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52章 无意的眼福

第三百五十二章 无意的眼福

陆景喝着冰冻啤酒,舒服的打了一个酒嗝,“胡三叔日里万机,我怎么好意思打扰,改天吧。”把柄还没抓到,他怎么可能现在和胡三叔见面。

胡红军听得出陆景话中的怨气,心里也清楚怨气从何而来。他三叔关心陆江的家务事估计让陆景很不爽,所以反过头来找他三叔的麻烦。胡、陆两家也说不上谁怕谁的问题。陆江毕竟是他妹夫,他也不愿意陆江爆出什么负面新闻来影响陆江的仕途——日后老头子西去,少不得要他这个妹夫照拂他一二,师生门第关系哪有妹夫办事贴心呢?胡家的亲属里面未来大概没有比陆江更耀眼的人物。

当然,他三叔也不能出事。

他不知道陆景打算搞到那一步,就怕这小子打算捅个天大的篓子。

“陆景,我三叔好歹是长辈,你得给他留点面子啊。再说,他脾气上来,我都劝不住。”

陆景听着胡红军软中带硬的话,轻轻的一笑,自顾的喝着啤酒吃菜,嘿然一笑,“胡哥,我就是怕胡三叔那天突然脾气上来大家都劝不住,最好闹得不好看。分寸我知道。”他不是受制于人的性子,要让胡三叔明白道理,手上就要有他的把柄。

“好吧。我就不多说了。”胡红军见劝不住陆景,心里略微叹了一口气。从感情上来说,他还是偏向于三叔的,但是陆江是他可以依靠的未来,倒也不能和陆景拍桌子。换做旁人他早发飙了。他胡公子亲自出面说情京城里面有几个人敢不给他面子?麻痹的,当他是吃斋念佛的啊!

吃过饭。胡红军看到陆景坐进宾利车里离去,琢磨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赵晓丰教授。

宾利车才进燕湖家园,大哥的电话打进来。笑道:“怎么,戳到胡三叔的痛处了,胡红军刚才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小区里路灯昏黄,夜色下也没几个人在散步。陆景脸朝着车窗外,笑着道:“胡三叔把他自己当做道德圣人,但是我不认可嘛。唐悦查到他在南业区海岸明珠买了一套房子用来金屋藏娇。”

“恩。你看着办。”陆江微笑着挂了电话。

陆景笑了笑,下车回到房间里休息。对付胡三叔这样行事肆无忌惮的人,就要让他有所顾忌。

电梯到六楼,陆景正准备出去。方琴一脸诧异的拎着垃圾袋站在电梯门口,“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穿着一件青绿色的短袖雪纺衫,白色的休闲长裤。身材曼妙,明艳动人。陆景笑道:“下午才到的。回来都没好好休息就给人喊出去了。”

方琴闻到他身上有些酒味,笑着道:“你忙着赶酒场能好好休息吗。哦,不说到了,我下去倒垃圾,回来再聊。”右手边的另外一部电梯已经到了6楼。

陆景跟着方琴走进电梯里:“琴姐。我还是和你一起下去吧,站在你家门口等你回来压力好大。”

方琴按了1楼的按键,微微的一笑,说道:“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这次去美国玩得开心吧。小漓都在电话里和我说了好些回。”

陆景叫苦道:“小漓当然玩得开心,她们几个人在纽约那里歇了十几天,还有谢祯文当导游。本身英语也不差。有没有语言障碍。我和周志龙他们几个惨得要死,先到硅谷然后又到达拉斯转了一圈。根本没时间游山玩水。”

楼下的垃圾桶离电梯就几步路,方琴丢掉垃圾走回来。拿英语问道:“你现在英语怎么样,口语对话没问题吧?”

陆景一直按着电梯的开门键,等方琴走进来,用英语回答道:“还行吧。应付商务交流还过的去。”

“这还叫过得去啊?看你得瑟样。”方琴笑着白了陆景一眼,出了电梯,打开门,请陆景到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她到洗手间洗手。

陆景熟门熟路的自己去厨房冲咖啡,他反正每天不到十二点也难以入睡。插好水壶的电,感觉到有些尿意——刚才多喝了几杯,往洗手间走去,扬声说道“琴姐,我用下卫生间行不行?”

