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22章 说钢铁产业之局

第422章 说钢铁产业之局

陆景从丽都酒店里出来。天上云层厚重,天阴沉着,一副要下雪的模样。陈笑正等在停车场里。陆景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

“正英医药正不迁来江州?”陈笑发动汽车,笑着问道,“咦,你怎么笑得这么古怪。”

陆景凑过去在陈笑脸蛋上“啪”的亲了一口,哈哈大笑道:“不来也没什么,刚刚敲诈了莫心蓝5千万美元。真是痛快!”

陈笑惊讶的张着小嘴,“怎么可能?莫心蓝能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陆景系上安全带,笑着把刚才房间里的交锋内幕和陈笑说了一遍。陈笑开车往景和大厦而去,咯咯娇笑着,“你还真能下得去手,莫心蓝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被你折腾惨了。她会同意你的条件吗?”

“应该会。我可是手下留情了,只要了五千万美元。况且和董叔叔合作是双赢。我就当收点中介费。正英家电的股份只是当做后手使用。我们进入家电行业还是要看能否收购金山的苏兰公司。襄水那边就当一个幌子吧。”陆景把彪马夜|总会的事情和陈笑说了一遍。景华现在进入襄水市投资肯定会被熊为明拿捏的很惨。

陈笑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有你这么贵的中介吗?骗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眼看着从江州大道上要拐到积西镇上,陆景厚着脸皮说道:“笑笑,我们从景华科技园那里转过去。”

陈笑放慢车速,看到陆景脸上坏坏的笑容。娇媚的横了他一眼,“你想的美啊。上次都差点给莫心蓝姐妹看到。”景华科技园那里很僻静。环境优美。她一听就知道陆景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她也不想回景和大厦的办公室呆着。说着话,车向左拐。上了江堤。

江提上风很大,陆景下去抽了一支烟后回到车上。陈笑坐在后排的位置上,扬扬手中的手机,“省农行一个处长的电话,他想见你。也不说什么事,我回绝他了。”

“不理他。”陆景笑呵呵的将陈笑抱到怀里。他有两部手机,一个是他私人的号码,一个是对外公布的号码。平常那个号码都是归章文君接听。

“怎么这部手机在你这儿?”

“文君要陪同越信电子的人和信业银行的人在江州玩几天。所以手机就放在我这儿了。你什么时候回京城?”陈笑知道陆景小时候的玩伴元旦在京城订婚。

“明天下午坐火车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京城?”

陈笑拿小巧的头颅顶着陆景的下巴,不满的说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甩手掌柜啊。刚刚和信业银行、越信电子签了协议。剩下一堆事情怎么走的开。”说着,奇怪的道:“你不是一向讨厌坐火车的吗?”

陆景嘿嘿一笑。他和丁灵一起回京城,有些计划不好在陈笑面前说,“我订做了六支特制的i608手机,送一支给你。”

“哦。”陈笑柔柔的一笑。她知道陆景订制手机的原因,关宁和他提过手机的事情,这6支手机都是送那些人可想而知。“我看以后你六支手机都不够送的。”

陆景腆着脸笑道:“那我送量产机得了。反正景华现在一个月能量产8万台。”

“故意装傻。”陈笑娇嗔着在他脸上捏了一把。说笑着,陆景靠在车椅上,让陈笑跨坐在他腿上。捧着她尖尖的小脸,动情的吻着。芳香扑鼻,唇舌娇嫩。

情到浓时,陆景将她的铅笔裤解开。毛裤都脱下一点,手窝在她温热的俏臀上,待稍热之后。隔着白色的蕾丝小内裤,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她迷人挺翘的小臀。正要解除两人身上的束缚。完成最亲密的结合时,电话打进来。

“陆景。我是严司至。”

“严秘书你好啊。”陆景心里不爽,但是对方是赵省长的秘书,他也不能随便发火。

“呵呵,是这样的:晚上七点省里在楚北国际大酒店设宴庆祝创永国际注资江州钢铁的协议达成。省长让我问一声,你有没有时间过来参加这个酒会。”

“严秘书太客气了。我一定准时到。”陆景答应下来。挂了电话,本来已经动情的小美女眼眸里恢复清明,娇嗔着在陆景嘴唇上咬了咬,“差点又被你欺负了。”

“要不要继续?“陆景坏坏的一笑。

“不要。”陈笑脆声说道。娇柔婉转的模样那里看得出一丝商界女强人的气息。陆景知道她是认真的,帮她整理好衣服,送她到景和大厦之后,坐车去景华科技园的研发大厦拿准备好的手机。

十二月三十日晚,楚北省政府在楚北国际大酒店举办庆祝酒会,庆祝创永国际注资40亿人民币到江州钢铁的项目达成协议。这对楚北省的经济增长无疑是打了一针强心针。

楚北国际大酒店的大宴会厅,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宾朋云集。楚北省政府、江州市政府的干部,江州钢铁公司、创永国际的代表,楚北省工商界人士济济一堂参加酒会。

“景少,干得漂亮!”周平拿着酒杯走过来和陆景碰了一杯。新日铁的注资为什么黄了他相当清楚。当初陆景要他介绍一个省报的记者时,他还摸不透用意。现在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正在和陆景说话的陈若怡见周平过来,对陆景说道:“记着啊,我爸爸晚上请你吃宵夜。”说完,和官仪君一起离开。

“陈先生的女儿?”周平呵呵一笑。他对陆景周转于各色美女之间一点都不奇怪。像陆景这样年少多金的青年,身边没几个美女那才奇怪。

“是的。陈小姐在江大读研究生。和我算是朋友。”陆景解释了一句。周平点点头,笑道:“韩国人那里打算搞到什么程度?”

