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54章 怎么装进去的

第三百五十四章 怎么装进去的

江州大学惯例是在7月初正式放暑假。但是如果已经考完期末考试的学生自然可以先离校开始丰富多彩的大学暑假生活。关宁6月26日就考完全部科目,去江口市那里玩了半个月后返回京城。她爸爸关海山的贸易公司在江口市。

而陆景一直待在江州,到七月初来京城,而后去美国回到香港已经是八月初。两人连续的错开时间。

陆景在京城也只打算呆几天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在香港他虽然不参与到具体的金融数据分析中,但是分析师们提交上来的分析报告他还是要一一阅读。这样才能和陈旭江、林忠学交流、阐述自己的观点。没有实际数据支持的观点可以想象是多么空洞乏力。好在陆景并没打算说服谁,中间可以小小的偷懒一会。

即便如此还是会感觉到累。终究是要正正经经的休息几天心里才舒服。几天之后他需要去江州参与t18的销售与推广工作。时间要视营销活动的时间而定。

笑着和关宁说了几句,挂了电话,陆景对杨显说道:“营销方案制定会议、市场销售主管会议我就不参加了。你回头让人把决议发到我邮箱里面。”这几天景华市场部的主管、经理们都从全国各地汇聚到京城里。

“行。景少,后天信息产业部在京城饭店举办数字手机技术发研讨会,你去不去?十七家拥有手机牌照的公司都有受到邀请。会议上…”

“看情况吧。”陆景摆摆手,拿起公文包走出办公室。

杨显看到陆景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苦笑着揉揉眉头。这才汇报了多长时间?刚刚起个头。老板有特权。员工没有。

杨显收拾着文件,带上陆景办公室的门。陆景要是不参加今天的会议。他身上的担子就要重不少,至少拿出来的方案要让陆景满意。

陆景开车到九老胡同接关宁。巷子口的青瓦红墙之下。关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秀发披肩,撑着一柄青花遮阳伞,在屋檐阴凉的地方俏生生的站立着。见到陆景,奇怪的看着他,抿嘴笑道:“你昨晚干吗了,怎么顶着一对熊猫眼?”

“晚上没睡好。”陆景笑着接过她手中的遮阳伞,牵住她的手,“在你爸那儿玩得怎么样?”

“很无聊。我爸也不是天天忙。但是没有完整的假期。有一回准备去海边宿营、看海,刚开车到海边,他就接到客户的电话,不得不离开。”关宁略微有些抱怨的说道。

陆景点点头。电子元器件贸易生意是这样的。关海山有渠道拿货,然后要把货卖出去,虽说总体上这门生意是供小于求,属于卖方市场,但一些大客户,关海山还是需要重视。

坐到车内。陆景帮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关宁系安全带。手指头轻轻的划过她挺秀柔嫩的乳峰,鼻子里闻着她的身上的味道,都就有些醉人的感觉。差不多有一个半月没见到她了。只是突然觉得心底的思念在车内狭小的空间内突然的爆发出来。

关宁深邃清亮看着陆景,俏脸微扬。陆景的凝视让她有些娇羞,微微闭上眼睛,期待中的热吻随着陆景轻柔的抚摸而来。柔情蜜意的吻着。好一会。陆景坐回到驾驶位上,注视着她完美无瑕的容颜。手紧紧的握住关宁娇嫩的小手。唯有关宁才能真正让他彻底的忘掉苦恋李菲菲所带的情伤。

关宁睁开眼睛,秋水似的眸子情思涟涟。抿嘴笑问道:“是按原计划陪我逛北海公园,还是找个地方我们两人安静的呆在一起?”

陆景建议道:“不如我们去薇薇奶茶里面打发掉上午剩下的时间。下午的时候再去北海公园?”

“行啊。”关宁嫣然一笑,点点头。她想起她和陆景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就是请他在薇薇奶茶喝奶茶。

吃过午饭,在四中校园里闲逛。陆景都离开这里一年,基本上就没有熟悉的人。关宁更是如此。而八月份上旬,新的高三年级才刚刚开始补课,校园里有些空荡荡的。两人亲密的挽着手在校园里闲逛。

到下午在北海公园逛得时候,唐悦打来电话,“陆景,胡令标的事情查得差不多了。照片和资料我什么时候交给你?”

