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33章 老娘二十七

第533章 老娘二十七

从88年第一家酒吧开始营业起,三里屯就是京城酒吧的聚集地。粉红佳人酒吧里放在悠扬的慢节奏老歌曲。陆景在酒吧正中的吧台前找到李慕清。

李慕清悠然的喝着百加得,电眼挑衅似的看了坐到她身边的陆景一眼。她穿着乳白色的毛衣,水磨蓝的牛仔裤,竟是一副青春靓丽的打扮。坚挺丰满的乳峰高高耸起与精致明艳的容颜相映着实让人看了会心魂乱颤。

陆景笑着摇头,找酒保要了杯红酒。李慕清这双迷离的电眼很是勾魂摄魄。要论风情,就算是叶妍那双媚得滴水的眼眸也要稍逊半筹。大概也就关宁秋水般纯净的眸子可以与之相媲美。

只是,关小宁不会做出这么主动的放电动作。正月十五一过,关宁就去了江州。今年是她毕业前最后半个学期。用她的话说:要好好的学习了呢。

陆景心里柔情渐起。

“靠,老娘这么个大美女在你面前你都能走神。想谁呢?”李慕清不忿的把陆景的酒杯拿到她面前。陆景嘴角的笑容很温柔,不是想女人才怪?

陆景笑了笑,“在我面前你装什么女汉子。我早说了,你不是蕾丝边。你不知道你一个一口老娘多么的煞风景。”

“女汉子?”李慕清对新奇的词语接触较多。倒是能理解这个词的内涵,掩嘴咯咯娇笑起来。双峰微颤。引得一片火热的目光扫过来。

但,摄于她的威名,也哪个敢上来搭讪。坐在她身边的陆景则是被几道目光打量着。

“用词挺讲究的啊。”李慕清把酒杯还给陆景。眉开眼笑的道:“知道李落元今天下午看到我什么表情吗?”。

“什么表情?”看李慕清一副说相声里面等着人“捧哏”的模样,陆景笑着附和一句。

李落元的表情。他大致也猜得出来。肃州李副书记的分量和辽北李省长的分量能一样吗?

大凡像李落元这样的公子哥,对这些东西很在意。很敏感。因为他们的心里优势就体现在长辈的官位上。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拼爹”吧!

李慕清娇笑道:“说不上毕恭毕敬,谦恭有加那是有的。哈哈。”李家中对她冷嘲热讽的主力军——李落元意外的向她低头,倒是让她体会了一把“女随父贵”的爽感。

陆景笑着喝酒,“难为你了,憋到现在才和我说。”

“嘲笑我不是?”李慕清撩了陆景一眼,和了口酒,“今天是我大伯的生日。我昨天从横溪赶回来的。你知道吗?以前这种事,根本不会有人通知我。”

陆景点点头,能理解她扬眉吐气的那种感觉。举起酒杯示意她喝一点。“祝李省长前程似锦。”

李慕清的父亲李远高今年不过54岁。仕途更进一步的可能是很大的。须知,他以黑马的姿态升任辽北省省长。背后的助推力量可想而知。

所以,就算以京师豪门李家的底蕴,现在也无人敢明着对李慕清无礼。相反还得客客气气。

李慕清喝光杯中的酒,妙目流转的看着陆景。刚才电话里说爱死他只是一句戏言。但是,家里的处境因为他突然出现极大的转变,要说对他没点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陆景无奈的一笑,“别放电了。我心脏会受不了的。”

李慕清扑哧一笑。这不是变相夸她魅力很大吗?陆景这人恭维女孩子还真有一套。怨不得他身边那么多女人对他有好感。

“那年在这儿碰到了那个眼镜美女。你勾搭上没有?”

陆景无语的喝着酒。李慕清口中的眼镜美女是邵秋兰。他没兴趣和李慕清讨论感情问题。前几天他才和紫琪在佳达花园那里闲聊了一晚上。紫琪笑他总能为花心找到借口。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杯中的红酒见底,陆景告辞。

“呃——,等会。”李慕清一口闷掉酒保新给她的“蓝色妖姬”。从高脚椅下来,拿着外套和陆景一起出门。

早春春寒料峭。李慕清穿上外套。陆景看着她纤细的蛮腰,侧面曲线极为俏丽。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看看表,“这个时间点还早吧。你这么早就打算回去?”

李慕清道:“一个人喝酒其实很无聊的。”

陆景笑着点了一支烟,“那别人和你搭讪。你还暴打别人?”

李慕清不屑的道:“酒吧里能有什么好人?外貌忠良老实,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说着,扶了扶额头,有些醉酒的感觉,抱怨道:“就是怪你,蓝色妖姬喝得太急容易上头的。否则以老娘的酒量,曲曲一杯鸡尾酒算什么?陆景,送我回家。”

陆景点头答应下来。曾红英已经将车开到两人面前。陆景拉开车门,让李慕清先进去,坐好后,陆景道:“曾姐,去西月区南汇路文化部家属楼。”

李慕清微醉的道:“谁说去那里?我住在南汇路的清悦小区。”

清悦小区是京城新近开盘的高档小区。定位的人群是京城的高收入白领阶层。以京城2000年的物价水准,工资五六千的白领过的很潇洒。

李慕清的房子位于8楼。两室一厅白色调装潢,连沙发也是乳白色的,显得特别明快,现代感十足。

李慕清脱了外套,打开空调,倒了一杯茶给陆景,“将就着喝吧!我这儿好久都没客人来。没好茶叶。”

陆景笑着点点头。看到她酡红的双颊,乳白色的毛衣将她那一对饱满挺立地乳峰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有着性感而优雅的魅力。

“李慕清,你挺漂亮的,怎么没找男朋友?不是搞地下情吧?”

