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66章 诬告案的余波

第566章 诬告案的余波

陆景轻抚着陈笑白皙的肩头若瓷器般滑腻的肌肤,迷人的一字锁骨十分骨感,亲吻了一口,道:“计委要招安,我们那能和计委硬顶着干?那会给有些人落口实的。”

陈笑环着陆景的脖子,叹道:“真是好复杂!”

陆景抚-摸着她软弹的小臀,笑道:“把新信手机推为这个协会的理事成员之一。”

如果景华撇开国家计委、信息产业部,来控制这个数字手机行业协会势必引起很多大人物的反感。国家不可能把通信设备这个领域交给民营企业去控制。

但是,陆景也没有兴趣让人骑到他头上来玩。不控制不代表不要影响力。

计委、信产部肯定不会明着在手机行业协会的理事会中占有席位。这也是刘勇志的高明之处。但信产部属下的联信、东兴、联讯三家大型手机厂商肯定各要占一席。

而江州市政府、楚北省政府个占一席。再加上景华、新信。7个理事席位,陆景手里能拿下四席。对景华不利的决议,他就有能力否决掉。

陈笑轻轻的扭动俏臀,不要陆景的手指乱碰,大眼睛眨了眨,“可是他们凭什么接受新信手机进入理事会呢?新信的市场份额只排到七八名的样子。”

陆景道:“计委和信产部平白就占了三个席位,我们推荐一家公司是理所当然。新信手机在人机交互易用性的专利有不少吧?只要有哪家手机能贡献出超过新信手机的技术专利价值的,我倒是不介意他们进来担任理事。”

“你心眼真不少。那你和新信的老总刘绪作谈?”陈笑笑兮兮的在陆景脸上掐了一下。心里放下心来。

“你回头和他谈吧。”陆景伸手脱了陈笑的黑色露肩晚礼服。

冷艳的女郎仅着片缕,变成性-感佳人。黑色的无肩带胸-衣。小巧玲珑、性-感的黑色蕾丝丁字裤勾勒在迷人的俏臀和雪-白的双腿之间。黑与白交映,有着无端的魅惑。让人口干舌燥起来。

“我的眼光怎么样?”陆景火热的吻着她的娇躯。在陈笑耳边坏笑着道。

陈笑娇-喘着,享受着陆景双手的爱抚。大眼睛媚得要滴出水来,妩媚的道:“你自己不会看啊。”这套内衣是陆景她买给的。

陆景微笑起来。夜色寂静,真是良宵之时…

“哦,好的,没事就好。妈,我和爸说两句吧。”江州美术大学的宿舍里,徐咏碧在阳台上接着她妈从建业打来的电话。她爸已经从拘留所里出来。

和父母通过电话,徐咏碧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陆景。电话半天没通。漫天的星光洒落。夏夜里的凉风从宿舍门前的树枝吹到阳台上。徐咏碧正要挂掉时,电话却又接通了。

徐咏碧道:“陆景吗?我爸出来了,谢谢你。”

电话里陆景的呼吸有些粗重,“哦。不用谢,老徐是市商行的董事,这是份内之事。”

徐咏碧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点点头,道:“陆景,我明天晚上请你顿饭吧。聊表谢意。”

陆景就笑。“那倒不用。”

徐咏碧笑道:“好吧,知道你是大忙人。再见!”

“恩,再见。”

徐咏碧看了看手机屏幕,正要挂断。里面突然传来女人娇柔婉转的呻-吟。似痛苦。又似愉悦。徐咏碧的脸刷得一下红了,连忙挂掉手机。

心脏不可抑制的跳起来。已经是大四的她自然明白那是什么声音。她也明白过来陆景刚才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和她通话。双手捂着滚烫的脸,心里忍不住啐了陆景一口。

楚北省公安厅很快就在诬告案上取得一致意见。潘盛与周平有旧怨。见省里调查周平的问题,就萌发了诬告周平的想法。接下来。潘盛所做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此案也顺利了结。

周一,省里突然派了调查组到江州市里调查江州市政法委书记任广金在诬告案中失职的表现。江州政法系统顿时风声鹤唳起来。下面的干部都是一头雾水。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何路遥看着从书房里哼着小调出来、笑容满面的父亲。奇怪的道:“爸,什么事这么高兴。”

何晨笑眯-眯的坐到沙发上,喝了口茶水,道:“不该问的别问。”

何路遥撇嘴道:“不就那点事。难道你这次还能更进一步吗?”

