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80章 态度转变

第380章 态度转变

京城,汇海大酒店的一间豪华包厢里面。

“恭喜槐哥升为少校。”刘小山举杯恭贺。刘槐拿起杯子和刘小山碰了一杯,国字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略带自嘲的说道:“小屁官一个,还差的远。”他爸过段时间就会复出,但是肯定很难再有上升的机会。整个刘家在军中发展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他要快,更快的爬上去。

刘小山淡淡的笑道:“也用太急,爷爷还有足够的时间布局。”他爸、大伯、小叔在仕途上全部折戟,大概均会止步于省|部|级。要超越死对头陆家,希望就在他们这些三代子弟身上。准确的说在他和刘槐身上。

刘柏心情郁积,颓废的喝了一口酒,“小山,你不是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我们吗?”。

“不错。”刘小山点点头,“我从楚北省的姚秘书长那里得到消息:陆江在江州被熊为明压住。前些天在众多市委委员列席的会议上,熊为明在常委会上以7票绝对的优势通过一项又一项的议题。大大的出了一口气。据说陆江现在在江州的日子不好过。

他和陆景以为陷害我爸、大伯、小叔就可以取得对我们刘家的优势,实在太天真。殊不知,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意看到他陆江浮上来。”

“好!”刘柏拍着桌子吼道。他腰部受到重伤后,现在和女人做那事还要女人配合。心里对陆家恨之入骨。拿起酒杯猛喝一杯。心里十分畅快。

刘槐知道弟弟的心思,不过这个消息着实让人高兴,举杯道:“来。我们兄弟三个干一杯。麻痹的,陆家。迟早我们要让他们完蛋。”

三人大笑着喝了一杯,意气飞扬。

江州十一月初的夜里已是寒风萧瑟的季节。毛和重皱着眉头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毛和重的妻子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和重吃饭了。”最近丈夫一直心神不宁,好像遇到了天大的难题。那天侄儿毛闯里不是和她说过现在是熊书记掌控江州大局吗?怎么丈夫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毛和重猛吸了两口夹在手中的烟,把烟头掐灭,坐到餐桌边吃饭。他今年五十岁,儿女都已经成年,不住在身边。和妻子吃着饭,毛和重吃了半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碗一推。“我吃好了。我去书房打几个电话。”

“哎-,就吃半碗饭啊!”毛和重的妻子喊了一句,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丈夫又碰到头疼的事情了。

毛和重走到书房里,眉头深锁。云春市突然向省里反应:省团委负责的山区支教活动评选活动中有十几个人根本没有到云春支教。谁不知道云春市里为什么突然向省里反应这个情况。听说师书记知道这个情况后大发雷霆,要求彻查。赵省长的态度也很坚决。

他在省府大院里面呆过几年时间,调查的风声一传出来他就知道消息,这事是教育厅那边几个人做的手脚。本来此事于他无关,但是他的侄儿毛闯里也牵扯到这件案子中。

“毛闯里啊,毛闯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毛和重愤恨的骂了几句。虽然这事不是他亲自经手办理的,但是毛闯里却是打了他的旗号在省里疏通关系。

更何况现在熊书记和陆江摆明车马较量,作为熊派嫡系,他的一点小痛脚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

毛和重脑子里的光一闪。突然有些明了,这事很有可能和陆江有关。因为云春的常务副市长谢泽华曾经是他的秘书,而且听说他弟弟的景华公司在云春有大量的投资。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云春市的王市长下台据说背后就有景华的影子。

想到这儿。毛和重拿出手机打给熊为明:“熊书记,我是毛和重。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需要向你汇报。哦,好的,行,我马上过去。”

毛和重放下电话,匆匆出门。只要让熊为明向师书记反应这是政治斗争的手段,师书记就有可能改变态度,不会追究到底。至少他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位置应该无忧。

省委别墅的1号别墅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细细的咀嚼着米饭。

唐云放默默的看了他岳父一眼,问道:“爸,团委支教的案子我听说有蹊跷。”

师文贤威严的看了女婿一眼,“食不言,寝不语。”

“爸——!”师微萍拿着饭碗,娇声喊了一句,对她爸不露口风有些不满。唐云放答应明天给她买一枚钻戒。她现在自然要用心的帮他说话。

师文贤瞪了女儿一眼,慢条斯理的吃着菜。师微萍的妈妈说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谈事情,吃完去书房谈。”

