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12章 人事调整方案

第412章 人事调整方案

冬季的小雨给人的感觉不会像春雨那样滋润,硬硬的砸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伴随着的还有寒冷的空气。唐悦今天从京城飞到江州,到江州时已经下午五点,随行的还有他的4名跟班。

“市局那里已经查到新日铁此次前来江州的三名职员住在汉北区的新日铁办事处。你帮我顶住这几个人的行踪。”陆景开着车,对车后排坐着的唐悦说道。

“恩,放心,小波他们几个眼睛绝对好使。”唐悦笑着抽烟。小波他们几个在后面的一辆车上。

“好。”陆景点点头。盯梢这样的事他不想动用叶成和在江州市局的力量,所以打电话把唐悦喊过来。

到丽都酒店里吃过饭,陆景把一叠资料交给唐悦。里面有此次新日铁来和楚北省商谈注资的代表渡边梦生以及新日铁在江州办事处的负责人的照片。

唐悦嘴里叼着烟,抽出照片看了几眼,丢给小波,“玛德,小鬼子怎么都长的一个模样。小波,你们几个跟着周哥一起去看看地方。晚上我们吃宵夜时再细说。”

“行,唐少。”小波几人拿了照片跟着周兴动一起出去。唐悦坐下来笑道:“你现在有没有和陈创和说新日铁的人正在和江州钢铁谈判。”

“呵,我已经安排人通知陈创和。他现在大概已经知道消息了。”陆景看着窗外飘零的小雨。新日铁和创永国际相互竞争有利于江州钢铁谈出较为有利的条件。但是他希望快点将新日铁踢出局。拖得太久,两家竞相出价,太高的价码有可能会让陈创和放弃注资江州钢铁。转而寻找其他的钢厂进行合作。

抽完一支烟,看看表。陆景对唐悦说道:“你先在酒店里休息一会,我去一个舞会转一圈。马上回来。”

唐悦笑着挥挥手,“行。可不要被美女绊得脱不了身。”

“嘶,好冷!”官怡君穿着露肩的黑色礼服,披着白色的毛呢大衣,。江大北体育馆这里的舞会只是简单的交际舞会,不会非常正式。陈若怡穿着粉红色的外套,双手插在衣兜里,笑道:“谁让你要打扮得这么妖娆。北体育馆有没有中央空调,大冬天的谁穿礼服啊?”

“若怡。你还笑我。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陆景还没来。我现在不仅身体冷,心也冷了。”

“得了吧。”陈若怡掩嘴娇笑。她深知好友的性子,正要再取笑她几句,手机突然响起来。

“哦,陆景。什么?你今天晚上不过来。哎-,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好了今天晚上过来。”

“我已经开车到音乐学院了,但是你爸有正事找我。我得马上过去。”

“你骗谁呢。要是真的。你开车来江大北门接我和官怡君,再去见我爸爸。”

“爱信不信。”陆景挂掉电话。他没有兴趣去迁就陈若怡的大小姐脾气,打着方向盘,往汉宁区的楚北国际大酒店而去。

陈若怡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音。气得跺脚,“气死我了。陆景居然挂我电话。”心里虽然相信陆景不会拿她爸爸当借口,但是还是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求证这个消息。

“怎么样?”官怡君抱着肩膀问道。陈若怡没好气的道:“是真的。我爸爸临时有事找他过去商谈。走吧,我们回新丰公寓。”

官怡君眼睛珠子转了转。“不行啊,我们去陈叔叔那儿。陈叔叔扫了我们跳舞的兴头。得让他帮忙说服陆景圣诞节那天晚上去音乐学院陪我们跳舞。”

“你-?”陈若怡无语的白了好友一眼,在她腰间掐了一把,“你这是心冷的表现吗?”

“去不去?”

陈若怡想了想,“走吧。”她刚才语气有点不好,得向陆景道个歉。

陆景开车到楚北国际大酒店,径直来到顶楼的总统套房里面。开门的是陈创和的助手。客厅的房间里有几个人,都是陈创和带到江州来的商场精英。走到里面的会客厅里,创永国际的副总程统亦正在陪陈创和说话。

寒暄了几句,陈创和对陆景说道:“我和程统亦商量过,裁员的人事方案可以进行变更。所以请你过来帮我商量一下。”

陆景通过姬红俊向他透漏新日铁正在和江州钢铁谈判的事情。很明显是在避讳什么。所以他现在自然不会在陆景面前提及这件事。

他请陆景过来的目的,自然不仅仅是商量人事方案,而是希望能够重启和楚北省的谈判进程。创永国际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就快要到瓜熟蒂落的时候,怎么都不能让新日铁截胡。

