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445章 敲竹杠和隐忧

第445章 敲竹杠和隐忧

暮色四合,山脚下更有幽静感。陆景开车前往叶文俊的别墅。

副驾驶座上的张漓还在想着刚才陆景和翟伯慎的谈话,问道:“小景,既然翟伯慎不和你的心意,你为什么不把他踢出昆成汽车公司?那会王芳犯错,你可是想把她踢出环球雅思,不会是公报私仇吧?”说着自己笑起来。

陆景打着方向盘,笑道:“企业小的时候靠战术,靠企业家亲自动手带领团队,而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就要管理方法和艺术。昆成汽车规模算得上是中等企业。不是我空降一两个管理层下去就能掌控全局的,还需要翟伯慎的配合。

另外,翟伯慎综合能力还说的过去。我主要是接管了生产销售工作和财务预算审批,保证昆成汽车不会因为大幅投入研发而死掉。翟伯慎是个聪明人,你没看他刚才一个劲的表态会配合姬红俊、吕浩进工作。”

“这样啊。”张漓若有所思的眨眨眼睛。她在企业管理上的技巧基本都是陆景手把手教出来。

车里打着车灯,对比着车窗外幽暗的天色,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温暖。微微侧头,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他,一时间有些心醉。

晚餐上了六道菜:虾球鸭掌、松鼠桂鱼、菊花脑蛋汤、清炖鸡脯、扁大枯酥、金陵三草。菜量都很少,显得细致精美。菜的口味平和、鲜香酥嫩。

陆景品尝着菜品,笑道:“我上次来叶先生可没这么好的招待。”

“上次老胡不在建业,我请不来。这次你可是赶上了。”叶文俊笑呵呵的说道。这种闲聊倒是能拉近两人的距离。心想:周海那小兔崽子。怎么都不肯留下来和陆景一起吃饭,气死劳资。

喝了几杯酒。叶文俊说道:“陆景,你这次要控股市商行把我吓得不轻。杨市长怎么会同意呢?”

陆景笑了笑。夹着鸡脯到饭碗里,他当然不会和叶文俊说自己的推测,“控股之后做事才少些掣肘。难道叶先生以为我占股40%能稳妥的拿到市商行的控制权吗?”

其实按照商场上的惯例,在股权较为分散的情况下,控股30%左右就能控制住一家公司。但是,具体到市商行上恐怕不太适用。建业市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敌人的心腹之地。

叶文俊沉吟了一下,明白陆景的意思。陆景有控股的心思倒是可以理解。劝两人吃菜,喝陆景喝了一杯,说道:“许家前几天在叶文斌的引荐下拜访了杨市长。我看许家对市商行很热心。不会轻易放弃。我有些好奇许家怎么不和省国投谈判?”

听到许家拜访了杨修武,陆景心中微微一动:许家、杨修武…。沉思了一会,陆景微笑着看了叶文俊一眼,“浙东省明州市市委书记许相铎你认识吗?

许相铎和袁副书记不和的事情是秦行夕告诉他的。省国投这次转让股份,私下里还有优先收购市商行股份的协议。

叶文俊下意识的摇头。叶家在苏江省算的上一方豪富,但是到浙东省省委常委这个层面他还够不着。不过,他终究是纵横商海的人物,立刻反应过来,大约许家和省国投的人有龌蹉。背后的原因应该就在许相铎身上。

吃过饭,叶文俊请陆景在客厅里喝茶。陆景没有坐下,挽着张漓的手壁,站在客厅里笑道。“我还有事情。市商行一千万股我以每股5元的价格卖给你。”良辰美景,佳人相随,他哪有心思和叶文俊磨叽。直接报出价格。

“这…”叶文俊觉得有些贵。但见陆景一副一言不合,马上就要走的架势。开口还价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心里暗骂:你一块钱买来的股份,卖给我竟然翻了五倍。真是心黑。

想了一会:如果市商行能发展起来,五块钱一股也能接受。当即,咬牙道:“行。但是市商行将来增发股份,我要求至少要给我一个亿的配额。”

“没问题。”陆景爽快的答应下来。转让一千万股给叶文俊之后,景华投资拥有市商行10.07亿的股份,占股比例为50.2%。“市商行未来会上市,到时候叶先生成为市商行大股东的事情一定没问题。”

叶文俊苦笑着摇头送陆景、张漓离开。陆景年纪不大,当奸商实在是把好手。这竹杠敲得他都没法拒绝。说吃亏吧,将来应该还有的赚,说不吃亏吧,现在心里肉疼的很。

….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临近春节年味越来越浓。叶文斌负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宁静的清云湖。自从和叶文俊暗里闹翻之后,他搬离了南山别墅区,住到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园。

