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34章 分道扬镳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分道扬镳

范生望把爱立信手机放到办公室的桌子上。从窗口看着大院里郁郁葱葱的苍松心里叹了一口气。官场之上一个萝卜一个坑,王万强调离江州,他空下来的副书记职位众人都打破头来争抢。现在市里的够资格争这个位置的人都在各显神通,抓紧时间活动。

他倒没奢望升迁到副书记的位置上。通过种种迹象分析,如果省里不派人下来,升任副书记最有可能的人选是江州市委组织部部长何晨。所以他的目标是组织部部长。

范生望坐下来在笔记本上列出分析要点,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陆景拒绝他请客吃饭的用意大致上有两种可能。其一:陆景已经知道陆市长的想法,而他范生望不在这次向上动一动的范畴内。其二:陆景无意参合这次人事调整。

但是不管哪种可能对他来说都不算是好消息。他没可能跑到陆市长那里去跑官,那样显得太突兀,会适得其反。

正想着能有什么契机到陆市长面前露露脸时,秘书走进来提醒道:“范部长,到六点了。”

范生望让秘书到六点钟的时候提醒他。今天晚上霍书文请他和市经济开发区的区长王白山吃饭——当然,如果能请到陆景吃饭,这顿饭他就会推掉。

天空的雨点优雅地飘过,朦朦胧胧的。张漓开车在江州大道的一个十字路口停下扭头问陆景,“向那边?”

陆景正在给姜燕打电话,让她帮忙办理张漓和他的护照。环球雅思决定暂时不扩张留学业务,继续巩固在雅思、托福培训的市场份额并开展四、六级培训的业务。等去美国和谢祯文谈谈再来决定这部分业务的发展方向。

“看你想去哪儿?”陆景挂了电话,笑着道:“左拐就是去江堤那里看大江,右拐我带你去看按照我的想法设计的白沙井临北街。直走是积西镇,笑笑在景和大厦那里办公。”

“那向右吧。”她想一个人和陆景呆几天。说着话,打着方向盘开车至徐华路。

陆景挽着张漓的手,撑着伞走进白沙井的临北街。左侧烟雨朦胧的北湖有着别样的风情。白沙井已经还在施工中,要到九月份才能将主体完工。不过,临北街这一条街已经完成。

斑驳的院墙,破旧的民居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古朴韵味的青石街、青砖、白墙。浪漫悠闲的情调都渗入街道巷尾的青砖、廊檐与猫面瓦。

撑一把油纸雨伞,漫步在雨中,在这里吟诵一首戴望舒的《雨巷》绝对很合时宜。

“真美!”张漓感叹道。她去过不少旅游胜地,但是江州见到如同江南水乡小镇休闲舒适的一条巷子,仍旧觉得让人心醉。从北至南,然后再走回来在临北街上新开的一家餐厅——文心阁的二楼欣赏北湖湖面的风光。

“下午我们就泡在这里吧。”张漓握住陆景的手,欣赏着窗外北湖上笼罩的凄迷烟雨。

“行啊!”陆景把头搁在她肩头,微笑着说道。拥着她让午后的时光溜走,肯定是不差的感觉。

文心阁的招牌菜是双菇鸡汤。要了两盅,再上了几个清淡的小菜和张漓吃着。

“挺巧的。”郁扬从楼梯上走上来扬声说道。陆景听到声音扭头笑着回应了一下,看到王挺跟在他后面。

王挺看到陆景,脸色都变青了。他爸在家里这几天没少骂陆景他哥陆江。要不是陆江从中作梗,他爸的位置怎么都不会有问题。郁扬他老头子不就好好的吗?

郁扬想了想对王挺说道:“我过去和陆景说点事。一会我们换个地方吃饭。”

“行吧。我在一楼等你。”王挺说着走下楼。说实话,他对陆景的印象一直都不怎么好。

郁扬坐到陆景的桌子对面,对张漓笑了笑,心里诧异陆景从哪里泡到如此靓丽的美女,对陆景说道:“我那天给你打电话你打了埋伏啊!”

陆景微笑着道:“你在建发投资里面有股份,我没法和你说实话。”

郁扬沉默了一会,知道陆景说的实情,特别是审计江州钢铁财务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把王挺的父亲调离江州,那时候陆景肯定不会和他漏口风,“是吴璇告诉你的吧?”

“你认识吴璇?”陆景把筷子放下,奇怪的问道。

“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就见了一次面。”郁扬轻松的耸耸肩说道:“昨天联科已经拿到手机牌照的事情,你知道吧?”

