话解闷。

一起顺着通道向前走去,曾红英稍稍的坠后。莫心蓝神色复杂的看了陆景一眼,“我飞京城。你呢?”

“江州!”

莫心蓝看了看时间,指着机场里的一家咖啡店说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

陆景笑道:“我的飞机还有二十分钟起飞。一杯咖啡的时间还是的。你有事?”

在咖啡店里坐下来,莫心蓝搅拌着咖啡,沉吟了一会说道:“你现在还想不想收购正英家电?”

陆景在前几天如约将2亿元的债务清偿完,这让莫心蓝觉得灰心丧气。她低估了陆景的融资能力。2个亿的资金完全是为景华发展做了贡献。所谓攻击景华的资金链只是一个笑话。她现在不得不考虑她父亲的建议,寻机与陆景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