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82章 拿谁开刀

第382章 拿谁开刀

汉北区,新月湖东角,白玉山下的省委省政府大楼巍峨耸立。这是楚北省的最高权力机关。自八十年代建成以来,见证了一省官员的荣辱兴衰。

6楼的省长办公室内,楚北省省长赵浩天看看手腕上的时间,拿起文件夹,走向师书记的办公室。一路上有干部停下来向他笑容满面的、恭敬的打着招呼。赵浩天点点头。脑子里想起昨天陆江和他谈话的内容。他和师书记约好时间沟通团委支教案的事情。想要说服师书记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师文贤将赵浩天让到沙发上,他也坐到沙发上,语气温和的说道:“省长对团委支教案又不同的看法?”

“是的。”赵浩天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说道:“师书记,我觉得这件件案子还有一个重点,需要严惩钻了漏洞的米娴淑等人。不仅要剥夺这些人优秀支教大学生的称号。在企事业单位、学校里工作的人还要开除编制、开除公职。并且要追究背后说情送礼的干部的责任。

否则,米娴淑这些人的犯错成本太低,如果下次有类似的评选活动,他们还会在钻漏洞,破坏秩序。

除了要求领导干部以身作则以外,我们还要让我们的干部有比较少的犯错机会。这样才能保障公平。”

师文贤皱起眉头,点起一支烟。他没想到赵浩天还是要求彻查的态度。虽然赵浩天说的正气凛然,但是这件事本质上是陆江想要藉此打击熊为明的副手毛和重。他对熊为明还是支持的。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对于犯错的同志,我们要给予他们改正的机会。追查面积太大,会让下面的同志心思不稳。”

赵浩天也知道说服师书记难度很大。师书记这样的人物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断。不过,陆江昨天提到对江州钢铁的一些想法很有见地。这件事他还得帮陆江一把。他不希望江州的局势被熊为明掌控。

沉吟了一会说道:“严川书同志担任省教育厅厅长的职位是合适的。”

师文贤抽着烟,笑了笑,等着赵浩天的下文。省教育厅是属于省政府的下属单位。他到没有一定要拿下这个位置,不过。如果赵浩天推荐严川书担任省教育厅的厅长,他自然也不会推迟。就看赵浩天接下来开出的条件。

“江州市的洪汉宁同志我建议调到省里来工作,提拔江州市警|察局局长叶成和同志兼任政法委书记一职。”

师文贤奇怪的看了赵浩天一眼。赵浩天倒是舍得为陆江保驾护航,以一个正|厅的职位换取一个副|厅的职位。他虽然支持熊为明掌控江州的局面,但是也不会牺牲他自己的利益为熊为明铺路。熊为明说到底是华省长提起来的人,不是他的嫡系。而严川书是他比较看好的一个干部。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他自然不会拒绝。

当即。点了点头,“我会和郁行知同志、曹尔智同志沟通。”郁行知是楚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曹尔智是楚北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

赵浩天笑了笑,告辞离开。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看陆江自己运作了。

毛闯里长期在师大第二招待所开了一个房间。开车从理工东路转到师大第二招待所。拿房卡打开门,一个火热、丰满的身体缠了过来。“毛哥,我的事怎么样了?”

毛闯里在米娴淑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嘿嘿一笑,抱着她亲了一口,“急什么?省里面没打算继续往下追究责任,这件事就这样了。哈哈。就算你没有优秀支教大学生的荣誉,在师大里面担任助理讲师还是没问题的。”

米娴淑听的大喜。“太好了,毛哥。”说着,主动的在毛闯里脸上亲了一口。

“嘿嘿,开心吧!”毛闯里伸手解开自己的衣服,将米娴淑胸前的红色的胸衣带子一拉,两枚挺拔的乳峰颤巍巍的抖了出来。正奸|情火热的时候,电话突然想起来。毛闯里在米娴淑胸前的山峰上捏了两把,“到**去趴好。劳资一会就来搞你。”

毛闯里走到窗户边接电话。恭敬的说道:“唐哥。您找我有事?”

