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50章 组合拳

第550章 组合拳

胡联营推荐刘立永显然是居心不良。孙雄志要是协调不好,因为给市委书记在人事调整上划线而在江州干部心中竖立起来的威望就会削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没有一个派系,一个圈子内部是没有矛盾的。只是大和小的问题。只要有利益的存在,这种情况就会一直存在。所以需要强力人物领头、协调。

江大绿树长青的马路上,陆景和关宁和所有的大学情侣一般牵手漫步而行。关宁轻笑着问道:“你有些心不在焉呢。想什么?”

陆景笑道:“我在想和关校花在校园里牵手压力是不是有点大?你没看多少男生在嫉妒的看我。”

一个副市长的位置不可能是胡联营的终极目标。胡联营在酝酿什么,自己一无所知。需要静待事情的发展。相信胡联营立刻会有后手出来。只是这些算计人心、衡量利益得失的事情,本就是一些阴暗的东西,说出来只会破坏关宁的心情。

“你好嘴贫啊!”关宁妩媚的横了陆景一眼,手臂轻轻用力,带着陆景往树林里的鹅卵石小路而去。江州的五月已经是夏季,午后照射下还有些热。树林遮掩,林间小路里十分阴凉。透着一股凉爽的感觉。两人缓步而行。

“陆景,梦瑶这次回来变化有点大呢!”

陆景笑道:“那当然。她在云春管理三家公司。差不多有一年了。没变化才奇怪。”

何梦瑶的清冷只是保护她自己的一种手段。美丽有时候也是一种负担。他和关宁自然知道她平常也会说笑的,不会是冷冰冰的冰美人模样。关宁说的变化是指她身上已经有些企业领导者的风采了。

关宁笑着点头。挽住陆景的手臂,“好想你赶紧把景华学校建起来啊!我也要做点事情。”

陆景摸着她顺滑的秀发。“不是快了么。今年暑假就会招生。九月份开学。你注册会计师考完了吗?”

“哪有呢。四月份报名,九月份才考。”关宁娇声说着。嘴角不自觉的带着清浅的笑意,“我被你带着做了四年的坏学生。临到大学毕业总算决定要好好考一个注册会计师。走吧。陪我自习去。”

“你没当成好学生也不能怪我啊。现在哪有不逃课的大学生。”陆景微笑着抱住关宁,在她蓓蕾似的娇艳双唇上吻一口。在关宁娇嗔声中陪着她往江大图书馆而去。

胡联营动作很快。没几天陆景就听到风声,胡联营下常新县视察,和刘立永、常新县县长付天长谈了一个多小时。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刘立永迟迟没有公开表态退出副市长的竞争。

紧接着,市委纠风办发文批评个别领导干部在市委市政府招待所——迎宾馆强迫和女职工跳舞。

陆景接到占伟涛的电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人状告迎宾馆组织强迫女职工参加舞会,不自愿参加的扣除年中奖金和月生活补贴。据说是汉北区区委书记李生浩在迎宾馆宴请省文化厅的一个调查组后,让迎宾馆安排了一场舞会。

“市委办公室发文禁止党政干部在迎宾馆和职工跳舞。迎宾馆的总经理王娟被刘伟立批评得哭鼻子。跑到我这儿来诉苦。”

精英高尔夫球会主楼的休息室里,周平喝着新上市的云冰绿茶轻松的说道。他刚和陆景打了一场高尔夫。现在的天气,上午打球刚好合适。

“哦,王娟都说些什么?”陆景旋着手中绿茶瓶盖笑道。这是白云饮料公司新推出的绿茶饮料。市场反响极好,在江州已经打开局面,正在行销楚北各市。过段时间,就会向湘南、江南、中原等地的茶饮料市场进军。

周平知道陆景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娟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委市政府招待所的总经理,绝对不够资格在他面前说话的。陆景是在问王娟和他有什么渊源。

“景少知道我本身在江州工作多年。王娟的公公在黄武市担任副市长。原来和我是国土局的同事。”

陆景就笑着点头。周平的能力、手腕都是不错的,但是他本身有诸多大小不一的毛病。所以得问问。别是胡联营想把火烧到他身上。

周平微笑道:“孙书记最近有些焦头烂额。听说胡联营打算调整一批处|级干部。他有些顶不住了。景少,听说刘立永和你认识?”

