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84章 明标竞价

第384章 明标竞价

看着迎面而来的陆景,叶文斌并没有打招呼的意思。两人的恩怨已经有些深了。叶强文窥视张漓的美貌,被陆景打断腿,躺在**三个月。随后叶文斌在媒体上撩拨方博韬,使得景华差点都没能拿下手机牌照。

尔后,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合并为信息产业部,叶文斌担心陆景报复回来,使得叶家拿不到第二批的手机牌照,花费两千万欲求和解,结果被陆景摆了一道。陆家在新组建的信息产业部中势力根本没有叶文斌想象的那么大。

叶强文看到陆景,心里腻歪的很。一想到张漓、他四姐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在陆景身下婉转娇吟的模样,他嫉妒的想发狂。

看到陆景微笑了一下,似乎有打招呼的意思,叶文斌想了想,脸上浮出一个虚假的笑脸。今天有客人在,如果陆景主动打招呼,他还是要做些面子功夫。叶强文则是微微抬起下巴。

两人都还没有出声,却是看到陆景的眼神无视他们,径直和他们身边的韩圣杰打招呼,“韩先生,好久不见。”韩圣杰在调解曾红英打刘柏的事情中和他有过接触。韩家离开决策层已经很久,几个子弟都在商场上混。于下面而言也算得上一条大船。看情形,叶文斌是找上韩圣杰了。

叶文斌、叶强文顿时尴尬的站在那里。他们没想到陆景认识韩圣杰。

韩圣杰笑着道:“呵呵,陆景,好久不见。景华手机的名气越来越大啊!”说着。介绍他身边的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这是李落元。文业集团的董事长。菲菲的堂兄。”又给李落元介绍道:“这是陆家的陆景。”

到他们这个层面不是说介绍某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就会受到重视,而是要清楚明白的点名身份。

“幸会!”陆景微笑着同李落元握手。他听董晚瑶说过:这个人就是董坤明在京城经营多年的关系。可惜在董坤明生死关头没有拉董坤明一把,反而落井下石蚕食龙盛国际的的资产。看来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李落元长得灰紫色的衬衣,黑色的大衣外套,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气派不凡,笑着说道:“以前听说过你,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呵呵,要不要留下来喝一杯。”

陆景笑着婉拒,和杨显一起坐电梯下去。李落元多半听到的是他以前的劣迹吧?明天的竞标看来不会轻松。

叶文斌是金顶俱乐部的白金会员。安排了一间包厢,上了茶水和韩圣杰、李落元说话。

韩圣杰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刚才在走道上的看到叶文斌父子的尴尬就知道他们怕是和陆景有些不对付,说道:“联科有意争夺央视标王是好事啊!不过我最近手头有些紧,恐怕难以调集资金。”

叶强文低着头喝茶,心里大骂道:“操,刚才饭桌上还说得好好的,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叶文斌笑了笑,掩饰着心中的震惊。没想到陆景只是露了一下面,韩圣杰居然就转变了态度。韩圣杰在京城商界可是有名的风云人物。他为什么这么惧怕陆景?

“我能理解韩先生的决定。”说着,笑着问李落元,“不知道李先生有没有资金助联科一臂之力?”

李落元把茶杯放到暗红色的木茶几上。淡然的说道:“文业集团

最近比较宽裕,叶先生有意的话,我可以支援联科5000万资金。”他能明白韩圣杰的想法。韩家没落已久。不可能和陆景正面对抗,但是他不同。他是京城李家的嫡系子弟,有钱赚自然没有必要管陆景什么想法。

叶文斌心里欢喜。对明天争夺央视标王又多了几分把握。

梅地亚中心商务宾馆门口站满了记者,每一个行业的风云人物进场时都会被记者拦住聊上几句。上百家企业参与央视招标大会的代表陆续到场。陆景、陈笑、杨显、章文君四人步行而来,停车场没有位置,这一条路上的交通都有瘫痪的趋势,还不如走进来。

“咦,这是哪家公司的高层?”

“不认识!可能是那家小公司的人。反正肯定不可能拿到央视标王,红桃q公司的内部消息称,他们准备了1.5个亿准备拿下今年的央视标王。”

“哼,1.5亿也不算多。我看今年市场表现强劲的新科、步步高几家碟机厂商都有可能出手。去年招标大会可是碟机厂商的盛会。”

“那不一定,今年国内手机厂商可是捞了不少钱。说不定也会加入争夺。”人群里议论纷纷。

在会场门口进行身份登记,领取胸牌和投标用的标准信封。走到大厅里按照指示牌往员工餐厅的三楼而去。走在楼梯上,陆景笑着对陈笑说道:“看来,我们真的是无名小卒。不过等我们从这里出来就是风云人物了。”

陈笑鼻尖上有着细微的汗滴,说道:“等拿下来再说吧。我都有点紧张,你还有心情大发感叹啊!杨显,你紧不紧张?”

