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92章 景华的成长

第392章 景华的成长

陈创和微微沉吟着。对于楚北省的诚意以及江州钢铁公司的财务状况、生产状况他是满意的。但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招商期间政府会给予企业无数优惠条件,而在资金落地之后,就会有无数人的扑上来咬一口、讨要好处。

并且,他希望能对江州钢铁进行股份改制,取得江州钢铁的运营权,减少行政命令对江州钢铁的约束,从而使江州钢铁打破桎梏,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

所以,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坚定、强有力的政治盟友支持才能实现。在国内经商必须考虑政治因素。

他现在担忧的是这个盟友在哪里?谁能给他支持?这也是他几天未作决定的原因。评估江州钢铁价值的事情只是细枝末节的事情,并不能影响到他最终的决定。

“我有意投资江州钢铁,但是我担忧谁来保证创永国际资金的安全?谁来保证签订的合同能真正的落到实处?”

陆景明白陈创和的担心。国内人走政息是常态。创永国际投入巨资到江州钢铁之中,四、五年之内恐怕很难收回资金。

“呃,你先和我哥详细谈谈。”陆景说道。张副省长透露的意思,如果陈创和有意投资,赵省长可以和陈创和见面会谈一次。不过,陈创和话说的这么透彻,就没必要让他和张副省长去做表面文章。在见赵省长之前,先让他和大哥谈一谈为好。与陈创和的关系密切一些,对大哥招商引资很有好处。陈创和在香港商界的地位可不低。

“哦?”陈创和有些奇怪。微笑着点头答应下来。看来陆江在江州钢铁的事情上有一定的发言权。

陈创和与陆江见面也不会是一下子就能安排好。陈创和首先要思考他投资的底线、条件是什么。还包括投资方案,资金额度等等。需要时间详细的整理一遍。而陆江昨天前往岭南参加一个招商会,大约要四五天才能回来。

中盛路的美食城中一家高级餐厅里。灯光适中,餐厅里用餐的人群都衣着鲜丽,低声细语的聊着。坐在高楼上,从玻璃窗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黑暗的北湖。

“爸爸,陆景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在谈什么事情。”陈若怡放下菜单,好奇的问道。官怡君也竖起耳朵听着。

陈创和微笑着道:“你什么时候对我生意上的事情感兴趣?”他这个女儿根本就不是管理公司的料子,也没指望着她接班。他以后会成立家族基金对创永国际集团控股。然后聘用专业的管理团队来管理公司。

“陆景名下有景华、景和两家公司,在香港那边还有一家瑞丰公司。”陈创和笑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纸资料递给陈若怡——这是下午助手收集到的一份资料,“陆景身家至少有十几亿。呵呵,你还真当他是不学无术的青年吗?能和我坐在一个桌子上谈事情的人份量会差吗?”语气里有一股傲然之意。创永国际资产十几亿美元,他这句话并无不妥之处。

陈创和知道女儿对陆景的怨气多半来自对陆景社会地位的轻视,否则的话,就是搂搂腰、陪喝酒并不是什么难以揭过去的梁子。

他明天就会回香港。过几天再来江州和陆景的哥哥陆江见面,商谈注资江州钢铁公司的细节。有些事情,他决定点一点女儿。免得她和陆景关系搞的很差。

陈若怡吐吐舌头,“爸爸,你真会吹牛皮。我和你坐在一个桌子上谈事情,那我的份量也不差咯。”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官怡君。

陈创和慈爱的笑道:“那当然。你是我陈创和的女儿。”陈若怡俏皮的一笑,夹了一个排骨到陈创和的碗里。

官怡君从陈若怡手里拿过资料,细细的看了一会,心里暗自咂舌。瑞丰公司今年在印尼事件中就捐赠了一个亿的资金,并且总部是位于九龙的世运大厦。香港寸土寸金。拥有一栋68层高楼作为总部的公司,财力能差吗?

她爸爸算上股票也就三、四个亿的身家。她心里顿时有些后悔那天给陆景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不好。

第二天上午。陆景送陈创和离开江州。创永国际留在江州负责和省里进一步接触的负责人叫程统亦。是创永国际的一位副总。

“看来陈创和也很有诚意啊。”陆景心里暗自思忖。不过想想也释然,陈创和上次在香港和他偶遇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他有意进军钢铁行业。他目前大致只有三家选择,而自己和他也算的上认识,并且都是陈旭江的朋友。这次邀请他来江州考察,他重视江州之行也是正常的。

