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16章 破局(一)

第516章 破局(一)

庭院灯光青蒙。高过屋顶一截的树梢,浅淡的呈现在清晨的空中。一夜风雨,客房窗前的银杏树的叶子在冬季来临时就落尽。

“你怎么过来了?”叶妍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轻柔的问道。

陆景在窗户处转过身,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我来偷香窃玉。”

昨晚和卫东阳、杨四儿喝酒喝得有些兴奋。回来后和叶妍在客厅里聊天到半夜。夜里忽然下起雨来。他就留叶妍在这边休息。貌似,互道晚安时还吻了她香腻弹滑的脸蛋。

叶妍妩媚的撩了陆景一眼。无端的风情与她满头青丝、潮红初醒的鹅蛋脸儿,构筑出一副绝美的美人初醒图。

她在陆景进来时就醒了。陆景嘴上说偷香窃玉,其实只是凝视了她一会儿就在窗户处安静的站立着。

夜雨已停,天还轻笼薄薄的泛青色的晨霭。景物比她还要吸引人吗?叶妍忍不住张开眼睛轻声和陆景说话。心里一片安宁,没觉得他突然闯入进来有什么不妥,也没觉得他站在房间里沉思是多么的突兀。

或许是因为他早就闯进她心里了。她只是计较:你怎么不多看我一会呢。

陆景笑着坐到叶妍的床边,抚摸着她的俏脸。他能感觉到叶妍那风情迷人的一眼中所包含的娇嗔薄怨。

“昨晚睡的怎么?”

“挺好的。”叶妍柔声道,伸手握住陆景的手,“有点凉。冷不冷?”

陆景笑道:“我回答‘冷’的话,你能让我进被子里面去啊?”

叶妍灿然一笑。没回答。但眼眸里炙热的情意却是显示着:如果陆景要进来。她未必会拦着。

互相凝视着,陆景低头噙住她的红唇。细细的吻着。甜软湿润的感觉。吸允着她主动吐出的小香舌,将手伸到被子中隔着绸缎睡衣握住那饱满丰挺的软玉。轻柔的挤压抚摸着,感受着那对大白兔的盈实、弹翘。

“唔--!”叶妍娇吟,感觉胸口的山峰被陆景握住、抚摸。酥酥麻麻的感觉,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羞涩之余,心里有一股愉悦的渴望在流淌着。

忽而,感觉陆景停了下来。叶妍疑惑的睁开眼睛看陆景。

陆景看着叶妍那双媚的要滴水的眼眸,微笑着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我上午要想点事。”

卫东阳昨天也向柳建林建议建业可以搞旅游业。还可以和陵平县的旅游结合起来。但是柳建林兴趣不大。柳建林的兴趣还在信息产业区上。所以,他需要保持头脑清明,好好的谋划这件事。

“恩。”叶妍柔媚的应了一声,伸手握住陆景的手。身体里沉寂许久的感觉复苏得猛烈,但她没好意思让他继续。

车打着前灯,驱散夜色,缓缓的行驶在马路上。陆景刚从机场接了陈笑,正准备返回南山别墅。放在仪表盘上的手机响起来。

陆景接了手机,里面传来林清秋淡雅的声音。“陆景吧。我是林清秋。”

陆景微笑,“林市长,你好。”他今天上午给林清秋打了电话。这时候接到她的电话,想必已经有了结果。

卫东阳和唐轩源向柳建林提议共同修建高速公路有两个难点需要克服。

第一。柳建林的兴趣在信息产业区上面,必须要说服他改变此前的工作思路,将发展旅游业纳入到他执政建业时的城市规划中去。这是建业市修建高速公路的动机。

第二。要解决修路的钱款问题。建业的银行未必肯听柳建林的招呼,而动用建业的财政修路。柳建林又难以说动建业市的十几名常委。

这两个问题,陆景都已经想好对策。只要林清秋转达给柳建林一些信息,肯定能得到一个和柳建林接触的机会。

电话里,林清秋微笑道:“你说的很准。柳市长确实在为贷款的事情发愁。柳市长打算见见你,你最近这两天有时间吗?”

