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47章 庆典酒会

第547章 庆典酒会

四月底的傍晚,红霞烧满天际。陆景在白沙井69号的小别墅三楼的观景阳台上远眺着夕阳笼罩着白沙井。周五的傍晚,假期即将开始,白沙井游人如织。

关宁煮了咖啡从楼下上来,“不是七点钟酒会吗,你还不过去?”

陆景回头。关宁穿着穿着嫩黄色罩衣,牛仔裤,将修长纤细的大腿绷直,眼神清澈明亮,带着浅笑从楼下而来,仿佛有一曲悠扬欢快的曲子在陆景心里响起。

“你知道我也是有身份的人,太早到场很跌份的。”

关宁抿嘴一笑,把咖啡放到木桌上,妩媚的横了陆景一眼,“你就胡扯吧。”

陆景笑着走过去,搂着她,一起并肩看着夕阳斜坠在屋顶。咖啡的香气弥漫在三楼的小屋里。心里很安静。

关宁闻着陆景身上清新的味道,将头轻轻的靠在陆景颈脖处。爱一个人的感觉和被爱着的感觉真好。

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是杨显的电话,通知他酒会已经准备好了。邀请的嘉宾正在入场。

见陆景放下手机,关宁轻声道:“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去酒会?楼下右边巷子的绿豆糕味道挺好的。我吃了好几回。”

白沙井的这栋房子只属于她和陆景。她和陆景一起来住了几次。新丰公寓那儿因为董晚瑶住在那儿。偶尔也会招待下同学,倒像是合租公寓。这里才让内心里有家的感觉。

陆景吻了吻关宁诱人的红唇,笑道:“没事。酒会备了自助餐。你自己记得吃晚饭。”

关宁微笑着点点头。

汉宁区丽都酒店3号宴会厅金碧辉煌。来宾络绎不绝。大厅顶端上宫灯式的水晶灯散发着明亮的光芒。浅灰花纹的地毯一尘不染。自助餐台放在了宴会厅东北角。各种事务琳琅满目。穿着红色雅致制服的侍者礼貌而热情的为来宾服务。

景华此次4周年庆典酒会邀请了江州各界名流。由于江州是省城,到场的人着实不少。丽都酒店方面不得不启用新装修完成的3号宴会厅。饶是如此。陆景陪着赵省长进来时,依旧感觉人头涌动。

赵省长扭头对落后半步的陆景笑道:“气氛很喜庆。周年庆就应该是这样。不过。一般都是五周年、十周年庆典,你怎么搞个四周年庆典?”

陆景笑着解释道:“今年景华发展的很好。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分散在各地的高管回江州休息几天,闭门开会。聊聊未来的发展。”

赵省长就笑,“原来我们都是陪衬啊。”随行的几名干部都附和着笑起来。气氛热烈。

赵省长道:“景华在刚刚发布的电子百强榜上拿了第二名,我们做陪衬也是心甘情愿啊!”

景华的业绩算在江州头上,也要算在楚北省头上。江州去年的经济增速达到14%,陆江级别上升变得顺理成章。江南系内看好他的声音不少了。

而他作为省长,楚北省的经济高速增长自然也有功劳。师书记两年后必然会离开楚北。他坐二望一,也不算是什么奢望。

陆景忙笑着谦虚几句。引领着众人往侧面的小宴会厅而去。

身边有人心里暗暗吃惊。江州盛传赵省长很欣赏陆景,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能和省长这般谈笑,那关系自然很好。

何路遥拿着食物托盘,边吃边欣赏着点缀人群、迷离这夜色的靓丽女子们。无怪乎江州那些商人都打破头想进来。今天聚在这里的人可以说汇聚了江州城大半的商界名流。

更不要说小宴会厅里的那些大人物。随便找一个搭上交情,在江州经商都会顺利很多。

他脑子里冒出个很奇怪的想法:以后江州市的代市长是不是要和陆景打个招呼才好上任。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商界名流,绝对能影响到江州市过半人大代表的票数。

赵省长和江州市的几名常委略坐了坐就离开了。陆景送了赵省长等人离开后,刚返回宴会厅,正准备和陈笑说一声,让她招呼下这里的宾客。他自己却是准备开溜了。

杨玉立笑着走过来:“景少,何路遥想和你谈谈。”

陆景打个手势,示意杨玉立和他一起进去,“他说什么事没?”