杨显笑道:“我就负责举牌,紧张什么?”说着,把嘉宾胸牌别在胸前。作为主管运营的副总,他是景华的正式代表。

今年的竞标方式和去年一样,采取明标、暗标相接合的方式,先由会场上有意参加竞夺的厂商将报价写在信封里,报价最高的四十家厂商再参加明标阶段的竞价。

四人刚刚走进会场,就引起小声的议论和注视。场内人纷纷打听着他们的身份,因为任何一家企业都有可能异军突起拿下今年的标王。

景华在国内没什么名气,但是总归有人认识。很快,陆景、陈笑、杨显、章文君的身份就在场内传开:原来是景华手机的代表。

不出意外的陆景看到几个熟人:联科的叶文斌、叶强文还有叶文斌的助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夏易公司的史勇军。史勇军正在魏晓华谈笑正欢。

陆景颇为诧异:魏晓华什么时候和史勇军勾搭上了。这么说魏源在苏城不老实啊。随着魏源的恩师舒书记退下去,魏源在上层的政治资源几乎耗尽。他正在寻求新的政治力量的支持。陆景在一瞬间想到很多东西。

魏晓华看到陆景,眼睛露出恶狠狠的光芒。他今天就是来做拦路虎的。

从去年开始,央视就将黄金时段的广告资源都拿出来竞标。其中新闻联播与天气预报之间共65秒钟的黄金广告时段,分为13段5秒广告。第一段5秒广告为标王广告。

根据杨显这几天在京城收集的信息,有几家和央视走得颇为热络的企业估计是冲着标王来的。

陆景几人在会场东侧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随着几届标王广告的播发,会场的气氛慢慢的调动起来。

最先进行的就是新闻联播与天气预报之间这部分最有价值的广告时段的竞夺,这样才能让次要黄金广告时段的价格也能水涨船高,也不怕一定厂商会留有余力。

第一阶段的暗标波澜不惊,主持拍卖的央视信息部主任谭希松报出出入围报价一千六百万元。

第一轮竞标结束,排在第一位的是夏易手机。预计要发力的碟机厂商、保健品厂商、白酒厂商都排在其后。

顿时,场内许多人都看向史勇军所在的位置。夏易手机并不出名,主要在京城周边地区、豫北、中原几省发售。

“看样子是想借助央视标王的广告来打知名度啊!来势汹汹,不知道他们第一轮报了多少?”第一轮竞标并没有公布各家公司的报价,而是直接给出标底价格。

“又是一个搅局者。根据it周刊统计的数据,夏易手机在国产十七家手机厂商中只排在十三名。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来争夺央视标王。就风光这么一会。”

场内议论纷纷。主席台下有一片小片区域空着。入围厂商代表鉴过确认书之后,都集中那片区域里入坐。陆景、陈笑、杨显坐过去,正好看到右手边叶文斌高深莫测的笑容。陆景笑了笑,不动声色。

“…标王广告起拍价从入围底价一千六百万起拍,十万元加价一次…”谭希松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里透漏出狂热的光芒。央视标王是她的得意之作,虽然今年以来,社会各界都在反思标王概念,但是毫无疑问,坐到台下的四十家企业是认可这个概念的。央视内部估计今年的标王会在1.8亿左右。低于去年的2.1亿。现在她需要调动起全场的气氛来竞拍,

“六千万。”

“八千万。”

“一亿两千万”现场的气氛一下火爆起来。举牌的是一个中年胖子,他正摸着额头的汗。

“一亿两千万三百万!”

“一亿两千万五百万!”加价到一亿两千万之后,各家企业的代表都谨慎起来。毕竟,几届标王的命运都是看的到的,今年爱多甚至都没能来参加竞标。

陈笑看向陆景,小声道:“要不要报价?”杨显也看了过来。陆景点头,说道:“加2千万上去。”今天会场之上,叶文斌、史勇军都有夺标的心思,先报一轮报价让他们猜去。

“一亿四千五百万!”杨显举起手中的62号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