周平的语气里不自觉有些轻松。陆景心里笑了笑,喝着爽口的绿茶,“恩。认识。”

江州的干部都知道大哥不会在江州呆着不挪窝。到大哥这个位置。身后的背景下面的干部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周平和孙雄志两人都瞄着江州市长的宝座。而大哥不在江州的这段时间,两人的表现就尤为重要。

周平摇摇头,道:“我看他这个人还得磨练磨练。胡联营许了点好处他就找不到北。思想不坚定嘛。”

陆景就笑。“不想升官的干部可是凤毛麟角。常新县这几年发展的还可以。”为刘立永说了一句话,陆景问道:“和职工跳舞的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听陆景这么说。周平就知道刘立永在常新配合景华的工作做得还不错。就笑道:“汉北区区长郑阳亚这个人,景少有没有印象?胡联营准备推他上汉北区区委书记。出了和职工跳舞这档子事。李生浩这个倔老头怕是要提前退休了。

胡联营的组合拳打的不错。我猜孙书记的意思应该是在区长人选上要上自己人。”

陆景微微点头。胡联营的组合拳肯定还没打完。刘立永那儿,他得打个电话了。刘立永这个人做事可以,做官不行。

夜色降临。苏远开车带怀孕几个月的妻子熊玉娇一起回岳父家吃饭。汉北区江阳路8号。省委家属大院坐落于此。夜幕中树林遮掩中的红墙青瓦有着难掩古朴和庄严。

苏远轻轻的吸了口气,下定决心。

饭桌上,熊为明关心了几句苏远的生意和女儿的身体。苏远一一作答。远大集团目前虽然在互联网投资上有所损伤。手机连锁门店和电脑代工、房地产开发三项主要业务都发展的很好。

饭后,苏远道:“爸,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熊为明奇怪的看了苏远一眼,对这个女婿他是很满意的,道:“去书房里说吧。”

“我掌握了江州市直部门几名副厅干部受贿的材料。都是陆江线上的干部。”苏远沉声道。喝茶的时候,不自觉的有些兴奋。

汉生网吧被星空网吧收购,好友孟汉生可是颜面丢尽。连带着自己也丢人。脸被打肿了,不反击不是自己的风格。

熊为明淡淡的抽着烟,反问,“那又怎么样?”

苏远疑惑不解的看着岳父。这种板上钉钉的材料可以打下一批陆派干部,进而可以让虎视眈眈的市委书记胡联营在江州掀起更大的风波,说不定胡联营能顺势完成对江州的掌控。

熊为明摇头,“江州现在要的是稳定。不是动荡。景华的庆典酒会你知道的吧。信号传递得很明显。你去点火,很有可能烧到你身上。你的公司毕竟还是要在江州地头上发展。”

“那省委怎么支持胡联营掌控江州?”苏远问道。

“郁部长和我谈过,省委有意调孙雄志去襄水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啊?”苏远有些吃惊,“可是襄水…”他没把话说完。襄水市是岳父的地盘。把孙雄志安插进去算什么?岳父就不担心襄水易帜吗?

熊为明微微一笑,抽着烟,“省内干部的变动很正常。不用大惊小怪。”他在其他地方得了利益。这点倒不用和女婿说明。有他盯着,孙雄志在襄水也翻不起大浪。

“所以我不建议你把材料交给胡联营。”

苏远苦笑,“材料是汉生的大舅子潘盛拿到的。孟叔已经去见胡书记了。”

熊为明内心里有些不悦,孟有望这个人不管怎么折腾,仕途也就那样。不是他不念旧情。而是背上桃色新闻、家庭不睦的孟有望仕途已经打上了抹不去的污点。除非孟有望跳出楚北政坛发展或者等待时间让人们忘掉那些事情。

抽了半支烟,熊为明慢慢的道:“那试试看吧。这件事,你切记不要再参合了。”

苏远点点头。他明白岳父的意思:就算是孟汉生出事,他也不能管。

“书记,我敬你一杯。”月湖县的一家度假山庄的包厢里,刘伟立笑着对胡联营说。周末,他陪胡联营出来散心。胡书记最近一套组合拳打得孙雄志晕头转向、苦不堪言。顺利的通过五项处|级干部的任命。胡书记在江州的影响力逐步的增强。

胡联营微笑着喝茶,清茶香甜,口有余香,“伟立,要戒骄戒躁啊!”他打的是组合拳,目标不在江州市副市长这个位置上。也不在汉北区的区委书记位置上。他的目标是掌握江州的人事权。

孙雄志蹦跶的厉害,拉不下来,那就送他去个险恶的环境——襄水市。相信他的老领导熊为明会照顾好他的。

刘伟立愉快的笑道:“书记,就事论事嘛!该高兴不能说不高兴。”

胡联营笑着点点刘伟立。

说着话,刘伟立的手机响起来。刘伟立接了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对胡联营笑道:“有望部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