陆景微微一笑。“按法律走,尽量判7年。”至于最后罚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多少钱。陆景并不在意。反正对三星电子来说区别不大——重点是罚了钱也进不了他的腰包,但是涉案的那几个韩国棒子。就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了。

陆景语气平淡,周平却能听出其中凌厉的杀气。按照刑法,窃取商业机密,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陆景这是要往最高的处罚上走。

严司至在大厅里找到正在与丽都酒店老总何欣静说话的陆景,“陆景,赵省长那里有个小聚会,邀请你过去参加。”严司至话说的非常客气。他知道陆景的电话可以直接打到赵省长的手机上。

陆景笑着点头。对何欣静说道:“等我元旦之后回江州我们再聊。”说着,跟着严司至往酒会外面而去。刚才在与何欣静聊云春的事情。白云宾馆的改造业已启动,到99年3月可以完工。7月份可以正式投入使用。

到了三十五楼的总统套房里面。陆景看到赵省长,分管江州钢铁的副省长张炎直,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方舒名,省国资委的舒家启,大哥陆江,陈创和、程统亦、陈创和的美女助理都在场。

打过招呼之后,赵省长笑道:“小景。你对省里这次否定新日铁注资有什么想法,我听听。”到他这个位置,自然知道百盛酒店买春事件被捅出来的始作俑者。说起来,能够打破僵局。将新日铁注资否定他还得感谢陆景。今天让陆景过来,自然是要提携陆景。到明天,发生在这个房间的一幕自然会传出去。

当然。他这一问带了一点考校的意思。虽说听儿子赵礼顺说了陆景很多事。再加上江州自陆江来之后,也发生了不少事情。陆景的能力似乎不错。但是他和陆景接触的很少,还没有一个直接的印象。

张炎直听到陆景喊陆江大哥。就知道这是陆江的弟弟。当初方华天案闹得沸沸扬扬,还有今年四月的白沙井案,可以说楚北官场上够级别的干部都知道陆景这个人。只不过,他也是今天才把名字和人对上号。这青年不简单啊!

陆景敬陪末席,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他倒是诧异赵省长把他叫过来干什么?就算他和陈创和有些私交也不用过来闲聊吧?这时,听到赵省长亲切的提问,心里有些回味过来。

站起来,想了想,说道:“赵叔叔,省里的这次决定很英明…”在场的所有都以为陆景要大唱赞歌时,却听到陆景话锋一转,“众所周知,新日铁是日本第一大钢厂,全球第四大钢厂,新日铁积极注资江州钢铁用意何在?

我看小鬼子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技术垄断,控制国内的钢铁市场。这也是小鬼子嚣张的底气。需要注意到一点,小鬼子提供的炼钢技术都需要使用高品位铁矿石,而国内的铁矿基本上都是低品位铁矿。所以钢厂要发展就需要去国外购买高品位铁矿石,诸如:澳大利亚、巴西、印度等等铁矿石产地。

但是,三进物产早从1965年就开始投资澳大利亚铁矿石。澳大利亚24个主要铁矿中,日本企业重点投资8家,参股16家。为什么我说省里的决定是英明的,因为随着国内钢铁需求的增大,我们很有可能需要面临着高品位铁矿石涨价的局面。日后,小鬼子说涨多少,我们就得捏着鼻子认。这一切的缘由就是我们的钢厂在使用日本的高品位铁矿石炼钢技术,而日本的企业完成了全球资源战略布局。”

接着陆景又略微解释了三井物产、三井财团一些关联性的内幕。新日铁和丰田汽车就是三井财团的成员企业。

屋内的众人都听得入迷。在九八年底这些内幕很少有人知道。

赵省长拍手说道:“说的好。”他原本只是想考校陆景一番,没想到陆景给他找出一个绝佳的理由应付那些攻讦的声音(省里虽然迫于舆论没有人明确反对新日铁注资,但是还有一些杂音),甚至上升到国家资源战略布局上去。赵省长扭头吩咐严司至,“这些东西,你记录起来,形成一份材料报给我。我让省里的干部都学习学习。”

“还有没有?”赵省长笑眯眯的问。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今天晚上很满意。

陆景点头,“我觉得我们的招商引资策略要反省。招商引资是必需的,但是招商引资并不意味着可以放弃应有的立场,也不意味着可以纵容这些外企的职员在国内胡作非为、践踏国内的法律,也不意味着可以牺牲国内企业的利益、满足这些外企的贪心……”

张炎直心里又吃了一惊,他本来已经对陆景高看一眼,想不到,陆景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显然,陆景这番话意有所指。听说景华公司正在起诉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看来羁押在江州的那几个韩国三星职员麻烦大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