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30章 我们走失了

第430章 我们走失了

天蓝色的宾利慢慢的驶离盛世俱乐部。陆景跟杨显通着电话,通知了一声刚才和李落元达成的协议。明天杨显要和史勇军谈细节。

杨显笑道:“景少,夏易公司销量持续下滑,迫切需要一款手机打市场。呵呵,他们既然报出这么高的拿货价格,有可能打着以量取胜的算盘。我估计他们会趁着销售势头良好的时候,扩大销售范围,并不只是局限在京城周边地区。”

“随便他们。”陆景嘴角浮出一丝微笑。他当然没想着靠什么合同制裁李落元。法律是看人定的。但是,景华在一支i89手机上,成本价格是1000元,每支手机在终端销售出去后,要赚1200元。而供货给夏易公司的价格是2200元,也就是说夏易手机每多卖一台i89的组装机,相当于景华在终端市场销售了一台i89,还省了中间的营销成本、渠道成本。

李落元的心思他怎么可能没料到。只不过和他斗,李落元还嫩了点。夏易手机完成是成了景华的超级代理商还不自知。李落元要是够聪明就应当让韩圣杰传话时,提及邀请他打球的目的。这样,李落元可以从自己是否赴约来判断自己的意图。可惜啊。李落元人生的路走得太顺,纨绔气质重了些。

景华接下来会发布i608的中端机型——i108。这款手机将会定价3988元,继续在中端市场捞金。所以和夏易公司协定i89不进入京城周边地区对景华接下来的销售形势没有任何的负面影响。

见陆景打完电话,黄紫琪笑着问道:“陆景。你为什么在一开始要拒绝为李菲菲做订制手机。”

陆景握住黄紫琪的手,头靠在车椅上。沉吟了一会,语气飘渺的说道:“我以前差不多会把李菲菲的话当圣旨。结果呢,还是那样。我在她眼睛里和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你对她有怨气?”黄紫琪敏锐的觉察到陆景话里有些不满的情绪。

“有一点。是我自己那会儿太傻。所以,我尽量把她当做一个认识的陌生人来对待。你说,我为什么要为一个陌生人去做订制手机呢?”陆景笑着拿黄紫琪的手抚摸自己的脸。

黄紫琪听得出他语气里有一丝忧伤。认识的陌生人,这不是自己和程东华的写照么。不同的是,自己已经忘掉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心里已经换了一个人思念;而陆景的心里正在努力忘掉李菲菲,但看他那副受了情伤的模样,八成很难成功。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执着。

想着。也就没有阻止陆景搂着她的腰,柔声问道:“那你后来不是又同意了吗?”

陆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歉然的说道:“其实这批手机,一共订制了6支手机。每一只的区别在手机上的花纹,和里面描金的字体。我手中刚好空着一只手机。”

这只空下来的手机本来是打算送给何梦瑶的。想着当礼物送给她,酬谢她管理星空网吧的功劳。就怕她未必肯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一直犹豫着。这支手机造价是十二万元——她找关宁问一声就能知道这个价格。现在拿出来卖给李菲菲也行。

“噢,原来是这样。”黄紫琪抽回自己的手,娇嗔着在陆景耳朵上扯了一下。就知道她手上的手机不会是独一份的。下午白在心里高兴了好久。

晚饭和黄紫琪在湖东路大学城的京式饭馆—浩清波吃饭。金菇肥牛锅、养生四素、辣汁风干鸭、蓝莓山药泥。几道菜色香味俱全。两人慢慢的品着。随意的闲聊着最近日子的话题,风雪中有种闲适、淡然的温馨感。

黄紫琪正要问陆景为什么心情不好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陈笑打来电话:“你怎么把夏易公司给蒙住的?哈哈,听杨显说了夏易公司的报价,我都快要乐死。”

“愿者上钩嘛。笑笑。你还没有学会当奸商啊。”陆景笑着说道。

“谁能和你比呀?骗人又顺带骗心的。”陈笑笑兮兮的说道,“你不是说建业正在和江州竞争高新技术产业吗?夏易手机的工厂在建业,这样可是有资敌的嫌疑哦。”

“哪有那么夸张?我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天线内置的手机国外厂商估计很快就要研制出来了。到时候景华i89的手机组件就没有那么吃香,垄断才有高额利润啊。所以。能捞一把就要抓紧时间捞一把。况且将手伸到手机组件供应商的领域有助于景华扩大在手机厂商中的影响力。建业牵头搞的那个国产手机厂商座谈会对景华来说不是好事。

第二,建业市现在的高新技术产业客观事实上比江州强。所以夏易公司的数据,多它不多,少它不少。要使得江州在高新技术产业上超越建业,准确的说是在电子工业上超越建业,景华的终极目标是建立晶圆厂,从而一举奠定整个国内电子行业的基础。台湾就是因为台积电的崛起,所以电子工业迅猛发展。”

“但是,但是…”

陆景几乎能想象得出:陈笑一定是把手放在额头上,小脸上有担忧又正在思考的表情。

“放心吧,我不会冒进的。晶圆厂至少需要几十亿美元的投入才有成效。景华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实力。一步一步来。”

七十年代以来,国内有过三次大规模的引进晶圆制造项目,也引进了几条生产线,但是没能给国内电子信息技术产业的展提出一个基石性的平台。

直到2000年,从台积电离职的张汝京融得200亿巨资,成立中芯国际,才算让国内有第一家晶圆厂。但是。中芯国际后来的变故实在令人扼腕。其经营策略也专注于为欧美企业提供芯片服务,大幅提高对国内公司供货的价格。国内的电子工业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飞跃。

陆景希望景华能弥补这个遗憾。讨论了一会。陈笑说道:“宋雨绮过几天就要去京城和新月投资以及摩根士丹利的曾明经谈时代在线上市的问题,你确定不在京城参与谈判?”

