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13章 手法粗暴

第513章 手法粗暴

昆成汽车总经理办公室里,翟伯慎沉默的抽着烟。外面冬日明媚,但是他此刻的心情阴郁无比。市里建行、工行、农行突然翻脸,已经派人来审查昆成汽车贷款的用途。

昆成汽车前后贷款都是以经营、研发等名义贷款。本来有市里的关系照应,贷款挪作他用根本就不算事。

但是,国内的事就是这么操蛋。不较真,屁事都没有;一较真,就是一根绳索也能勒紧你脖子让你一口气都喘不过来。

翟伯慎站起来,把烟头丢掉,长出一口气,叫了秘书一起去会议室,该面对的还得面对。几家银行的调查组发现昆成汽车违背协议的行为,势必会要求昆成汽车提前归还总计5亿元的贷款。问题是,他哪里去找5亿元的资金呢?别看昆成势头良好,但是拿不出这笔钱。

愁,愁,愁。进入会议室的翟伯慎胖脸都皱起了褶子。工行的盛行长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哈哈笑道:“翟胖子,你头皮都皱起来了。”

翟伯慎现在也无瑕计较他言语里流露出的轻蔑。说起来,他和盛行长也算是熟人。这狗日的不厚道啊,说翻脸就翻脸。

“盛行长,我现在实在拿不出工行的那笔款子,能不能缓缓?”翟伯慎语气诚恳的道。该争取还得争取。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盛行长点点桌面,“翟胖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上面催得紧。小赵。”说着,看了一眼身边专门负责昆成汽车的信贷员小赵。

小赵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催款通知书。微笑道:“翟总,麻烦你给我们打一份回执。”

翟伯慎脸色阴郁的拿过回执。市里几经变动。他的人脉关系七零八落,现在连一个小小的信贷员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翟总。姬总的电话。”秘书将震动起来的手机递给翟伯慎。翟伯慎脸色疑惑,但,还是放下文件,接通了电话。

景华投资那里他根本不抱有希望。这段时间,建业市里针对景华投资的人和事多了。甚至建业市商业银行都受到波及。

“姬经理,我是翟伯慎。”翟伯慎有气无力的说道,但旋即语气一变,“啊?什么?好的,好。谢谢!哈哈,我是高兴傻了。好,我先应付那帮王八羔子。”

挂了电话,翟伯慎意气风发的对秘书道:“小王,把笔给我。“接过笔,刷刷的在催款通知书上签上字。

看到盛行长和小赵脸上不舒服的表情,翟伯慎扬眉吐气的说道。“盛行长,昆成汽车会立即归还工行的2亿贷款。以后你不用来了。”

他刚才说“王八羔子”就是故意骂给这两人听的。别以为他翟胖子好说话。你盛行长不厚道,那就不怪翟胖子我不给你留脸面。

小赵郁闷的收了催款通知书。盛行长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笑容满面翟伯慎。心知翟胖子这是抱到大腿了,不然绝不感这么嚣张。

看到两人脸上精彩的表现,翟伯慎心里那个爽啊,对小王高声道:“送客。”他却是坐着没起身。不鸟盛行长。他都懒的起身送他们出会议室。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求你们,胖子我不伺候了。

盛行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老翟,你这是那儿找的资金?”昆成汽车绝对要算市工行的大客户。而且昆成汽车发展势头良好,贷款绝对没有收不回来的道理。这样的优质客户眼看着就要失去。他怎么能不痛心呢?

这一刻,盛行长心里埋怨起上面那些瞎指挥的王八羔子。否则,他肯定不会来催款。

翟伯慎脸上浮起一团和气的笑容,然后道,“保密!”

尼玛!还保密?过几天一查昆成汽车的户头,谁不知道?盛行长心里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他知道翟伯慎在涮他。

“哼!”翟伯慎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姬红俊刚才给他打电话,陆景决定从市商行调拨5亿元的贷款给昆成汽车。帮助昆成汽车过了这道坎。

或许,是因为陆景手里握着大笔的资金却一直没有批复昆成汽车重启发动机研发的计划,自己对他有些偏见吧!也没把自己算作景华体系内的人。

翟伯慎轻叹一口气。关键时候靠的住的老板是值得追随的。想了想,翟伯慎拨了陆景的电话。

陆景正在齐儒来的紫竹别院和张胜利谈话。近中午的阳光照在黄色的木椅上时分暖和。穿着卡其色毛绒外套的叶妍坐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偶尔品茶。一副古典淑女娇柔娴静的模样。

见陆景放下电话,张胜利问道:“昆成汽车的事?”

