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41章 打草惊蛇

第541章 打草惊蛇

周宜伟热情的笑道:“原来是陆先生。我本来是打算将那车送给人做生日礼物的。我这人好交朋友。陆先生急需要,我等几天也无妨。”

他自然不知道陆景是那位。但是,自我介绍只报名字的人都是相当有份量人物的做派。

其实,自我介绍的头衔越长,什么中华XX协会理事,世界XX组织会员这样的,越说明份量很轻。

至于陆景这么介绍,他回头找人打听下就知道陆景是谁了。总不会是无名小卒吧!

陆景见周宜伟的表现,就知道他不认识自己,笑了笑,“那我承周总一份人情。”

闲聊着江州房地产发展的话题,那边方琴和张漓试车完跟着戴经理返回。

周宜伟识趣的停下话题,等着陆景去付款结账。

方琴见陆景笑着看过来,温婉的笑道,“我自己来吧。”说着,从手袋里拿出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略微有些惊讶的戴经理。

有关车款、优惠、装潢、代理保险、车贷、验车、挂牌的事情刚才已经和戴经理谈妥。现在直接付款签合同就好。

戴经理忙甜笑着接过卡,“您稍等。”心里却是嘀咕:这男的也太抠了吧。买车哪有女人付钱的道理?真是白瞎了这么个成熟明艳的女人,遇到这么“极品”的男人。

张漓灵秀的眸子瞥了陆景一眼,小妩媚动人。周围一圈人表情都不太自然。指不定心里还说陆景吃软饭呢。忍不住掩嘴吃吃的笑着。

陆景倒没觉得什么,对身周异样的眼光淡然处之。对周宜伟微笑道:“周总,金盛过几天可能要被查。要做好准备。”

周宜伟心里正疑惑陆景怎么让那个韵味十足的熟妇自己付账。听到这话,微微皱眉,狐疑的道:“陆先生,谁要查金盛?”

陆景轻淡的看了周宜伟一眼,道:“周总不知道?”说完,微微一笑,就不在说话。

打草惊蛇。既然碰上了。他倒是真想看看金盛后面有那些人。如果只有刘伟立的关系,金盛到江州来发展行事恐怕不敢这么高调。

那天听陈国波的口气,似乎金盛的孙森林在李富亮面前很是得意了几次。

周宜伟看着陆景高深莫测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

他做事极为谨慎。这事还是要通知孙总一声。不管真的假的,多注意总不是坏事。当然。用的是听说的名义。

不片刻,一楼大厅里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三四个人,为首的是一名矮胖的中年人,醉醺醺的嚷道:“谁?老周,你说谁要查金盛?那个王八蛋,吃了雄心豹子胆。”

正在大厅里选车的人和工作人员都看了过来。是谁这么粗鲁。在这儿大声喧哗。

周宜伟苦笑着迎了上去。他没想到孙总就在附近和刘秘书长吃饭,正好就晃悠过来了。

“孙总。刚认识的一个朋友说的消息。我就是提醒一句,您怎么亲自过来?”

孙森林醉笑着摆摆手,拍拍副手的肩膀,“刚好路过这里。哈哈。老周,我就欣赏你这点。给何公子的车买了吗?”

周宜伟道:“没有。刚好和一个顾客看上的车冲突了。杨小姐的生日还有几天。何公子就让了让。刘总也保证这两天会有新车来。何公子在里面和刘总聊天。”

孙森林点点头。这个何公子行事就是低调。你说你老子都是江州的副书记了,有必要吗?

“告诉你消息的人呢?我见见。”

“在那儿。我去说一声。”周宜伟看到陆景三人还在收费柜台旁边的待客沙发处说笑着,忙说道。

孙森林挥挥手,“一起过去吧。”

听完周宜伟的介绍,孙森林喷着酒气和陆景握了握手,斜眼道:“陆先生在那里高就?是你说有人要查金盛?”

陆景有些反感孙森林居高临下的语气,淡淡的道:“我在那里高就就不说了。至于孙总对我的话有疑虑可以选择不信。”

孙森林嘿嘿笑了两声,伸出手指晃了晃,“陆先生,别看我喝得有点高,心里头明白。你呢,虚架子,假大空。吓唬我是不是?”

刚听老周说了,这小子陪女人来买车居然是女人自己付钱。显然是个装模作样的货色。

陆景笑了笑,“恩。吓唬你的。”

正在帮方琴看购车合同的张漓奇怪的看了陆景一眼。偷偷的一笑,吓唬人都说的这么自然呢。凑到方琴的耳边嘀咕着。方琴掩嘴而笑。

孙森林不以为然的一笑,“你叫陆景?我给刘秘书长打个电话确认下你的身份。要是刘秘书长都不认识你,我看…,嘿嘿。”

电话很快接通,孙森林道:“刘秘书长,我打听个事儿。有个叫陆景的小伙子说有人要查我的公司啊,您知道这个事吗?”

刘伟立一愣,默然不语。他在衡量要不要保金盛。陆景说要查金盛,那十有**是真的。

孙森林讥笑着看了看陆景。刘秘书长都不知道你是那位。看看,被我拆穿了吧。这年头,喝酒有假酒,做人有假人!