许云策在佣人的带领下走进来。他到腊月二十七还没返回杭城是因为建业市商业银行被陆景控股,他不拿出个方案来,回杭城只会挨训。

“坐吧。”叶文斌吩咐佣人上茶。

“叶叔叔,杨市长到底有什么后手可以重新掌握建业市商业银行,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等送茶的佣人出去,许云策迫不及待的说道。他知道昨天叶文斌和杨修武见过面。

叶文斌坐到沙发上,拿起茶杯喝茶,笑道:“过几天你就明白了,又不急于一时。担心回家交不差?呵呵,云策,你要想要控制市商行,首先一条,你得兑现给杨市长的承诺啊。”

“这个问题不大。医药产业园本来是要放到金山去的,我可以争取放到建业来。”许云策说道。许家近年来经济实力膨胀,想要扩张地区影响力,投资有潜力的银行可比实业项目的投资见效快。

叶文斌点点头,“景华的资金链现在恐怕要撑不住。”景华早前在江州和信业银行达成协议,贷款1.5亿美元,约合12亿人民币。这次来建业投资都用得七七八八,除掉京城快递公司的五个亿,景华还有2到3个亿的资金缺口。

当然,景华i608在一月份表现十分强劲,也赶上了春节前的销售旺季,初步估计销售有三万支。在加上一月底发布的i108以及销售持续火爆的i89,这两款机总计出货量在十二万台左右。算下来,一月份景华的净利润应该在2个亿左右。

不过,这也只是堪堪填补资金上的空缺。景华的存量资金应该差不多耗光,那么只要他们的手机销售稍稍出现问题…

许云策似懂非懂,但是聊了四十多分钟,叶文斌口风很紧,打探不到一点消息,只得先回杭城过年。

卫东阳坐车进入云翠园,正好看到许云策的兰博基尼出来。他是秦系圈子的人物,对本派系内部的一些事情自然清楚。浙东许家是秦系力量的一支。许家在商界的新锐子弟许云策到建业的消息自然有人告诉他一声。

“东阳,你来下。行夕的棋力太差。”云翠园一栋别墅的客厅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笑呵呵的说道。卫东阳笑着坐到棋盘边。这里是省委副书记袁朴春女婿蒋叙元的住处。今天,袁副书记请他和秦行夕吃饭,算是年前的道别饭。

秦行夕笑道:“袁叔,咱们还是打卫生麻将,益智健脑。正好免得叙元在旁边看的打哈欠。”

坐在一旁的蒋叙元笑着摊开手,“围棋我看不懂,要是换了象棋还能勉强出主意。”见他岳父瞪眼,蒋叙元笑道:“得,我不在这儿碍眼,我去看看饭好了没有。”

“你啊…”袁朴春笑着摇头,对这个女婿他还是很满意的,在棋盘上落子,“东阳,纪|委的张胜利不错,是个人才。婉仪和陆景的婚事定了没有?”

卫东阳落了一子,说道:“他们两个各有打算,但是我看都跑不了。最终还得老老实实的凑合在一起过日子。”

“哈哈!”这话透着一股亲切,说的透彻。袁朴春爽朗得笑起来。秦行夕陪笑着,拿着茶杯喝水。卫东阳这个人说话很有水平啊。

袁朴春捏着棋子沉吟了一下,“对于人才我们还是要加担子。省监|察厅的王厅长年后要调往鲁东省。”

秦行夕若有所思的看着棋盘,心里一惊:看来张胜利很对袁叔叔的胃口。卫东阳笑了笑,“袁伯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许家许云策的车。”

袁朴春脸上笑容有些淡,扭头对秦行夕说道:“有些人在我耳朵边说,建业市商业银行是个优质潜力股,省国投的股份要公开拍卖的话能卖得更高。我不赞同这个观点。行夕,你在省国投的工作做得很好。”

秦行夕说道,“我不会受到干扰。省国投一定能够按时完成省委省政府布置的融资任务。”

“爸、行夕、东阳,吃饭了。”蒋叙元过来喊道。

袁朴春点点头,用力的打个手势,“走,咱们吃饭去。”

饭后,袁朴春亲自送秦行夕、卫东阳到门口,“替我向秦老、卫老问好。”

“一定。”两人答应着。先后开车出了云翠园大门。秦行夕打了个电话给卫东阳,“东阳,袁叔对张胜利印象很好啊!改天你介绍他给我认识认识。”

“行。”卫东阳答应下来,决定点一点这位,“秦哥,项省长的身体有些吃不消苏江的气候。”

挂了电话,秦行夕恍然大悟。看来袁叔送他们到门口,礼节有些过,重点还是在那句话上啊。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卫东阳会被卫家重点培养。自己四十好几还在省国投这样的位置上厮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