他刚才已经电话向一位在谈判过程中结交的干部求证过新日铁和江州钢铁谈判的事情。新日铁和江州钢铁谈判的事情进行的非常迅速。新日铁并不要江州钢铁老厂的人事权,而是希望合资组建新的钢厂,相当于是江州钢铁的二期工程,新日铁需要的是新钢厂的经营决策权。这给了他不少启发。

陆景点点头,点着烟,笑道:“先前创永国际的要求我已经知道,请陈先生给我说说变动的部分吧。”

“我打算不进行裁员。全部保留江州钢铁的管理人员。但是江州钢铁的认识任命权要保留在创永国际手上。”

陆景微微一愣,旋即笑起来,明白陈创和的打算。官场之中,但凡新领导上任不是打破固有的体系,而是提拔自己人到关键性的位置上。至于那些靠边站的人,级别不变,但是手中的权力都被拿走。

陈创和应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尝试过打破江州钢铁固有的体系遭到阻力之后,他转而寻求控制权,慢慢的进行改造。这比陆景心中的设想还要缓和一点。

果然,接下来程统亦详细和陆景说了说创永国际的想法。与陆景想的差不多。有鉴于江州钢铁正在搬迁至荷田县,创永国际准备在老厂保留部分行政部门。机器设备,大部分行政部门都将搬迁至荷田县。徐古县的老厂相当于是成为一个养老地。可以想象,留在老厂的人除了必要的工资和规定的津贴之外,以后但凡是奖金,加班工资这类好事想都不要想。

“你觉得我这个方案能在省里通过吗?”陈创和笑着问陆景。他也是被新日铁的方案启发,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不过,妥协这么大,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心。江州钢铁里面裙带关系很严重,以后在管理上估计还有的头疼的。

“应该能通过。不过…”陆景话还没说完,陈若怡和穿着晚礼服的官怡君走进来。

“爸爸。程叔叔。”陈若怡乖巧的打了个招呼。

“这是怎么了,没去跳舞?”陈创和指着官仪君,微笑着说道。官仪君吐吐舌头,没好意思说话。冲陈若怡打个眼色。陈若怡说道:“爸爸,你扫了我们跳舞的兴头,我打算邀请陆景圣诞节那天去音乐学院跳舞,你帮我们说一声行不行?”说着,看向陆景。

“这…”陈创和有些为难。他虽然疼爱陈若怡,但是昨天陆景明确的说他圣诞节那天晚上有事,这样强人所难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陆景微微皱眉。丁灵圣诞节放假,准备明天飞来江州几天。后天圣诞节晚上干什么他还没决定。不过,他和陈若怡的关系并不好。为什么她要死缠烂打?

忽而眼角扭头看到穿着晚礼服的官仪君,脸上一副殷切的模样,心里明白过来。不过他对官仪君没什么兴趣,正要开口说话。

陈若怡说道:“陆景,刚才我在电话里说话语气不好,对不起啊。”

陆景一句噎在嘴里,半天没法吐出来。陈若怡这小娘皮挺狡猾的。搞得好像他不去就是不接受她的道歉。在陈创和面前不接受她的道歉有些不太好。

“行吧,我会去的。”陆景答应下来。陈若怡和官仪君开心的走出去。陈若怡看了陆景一眼,一副胜利者的模样。陈创和笑道:“若怡有些任性给你添麻烦了。”

陆景笑着摇头,“没事,接着说刚才的话题。”心里冷哼一声。他岂肯受陈若怡的挤兑?参加舞会可以,我带着舞伴去。想我陪你们跳舞,那就打错算盘了。到时候转一圈就走,最多也就耽搁十几分钟,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陈创和点点头,“恩,你要什么见解。”

“其他的没什么。但是江州钢铁有些管理人员,干不了事情的可以裁掉一部分。不合格的是要竞争上岗。”少裁掉一部分管理人员,杀鸡儆猴。至于底层的职工总能在钢厂里面找到事情做,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有饭吃是没有人肯出头闹事的。

陈创和沉吟了一下,“这样省里会同意吗?”他比陆景更想把一些人提出江州钢铁。否则,这次能拉来新日铁,说不定又会闹出新的幺蛾子。

“可以试试。”陆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省里能压住江州钢铁的声音,调整几个管理层也有利于日后的管理。更重要的是,张易平和徐成泽搞事,差点就损坏了大哥和赵省长的利益,岂能不秋后算账。借着创永国际的口提出来,刚刚好。

“好,试试就试试!”陈创和下了决定。他也给江州钢铁的几个管理层搞的很憋屈,否则早就和楚北省签订协议了。他在江州钢铁的利益支点是赵省长、陆市长。既然陆景这么说,他也不怕得罪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