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49章 钢铁行业

第三百四十九章 钢铁行业

陈创和微笑着道:“没那么麻烦,沙滩那边有几家酒店,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行吧。”陆景笑着点头,陈创和连续邀请两次,他也不好拒绝。把瑞丰公司司机的手机号给张漓,让她送完赵清芷和董晚瑶之后打这个电话,叫车送她们回香格里拉酒店。

陈创和选了一家不大、装修雅致的酒店,要了一间包厢,点了几样小菜、一瓶轩尼诗干邑。陈若怡很不高兴的看了陆景一眼,“你为什么挂官怡君的电话,你不觉得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陆景没有理会她,官怡君不知所谓,他自然不会讲什么礼貌。拿着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质感丰厚如丝绸,口感不错。干邑号称白兰地之王。而轩尼诗、人头马、马爹利、拿破仑是公认的四大经典品牌。倒是名不虚传。

陈创和有些头疼女儿的刁蛮,说道:“若怡,你不是和朋友约好去吃烧烤吗?”

“我不高兴去不行?”陈若怡说道,撅着嘴拿起来手包走出去。她知道爸爸有事情要和这个青年谈。心里却是不忿:他怎么有资格可以坐下来和爸爸谈事情。

“不好意思。”陈创和微微致歉,“若怡也在江州大学读书,你们平常有遇到过吗?”

“我在江大的时间比较少。”陆景微笑着说道。

陈创和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说道:“我最近在看国内钢铁企业的一些材料。不知道你对与国内的钢铁行业有没有了解。”

陆景坦然的摇头,“我不了解这个行业。”说着奇怪的道:“创永公司似乎也没有涉及钢铁行业的业务。”

“不错,创永国际的主要业务是地产、远洋船运。”陈创和笑了笑。陆景和陈旭江关系密切,知道他的情况不稀奇。“公司的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有进入重工业领域的冲动。”

陈创和举杯和陆景喝一了一口。侃侃而谈,“受去年经济危机的影响,钢铁行业正陷入低谷中。国内一些钢铁企业的情况我了解过一些。有不少企业都处在寒冬之中。

行业处在低谷时永远都是进入的好时机。钢铁行业利润率虽然低,但是涉及的资金量大,回报很可观。我判断内地市场持续发展会对刚才有进一步的需求。”

他了解到陆景的一些背景。陆景的哥哥陆江在江州当市长。而江州钢铁正在江州境内。听黄利飞说。陆江对江州钢铁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他有意投资江州钢铁,让陆景帮忙引荐会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在国内经商,政治因素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今晚的偶遇真是巧的很。

当然,江州钢铁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

陆景听得出来陈创和的意思,不过江州钢铁的事务他暂时了解不多,也没法说什么。想了想。说道:“陈先生的意思是想进入国内的钢铁行业。现在港资在国内颇受欢迎,陈先生不妨先和官方正式接触一下,或许会有一些收获。”国内大力招商引资,如果陈创和有投资钢铁企业的想法,未必得不到当地政治力量的支持。当然,陈创和这么大笔的投资。肯定需要找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他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找一家钢企就投进去。各方面的因素都要考虑。

陈创和笑着点点头。他今天主要是表达出这么一个意愿。平白无故的要陆景下力气帮他注资江州钢铁也不现实。况且,他并没有把江州钢铁当做唯一的选择。

“你还住在酒店里面?有没有考虑在浅水湾置业?我可以帮你看看。现在楼市不景气,有些人可能会出售房屋。”

陆景笑着摇头,“多谢陈先生的好意,我还没有这个打算。”浅水湾这一带的房子,每平米十五万起。他没必要在这里弄个住处装阔。不合算。

说着,沉吟了一下。歉然的说道:“有件事一直没有向陈先生致歉,那晚在江州王朝俱乐部对陈小姐有些冒犯…”

陈创和微笑着道:“我听若怡说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拿起酒杯和陆景喝了一杯。黄利飞要强吻若怡,被陆景把若怡抢到包厢里。虽然性质很恶劣,但是若怡也就被陆景搂了下腰,也没有强迫她喝酒,实际上没吃什么亏,到没必要揪着这件事不放。

一顿饭吃的还算愉快。聊了一个多小时,陆景返回香格里拉酒店。脑子里正转着一些偷香窃玉的念头——丁灵是一个人住一间房——王灿打来电话。

“靠,陆景。你小子够可以啊,到硅谷了居然没去斯坦福大学看李菲菲。”

透过听筒还能依稀听他那边的酒吧喧嚣声。陆景笑着躺倒在**,“你不是和小雨在丽江旅游吗?怎么关心起我这事来?”