“陈小姐,官小姐,我让司机送你们先回江州大学?”程统亦热情的说道。

官怡君拒绝道:“谢谢。我们坐陆先生的车回江大。”说着,眼睛看向陆景。眼眸里水波涟涟。

陆景哪里肯载送她们两个去江大,昨晚和陈笑在后湖别墅里抵死缠绵了一夜,他还急着回去陪她。从江州机场这里到后湖别墅很近,绕到江大再回来,四十分钟就没了。

“对不起,我有事情。还是让程总送你们吧。”陆景微笑着对程统亦点点头,坐到车里,说道:“去后湖别墅。”周兴动默默的点头,发动汽车,平稳的驶离江州机场。

官怡君跺跺脚,“气死我了。看来我魅力不够啊。若怡,你给他打电话。”陈若怡笑着白她一眼,“你发什么神经。十几亿的身家把你晃花了眼啊?”

官怡君凑到陈若怡耳边说道:“就当帮我一个忙,好久没有心动的感觉了。”

“真色。”陈若怡笑骂着在她腰间掐了一把。她知道官怡君热衷于一夜、情,就是不知道她看中陆景那一点。虽然不赞同她这样的生活态度。但是这并不妨碍两人成为好朋友,想了想说道:“好吧!”

坐到程统亦的车里。陈若怡打了一个电话,没有打通,看到官怡君可怜兮兮的样子,莞尔一笑,过了一会再打一次电话才算打通。

“景少,今天的《电子世界日报》上刊登了一则头条消息,联信公司发布了一款3000元的手机。评论说国产手机新的降价潮拉开序幕…”

刚下机场高速,陆景就接到姬红俊的电话。陈笑、章文君手头都有一大批事情要处理。陆景临时调姬红俊充当他的助手。

联信公司现在的月销售量有十五万件手机,当之无愧的国产手机王者。陆景隐约记得二千年之后国产手机的老大是波导。历史已经被改写的支离破碎了。

随着景华i89进入市场销售,其他手机厂商被迫降价。但是降无可降,再降下去,利润空间会很有限。大约,三千元手机会维持一旦时间。只有等华夏移动,华夏联通更进一步的降低手机资费。才有可能出现更低价的手机。

挂了姬红俊的电话,陆景嘴角浮出一丝笑意,i89的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是盛泰电器反馈回来的信息非常乐观。这款手机不会让他失望的。

第一款天线内置的手机——诺基亚3210在九九年十月份才开始上市销售,一共销售出1亿6千万台。而此刻景华的i89提前一年做出天线内置的手机,使得手机更加轻便、小巧。再加上完美的手机中间键的设计,没理由不大卖。

“叮-叮-叮。”后湖别墅在望的时候,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陆景接了起来,陈若怡清脆柔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陆景。后天晚上在江大北体育馆有一个舞会,我邀请你参加这个舞会可以吗?”

陆景有些诧异陈若怡今天态度怎么变好了。想了想说道:“我不会跳舞。”

“很简单的交际舞,又不用学。你和我爸爸是生意伙伴,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吗?”陈若怡说道:“说定了啊。我们晚上六点半在北体育馆正门口等你。”说着,挂了电话。

陆景失笑着摇摇头。看情况再说吧。

别墅的客厅里开着空调,陈笑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拿着手机正在通话,看到陆景进来挥了挥手。陆景把青色的毛呢外套脱了直接丢在沙发上,走过去拿着笔记本电脑边温热的咖啡喝了一口。圆桌上还有一块手机电池正在充电。

“吴璇的电话,她二叔被踢出联合科技了。联科可能会有新动作。”陈笑把手机放到桌上,仰头看着陆景说道,接过他递过来的咖啡杯微微抿了一口,放在圆桌上。电脑发出一声“嘀嗒”的响声,又有一封邮件送达。

“吴开伟被清出联科了?”陆景搬了一把椅子挨着陈笑坐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温香软玉的抱在怀里,“叶文斌这个人很精明啊!吴璇和景华的关系估计是这件事的导火索。”

“我看有可能是我们夺取央视标王的事情刺激到他了。他可能想要避开我们搞一些小动作。”陈笑说道。

景华获得央视标王的事情,吴璇在十一月九号就以景华公司董事的身份向市里做了汇报。纵然如此,她和陆景返回江州的时候,江州市分管经济的副市长方林清专门带了十几个行局的头头脑脑来接机,给景华很高的待遇。

并且,到到明年景华不在免税期后,景华有很大的可能成为一家上缴利税过亿的企业。

要知道截止到十月份的数据,景华销售额为个亿。就算给一个保守的估计,今年景华的销售额也在15亿左右。

更何况i89这几天正卖得火热,九八年的销售额突破十五亿也不是没有可能,景华在手机业务上至少能揽下亿的税前利润。

景华已经成长为一家极具实力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