“明天中午吧,我请你吃饭。”陆景说道。东西拿到手是时候找个时间和胡三叔谈谈了。

傍晚时分送关宁回家。在关宁家的院子里吃了几粒葡萄就和关宁、宁阿姨告辞。陆景需要到赵晓丰教授家里吃晚饭。

到赵晓丰教授家里的时候,夏季的天色刚黑。赵晓丰从书房里走出来,对正在门口换拖鞋的陆景笑道:“小芷和她同学出去玩了一下午,待会才回。正好你陪我聊聊。”

陆景换了鞋子跟着赵晓丰走进他的书房,说道“上半年的经济通论讲稿正好有些问题不明白,要和您请教一下。”

赵晓丰教授的书房是典型的学者书房,到处都是书,其中不乏大部头著作论述。

“国务院关于是否将房地产业放到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高度来促进发展产生极大的争议。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赵晓丰倒了一杯凉的白开水过来,递给陆景。

陆景接过水杯,斟酌着了一下说道:“房地产对于国民经济数据的提升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房地产不能作为一个国家战略产业…”

想起日后房地产行业的混乱,以及居高不下的房价所引发的种种问题,陆景叙述起来有些痛心,但是他知道,他并没有改变国家政策的能力——日后借助于大哥的力量或许可以。房地产泡沫在日本、香港、美国依次上演。其内在的因素都有脉络可循。

“看来你对这个问题认识很深刻。”赵晓丰微笑着点点头,说道:“你要不要考虑跟着我做几个经济课题研究?”

陆景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对经营公司的兴趣要大一些。”他对做学术研究不感冒。

赵晓丰点点头。也不强求,问道:“胡红军昨天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和胡三叔有点矛盾,让我劝劝你。怎么回事?”

陆景微愣。到没想到胡红军会给赵教授打电话,想了想,笑道:“我那够资格和胡三叔闹矛盾。我回头给胡哥打个电话。”他到不介意送个顺水人情给赵教授。反正唐悦已经把把柄完全拿到。

聊到7点多,赵教授的妻子喊他们出来吃饭。赵清芷穿着可爱的毛毛熊睡裙,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喊道:“二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一看就知道她刚洗完澡。

“有一会了。”陆景笑道。见到小丫头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

吃过饭赵清芷送陆景出来。她换了一间青绿色的波点连衣裙,在校园的路灯下面走着,不时的瞄陆景的裤子一眼。

陆景停下来问道:“你在看什么。小芷?”赵清芷脸色微红,拿手比划了一下,嘟嘴说道:“那么大,怎么装进去的呀?”

“啊?”陆景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感觉全身被雷电过了一遍,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再看路灯下面小丫头清澈无邪的目光,顿时有种被她打败的感觉,咬牙说道:“小芷,你脑子都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说着。拿手去捏赵清芷的脸蛋。

“不要,很疼的。”赵清芷拿手捂着脸躲开,偷偷的瞄了陆景一眼,见陆二哥有真生气的模样。苦着脸走过来说道:“二哥,你轻点。”

陆景哭笑不得摸摸她的头,“你都不上生理课的吗?上大学就知道了。以后别乱问这样的问题啊。”

“哦。”赵清芷乖乖的点头。心里嘀咕,“为什么上大学就会明白呢?我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呀。”

打发小丫头回去,给丁灵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她回了一条短信过来:在我姨妈家做客呢。晚上给你电话。

西月区的香格里拉酒店302包厢里面。陆景翻看着唐悦提供的照片和材料,满意的点点头,拿起酒杯和唐悦干了一杯,笑道:“我现在还真期待胡令标看到这些照片和材料的表情。嘿嘿。我一会给胡红军打电话,晚上约胡令标见面。”