“恩。闯里啊,你叔叔这次逃过一劫啊。我爸没有处罚你叔叔的意思。我给你吃颗定心丸。”

毛闯里心里有些不屑,这年头消息传得最快,他早就知道他叔叔没事。不过他不敢得罪唐云放。师书记只有一个女儿,唐云放这个女婿相当于是师书记半个儿子,在师书记面前很能说上话。唐云放上来先卖好,看样子是有事情要他做。果然。听到唐云放在电话里吩咐道:“你帮我查查省教育厅叶厅长最喜欢带出来玩的两个女老师的资料。”

“哦,好的,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打听出来。”挂了电话,毛闯里骂道:“麻痹的,玩女人都舍不得花钱,要劳资垫付。”唐云放这么吩咐他,肯定是要他把那两个女老师喂饱了,心甘情愿的到唐云放的**去。

米娴淑听得莫名其妙,撅着屁股有些累,扭头过来,娇滴滴的喊道,“毛哥,你快点。”

“劳资太快了,你能满足吗?”毛闯里邪笑着拍打着米娴淑丰满的肉臀发出啪啪的声音。挺腰进入,说道:“陆江是大sb。还想着查我叔叔。陆景是个小sb,以为江州他最大啊。操,操,操!”

毛闯里得意的大骂道,心里痛快、舒服到了极点。

又到了星期五,在省人民银行工作的熊玉娇穿着红色的外套,黑色的紧身裤站在人行大楼外等着苏远来接她。有几个下班的同事,笑着和她打招呼,“熊主任,等你丈夫来接你啊?”

“是啊。”

“你们小两口真甜蜜。”同事们羡慕的远去。熊玉娇莞尔一笑,她对目前的生活极为满意。

白色的捷豹停在她面前,车窗落下,苏远英俊的脸上带着微笑,但是作为他的枕边人,熊玉娇却是敏感的发现他心思重重。坐到车里,娇声问道:“苏远,怎么了?”

“没什么。”苏远叹了口气,他不想熊玉娇担心。开车去岳父家吃饭。

最新的消息出来了,团委支教案并没有撬动副书记毛和重,但是赵省长却是和师书记做了一笔交易,以省教育厅厅长的位置换取江州市政|法委书记洪汉宁调离,并且推荐叶成和担任江州市政|法委书记。当前,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局长已经是常态。所以叶成和进入江州市委常委会已成定局。

虽然他费尽心思帮岳父拉拢到温作东,但是这么一个变化,此消彼长,江州13名常委中,陆江就要占7票了。江州的天又变了。陆江这个人韧性真是足。就像一根弹簧,你压得越厉害,他反弹得越高。

并且陆景的景华公司在云春市影响力巨大,而他的远大酒业生产基地还在云春,要防止陆景弄鬼。去年,他迫切的觉得岳父需要找到更上层政治人物的支持,现在他又有这种感觉。师书记靠不住啊!

熊玉娇再单纯,也发现家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吃过饭苏远就和父亲进入书房里聊天。

熊为明默默的吸烟。苏远沉默了一会,说道:“爸,要不要我做点什么?”

熊为明摆摆手。这件事他的应对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可以说相当精妙,但是谁能想到陆江居然能说服赵省长为他保驾护航,这…

别看他是省委常委,但是省一级的博弈,他根本插不上手。楚北省两大巨头做利益交换,他只能看着。说到底,他在楚北的棋盘上一粒棋子,够资格下棋的是师书记和赵省长。

“再等等吧,我倒是想看看,陆江的第一刀会砍向谁?”熊为明说道。他前些日子在众多市委委员列席的会议上强势通过一项项议题,大大的打击了陆江的威信,相当于抽了陆江一耳光,陆江不还回来才见鬼。官场之上,谁都不是善茬。

汉宁区的丽都酒店包厢里面,叶成和嘻嘻哈哈的举杯和陆江、陆景喝酒。陆景笑道:“叶哥,恭喜你高升。”叶成和哈哈一笑,“我老叶能有今天全是市长的栽培。”

陆江听着叶成和**裸表忠心的话,笑着摆摆手,说道“喝一杯!”三人举杯轻轻一碰。清脆的声音似乎能在夜里传到汉宁街上去。

“小景,创永国际投资江州钢铁的事情你有几分把握?”

陆景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今天和陈创和联系了一下,他答应十二号来江州和省里接触一下。我看他多半还有其他的选择,江州钢铁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

陆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吟了一会,“要尽力争取他注资进将州钢铁。”

“恩。我会和他沟通好。”陆景答应下来。

叶成和说道:“市长,咱们是不是要给熊为明一点厉害瞧瞧,他前些日子做事真tm过分。”

陆江笑着点点头,“你的任命下来之后,我们是要动一动熊为明的人。”他并不希望在江州和熊为明斗得你死我活。保持均衡是他想要的局面。他想在市长任上多干几年,稳住根基,但是形式不由人。身在局中不得不争。

陆景好奇的问道:“哥,你打算拿谁开刀。”

“毛和重!”陆江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