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10章 暗流来袭

第410章 暗流来袭

“爸,你觉得怎么样?”中环的高级公寓,莫心蓝问父亲莫培英。陆景想要邀请正英医药公司进驻江州的始末,她都和父亲说了一边。

莫培英在摇椅上轻轻的摇着,沉默了半响,“心蓝,这件事不行。你叔叔就是因为想要两边讨好,结果两边都没讨到好。建业和江州两座城市之间的竞争,我们没必要介入。你回绝陆景。”

“可是这个和解的机会就这么放弃了实在可惜。”

“很难说。从陆景开出的这个条件来看,他需要我们交上一份投名状才肯和解。我之前让你寻机和陆景和解的想法有些简单了。唉,和刘家拉近关系容易,要想毫发无损的撇开关系就难了。

再过两年我们的资金就可以从军工企业里面抽出来。到时候江州和建业的竞争才不多也该分明。到那时候我们再把正英医药迁到江州去吧。锦上添花虽然不容易被感激,但是也不容易得罪人呐。”

莫心蓝琢磨了一下,点点头,父亲这个办法比较稳妥,“爸,你对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怎么看,我关注到美国那里互联网科技浪潮在媒体上势头很猛。我询问过一些朋友,现在互联网公司在风头那里拿钱似乎很容易。”

“互联网?你有投资互联网的想法?投下去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有一两亿美元烧不起来。”

“我打算当做风险投资项目来做。找一家差不多快要成熟的网站投进去。”她问过凌雪月,景华前后在时代在线投了近2.5亿人民币,再加上新月投资的1500万美元。时代在线网站才有目前的规模。

“既然你看好,那你就去做吧。”莫培英说道。女儿莫心蓝带着2亿美元组建天蓝国际。现在以她在天蓝国际的股份价值5亿美元,虽然中间有一次追加的投资。近两年的时间将资本价值翻了一倍多,这份运营能力还是很强的。

“少锋呢?还在四中追那个女老师?”

莫心蓝苦笑道:“那个女老师早离开四中了。少锋还是老样子,天天混日子。最近和严景铭走得很近,在黄海搞了一个射击俱乐部。”

“唉,随他去吧,别惹事就行。我死之前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孙子。”

“爸——,你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莫心蓝上前扶着父亲。莫培英站起来道:“前段时间小病了一场,也没让你阿姨通知你们。有些感叹,我今天五十七岁了。人一过六十岁。过一天就算一天。你呢?”

莫心蓝摇摇头,“我心里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不结婚也没什么。我又不需要人养着。”

莫培英摇摇头,摸了摸女儿的头发:“你呀,性子太好强。不说了,有合适的人考虑一下吧。”

建业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杨修武坐在办公桌后面,温和的笑着吩咐市政府副秘书长燕和虚:“建业熊猫集团的成绩,你和《建业日报》沟通一下,做一期专栏节目。要为我们建业市的电子工业正名。我们不仅有本土的优秀企业,我们还能吸引优秀的外资企业。这件事你负责跟踪下去。”

“好的,市长。”燕和虚承诺道。他自然不知道江州和建业竞争背后的事情。不过《江州日报》一些含沙射影的报道,让他这个建业市本土干部心里很不舒服。

等燕和虚走出办公室,杨修武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踱步。从江州、建业两地的媒体论战来看。陆景有备而来,要不是他正好拉来三星的投资,还有可能被陆景摆了一道。

他自然不会自降身段去针对景华公司。而是指派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负责。当然,从这个指派的动作可以看得出他内心里对《江州日报》、对陆景相当不满。

市级媒体的口水战在政坛从来就不是焦点。此时。楚北省内部并不平静。

“嘿,陆江。江州。可不要还没等我们分出胜负,你就败在楚北省内的对手手中了。”杨修武低声自语。

中午。钟秋华等杨市长离开后,才起身带上办公室的门去食堂吃饭。杨市长好像今天中午是和建业熊猫集团的董事长一起吃饭。前天,《建业日报》大幅报道了建业熊猫集团的业绩。江州那边这几天可有些哑火。

面带矜持的微笑,钟秋华一路走到食堂。作为市长的秘书他自然不会和普通的干部一起吃饭。他们秘书处的几个大秘——也就是几位市委常委的秘书有权在食堂小餐厅里面用餐。

“哟,这不是钟秘书吗?”开口说话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市委书记朱然节的秘书伍毅华。

钟秋华鼻孔里冷冷的哼了一声,坐到另外一桌上,几个秘书亲热的和他打着招呼。朱然节还能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坐多久呢?书记办公会、常委会都被杨市长切实掌握。都说书记管帽子,市长管钱袋。朱然节这个书记可是什么都管不了。

伍毅华早料到钟秋华的态度,也不气恼,笑眯眯的说道:“钟秘书,你没有看今天的《江州日报》?”

