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37章 自信的谈判

第三百三十七章 自信的谈判

叶文斌和叶周海关系不佳、貌合神离对陆景来说只是一个利好因素,并不会在竞争中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就算叶家内部闹得天翻地覆,最终表现到市场端,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景华自己的产品。

去南业区中环南路7号见西门子元器件部中国区总裁梁子闻时,陆景还在车里思考着联合科技的问题。陪同陆景去见梁子闻的杨显给陆景介绍梁子闻的履历。

“梁子闻今年五十三岁,毕业与麻省理工学院,在新泽西贝尔公司担任过工程师,曾在德州仪器工作过,1992年回国主持西门子元器件部中国区的工作…”

梁子闻鬓角花白,前额有些秃顶,带着宽大的眼镜,一副睿智长者的形象,但是在透明镂花玻璃分隔出的会议室里他词锋犀利,“我不明白一家成立一年多的电子企业上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意义何在?没有芯片设计能力,上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只是无用功。”他眼神锐利的盯着陆景,希望陆景给他一个答案。

陆景不晓得梁子闻刻意做出咄咄逼人的姿势是什么用意,也不会给他透露景华在研发上的计划,只是很平静的说道:“景华有自己一系列的发展规划。而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并不是西门子的核心技术。所以我以为这只是买卖双方一笔正常的交易。”

梁子闻听得出陆景言语里暗指他多管闲事的意思,见陆景神情淡定,微笑着用手拿起水杯喝水。“陆先生在平常的生活肯定是情绪兴奋点比较低的人。景华想上芯片设计项目,对吗?”

陆景没有去否认梁子闻对他的评价。点头承认,“是的。”这是明显的事情。杨显心里倒是有些担忧:西门子未喜欢看到国内有公司进入芯片设计这一领域。同行是冤家。

“虽然景华是元器件部的大客户。但是西门子并没有扶持下游厂商的计划。因为西门子集团名下也有手机部门。我无意帮助手机部门的竞争对手。”

陆景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自信而张扬的说道:“西门子集团手机部门的业绩与元器件部何干?”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西门子的元器件部门将会在99年4月1日独立出去,在德国慕尼黑成立新的公司。2000年在法兰克福上市,中文名为亿恒科技,尔后在2002年更名为英飞凌。

陆景不相信一年之后就会成立新公司的部门,现在内部还没有一点风声传出来。所以,梁子闻的话根本就是废话。西门子手机充其量是其关系极好的客户公司而已。

梁子闻被噎了一下。他根本就不晓得陆景已经知道到他的底细。虽然陆景这句话说得有些刺耳,但是却是实情。手机部门的业绩与他没有关系。

他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只是一种谈判策略。毕竟,和景和的合作也只是限于客户关系。他要为公司的业务负责,转让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也算得上一笔大单,否则他何必亲自负责。

陆景拿出笔在便签纸上写一个数字推到梁子闻面前。梁子闻看到上面写着的数字,反应过来这是景华的开价。

950万美元的报价刚刚压在他心里的底线上面,仅仅高出50万美元。他不得不佩服对面坐着的青年下手之准。

陆景微笑着说道:“不知道景华有没有可能成为西门子手机芯片的重点客户?景华想尽快的拿到西门子最新款mf3302芯片进行调试。”

手机芯片厂商不会设计出一块芯片之后马上就大规模生产,而是要与一些重点客户合作研制出手机样机。看看客户对芯片的评价如何,是否愿意大规模采购?只有试探出市场的反应之后才会大规模生产。

当然,这是日后手机芯片竞争激烈大幅降价之后的模式,现在一款手机芯片设计出来后市场风险很小。只要能有配套的手机平台解决方案,不愁没有买家。

梁子闻有些诧异的看着陆景,“景华公司已经拥有研发手机平台解决方案的能力?”要知道国内厂商现在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做手机平台解决方案的研发,更愿意直接采购手机电路板这样的半成品然后完成组装贴牌的工序。