陆景没理会孙森林,坐到方琴身边看她签字。娟秀的字体,有点婉约的风格。签名极为漂亮。

果然和陈国波所叙述的形象差不多。嚣张,强势,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换个人,就算确认自己说的是假话,难道会有人较真吗?

孙森林等了半响,电话里刘伟立道:“老孙,做好自己的事情。要相信政府是公平公正的。恩,就这样吧。”

孙森林愕然的拿着嘟嘟空响的手机。这。这是什么意思?来真的?难道这青年说话是真的。那他有是哪位?

做生意的自然最怕政府来查。谁的底子都不干净。真要较真起来,企业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孙森林额头就有些冒汗。酒。顿时醒了七分。

周宜伟见孙森林失魂落魄的模样,提醒道:“孙总?”

孙森林干着嗓子道:“去帮我问问何公子陆景是哪位?请他出来。快去!”

陆景这边办好事情正要离开。孙森林快步走上前,赔笑道:“陆先生,能不能麻烦你稍等下。”

看到孙森林前倨后恭的态度,陆景就道:“孙总有什么见教?”

孙森林心里叫苦。大哥,是你有什么见教啊!脸上笑得越发谦和,“不敢,不敢。有个朋友和您见见。”

陆景看到方琴掩着鼻子,显然是孙森林身上的酒味太冲,说道:“行。孙总,你身上的酒味很熏人。”

“是,是!”孙森林连忙退开几步。

陆景对方琴道:“琴姐,你和小漓去车里等我?”

“不要紧,我们等你一起。”方琴温柔道。

一楼总经理办公室里走来三人。为首的是名浓眉大眼的青年。大约就是孙森林嘴里的朋友。周宜伟身边的中年人应该就是东海贸易公司的刘总。

大眼青年走近,微笑着伸手,“景少,你好。我是何路遥。在老孙的公司里挂了个顾问的名头。景少怎么和老孙开起玩笑?”

几句话就说明。老孙是我罩的。

陆景笑着和何路遥握手,“不算是玩笑话。”指着周宜伟道:“周总让了辆车给我,我提醒一声。”

何路遥是江州市委副书记何晨的儿子。孙森林还是有些本事的。居然搭上了何晨的线。公司顾问这种东西,挂名不干事的职位。作用嘛,众所周知。比如现在。

而十年之后,那些大型的跨国公司更是热衷于聘请一些官场二代子弟担任顾问来打通某些关节。

周宜伟这时候那里敢居功,苦笑道:“陆..。景少,车是何公子订的…”

“哦?”陆景颇为玩味的一笑。那辆红色的宝马明显是适合女士开的。何路遥准备送给谁?

何路遥严厉的瞪了周宜伟一眼。

周宜伟连忙收声。悄悄的退后一步。感觉好像做错了什么。但是又不明白是错在什么地方。

何路遥微笑道:“我准备送给我一个表姐的生日礼物。”

陆景点头,笑道:“那我得谢谢何少了。改天我们再一起喝茶。”

何路遥微微点点头。不敢陆景信不信他的解释,解释一句就够了。

等三人远去。孙森林抹着汗问道,“何公子,这位是?”他现在还没搞明白陆景是哪位。

“陆市长的弟弟。亲弟弟。”何路遥叹口气,没想到让个车,都能让出事来。他自然不会相信陆景的话。很显然陆景是要整孙森林。

“老孙,做好被检查的准备。结果我会尽量争取让你损失最小。总要让他出口气。”

“好的。”孙森林沮丧的道。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没事跑东海贸易这儿来干嘛。喝了两口黄汤就找不到北了。

红色的宝马平稳的驶向中盛路的美食城。张漓坐在陆景身边,掩嘴娇笑道:“小景,你没看方姨付钱时,那些人看你的表情。”

陆景笑着搂住她。新车有些异味,她身上的香气却是遮住了那些味道。“什么表情?”

方琴打着方向盘笑道:“吃软饭的呗。”说着,自己先笑起来。

陆景微微一笑。方琴的车开的很平稳。他倒是想起远在美国的董冰,那红色的宝马开的就如同烈马一样奔放。怒放的青春般!和方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或者说董冰开车就是她独有的风格。

汉宁路的一个十字路口。交通被堵住。人声鼎沸,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外围听着几辆警车。警灯闪烁着。路牙上不少人围观。

不大会,几名交警拉着标识过来,要求过往的车辆绕行。

方琴停下车,问道:“陆景,这里有小路绕过去没?”

陆景道:“左拐,那个小胡同绕进去,可以绕到白沙井那边去。”

第二天,陆景接到占伟涛的电话,得知昨天汉宁路被堵的原因。市委书记胡联营去沟县视察,消息不知道怎么的透了出去。市化肥厂改制而组合优化下岗的几十名职工拦路,将他堵在汉宁路上。

“胡书记已经召集相关部门的干部开会,要求一定要解决化肥厂职工的问题。周市长被他批评了。”

陆景点点头。国企改制中,中小型国企大部分都是破产。而下岗职工的问题也成为城市执政者头疼的问题。实际上,下岗职工的问题早几年就存在。只是从来不会见诸报端。

胡联营借机“烧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