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47章 影湾园

第三百四十七章 影湾园

八月一日、二日是周末,香港外汇市场例行休市。所以陈旭江和陆景说的数据实际上是上周——七月底的交易数据。当然,全球的外汇市场没有休息日的说法——阿拉伯国家不休周末,他们周五休息。所以“外汇市场无假日”。

“可以看到外汇市场有试探性的卖盘。各家银行的放贷对象也没什么办法监控。香港是金融自由度极高的城市…”

在陈旭江浅水湾的家里吃过午饭,两人在客厅里闲聊。可以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窗户从繁茂的树枝缝隙间远眺海边的浴场。

陆景随意的喝着茶,听陈旭江介绍情况。等他说完,想了想,说道:“最近外部坏境不佳,美国股市大跌、日元汇率重挫。香港成为攻击目标的可能性很大。不能寄希望于狗不吃屎了。更何况去年十月的那场攻防战国际国币炒家并没有攻陷香港,我想他们大概应该还会再来试一试。不碰的头破血流,他们不会收手。”

陈旭江点点头,笑道:“这些倒是可以预料的,就是时间上不太好把握,每天提心吊胆的滋味不好受。”

陆景也没再装神棍,抛出国际货币炒家会在8月5日攻击港币的时间节点——实际上这次与国际货币炒家的交手中,香港的损失不大,反倒是国际货币炒家受到重挫。

和陈旭江聊到下午四点多。期间接到林忠学打来的电话。和他约定明天上午去拜访的他。林忠学依旧是央行副行长、驻港联络办的副主任,负责港澳台的金融事务。不过,他在去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表现十分抢眼。大约在一个任期之后,提拔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陈旭江送陆景出别墅。陆景坐到车子里看到海滩上的蓝色海浪拍打着沙滩。沙滩上有许多在海边嬉游的人。既然到了浅水湾自然要开车去同样位于浅水湾的影湾园看看小丫头。

影湾园是浅水湾的地标建筑,位于香港岛南区浅水湾道109号。内部除了高档住宅、商场、俱乐部之外,还有一个高档的酒店服务式公寓,提供各种规格的酒店公寓租住服务,但是至少需要租住一个月。

陆景把车子停在影湾园的停车场,步行出来打电话给赵清芷问她们的房间号。

敲开门,赵清芷穿着一件粉色无袖连衣裙式的睡裙。睡衣下摆上画着可爱的猫咪图案。活脱脱的一个青春美少女。

“呀,二哥,我们还在睡午觉呢。”赵清芷笑嘻嘻的让陆景进来,走到里面的房间里喊道:“走光了。”

陆景好笑的摇头。打量着这间公寓。三室两厅,是明快简约以白色为主格调的西式装修风格。有一个可以观景阳台,站在阳台上可以毫无障碍的看到宽阔的海面与沙滩。

“啊--!”房间里传来尖叫声,然后是董晚瑶与赵清芷的笑闹声。听着两个女孩银铃般的欢笑,陆景也不禁微微一笑。回头正看到赵清芷笑嘻嘻的跑到客厅里,董晚瑶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睡衣追出来嘴里叫道:“清芷,你敢捉弄我。你死定了。”

“是真的哦。我二哥来了。”赵清芷咯咯笑着跳坐到沙发上,把沙发压出一个弧度。

董晚瑶看到陆景站在阳台上,这相信赵清芷的话。不好意思的打招呼:“啊。陆景。”

她个子高挑,白色的吊带睡衣下摆只到大腿处,粉嫩白腻的一双美腿修长耸直。嘴角一粒美人痣让她风韵十足。

“你们平常都这么闹着玩?看过你爸妈了吗?”陆景挪开视线笑着问道。虽然都是十八岁,董晚瑶给人的感觉却是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恩。看过了。”董晚瑶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点头笑道:“是啊。清芷现在可坏了。”

“二哥,你别听她的。她和小雨两个才机灵,就欺负我老实呢。”赵清芷抱着一个大毛毛熊。舒服的靠在沙发上,嘟嘴反驳道。

陆景笑着摆摆手。他没兴趣给两个小女孩当裁判,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翘起腿微微靠着,问道:“小芷,你去哪儿读大学?”