唐悦担忧的问道:“胡令标会不会和我们翻脸?胡红军的父亲毕竟还在位置上。”

陆景笃定的摇摇头,“胡令标不敢把事情往大了搞。这些照片只是证明我们有动他的能力。他要是敢把事情捅出来,首先就站不住理,到时候我让我爸亲自和胡老谈,非得把他整得脱成皮。麻痹的,我哥的事情他也敢指手画脚。太把他自己当个人物了。不掂量掂量他自己的份量。”胡令标是共和国第一石油集团的副|部|级高管,负责北方的石油子公司运营,办公地点就在京城。

“行,你晚上见他的时候小心。”唐悦说道。

吃过饭,和唐悦边走边聊。从电梯里走出来,正好看到刘小山和一个中年男子的走过来。陆景眼睛眯了一下,认出这个中年人是刘勇志。部|委文|化部的副部长,豫北系的干部。不知道他和刘小山混到一块是为了什么事?

刘小山看了陆景一眼,没有打招呼,扭头和刘勇志并肩而行。到电梯按了8楼的按键。电梯门缓缓合上,刘勇志随意的问道:“小山,刚才那个青年是陆老的儿子?”

刘小山点点头:“刘部长认识他?”

刘勇志笑呵呵的道:“听说过,不认识。他不是和卫家的丫头处对象吗?我上次大学城那里的浩清波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吃饭。我当时还诧异是谁能和那么漂亮的女孩吃饭。”

刘小山心思一转,想起关于刘勇志的一些留言,“我听说陆景和以前定海四中的校花关宁在一起。关宁的父亲是商人。母亲在家待业。”他不介意给陆景找到点麻烦。

刘勇志笑了笑,仿佛刚才就是闲谈一般,继而和刘小山说起别的事情。

“胡哥,我想晚上约胡三叔吃个饭。”胡红军接到陆景的电话时,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瞌睡。昨晚和那个女人玩得有点疯。邱尚斌在找女人上还是很有一手的。

“行啊。你等我电话。”胡红军笑着道,心里窃喜:“看来陆景还是很尊师重道的人。找赵教授帮忙说句话还真没错。”

晚上,胡红军做东在京城饭店的包厢里请陆景和三叔胡令标吃饭。胡令标五十多岁,鹰钩鼻,眼睛深陷,但看人的眼神深沉。和陆景握手的时候笑得让人如沐春风。

“我听说过很多你的事情,很了不起。”胡令标笑眯眯的说道。

陆景嘿然一笑:“胡三叔多半听得是我如何打架闹事的吧?”说着,也不理胡令标脸上逐渐淡去的笑容,从手上的牛皮信封里拿出2张照片丢在桌子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请教下胡三叔这句话的意思?”

胡红军捡起一张照片看了一眼,是他三叔和一个女人手挽在一起的照片。愕然的看着陆景,明白过来他今天是来找事的。

胡令标恼火的瞪着胡红军,“红军,这就是你说的让我满意的态度?”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胡三叔你不要急着怪胡哥,是我没和他说清楚。你就不好奇我这信封里面还有什么?”说着,陆景把照片都拿出来丢到桌子上。

送菜的女服务员进来,正好看到最上面一张是一个女子穿着旗袍的照片。心说,“好漂亮的女人。”

胡红军一股邪火不知道冲谁发,低声对服务员吩咐道:“先不上菜,出去等着。”他没想到陆景一进来就和他三叔争锋相对。还想着等菜上齐了再慢慢给两人说合。

胡令标看了陆景一眼,那叠照片足有几十张,看样子对小刘的情况摸得很熟,沉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说着,失笑道:“嘿嘿,我胡令标活了几十岁今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伙子威胁。”他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胡三叔笑的可以演恐怖电影了。”陆景讽刺的说道,把手中的信封丢到他面前,“还有点材料要请胡三叔过目。”说着,拍拍手,坐下来道:“我今天带着最大的诚意来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就看胡三叔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胡三叔冷冷一笑,没有拿桌面上的材料,而是盯着陆景,眼芒闪烁,神色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