杨玉立笑道:“好像是金盛公司的事情。我刚过来时看到他和郁扬在说话。”

陆景笑着点点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昨天和郁扬见面时。推荐金盛的副总周宜伟出任大商国际的总经理。他那天在东海贸易公司那儿和周宜伟聊过。周宜伟对房地产方面有些见解。负责大商国际的业务是可以胜任的。

他是建议郁扬将大商国际最好还是进行资产重组,将股份挂在陈晨名下,分5%的股份给周宜伟。让周宜伟全面负责大商国际的业务。张天远毕竟有案底。在江州一些正式的场合上不好露面。做些具体的工作就行。

见陆景过来,何路遥拿着酒杯。微笑道:“景少,很成功的庆典酒会。”

“大家捧场。”陆景微微一笑。从侍者的托盘里拿过红酒,喝了一口,刚才一路走过来寒暄的嗓子都有点干了,“你是要和我谈金盛的事情吧?”

何路遥笑了笑,说:“是也不是。老孙让我和你说一声,高抬贵手不要挖他的墙角。但是,企业高管之前的流动,本来就是人各有志,谁开的条件好,就去谁家。我是打算说另外一件事。”

陆景就笑了起来。何路遥话里示好的意思他自然听得出来。“你说。”

何路遥神秘的一笑,道:“江州盛传老孙的后台是胡书记。实际上他进军江州房地产市场是省委秘书长姚于山的关系。”

陆景微征,笑叹道:“真是意想不到。我以为他是你的关系。”

何路遥笑着举起酒杯。“我挺多办点小事。”

陆景举杯,“说起来让车的事情我还要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他自然不信何路遥的话。但是也没有和何路遥交恶的打算。一个人的社会关系不能简单的区分为朋友和敌人这两种关系,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何路遥微笑着点点头。他今天这趟酒会来的算是值了。他心里其实有些诧异。陆景似乎不太在意得罪姚于山。那可是省委常委!就算陆景有赵省长做靠山,但这样剥掉一个省委常委的面子,将金盛公司赶出江州,姚于山总会找机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的。

刘伟立离开丽都酒店,坐到车里拨了胡书记的手机,“书记,陆景和何路遥聊的很开心。”

他很清楚胡书记让他今天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看看风向。所以一出来赶紧给胡书记汇报。他这句话的意思也很明确:何晨靠不住。就算有省委熊书记的关系,这些熊派干部还是个个异心。

其实,他多少能猜出一点各个常委的心思。江州去年经济增速达到14%。今年预计还会有更大的涨幅。江州在楚北省内的经济地位还会继续上升。经济的快速增长,一般都会伴随着干部的升迁。陆江的级别上升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斗来斗去不就是为了上升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江州正处在上升期,江州干部走出去的机会会很多。既然有机会升迁,何必冒政治风险搞斗争呢?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心里有死结、必欲除之而后快呢?所以怎么取舍,这些常委心里都有数。

胡联营沉声道:“伟立,辛苦了。”

刘伟立道:“书记,马上就是五一假期了。”

陆江三月份去京城学习,五月底就会返回江州。陆江不在的情况下都这么难以举得进展,可以想象如果陆江在江州坐镇。恐怕江州的局势立马就会被他掌握。

刘伟立心里忽然有些寒意。胡书记不会在江州败走麦城吧!旋即,立刻摇摇脑袋把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胡联营叹道:“是啊,时间不多了。”

陆景和陈笑说了声,步出宴会厅。准备返回白沙井。在电梯口按了按键。电梯门打开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何梦瑶的电话。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喂。你进不进来啊。”电梯里一个青年不爽的说道。里面还有七八个人。

陆景歉然的摆摆手,走到电梯口旁边接了电话。背后听到那青年骂道:“神经病。要接电话按电梯干什么。这不是耽搁我们时间吗?”

“陆景。”电话里何梦瑶清润的声音传来。

陆景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听到她的声音就能想象出她此刻若幽兰般的形象,“恩。是我。”

“雨嘉哭得很伤心。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陆景就有些奇怪,“什么事情哭起来了?”

何梦瑶清声道:“雨嘉刚才在酒会上碰到她前男友郁扬了。晓玉送她过来时说,雨嘉和郁扬的情绪都不太对。”

陆景想了想说道:“你们在哪儿?”

“我们在徐华路的丽都酒店1308房间。”

陆景道:“好的。我一会就到。”景华在外地返回江州的人员这几天都住在徐华路的丽都酒店。

丽都酒店行政套房内,陆景见到有些无措的何梦瑶。呜呜的哭声从卧室里传来。

何梦瑶穿着得体的青色铅笔裤、米色的修身衬衣。身材修长挺拔,清丽脱俗。白皙的脸蛋上还带着饮酒后的些许绯红,让她清冷的气质里多了些明艳味道。

陆景问道:“哭了多久?”

何梦瑶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清声道:“有半个小时了。”

陆景点点头,“那再让她哭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