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67章 何家菜馆

第三百六十七章 何家菜馆

吴璇和宋雨绮一起坐车过来到徐华路与临北街交汇的路口。陆景指吴璇对陈苏子说道:“知道她为什么不买车吗?”

陈苏子好奇的看向陆景。陆景说道:“她是路痴。”

吴璇翻个白眼,气呼呼的说道:“我没钱买不行吗?”说着,嘀咕道:“笑笑也真是的,这也和你说。”宋雨绮掩嘴笑起来。

四个人说笑着向何向成的餐馆走去。吴璇问道:“笑笑今天怎么没来?”

“庞观之今天中午请她吃饭。庞观之说笑笑企业家的气度折服了他。”陆景眨眨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

吴璇先是一愣,然后掩嘴娇笑起来,“庞观之不至于吧。他付出那么大代价帮联科手机进入景和商业和盛泰电器的卖场居然还要请陈笑吃饭。咦,不对啊,他应该请我吃饭才对。我才是景和电子的负责人啊。”

陆景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所以问题就在这儿。你刚才和我说联科内部的变动,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庞观之是叶周海父亲叶文俊得力的助手。我看庞观之打算透漏点内部信息给陈笑。你先说说联科内部的股权变动。”

吴璇这会也顾不得卖关子,说道:“联科的第一大股东永辉集团持股45%,叶周海、黄远实业、汉生软件都退出董事会。黄远电子占有30%的股份,另外远大公司占有20%的股份,我二叔的建发投资占有5%的股份。据说,几家公司在国庆假期后会联手向联合科技注资。”

陆景揉了揉眉心。琢磨了一下,对吴璇说道:“很明显。叶周海被踢出联科。叶文斌应该还和叶文俊有交易,叶周海那20%的股份不可能是白拿。叶文斌又分了5%的股份给黄远电子。放弃控股地位,可能是换取黄远电子的技术支持。

而黄远实业和黄远电子都是同穿一条裤子,应该是内部有股份置换。汉生软件和远大公司八成也一样。”

宋雨绮看着陆景侃侃而谈的样子,微微一笑。

吴璇点点头,认可陆景的猜测,问道:“那你觉得庞观之会和笑笑说什么?”

陆景笑道:“这我哪知道。应该会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等笑笑回来就知道了。”

到西横巷,干净的深色小门半掩着,门外只有门牌号,用楠木楷书浅雕上“西横巷十二号”。推门而入才看得见影壁上小篆刻书“何家菜馆”四个字。转过影壁。院子四角种着海棠与丁香。院子正中则是一个人造的水池,有几枚大石,鱼翔浅底,水波粼粼。有着自然的灵动之感。旧式廊柱、窗格相映。

陆景到东厢房里就坐,已经来了不少人,他没兴趣去正房里和杨玉立他们凑一桌。吴璇去给正房那边给何欣静打了个招呼,笑着走进来。

右边有人喊道:“姐!”吴璇看吴胜林和谢清歌坐在那边桌子上。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青年男女,应该是何家亲戚的小孩。

“你怎么来了?”吴璇奇怪的问。吴胜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谢清歌是何梦明的朋友。”

吴璇注意到他称呼谢清歌的名字。再看看脸色不愉,把头扭在一边的谢清歌,就知道两个人还在闹矛盾。

吴璇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你要对清歌好一点。青梅竹马的一块长大的有什么事情说不开。”说着,也不在理他的事情,坐到陆景这桌上。她二叔虽然让她说说吴胜林。但是这种事她不想过度参合。

“正房的人不少。叔叔伯伯都喊我的头晕。陆景你故意的是不是?”

陆景笑道:“刚才不是有人喊你姐吗?要不要我们这桌一起喊你一声‘姐’。”吴璇笑道:“你们喊我就答应,谁怕谁啊!我可是比你们几个都大。”

说的一桌子人都笑起来。陆景这桌坐着关宁、宋雨绮、陈苏子、余志成、沈效光、赵剑华、席雨嘉。席雨嘉是星空网吧的正式员工。与何梦瑶关系不错。

吴璇四处打量了一下,问道:“半遮半掩的。我看这里布局像私房菜的格局。是不是打算做成私房菜。”

陆景摇头说道:“猜错了。是准备打造成放在西横巷里的高级餐厅。你妈不就是做高级餐饮的吗?丽都酒店的经理出了不少主意。否则,何向成那里敢这样尝试。”

吴璇黑白分明的眼睛珠子转了转。陆景肯定帮忙说话了,否则她妈一天到晚忙得很,那里顾得上这种小事情。

何梦瑶客串服务员端菜送进来,陆景问了她一声,才知道何梦明在厨房里帮着做菜。他浑然没觉察到右手边的桌子上有一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看着他。

郑哲玉是电器一厂的核心技术员,负责电话机的技术难点公关。他被沈文斌从私营企业里面拉回到江州电器一厂工作。他家里原来与何梦瑶家里也有走动,回到电器一厂工作之后,见到何家家境好转,心里对何梦瑶动了心思。

要是原来她妹妹要动手术的时候,他还真不敢动娶何梦瑶的心思。十万元的手术费他可不愿意付。

现在见到何梦瑶和那个青年说话,虽然没有微笑,但是神态不似冷淡的样子,心里有些嫉恨。要知道何梦瑶和他说话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

上了几道菜之后,郑哲玉在桌子上拿了一瓶白云酒走过去,把酒瓶放在桌子上,“今天何叔叔开业的喜庆日子,你们这桌怎么不喝酒呢?这不是不给何叔叔面子吗?”