钟秋华写了菜单给服务员,然后才看向伍毅华。他早上忙着赶一份讲稿,还没来得及找人拿最新的《江州日报》。

“江州市政府搞了一个鼓励创新的政策,准备将景华的税收返回给景华,协同景华通信公司打造一个创业园,并且保证铺设光纤到园区的每一家企业,并且景华通信公司会拿出一个亿的资金成立专业的创投基金扶持创业者。”

钟秋华冷笑道:“玩这些虚头巴脑的有什么用?那一个亿资金指不定就不在账户上,只是个数字游戏而已。”

伍毅华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看起来十分开心。“钟秘书这话就外行了。人家创投基金是专门注册的公司,账户的资金随时可以查得到。有必要作假吗?再一个,你懂不懂创业投资基金的含义和意义?鼓励创业。可以增加就业,税收、繁荣市场经济,促使经济多元化发展。这种基金可以和创新机制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知道京城中关村的创投基金总和是多少吗?现在公布的数据是1.5亿,现在你能明白江州这个手笔有多么大吗?”

“那又什么样?”

“哈哈。看看人家江州的政策,专门务实,不像某些人专门务虚。鼓吹来、鼓吹去,就算有成绩也之前沉淀积累下来的。就知道把纳税人的钱以优惠政策的形势让利给外资企业。这和卖国有什么区别。”

“伍毅华,你tm说话注意点。”钟秋华拍着桌子站起来,“什么要务虚、什么叫卖国。你小子把话说清楚。”

“哟呵,钟秘书好大威风啊。”伍毅华不屑的一笑,“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耍横算鸟的本事,有本事去和江州比一比。”说着,仰头哈哈大笑,走出食堂小餐厅。

下午,两位秘书在食堂小餐厅的口角就传遍整个市委市政府大院。燕和虚在办公室里看着最新的《江州日报》。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景华这是不打算和建业比底蕴了,直接换了一个热点,还别说。一个亿的创投基金让全国的经济类媒体都分别报道了一番。

“炒作!”燕和虚把报纸丢在办公桌上,下了评语。不过,内心里依旧有些不畅快。细想之下,觉得景华这家公司真他娘的不简单。看样子他们是打算时时保持话题。保持热度。哼,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时,秘书走进来和他说了说中午食堂小餐厅的事情。燕和虚深深皱眉。暗想道:“没有朱书记的默许,伍毅华绝对不敢这么放肆。连卖国这样的帽子都给扣上。看来朱书记是不甘寂寞啊。”

第二天,市里的常委会刚散。燕和虚就得到消息,朱书记的几项人事提议得到通过。

“哈哈,陆景,朱书记可是对赞赏有加,喝我提了好几次。你有空一定要来建业走走。”卫东阳在电话里说道。

“一定去。建业的手机市场对景华也很重要啊。我听说建业市搞另一个国产手机厂商座谈会。而景华没有得到邀请,看来我还是不请自到比较好。”陆景笑着说道。

“嘿,要是景华手机在建业热销,而建业的国产手机厂商座谈会不邀请景华那真是笑柄呐。”卫东阳说透陆景的意思,呵呵一笑,他知道陆景肯定会到建业来。

闲谈几句,结束通话。陆景略微有些奇怪,按理说秘书发几句恼骚怎么可能让杨修武在人事退让,并且建业日报还是在做建业熊猫集团的系列报道。看情况是近期是不会有新的动作。杨修武这是退让了。可是为什么呢?

陆景苦思不解。他并不知道杨修武已经得知楚北省内即将发生的较量,所以暂时也犯不着和江州争一口气。

放下电话,从阳台上走回到走廊里。这里是新丰公寓,何梦瑶答应要是从星空网吧出来时间太晚就过来住在这儿。今天十点多钟她才从星空网吧里出来,所以关宁今天也在这儿休息。

“咚-咚-!”陆景敲着主卧旁边房间的门。关宁的俏脸从门后闪出来,“我今天和梦瑶一起睡。你快点去睡觉吧。”

“好吧,来个晚安吻。”

关宁没好意思给他亲,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然后娇羞的关上门。陆景无奈的苦笑,回到房间里准备洗澡休息,陈若怡突然打来电话,“陆景,我爸爸明天想请你吃饭。”

“呵呵,是江州钢铁的事情谈好了吗?”

“没有谈好,出了问题。具体我不太清楚,你明天和我爸爸谈吧。”

挂了电话,陆景看着窗外璀璨的星辰,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江州钢铁的谈判如果出错,赵省长的政绩受损,很不利于他在楚北省站稳脚跟,打开局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