李慕清坐到陆景侧面的长沙发上。妩媚的电了陆景一眼,“调戏老娘是不是?小心老娘吃了你。”

陆景哭笑不得的喝茶。她这反击也太犀利了点。

李慕清见陆景一脸的郁闷。很是享受这种“吃住”他的感觉,吃吃笑道:“我上学时没遇上合适的。后来遇到合适的。家里不允许。包办婚姻的,我看不上,索性就死心了。”

“堂吉诃德式的反抗。”陆景微涩的笑了一下。说起来李慕清挺勇敢的。四九城里敢于反抗家里包办婚姻的人真心不多。

“你差不多三十岁了吧。终究是要找个男人的肩膀靠一靠的。你爸现在位置上升,只要他支持你,你不要找个太离谱的,八成能通过。这比你每天装蕾丝边要好。”

李慕清翻个白眼,被陆景关心有点怪怪的感觉,说道:“老娘二十七,谢谢!”说着。又道:“我单身过得自由自在。男人能有几个好的?还不如自己的手指可靠。”

陆景苦笑着摇头。他很久没有遇到说话这么大胆的美女了。真不愧是敢公开宣称自己是蕾丝边的女人。同性恋都是偷偷摸摸的,谁会说出口?

回到燕湖家园时,客厅里亮着灯。方琴坐在客厅上发呆。茶几上有一杯只余少许红酒的酒杯。

“琴姐,还没睡?”陆景将钥匙丢到沙发上。

方琴微笑着抚了抚鬓角的碎发,“我有话和你说。坐吧。”

陆景笑道:“我去楼上洗个澡吧。酒吧里味道很重。衣服有点味。待会把你熏坏了。”

方琴温婉的一笑,喊住要走的陆景,“就在我这儿洗吧。我收拾下卫生间。稍等。”

卫生间不算宽大。白色的洗漱台上放着女性的护肤品。陆景刚脱掉上身的毛衣。方琴敲敲门,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灰色的睡袍、内裤。“我给你买的。洗过了,你一会换这个。”

陆景微微一愣,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看着方琴那双期待的明眸,点点头。

洗过澡。走到沙发边。方琴已经将酒杯里添满了酒,轻轻的抿了一口,抬头道:“陆景。学校的事情,我刚才又想了一遍。好像不太可行。”

陆景从她手中拿过酒杯。坐下她身边,喝着酒。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国外的教育体系。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教学。你把学校交到我手上,我应该做不好的。”方琴柔声道。她不会拒绝陆景的要求,也很想去江州。但是刚才想了想,还是和他说一声,学校办不好会误事的。

陆景沉思着,他的邀请没有考虑完善。

方琴伸手,示意陆景把酒杯给她。陆景递过酒杯,看到她嫣红如脂的柔唇轻轻的印在玻璃杯沿上,红酒缓缓入喉,一双水盈盈晶亮的眸子落在他脸上。感觉有些诱惑。

方琴将手中的杯子递给陆景,脸蛋红扑扑的。空气里有份暧昧的情愫在发酵。

陆景接过酒杯,放到茶几上。心里叹了一口气,柔声道:“琴姐,闭上眼睛好不好?”

方琴感觉心脏猛的跳了一下,身体有些僵硬,但还是柔顺的闭上眼睛。

陆景看着她娇美白皙的脸蛋上似乎染了红霞般。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显然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陆景低头,轻柔的吻着那嫣红如脂的唇瓣,细细的品尝着她的红唇柔舌。妙不可言。

“唔-!”方琴软软的倒在沙发靠背上,情动不已。

陆景手伸到方琴的睡衣里,温柔的抚摸着那对硕大丰挺的白乳。软软绵绵,稍稍用力的挤压,方琴就敏感的呻吟着。完成是熟透的蜜桃。

“琴姐,那你去江州发展环球雅思的分校行不行?”

方琴闭着眼睛恩了一声。她这副柔顺、予取予求的模样,让陆景心里有种征服似的满足感,微微一笑,轻轻的吻吻方琴的脸蛋,笑道:“琴姐,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方琴帮他准备睡袍和内裤让他心里柔情涌动。但他今天晚上并没有吃“桃子”的心思。只是,挑明两人的关系。情绪并没有累积到非把她吃掉不可。

方琴嘤咛一声,娇羞的睁开眼睛。

陆景揉了揉她挺耸的乳峰,“琴姐,小妍在这里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方琴没回答。只是幽怨的看了陆景一眼。

看着围绕在陆景身边那些或明丽、或清纯、或精致、或清秀、或妩媚的各种美人。她实在没有任何勇气和陆景说什么,唯恐这份关系都不会保持下去。只能是被动的等待着。

陆景笑了笑,将她抱到怀里,轻轻的抚摸那厚实的肉臀。方琴身上有着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方琴缓缓的闭上眼睛,体会品味着他带电似的爱抚。

夜已深。屋子里很静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