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94章 1804酒吧

第394章 1804酒吧

黄紫琪住在景和苑的公寓里面。坐车到黄紫琪住的楼下,陆景按了电梯的按钮,刚要进电梯,接到赵清芷的电话,“二哥,后天傍晚晚瑶的酒吧正式开业,她想请你过去给她捧场呢。”

陆景笑道:“呃,小芷,怎么是你给我打电话?”

“谁知道啊。二哥,你去不去呀?晚瑶许了我好多好处哦,你一定要答应啊。”赵清芷在电话里笑兮兮的说道。

“行吧。”陆景答应下来,有鉴于小丫头一贯迷糊的性子,也没多问她原因,聊了几句她在江南大学的事情挂掉电话。

黄紫琪见陆景站在电梯外面接电话,从电梯里走出来,打量着他的侧影。他消瘦的侧脸线条明俊,颇有些耐看。黄紫琪有些失神。听电话里清脆柔嫩的女孩子声音,心里有着难言的滋味。

到房间里,开了空调。陆景看着黄紫琪将粉色的外套脱下,露出里面驼色的修身毛衣,将她曼妙的腰肢,丰翘的胸部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毛衣下巴有些长,半遮半掩的盖着包裹在牛仔裤中浑圆的**。有着难言的性感。

“你眼睛收敛点啊。”黄紫琪瞪了陆景一眼,将冲泡好的咖啡端过来。

陆景微怔,突然明白黄紫琪内心里微妙的情绪,笑着解释道:“刚才是我表妹的电话。”话音刚落,董晚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邀请他过去参加后天去1804酒吧给她捧场。

陆景答应下来。收了电话,看到黄紫琪那张宜喜宜嗔的美人脸,心里苦笑不已。黄紫琪似笑非笑的说道。“现在呢?”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这是我表妹的朋友。”心里也知道这话很没有说服力。想了想把董晚瑶家里的事情。以及到江州来寻求庇护的原因说了说。又解释了一番和赵清芷的渊源。

“哦。”黄紫琪抿了一口咖啡,心里还是觉得他蛮可恨的。又有些羞恼被他看穿心思,轻踢了他一脚。

陆景生受了美人一脚,好在不是很痛,苦笑着摇头,喝了一口咖啡,看她似乎不再生气,说道:“后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给晚瑶的酒吧捧场吧。我喊上关宁,还有秋兰姐。”

“算了吧。你也不怕我在关宁面前说你坏话啊。”黄紫琪摇头,她没兴趣去凑热闹。“房子过两天就装修完成,到时候你看看,满意的话我就准备回京城了。”

“这么快?”陆景有些诧异。这才将十几天的功夫就好了吗?心里有些不舍的情绪。他希望黄紫琪能一直呆在江州。

“我天天盯着一套房子的设计进度能不快吗?”黄紫琪大发娇嗔。

“我以为至少要到年底才完成。”陆景腆着脸笑道。

黄紫琪自然明白他的心思,白了他一眼,“你想的美呀。我来江州呆了快一个月了。银燕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你最近不是忙的很吗?”

“是有一些。”陆景点头,“香港的创永国际有意投资江州钢铁,我负责跟踪这件事,务必要保证这笔投资落在江州。”

说着话,一壶咖啡喝尽。陆景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开。

地处南阳街的1804酒吧是一座英式酒吧。在十七号下午六点正式开始营业。南阳街街头清冷的夕阳下有不少情侣挽手而行。陆景和关宁、张勇、叶仪四人从东教工食堂吃了晚饭,慢步走来。

陆景小声问关宁,“张勇和叶仪和好了?”他记得前段时间在南阳街的一家中餐厅吃饭时,叶仪还说和张勇闹矛盾。

关宁穿着白色的毛呢大衣。抿嘴笑道:“是啊。你今天不去参加北体育馆举行的舞会啊,你不怕陈若怡生气?”陆景和她说过陈若怡邀请他参加舞会的事情。

陆景笑着摇头,说道:“怕什么?别看她爸很宠她。但是具体到生意上她的话语权小的可怜。再怎么说,我和董晚瑶的关系要比和她的关系亲近一些。”

在街中的报亭处等了一会。就看到余志成和一个青衣女生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余志成给四人介绍道:“这是江秋若。江大大四的学生。高我们2届。”说着,又给江秋若介绍几人。熟悉了一会。一起往1804酒吧走去。

陆景打量着容貌秀丽的江秋若,感觉有些眼熟,想了想,问道:“江秋若,你是不是和陈苏子挺熟的。”他记得九六年的时候,他请黄致远和谢泽华在南阳街吃饭出来,陈苏子和一个很美丽的女生一起摆书摊。

江秋若疑惑的看了陆景一眼,没认出他,点头说道:“是的。我和陈苏子是好朋友。”

陆景笑道:“我前年的时候在你的书摊上买了一本小学语文课本。”

“哦--?原来是你。”江秋若吃惊的用手掩着嘴,过了一会,忍不住笑起来。几个人才知道陆景和江秋若原来见过面。听完江秋若说了陆景的糗事之后,几人都笑起来。原来陈苏子走的那天江秋若有事情没有去机场送她,所以到现在才算是捡起2年前的记忆。