作为半导体厂商。他自然希望手机厂商能够拥有自主的研发能力,这样他与客户之间就无需多一道中间商——手机方案公司。

梁子闻的印象中景华公司第二季度订单在4万枚手机芯片左右,但是他们似乎和一家方案公司有合作。并没有单独的研发能力。

陆景拿起一次性的杯子喝水,笑着道:“可以试试看。”此前景华虽然在研究自己的手机平台解决方案。但是成果并未对外公布。和第三方的手机方案公司合作是为了借鉴和学习。但实际上在他成立景华电子技术研究所的时候,景华已经拥有一套手机平台解决方案——把手机芯片与手机芯片的外围电路、音频编解码器、拾音器(麦克风/mic)、送话器、插卡槽、图像处理器(dsp)、stn液晶显示屏等电子芯片以及元器件搭载在一块电路板上。使之实现手机功能的技术(技术专利并未全部解决)。

梁子闻对景华的印象好了许多,笑着道:“这个要求我同意。国内还没有mf3302这款芯片,不知道陆先生从哪里知道的?”

“我没事的时候喜欢翻一翻国外的电子期刊。”陆景笑着说道,梁子闻心里一惊,国外的电子期刊对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有详细的叙述,推算出大致的价格并不难。莫非那50万美元也只是他为不显得过于咄咄逼人而加价的?

再看陆景脸上清爽的微笑时,梁子闻心里早没了小觑他的意思,对方做足了功课,他也不矫情,痛快的说道:“我同意以950万美元转让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

中午,梁子闻热情的招待陆景、杨显在公司食堂吃午饭。看着拥有明亮窗几、干净有序的食堂,陆景笑着道:“一家企业的管理能力从食堂就可以看出。”

梁子闻颇为赞许这个观点,边吃饭边闲聊着。“我看陆先生很年轻,冒昧的问一句陆先生的年纪。”

“我今年20岁。”

“啊?”梁子闻微征,然后赞叹着说道:“陆先生的能力让人惊叹”。他在国外呆得时间比较长,对硅谷那些少年富翁的事迹了解的比较多。虽然如此,但对陆景如此年纪就执掌景华这样的企业还是有些吃惊。景华以公开的资料来看差不多有十个亿的规模。

陆景自然是谦逊的客气几句。

蓝色的宾利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陆景和杨显返回海嘉大厦布置接下来和西门子协商的事宜。争取早点把合同敲定下来。

开完会到陆景的办公室里闲聊,杨显笑道:“梁子闻前倨后恭,我还以今天的谈判会失败。看到他中午吃饭时听到景少年龄那个惊讶的表情,今天一下午工作就会特别有劲。”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他,翘起脚到办公桌上,舒服躺在椅子里:“也称不上前倨后恭,他一上来就摆出咄咄逼人只是想给我们施加压力。”不过梁子闻开始确实让陆景摸着头绪,到后面的说辞才知道他那是谈判技巧。950万的开价是陆景综合资料反复思考过的报价,梁子闻拒绝的可能性很小。结果证明陆景反复思考的结果是正确的。

“景少,我们现在上半导体芯片的封装、测试生产线不是会空置吗?”作为景华的高层,杨显当然知道景华现在没有半导体芯片设计能力。

“空置倒不会。不过肯定不会满负荷运载。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开始的过程,就算生产线吃不饱,总比以后临时急匆匆的上这个生产线好。”

陆景从办公桌左侧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英文的期刊给杨显,“翻到25页,看我用黑笔标注出来的那一则消息。”

杨显把英文期刊拿起来看了一会,揉着脸,苦笑着道:“惭愧的很。我英语都还给我的英语老师了。看得不是很明白,有一家台湾的公司缺钱?”

“呵呵,是硅谷有一家台湾人创办的音频数字解码芯片设计公司陷入资金困境。马飞那里已经辗转和evf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苏超宇联系过。我过段时间会去美国和他们谈谈收购的事宜,最不济也要拿下部分股权以及产品专利优先转让的权利。

国内目前芯片设计人才极度匮乏,我看景华有必要再硅谷设立一家数字电子技术研究室,负责招揽人才做研发。”

杨显点着烟,吸了一口,委婉的说道:“景少,其实国内的研发布局也可以做起来。光是靠江州一地的技术资源,可能不够。”他倒是能理解陆景对江州的感情。景华从江州起家。

但是,把研发团队放在江州有些理想化了。

“国内的布局先不急。高科技人才还是得从海外的华人中找。”陆景笑着摆摆手。

把琐碎的工作都丢给杨显处理,陆景从海嘉大厦出来,坐车去找占哥儿。他正在筹备他的订婚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