“恩。我要去建业。三星电子在江州吃了我们的闭门羹,肯定会搞出点动静出来。我打算尽快去建业看看。”

“行吧。你自己决定。”陈笑说道。她有些担忧宋雨绮的能力,毕竟只历练了一年多的时间。

吃过饭,走到餐厅外,雪下得越来越大,街道上已经覆盖了浅浅的一层白雪。“去哪里打发剩下的时间?”

陆景笑道:“找个地方闲聊吧。去我那里?”

黄紫琪白了陆景一眼,“你那里是哪里啊?别跟我说你在京城就一处房子。”

陆景指着燕子湖斜对面的小区说道:“就在那里,燕湖家园7楼。”说着话,两人坐到车里。缓缓的按上车窗。突然发现,程东华和方浅语牵着手从接到对面走了过来。

“走吧,周哥。”陆景说道。周兴动默默的发动汽车。到燕湖家园的7楼。把敞开的窗户关上,开了空调,陆景帮黄紫琪把羽绒服挂在落地衣架上。坐在客厅的乳白色联排沙发上。在客厅角落的小酒吧里拿了一支红酒出来,到了两杯。

没开灯,听着窗外雪落的声音。幽光从窗户外透进来。拿着玻璃杯摇了摇,微微抿了一口。

“你下午为什么不开心?”

“昨天晚上家里通知我大学毕业后和卫婉仪订婚。”

屋里气氛有些沉默。黄紫琪将酒杯轻轻的放在茶几上,“然后呢?”

陆景没好气的笑道:“哪有什么然后。我又没有办法反抗。除非我打算和我爸妈闹翻。”大势在那里放着的,大哥支持他的决心都开始动摇了。听闻连宋叔叔都打电话过闻了一声。卫、陆联姻关系到他们这一系政治力量的荣辱兴衰。他现在要是撂挑子,后果会很严重。政治上的布局,至少都是要提前三到五年。

“合着人家一个大美女便宜你了。你还有意见啊?”黄紫琪鄙视的说道。

陆景笑道:“你都没见过卫婉仪,你怎么知道她是美女。她没你漂亮。”

“比李菲菲呢?”

“好像漂亮一点。”陆景喝着酒说道。和黄紫琪闲聊着,心扉逐步打开。陆景说道:“紫琪,你说我们两个最后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啊?走一步。算一步。”黄紫琪微醉,说着心里话。“你别老是想着打我的主意。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关宁知道这个消息吗?”

“还没说。以前和她说过,还带她见过我大哥。”陆景摇摇头,“我以前做了一个梦…”陆景把他前世的经历说出来,包括陆家毁灭、他自杀,唐雨瑶出国。李菲菲独居燕大、关宁疑似他杀…

前世种种犹如浮梦。在雪夜里和黄紫琪说着那些刻骨铭心的悔恨、懊恼、愤怒。各种情绪宛如浮世绘一般的涌了上来。只是看着正喝着红酒倾听的黄紫琪,突然心里有些安宁。

“别为你花心找借口了。你还杜撰了一个唐雨瑶,留着以后填补空缺啊。咯咯。这种理由真的很烂。我在大学里面很多男生和我搭讪,用的都是很烂的理由。我都快烦死。喜欢就是喜欢,直接承认得了。要是我和男生搭讪,我就直接和说他哪一点让我心动。哦,你没有梦到我吗?”

陆景摇头。人生是由无数的时空交错路口组成。有些人在一个路口遇到,然后又在一个路口走失。短暂而漫长的人生,如果某件事,某个人,在某个地方错过了,那么在百折千回的变化之中,大约就再也找不回来了。遇到就遇到,错过就错过。

正因为如此的惆怅,他才想着要握住所有的幸福。想着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猛然回头:大家都在。多么美好,如夏花般绚烂的生命啊!

“我们在人海里走失了。”如果,不是他劝占哥儿做家电连锁,许文杰就不会找到黄紫琪做装修设计。如果,不是他租下海嘉大厦,搞怡家超市,他根本就没有可能见到黄紫琪。如果,不是大哥提前下江州,嫣然姐要装修茶座,他不会和黄紫琪进一步接触。太多的如果,所以才要珍惜拥有的时刻。

“你故意惹我哭的是不是?”黄紫琪娇柔的说道,没有拒绝陆景搂着她的腰,“我们什么关系?”

“闺蜜!”

“蒙鬼去吧。”黄紫琪撅嘴娇嗔道:“现在和你做闺蜜,我不得亏死。”陆景低头,亲吻着她柔嫩的嘴唇。轻轻的碰着,很自然的动作。没有情郁汹涌的感觉。只有宁静的蜜意在心头温柔的流淌着。经历了那么的事情、人生,感觉现在才真正的融入到自己的角色中,无与伦比的真实。责任、负担、理想、追求、情感…

轻柔的吻着,然后继续敞开心扉说着话,喝着红酒,都不记得喝了多少酒。酩酊大醉之前,陆景记得抱黄紫琪去卧室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