“哥们,明秀打电话给我说李菲菲遇到你了。不过看你给一大群人拥着也就没有上前打招呼。”

“扯淡吧。我都没到斯坦福大学露面,整天就在硅谷那里和人谈判。就差快酒店、公司两点一线了。李菲菲怎么可能遇到我?再退一步讲。就算李菲菲遇到我,并且我身边没人,难道她会主动给我打招呼?哈哈,别做梦了。”

“日。你笑得真假。”王灿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趁着异国他乡李菲菲情感空虚的时候施展泡妞大法和她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看你也不像对卫婉仪蛮有感情的样子。你在美国呆快二十天,从逻辑上讲时间完全够啊。”

“靠。你小子就胡扯吧。”陆景翻了个白眼,“我头疼的事情一大堆,那有空去追李菲菲。”

“这事估计李菲菲就是和明秀提了一句。明秀好奇你到美国干什么才打电话问我。你好好想想在那儿会碰到李菲菲吧,但是兄弟我提醒你一句:不要想太多啊,免得今天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王灿在电话里嘿嘿笑道。

“我闲得蛋疼才多想。”陆景笑骂道。和王灿鬼扯了几句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半。提到李菲菲,陆景也没了去偷香窃玉的心思。

冲了咖啡坐在阳台上看维多利亚港璀璨的夜景。海风吹拂着窗帘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哗哗的声音的细微声音。

不是没想过去看李菲菲,但是见面能说什么呢?有些人错过就是错过,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只是在深夜里想起来,总会有些惆怅的思绪在心里飘荡着。

上午和丁灵送张漓、叶妍、蔡璐、姜燕、黄永去机场。张漓和叶妍前往交州,而蔡璐、姜燕、黄永飞回京城。叶妍上飞机之前接到赵清芷、董晚瑶打来的感谢电话。看情况她和赵清芷、董晚瑶相处的还不错。

“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看着她们走进安检里,丁灵轻轻的靠在陆景的手臂上。“再不回去,我爸妈就要骂我是不孝女了,放几个月的假都不回家一趟。”

陆景捏了捏她的脸蛋,“如果顺利的话,6号或者7号我们就可以离开。我倒是想着和你在香港多呆几天。”

丁灵咬着嘴唇,微笑道:“丢在影湾园的那两个小丫头你不管吗?”

陆景牵着她的手坐车前往世运大厦,“管她们干吗?都十八岁了还能饿着啊。影湾园下面就有酒店吃饭。”

丁灵扑哧一笑,“你还真不负责。”

“我对你负责就行。”陆景看着她清秀可人的模样,食指大动。到世运大厦,陆景带着丁灵和杨星长见面,询问他在日本的操作如何。到九八年8月初,基本上没机会跟着国际货币炒家后面捞一把。因为他们都是损失惨重,不只是在香港,还有在俄罗斯。

俄罗斯中央银行会在8月17日宣布年内将卢布兑换美元汇率的浮动幅度扩大到~∶1,并推迟偿还外债及暂停国债券交易。致使俄罗斯股市、汇市急剧下跌,引发金融危机乃至经济、政治危机。在俄罗斯股市投下巨额资金的国际炒家大伤元气,并带动了美欧国家股汇市的全面剧烈波动。

“开始投入有亿,中间抽出一个亿给瑞丰公司的捐款,现在账户上还有亿。”杨星长给陆景介绍着账户上的情况。虽然有些诧异陆景带着一个清秀甜美的女孩进来,但是他没有多问。

“洗亿的资金出来吧。剩下一个亿,你自由操作。”陆景吩咐道。香港这边的保卫大战他不可能参与,而俄罗斯那里没有盈利的空间,一头扎进去就是血本无亏的局面。

丁灵惊讶的听陆景和杨星长的对话,要不是亲眼所见,她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