唐云放见岳母这么说,知道今天带来的礼物得了岳母的欢心,放下心来。昨天晚上楚北省教育厅的叶厅长请他吃饭,安排了两个女老师活跃气氛,一个是三十岁的丰腴少妇,一个是才出学校二十多岁的娇嫩女孩。现在想着昨晚那两具一丝不挂的胴体在身下婉转呻吟,心里就火热的不行。要不是吃了药,快要到四十岁的身体还真扛不住两个娇娃的纠缠。

吃过饭后,师文贤叫了女婿唐云放去书房里谈事情。

师微萍泡了两杯茶端进来,“爸,云放,你们少抽点烟啊!”说完,才含笑着出去。

师文贤看了唐云放一眼,拿起白色的茶杯喝茶,淡淡的道:“说吧。”

唐云放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爸,我听说陆江的弟弟陆景在云春市有大量的投资,他和云春市的党政一把手关系很好。这次团委支教案有能是陆江的一次阴谋。”

“荒谬。搞什么阴谋论?”师文贤毫不客气的批评道:“你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政治上的事情不要参合。谁让你来说话的。”

唐云放尴尬的放下茶杯,过一会儿。小声说道:“是省教育厅的叶厅长。”他虽然很得两老的欢心,但是也知道这种事如果岳父问起来。最好不要隐瞒。一个省委书记的能量、消息渠道绝对比他大,比他多。他还不想失去岳父的信任。

“哦?”师文贤有点奇怪。今天上班的时候江州市的熊为明已经向他反应了这一情况。他还以为是熊为明教唆唐云放到他面前来说话的。看来熊为明还是很懂规矩的。

江州市里的情况他自然明白,当初华省长从襄水市调熊为明到江州就是要掌握江州的局面,几番混战之后,熊为明还真控制住的局面,能力还是不错的。特别是熊为明有意向他靠拢。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师文贤挥手说道。

唐云放深知岳父的脾气,说一不二。当即也不多说,退了出去,知道叶厅长估计玩完。仕途走到尽头。这对他来说没什么,他就是可惜那两个娇娃只享受了一晚上。想了想,没有权,用钱应该也能把那两个女人搞到**吧。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陆景从云春返回江州时已经是十一月三日。他前往云春和周非放沟通,让他派人向上面反映团委支教案的情况。在高速公路还要半年时间就要修通的情况下,景华对云春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所以团委支教案顺利的由云春这边捅了上去。

在陆景离开江州的这几天,I89的性能基本完善,从桌子高的高度摔下去还能使用。手机在2004年以后,摔一下不坏是基本的质量。但是在98年的时候,国产手机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主要原因是材料、成本、工艺结构水平的制约。当然,最大的原因是国产手机厂商不愿意采购那些质量上佳的材料,因为那会增加手机制造成本。

陆景倒是不介意增加一些制造成本。

景华公司四号下发了数字键中文输入法研发小组的奖金。额度高达300万元。晚上,陆景和黄紫琪请黄紫琪的高中同学廖信华在何家菜馆吃饭庆贺。

“老廖,你这可是一步进入中产阶级啊!”黄紫琪明丽的笑道。她穿着米白色的外套。进入包厢之后,就把外套脱下。露出里面的黄色毛衣。

“是公司比较大方。”廖信华不好意思看了黄紫琪一眼,觉的她越发的美丽、成熟。她一直是他心中的女神。可以看得出来。紫琪对陆景很有好感。心里又惆怅的要死。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能看的出来廖信华对黄紫琪爱慕之情。也能看的出来廖信华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心思。

吃过饭,陆景和黄紫琪在白沙井闲逛,安排车送廖信华回景和苑。陆景牵着黄紫琪的手,“这顿饭吃的我有些尴尬啊!”黄紫琪娇嗔的白了陆景一眼,说道:“爱慕我的人多着呢。吃顿饭你就尴尬啊,我觉得你脸皮挺厚的。”

“呵呵,你来江州的总要请你同学吃饭啊?我又不能不来。”陆景帮黄紫琪整理了一下外套的衣领。晚上有些风。黄紫琪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去,没有拒绝陆景这样亲昵的动作。明亮的眸子在白沙井里微暗的灯光里有着晶莹如月华的光芒在流转。

“回去吧,风有点大。你的房子我大致看了看,先给你弄了三套设计风格,你去挑一套吧,我好做具体的设计。”

陆景笑着点头。刚要出白沙井,却是看到吴璇和何欣静从巷子口进来。隔着人流点头无声的打了个招呼,从另一边出去,坐车回景和苑。

把图纸铺在书桌上,黄紫琪柔声问道:“陆景,支教名额顶替的事情怎么样了啊?”她知道陆景去云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