陆景微微点头,“恩。饶左能这个人手法不怎么高明。”陆景语气里有些不屑。

张胜利笑呵呵的道:“他是管财政的。脑筋肯定先动到这方面。他是在找事。”要说饶左能不知道景华的实力那是不可能的。建业市大街随处可见的景华手机广告会提醒他。

与其说他是报复,不如说他是在故意恶心陆景。是为了出口气。叶景堂停职的消息,张胜利是知道的。

齐儒来从外面走进来,“景少,张厅长,午餐准备好了。”

“走吧,先吃饭。”陆景微笑着打个手势。牵着叶妍的手往外走。

席间,推杯换盏,气氛很融洽。齐儒来知道,陆景肯把他和叶妍的关系暴露出来,是把自己当自己人看。其实,陆景和叶妍一起来赴宴,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和陆景喝了一杯酒,齐儒来说道:“景少,有个消息我不知道准不准确,姑且这么一说。建业联和院线有两成的暗股属于饶左能的妻子柳丹倩。”

“哦?”陆景慢慢的喝了一口酒。

齐儒来嘿嘿一笑:“建业联和院线的老板耿和嵘和我有点过节。他的事我打听的比较清楚。”

张胜利探询的看向陆景。“景少,要不要我做点事?”

陆景沉思了一下。摇摇头,“不用。”

吃过饭。陆景略坐了一会,和张胜利下盘围棋,就与叶妍离开。车窗外,枯黄零落的山林间有些冬季的清冷感。湖水静凝如镜。

叶妍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肩膀上,美眸好奇的看着陆景,“你怎么不让张厅长去查查饶左能?”

陆景搂着叶妍,轻笑道:“这种手法太粗暴了。会给张胜利造成不好的影响。”

饶左能是在省委省政府大佬那里挂了号的人物。家属经商的事说大也大,不大也不大。那要看成书记和袁省长怎么想的。

从他前几天见袁省长的情况看,这种事情大概扳不倒饶左能。

叶妍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心说:你那天故意摸我腿的时候手法就不粗暴了?

陆景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轻声道:“要解决饶左能,关键是要从叶景堂那里入手。”他已经和朱然节联系过,动用老朱在建业的关系查一查叶景堂。老朱虽然在建业的影响力急剧消退,一两个体己人还是能找到的。否则,他在建业的市委书记做得也太失败了。

“哦。”叶妍脸上微微起了两朵红云,甜蜜的一笑,低头靠在陆景身上。过了一会,伸手握住陆景的手。她现在和陆景的关系飞速发展着。彼此间亲昵的动作已经变得很自然。她知道自己正在恋爱。这让她每一天都变得生机勃勃。充满意义。

陆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搂的她更紧。这个典雅精致的美人儿柔媚起来真是让人怜惜。

车过湖云路,陆景腆着脸对眉头已经快要皱起来的曾红英道:“曾姐,在路边停一下。我和叶妍下去逛逛街。”

和叶妍沿着湖云路一路逛着。新市街的商业街里随处可见千禧夜的促销活动广告。恍然间就到了世纪之交。九九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陆景看到路边有家电影院,和叶妍买了票进去。这个时候电影院线还没有日后那般随处可见。看电影的消费还不算是日常的支出。因为是周二,下午电影院里人并不多。

坐到后排的正中。在黑暗的灯光里靠着。陆景小声的道:“左前方,倒数第二排。”

叶妍顺着陆景的提示看过去。却是看到一对男女正忘情的啃在一起,忍不住掐了陆景一把。“不行。”她不想在这里接吻。

“什么不行啊?”陆景微笑道。

看着陆景嘴角揶揄的笑容,叶妍顿时明白她会错意了。气得捶了陆景几记粉拳。

陆景无声的哈哈一笑。

“噢-,真是你们。”电影完结时,放映厅里灯光打开。中间一排座位上,一个穿着烟灰色薄呢大衣的女子说道。

陆景细看去,才发现是兰芳女子美容会|所的郁婷芳。她的头发做成了披肩的大波,墨黑的波浪更加衬托出面部的粉白和樱唇的红润。杏眼含春,俏脸挂笑,妩媚动人。

“郁总,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看电影。”陆景微笑着和郁婷芳打着招呼。

“你还叫我郁总啊。叫我小郁,或者婷芳都行。”郁婷芳羡慕的看了叶妍一眼。看她那样子,应该是已经成功的靠上陆景。

“不比你们呢。快到元旦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到电影院找找感觉。”

陆景笑着打个手势,也没纠正郁婷芳的话。三人一起出了放映厅。在通道时,叶妍道:“陆景,稍等一会我。”说着,往洗手间而去。

郁婷芳妩媚的一笑,杏眼看向陆景,娇媚的道:“景少,你差一个暖脚大丫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