1804酒吧就有两个门,一个是正对着南阳街的正门,一个是侧面对着音乐学院方向的门。

推开玻璃门,酒吧里还有一些装修材料的余味。酒吧放着舒缓的音乐,酒吧内打着灯,有几张桌子坐下来看书都不会觉得光线暗。酒吧行业的默认规则,灯光越暗里面越暧昧。反之,灯光明亮则表明只是喝酒的地方而已。这时候,酒吧里只有三五个学生在里面。

董晚瑶盘着发髻,围了一个蓝色的围裙在吧台里面卖酒。陆景走到吧台处和她说话,“挺冷清的啊。”

“刚开始肯定这样。我也不一定要盈利,反正就是试试手。”董晚瑶笑着道:“陆哥。宁姐,你们喝什么?”说着。递了一张酒水单过来。

“心态挺好的,呵呵。随便吧。”陆景笑着说道。关宁知道董晚瑶的家世,到也不奇怪她的话。不过,余志成、张勇、叶仪、江秋若就奇怪了。她居然说不一定要盈利。她家世怕是很不错啊。

四个人选了东北角临街的一张桌子。陆景和关宁留在吧台处和董晚瑶闲聊。

董晚瑶倒了一杯啤酒和一杯红酒放到吧台上。陆景温和的笑道:“晚瑶,下次有事找我直接给我电话就可以了,不用通过小芷传话。”

“哦。好啊。”董晚瑶拍了拍胸口,嘴角浮出一丝浅笑,“我担心你生气呢。”

“不会。”陆景笑着摇头。她刚才那一笑,配着她嘴角的美人痣,很有些娇媚入骨的感觉。

“你这里要请几个人来帮忙吧?”陆景环视了一下酒吧说道。董晚瑶笑嘻嘻的道:“我找好人了。要等一会才过来。都是我们音乐学院的女生。”

“晚瑶,你这里为什么要取名为1804呀?”关宁好奇的问道,秋水似的眸子里有难掩的疑惑。

“我十八岁零4个月的时候开的这家酒吧。”董晚瑶笑着说道,“这家酒吧就当我上大学的一个纪念。”她来江州念大学只是想过几年清闲的日子,倒不在乎学到什么东西。

“晚瑶,我给你捧场来了。”叶强文推开酒吧的玻璃门,大步走向吧台。酒吧里的几个人都奇怪的看向他。叶强文颇为享受这种目光,心里嘿嘿一笑,内心里大吼道:“董妹妹。强哥哥来了。”

董晚瑶撇撇嘴,侧过脸懒得敷衍他。她接到她哥的电话,知道叶强文这人焉坏焉坏。

“小子,滚一边去。”叶强文人未到。声音先到。不过下一刻,他的脸色马上变了。背对着他坐在吧台处的一对青年男女居然是陆景和他的女人。

陆景淡漠的看着叶强文,“叶强文。你皮痒了是吧?”

董晚瑶叶强文脸色表情有些僵硬,十分滑稽。忍不住噗嗤一笑。心想:“你也有怕的人啊。”这几天被叶强文骚扰的烦死了。

叶强文的心情就像是从九天之上直接落到地上,他看到有人和董晚瑶说话。心里很不爽,所以训斥一句,顺便在董妹妹面前表现一番。哪里想得到,居然是陆景这煞星坐在这里。

他来江州几天已经和江州几个公子哥的圈子混的很熟,消息灵通。据说因为陆景和毛和重的侄儿起了冲突,结果没几天毛和重就被调查,现在估计快要下去了。很难说背后没有陆景的影子啊。

“陆景在江州是名符其实的煞星。”这话出自江州一位公子哥的口中。和他起冲突的人就没一个能过的自在的。这几年折在陆景手中的公子哥太多。就连省里的许副书记的儿子许动云现在都远走黄海。

“我,那个,”叶强文不想再进一趟医院躺三个月,但是在江州的地头上,他还真无法对陆景放什么狠话,期期艾艾了一会,干脆豁出脸皮,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景少在这儿。”尼玛,日后有机会一定要百倍的讨回来。

“哦?”陆景到有些诧异叶强文的隐忍,眯着眼睛冷冷一笑,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叶强文道歉是言不由衷,不过欺负叶强文也没什么意思,要玩就玩大的。把叶文斌的后台杨修武搞掉才是痛快。回头再来收拾他们父子。

“晚瑶是我的朋友,你以后不要来这里找她。”陆景喝了一口啤酒,淡淡的说道,“否则,后果你知道。”

叶强文恋恋不舍的看了吧台里俏丽迷人,曲线修长、风流妩媚的董晚瑶一眼,心里暗骂陆景荒**无耻。尼玛,张漓是你的,董晚瑶还是你的。我日!

“我知道。”叶强文不甘心的说道,转身离开1804酒吧。

看着叶强文推开玻璃门出去,董晚瑶说道:“陆哥,叶强文这个人…”

陆景笑着摆摆手,淡然的说道:“没事。”叶强文对很多人来说是挥之不去的阴云,但是对他来说,叶强文只是个小虾米,连浪花都翻腾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