心里暗骂一声,“玛德,老子那桌就一个长得水灵的姑娘,这桌姑娘个个都水灵。”

陆景微微皱眉。吴璇不爽的瞪他一眼,“我们喝不喝酒管你什么事,要喝酒自己去外面蹲着喝。”

“哈哈!”陈苏子一时没忍不住。笑出声来。宋雨绮掐了她一把。看到那个青年脸色憋屈。心里微微一晒。

郑哲玉看着吴璇,见她容颜靓丽。装扮时尚,心里有些发虚。但是就这么退回去,他也不愿意,指着陆景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连酒都不会喝吗?来,我敬你一杯。”说着,走到陆景旁边,要给他倒酒。

陆景杯子里的果汁刚好空掉,蹙起眉头,看着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青年把玻璃杯倒满。听到那青年说道:“我们江州的规矩,敬酒一杯对一杯,罚酒就是三杯当一杯…”

关宁打断他的话,“陆景又没说要和你喝酒。你这人怎么这样?”她知道陆景最近见酒就想吐。

郑哲玉看着关宁,记起来那天何梦瑶家里搬家请客吃饭的时候,她就在何梦瑶旁边。对于这个拥有这绝美无暇容貌的美女,他记忆深刻。

沈效光皱眉说道:“你那位?要喝酒我来和你喝。”他不认识这人是谁,要不是顾忌着有可能是何家的亲戚,闹得主人面子上不好看。他现在就能把他轰走,太不知所谓。

正好何梦瑶送菜进来,看到郑哲玉站在陆景的桌子边,色眯眯的看着关宁。心里有些厌恶。宋雨绮扬声问道:“梦瑶,这位是谁?莫名其妙要过来给陆景敬酒。”

郑哲玉感受到这桌子人的敌意,但是何梦瑶进来了。他就不能退缩,深吸一口气。胆气有大起来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刚才没有自我介绍,我叫郑哲玉,是何梦瑶家的老街坊,从小与何梦瑶一起长大。今天何叔叔开业,我很高兴,很荣幸,所以我想和这位陆景同学喝一杯。”

陈苏子恍然,在宋雨绮耳边说道:“哦,然来是情敌来找麻烦来了。”

何梦瑶冷声说道:“郑哲玉,我爸的菜馆开业和你有什么关系?请你坐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她虽然有些发怒,但是她气质清冷,一贯是冷美人的形象,而且她不喜欢口出恶语,不是熟悉她的人,实在很难以感受到她的怒气。

陆景倒是知道何梦瑶生气了,也知道她不擅于对付那些她厌恶的人。他可是见过何梦瑶气恼到极致的表现。当时黄晖缠着调戏她,她也就冷冰冰的不说话,不理黄晖而已。

冲何梦瑶笑着摆了摆手,对郑哲玉说道:“敬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够资格给我敬酒。”

他倒是有些怀疑,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刚才主持开业庆典,这小子没看到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郑哲玉脸涨得通红,大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何梦瑶的同学吗?我凭什么不够资格?你算老几。我在电器一厂一个月8千块钱的工资,核心的技术人员,敬你一个大学生一杯酒,有什么不够格的?”

一桌子人都笑起来。余志成笑着帮何梦瑶把菜放到桌子上。

赵剑华在时代在线都有1.5%的股份。突然有人跑到面前来说我月薪8千,我比你厉害,这种滑稽感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郑哲玉也看得出来这些人是在嘲笑他。正要说话,沈效光冷冽的看着他说道:“你就在这儿站着,我让沈厂长过来给你说。”说着朝设在正房的餐厅走去。

“姐,你送个菜怎么这么久啊。”何梦明端着菜进来,看到郑哲玉僵硬的站在桌子边。冷哼了一声,她最讨厌郑哲玉了。整天借故纠缠她姐。

何梦瑶说道:“郑哲玉乱敬酒。我让他回去坐着。”

陆景和何梦明笑着打个招呼。正好沈文斌进来,听到这句话,训斥道:“小郑,你怎么回事?喝了几杯酒就喝高了?要敬酒到我那里去!”

郑哲玉看着沈文斌,再看看这一桌子,突然有种他是小丑的感觉,但是他就是不明白,凭什么他给一个大学生敬酒就不行。把酒瓶重重的放到桌上,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沈文斌赔笑着道:“景少,小郑是搞技术的,脾气很冲,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代替他自罚三杯。”

说着,想要拿干净的杯子倒酒。陆景笑着摆手,“你忙你的,我现在闻着酒味就不舒服。”他不爽郑哲玉倒也不会把情绪带到沈文斌身上去。三大玻璃杯白酒下去,沈文斌只怕要醉到。

沈文斌还是自罚了一杯,然后出门去追着去教训郑哲玉了。何梦瑶、何梦明回到厨房帮忙。这个敬酒的小插曲并不影响大家品尝佳肴、朋友小聚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