陆景点了点头。昨天杨显从京城给陆景打来电话告知信息产业部的动作:“一共下发了十三张手机牌照,名单上有东方通信、南方高科、科健、TCL、中电通信、波导、海信、东兴通信、普讯集团、联合科技…”

郁扬从陆景的表情里看出什么东西——害怕、暴躁或者愤怒之类的情绪。略坐了一下,感觉两人在泉山别墅里略微修复的关系又开始破裂。

事实上因为陆景知道他对黄哲做了手脚,所以他一直很在意和陆景的关系,但是楚北省大的环境如此——他和陆景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他也没办法。

“我过两天会和王挺一起去黄海做生意。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喝杯酒。”

“行。一路顺风!”陆景答应下来,看着郁扬走下楼,心里也有些感叹。他和郁扬的关系几经波折,最终两人还是分道扬镳。

想到这儿,陆景忽而想到吴胜林和谢清歌。这次吴家被查,多半会把怨气算到他和大哥身上。但是现在谢泽华是大哥圈子里的干部,也不知道那两人的关系是否会破裂。

王万强调离江州让已经是风声鹤唳的江州钢铁公司内部极为担忧,迅速做出搬迁的姿态。江州钢铁在六月十九日宣布将会将污染严重的炼焦厂首先搬迁至荷田县。炼焦厂在十九日晚将全面停工,准备设备搬迁工作。

江州钢铁的炼焦厂搬迁之后,景华位于常新开发区的工厂就会有足够的土地进行扩张。当初和常新县签协议时,一共划下了2万亩土地,但是由于江州钢铁造成的环境污染,这2万亩土地里面能用的只有1.8千亩。

江州市开发区的区长王白山带着他的秘书霍书文前往景和大厦找陆景商量常新开发区土地规划使用的问题。

王白山想要收回部分土地重新规划。很明显,景华用不了那么多土地,空置着也是浪费。

现代化气息十足的办公室里,几个雨天之后清爽明媚的阳光从泛蓝色的钢化玻璃透进来来着明亮干爽的气息。陆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喝着咖啡,不置可否的听着王白山的想法,偶尔看一看窗外的蓝天白云。

介绍了一番自己的想法之后,王白山斟酌了一下,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景少,区里可以让景华把部分土地变更用途为住宅用地,这样景和苑三期工程可以和景华的工厂连城一片。”

陆景把咖啡放到茶几上,失笑道:“现在连景和苑二期工程都没有完工,你倒是帮我规划起三期工程了。”

王白山接过陆景递来的烟,笑着道:“区里会按照土地转让金的标准来核算。不会打马虎眼。上周区里接到岭南那边几家元器件厂商入驻的申请。我打算是把常新开发区这一块当做工厂的聚集地。”

陆景考虑了一下答应下来。集聚效应还是很重要的。目前市经济开发区也就舒古镇和常新开发区有建立工厂。积西镇西边都是在搞房产和商业开发,再向东边的景华科技园肯定不接受工厂入驻。

“我让姬红俊和你们谈。我划一万亩的土地给区里。剩下的土地我留着有用。”姬红俊是景华高级行政秘书组的成员。

陆景最近准备上一个条半导体芯片封装、测试线。也不知道杨显在京城和西门子谈得如何了。

虽然景华现在还在主攻手机外围的应用技术,但是这并不是说景华对芯片设计、制造这一领域没有野心。

芯片一般都是采取IDM模式,即一家公司囊括了从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到芯片测试和封装在内的全套工序。如英特尔、德州仪器、索尼等公司就具备芯片的全套技术。

但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专门从事IDM模式中的芯片生产与制造的台积电和几家同类企业的崛起,对IDM模式造成真正的冲击。

从设计到封装的成套完整的芯片产业链开始分化为芯片设计业(即fabless,意指无厂房设计)、芯片制造业(即Foundry,又称代工)以及芯片测试和封装业。

芯片生产线往往动辄需要几十亿美元的投入,而一个芯片封装与成品测试生产线,差不多只需要投资一个亿。并且芯片封装与成品测试又不是只有少数几家厂垄断地技术。所以陆景对杨显与西门子的谈判还是寄予厚望。

送王白山到电梯口时,陆景指着霍书文问道:“这是你新任命的秘书吧?”

王白山笑着介绍道:“是的。小霍原来在汉北区的区招商局接触过经济方面的东西,范生望部长推荐到市开发区来任职,我看他能力不错,笔杆子也硬,调到身边来做秘书。”

陆景恍然,原来是提供举报材料搞孟有望的那位。到没想到他还是个能人。

如今地方官员的提拔经济数据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市开发区去年成立以来,经济总量已经超越汉北区,在江州三区十县中排在第四,仅次于汉宁区、林元区、以及旅游资源丰富的月湖县(位于徐古县的江州钢铁所产生的经济数据不在徐古县的统计范畴内)。

市开发区的官员们上升的机会要比其他地方多很多。霍书文抓住机会运作到开发区任职却是是个有想法的人。更何况他现在还得到王白山的赏识。日后估计也能爬上来

这社会重来都不缺会抓住机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