“等会。”

陆景走到洗手间门口见方琴正弯腰趴在水池的前面镜子前,好像是在脸上找什么东西。背臀弓着。她白色的休闲裤很薄。臀部裹得紧紧的,灯光映射之下,可见里面白色内裤的痕迹,额外的成熟性感。也没有想到她会穿那种背面比较窄、能衬出臀形得那种内裤。

方琴能感觉到陆景的眼光落在她的臀部上,想起来白色的休闲裤比较薄,内裤形状都要被陆景看去,耳朵根子都渗血似的艳红。扭过头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赶紧回卧室换衣服。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这纯属意外。走进卫生间里面放水。目光却是不经意的扫到丢在盆里紫色的内裤、胸衣。“真是要人老命。今天晚上怎么睡觉啊。”陆景心里哀叹一声。

收拾心情出来后,开水刚刚烧好。陈苏子打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十分兴奋,“陆景,时代在线晚上刚刚和新月投资达成协议,我成富翁了。”

得,这丫头兴奋的傻了,说话颠三倒四。陆景把开水倒进白色的瓷杯里冲着速溶咖啡,慢悠悠的说道:“苏子同学,你在时代在线只有1%的股份,新月投资这次注资还会减少你的持股比例,你这个富翁好像名不副实啊。”

“谁说的。新月投资注资1500万美元获取时代在线15%的股份,按这个股价,我的股份就算稀释到0.5%,我也有50万美元的身家。哈哈!”陈苏子在电话里嚷道。她当初只是出于同学情分真金白银的入股,没想到现在竟然这么值钱了。

陆景笑了笑,继续冲泡另外一杯咖啡。大学生里面个人有50万美元身家的人不算多。陈苏子的兴奋到可以理解。

没想到新月投资居然肯溢价14倍左右注资到时代在线——时代在线在叶妍投资的时候当时估价是6千万人民币。看来凌雪月已经有把时代在线运作上市的想法,否则付出如此高的溢价新月投资不得亏死。

“苏子,你要是对时代在线有信心,也跟着注资进去把股权保持在1%。你爸几百万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吧?”

陈苏子愕然道:“你是让我追加投资。行,我这就给我爸说去。”她兴奋的一挥手:“陆景,雨绮在时代在线有1.5%的股份。你要不要和她通电话?”

“行啊。”陆景笑着道。陈苏子这么说,宋雨绮肯定也在她身边。

“喂。”好一会电话里传来一声轻呼,然后是细密的呼吸声。陆景把开水壶放下,问道:“你和陈苏子在那里庆祝。我看她好像很兴奋。”

“在研究生公寓里面。今晚苏子拉我通宵喝酒庆祝。我一直在和何梦瑶一起忙着星空网吧的事情,消息还是苏子告诉我的。”

陆景笑道:“任谁投资翻了快一百倍心里都会有得意之情。”陈苏子早期大概就投了四五万块钱的样子。现在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是8.27。50万美元差不多就是400多万。陈苏子要是不高兴才不正常。

“你现在也是身家千万的小富婆了,内心里有没有小小的兴奋一下?”

“当然兴奋啊!只是和你比差太远,指不定你肚子里在笑我。江州在下大雨,你什么时候来江州?让我请你顿饭庆祝一下好不好?”宋雨绮微微一笑,把手放在窗台上,看着远处深沉的夜晚,有月色的清辉弥漫,还有她幽远的情思。以前觉得和陆景根本不会有交集,后来觉得他太遥远,现在却是发现他更遥远。要不是心里不时想一想,他的脸庞都在脑子里都要模糊了。

“行啊”又闲谈了几句才挂了电话,陆景揉了揉眉心,都不知道宋雨绮到底有没有从陈苏子那里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端着两杯咖啡走到客厅里。方琴刚刚在卧室里换了睡衣出来,鬼使神差的解释道:“我今天出去的衣服都丢到卫生间的桶里了,刚才下去倒垃圾才胡乱换的一条白裤子。”

说着,又惊呼一声,脸色绯红。她想起来洗澡换下来的贴身衣物还在卫生间,岂不是也给陆景看到。顿时窘迫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陆景关系再亲近也没到可以随意让他看贴身衣物的程度。

陆景微愣,心说:“白裤子配白内裤是正确搭配啊。”见方琴很窘迫的往卫生间里走去,老脸一红,把咖啡端到客厅的茶几上。过了一会,坐在沙发里见方琴出来,心虚的问道:“琴姐,喝咖啡不?”

毕竟是三十岁的女人,方琴在卫生间收拾了一下慌乱的情绪也恢复过来,坐下来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便宜你了,下次没我的许可不许进卫生间。”

“哦。”陆景老实的点点头,心里知道也没法分辨:我请示过但是琴姐你回卧室了。刚才大饱眼福看到琴姐趴在水池上丰满的俏臀撑出内裤的形状。现在要分辨,就算是无心之失,琴姐八成也会和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