“有时间。”陆景微微一笑。以建业市的经济总量而言,旅游业所产生的那点经济数据,难以被柳建林看入眼。这一点和云春完全不同。

但是,不管怎么说,发展旅游业会是建业市经济的一个增长点。柳建林作为市长,这点眼光还是有的。所以,柳建林需要解决问题的办法。

林清秋就道:“那明天下午三点来白武酒店1002房间。”

白武酒店是建业市委市政府定点招待单位。

“好的。”陆景挂了电话,嘴角浮出一丝笑意。第一步已经走成功。

只要和柳建林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就等于在建业市这张权力大网上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届时,景华系的公司在建业的处境可以大大的改善。

陈笑笑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她到黄海参加一个数字技术论坛,将章文君丢在黄海,她悄悄的来了建业。

“建业市市长柳建林要见我。”陆景开车着拐入南山别墅。

陈笑奇怪的看着陆景:“这里有什么说道吗?”以景华现在的经济实力,见建业市长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陆景停稳车,伸手捏了捏她娇俏的脸蛋,“如果能达成合作协议,可以大幅改观目前景华投资、建业市商业银行、昆成汽车的处境。”

陈笑点点头。她对政治并不精通。但对陆景的判断,她一向是信服的。

推开白武酒店巨大的玻璃旋转门,陆景跟着林清秋乘电梯抵达十楼。1002房间是一间豪华的套房。内饰风格和硬件配置充满时代前卫气息,精细简约的风格,淡雅纯真的材料,让整个套间既时尚又高贵。

配套的小会议室里,陆景第一次见到柳建林。五十来岁,身体健壮,面色红润,精力充沛,说话的声音很力度。

“陆先生,请坐。我听说你对目前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有不同的看法,所以约你来聊聊。”等秘书上茶之后,柳建林迅速进入正题。

对互联网前景的判断关系到他在建业的工作局面能否迅速打开,不得不慎重。

陆景从容的笑道:“也不算不同的意见,事实上很多经济学家都觉察到互联网投资过剩的问题。互联网公司到目前而言并没有实质的盈利,而支持投资者信心的只是预期。

问题是这个预期可以持续多久?一旦这个预期被改变,资产价格过高的互联网企业就会面临困境。目前火热的互联网科技浪潮也会退潮。”

在陆景记忆中,作为互联网科技浪潮第一波的代表性网站——新浪网在99年底累计亏损3870万美元。

柳建林沉吟,拿起茶杯喝着茶。陆景作为活跃在行业第一线的人物,对互联网行业的把握无疑比那些坐在办公室里搞研究的学者要靠谱得多。

他有些犹豫了。

陆景不急,静悄悄的喝茶。改变一个人的观点,不是说服他,而是要引导他思考,得出你想要的结论。

十分钟后,柳建林问道:“市商行最近资本很充足?”

对柳建林的跳跃性思维,陆景丝毫不觉得奇怪,平静的道:“是的。”建业市商业银行发行新股募集来的资金,大部分走盛泰电器的渠道进入景华的资金体系。

但是在时代在线的股票逐步卖出后,资金已经回流。贷款十个亿给建业市政府不是问题。

不过,柳建林不提高速公路的话头,他也不能提。这场谈话是柳建林主导,如果他提出话题,就显得不知进退。这些细节陆景一向很注意。

柳建林满意的点点头。陪着谈话的林清秋微笑着道:“市里打算修一条到陵平县的高速公路。陆先生和卫书记是好友,应该知道这个消息吧?”

林清秋帮柳建林说话是一种下属的说话艺术。领导不好说的话,下属要主动说。但是要说的有水平。主动要钱那成何体统?这个时候就要陆景主动来提。

陆景笑了笑,说道:“市商行可以提供8亿的商业贷款来支持建业市修建这条高速公路。”

他自然不会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牌都打出。

林清秋看向柳建林,等待他示下。

柳建林微笑,“看来传言有误啊,市商行对市里的工作很支持嘛。”说着微微一顿。他表了态,就等着陆景提条件。

陆景早就想好答案,不慌不忙的道:“高速公路修通之后,建业市的旅游人数肯定会大增。钟霞区的北牧山景色极佳。我想在那里拿一块地,开发商业地产。”

这是杨玉立的老本行。开发北牧山周围的商业地产,将会让立丰地产一跃成为区域性的地产公司。

他又不是慈善家,市商行出资肯定要捞足好处。

柳建林琢磨了一下,问道:“你觉得建业市的旅游业会有大发展?”既然信息产业区有风险,他自然想找个稳妥的破局点。而陆景愿意投入巨资来赌建业市的旅游有大发展,他当然要问问。

“建业山清水秀,人文古迹众多,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要是和陵平县的旅游资源捆绑起来宣传,效果肯定大于1+1。”

说着,陆景又是一笑:“不过这只是一个方面。我认为建业未来几年在电子、石化、钢铁、金融、科教文化、汽车、物流几个行业上均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眼见时机成熟,陆景踏出游说第一步。改变景华的处境,可不是仅仅只有和柳建林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这一条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