“填了江南大学。我才不要在我爸的眼皮子底下读书。”赵清芷皱着精致鼻子说道,“被他管了十八年,这一次一定要逃出他的魔爪。”

董晚瑶笑道:“清芷,那个可不一定哦,说不定你妈会去给你陪读。”

“尽说我不爱听的话。”赵清芷瞪她一眼,不满的说道,“我烦死你了。”

听着她孩子气的话,陆景和董晚瑶都笑起来。

董晚瑶去拿了瓶红酒过来,三个人分享着红酒,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赵清芷提议道:“我们去骑马吧?我听说香港这边的马会很出名。”

“大夏天去骑马,这种馊主意你也想得出来?”陆景笑着说道。到傍晚,打电话给张漓。她让陆景不要管她们,她们还在继续逛街。屋子里也没什么吃的,熬到晚上七点,陆景请赵清芷和董晚瑶去影湾园的露台餐厅吃饭。

从幽静的大堂里走进富丽堂皇的餐厅中,选了临窗的桌子坐下点菜。露台餐厅对男士的着装有要求,好在陆景今天中午到陈旭江家里吃饭,穿着衬衣、西裤到也不用另外找地方换衣服。

一边吃饭一边品着酒,陆景想着是不是要提前打个电话给马飞,让他派个司机过来开车载他回酒店。

吃过饭正要离开,在门口碰到严景铭、方浅语、史勇军和白昆一起走进来。

视线在空中几乎能交汇,几乎能擦出火花来。陆景满肚子的疑惑,脸上却不动声色。

严景铭讽刺的笑道:“陆二少好闲情,居然带着表妹玩双、飞。”方浅语鄙夷的看了三人一眼。心里却是诧异铭表哥口中陆景的表妹是哪一个?两个女孩中那个有着过肩长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清雅如诗,容貌绝佳;另外一个女孩穿着银灰色刺绣连衣裙,腰间系着两指宽的白色腰带,曲线修长,容貌虽然稍逊一筹,也是难得的美人,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了几分风韵。方浅语心里有些郁闷:怎么两个小丫头片子都比她漂亮。

陆景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懒散的笑道:“心里装着不要脸心思的人,看别人总觉得不要脸。我听说方浅语是你表妹。”

严景铭心中一凛,倒没想到陆景能一句说中他的心思。冷哼一声,当先向餐厅里走去。

陆景与他错身而过,无视正在冷冷一笑的史勇军将目光停在白昆身上,“白部长,好久不见。”白昆是信业银行投资部的部长。陆景对他的情况很清楚。

白昆微微笑道:“难为陆少还关注我这样的小人物。我们还是不见的好。”他就任信业银行投资部的部长并不是什么秘密。陆景都能找私家侦探来查他,关注到这一条信息到也没什么。只是,放在江州的棋子一直没和陆景勾搭上,无法发挥作用,让他心里有些郁闷。

陆景笑了笑,带着两个女孩离开。白昆养气的功夫提高了不少。可惜还是不足为惧。他和严景铭混在一起是什么状况?得让唐悦关注下白昆。

严景铭几人坐下点餐。等服务生上菜之后,史勇军和白昆说道:“白先生也认识刚才那个毛头小子?”语气里难掩对陆景的轻蔑和厌恶。

白昆抿着酒,神情有些感叹,说道:“认识。”他和陆景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唐雨景里面。他帮心蓝压阵和陆景谈判。那个时候白家还是鼎盛时期。现在想想,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不把陆景打倒在地难消心头之恨。

严景铭自然知道白昆是原来京城中的四大公子之一,不过他和白昆谈投资项目倒也没有必要去接白昆的短——谁愿意在家道中衰之后提起往昔风光的日子。

“不谈不愉快的事情,为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严景铭提议道。信业银行会提供1千万美元的资金换取夏易手机20%的股份。其中天逸投资和星光投资各让10%的股份。

三人都举起杯子,相应严景铭的提议,开始聚餐。

“二哥,什么叫双、飞啊?”回到影湾园的公寓里,赵清芷好奇的问道。董晚瑶坐到沙发上掩嘴吃吃笑着。她在国外长大,几个名词还是明白的。

小丫头单纯的很,陆景都不好意思和她解释,“总之是一个很不好的词语,你以后就明白了。”

“哦。”赵清芷嘟嘴说道,拿脚丫子踢了踢脚边的软墩子。眼睛偷偷的瞄董晚瑶。心里想:“晚瑶肯定知道,我晚上问她得了。二哥最喜欢故作高深。哦,还有‘爱情动作片’是什么意思呢?”

十点多钟,瑞丰公司的司机到影湾园里开车送陆景回香格里拉酒店。

看看时间打电话给大哥,汇报安置嫣然姐的情况。虽然嫣然姐肯定打电话和大哥说了,但是他还得和大哥详细的说一遍。

昨晚和陈笑通电话时,得知江州最近正在下大雨。九八年全国性的洪涝灾害,江州也不例外。

接通电话之后,大哥的声音有些疲劳之后嘶哑,陆景先说了说嫣然姐在美国居住的情况,安排的人员,有哪些应急措施。

陆江笑道:“办得不错。哦,我听说你让唐悦在查胡令标。”

“是的。胡三叔牛逼大了,敢威胁我们。我就不信他是干净的。”陆景有些不爽的说道。嫣然姐被迫远走美国,大哥心里未必没想法。

“呵呵,你呀…,不要搞的太过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