江州正面临着人事调整。但是他爸已经是江州市委副书记了,除非跳出江州,否则这次肯定是原地踏步。

何晨将茶杯盖子放到茶几上,淡淡的道:“你怎么知道?”

他刚给省里的关系打了电话,任广金这次要悬了。据说开会的时候,赵省长、汤书记、周书记三个人分别指出任广金工作存在诸多问题,必须要查一查。熊书记势单力薄,根本就保不住任广金。

师书记的态度也是倾向妥协。

听说胡联营那天在肖进成被省纪委拿下后,怒气冲冲的到省里要讨个说法。但随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来。据说省政府里有流言称,诬告周平的案子背后是胡联营指使的。

任广金这件事背后的水深着呢。而老任出局后,他那个政法委书记可是很有份量的。何晨早就琢磨过,这个职位有很大的概率落到他身上。

何路遥来了兴趣,道:“爸,你是要离开江州?”

何晨不理他,摆摆手,道:“我让你和陆景处理好关系,你和他关系现在怎么样?”

何路遥摊开双手,道:“就那样。没什么进展。”

何晨严厉的看了儿子一眼,哼了一声,“这两天你一定要请他吃顿饭。这是政治任务。否则,我有你好看的。别以为你在外面那些破烂事我不知道。”

何路遥叫道:“不是吧?又是政治任务。爸。我是你儿子,不是你下属。”看着父亲严厉的眼神。何路遥哀叹一声,“好吧,我照办。”

何晨满意的点点头。

调离的调离,查处的查处。江州熊派烟消云散。只剩下他一根独苗。而熊书记在省里现在处境有些艰难。他得考虑换个码头的事情了。至少,不能自己把路走绝。

….

下午四点,艳阳稍歇。陆景和邵秋兰、刘立永、彭晓方以及他俩的秘书准备登上郁郁葱葱,山幽林静的鹿山时,突然接到莫心蓝的电话。苏远想见他。

“扫兴了。下次吧。”陆景无奈的道。

今天刘立永、彭晓方请他吃饭。鹿山这一块的土地全部被景华公司买了下来。名义上是致谢宴,实际上是刘立永带着彭晓方来拜访他。

刘立永忙笑道:“下次吧。下次也是一样的。”

彭晓方个子很高。看起来精力充沛,笑呵呵的道:“景少,莫不是山上有东西吸引你。”

“风光比较好,可以鸟瞰景华科技园。”陆景笑着道。

道别后,回到车里,邵秋兰微笑着道:“你是打算欣赏你的得意之作啊。我想起去年你把我和何梦瑶拉到江提上的情形。”

安全带勒在她曼妙迷人的身体曲线上,越发凸显酥-胸丰翘,陆景握住邵秋兰白嫩的小手,笑道:“我本来想到山上再和你说的。再不说我会憋疯了。”

邵秋兰温柔的一笑,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陆景的脸颊。

微凉的触感,陆景双手靠在车椅背上,侧着头道:“我打算在鹿山上修建一座空中餐厅。就像漂浮在半空中一样。晚上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看星空,也可以看山脚下的风景。”

邵秋兰微微愣住,伸手抚了一下耳边的秀发。娇柔的轻笑道:“我会很喜欢的。名字定了吗?”

“还没有。你来取名字好不好?”

邵秋兰微笑着点点头。她素颜已近完美,优雅、知性。笑起来时有种出水芙蓉般的惊艳感。

陆景从来就不是个正人君子,侧身过去。伸手抚-摸着她精致美丽的脸蛋,低头吻着她那嫣红若鲜花般的红唇。舌尖缠绕。香津暗度,甜腻迷-人。

“呼--。”邵秋兰微微喘气。高耸的双-峰起伏着。她迷恋的看着眼前这个小男人,将脸颊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

两人的感情在金山时就已经产生,后来相拥着跳舞时挑明了。有时候就算知道他是个花心的混蛋也没法生气。因为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着特殊的位置。

陆景握着她的手贴在脸的另一边,享受着此时的温存。

许久,陆景才发动汽车往市区而去。开着车,微笑道:“秋兰姐,给我当助理的感觉怎么样?”

邵秋兰嘴角含笑,“没感觉啊。正经事一件都没做,就觉得你挺会哄我开心的。”

临近毕业,她也清闲起来。正好陆景说他最近忙得很,差个助理,她就自告奋勇的承担这份责任来。她已经确定入职景华总部。七月初就会去香港参加景华的培训。

陆景微微笑起来。

邵秋兰扭头,微笑看着陆景明俊的侧面轮廓,“莫心蓝找你什么事啊?”

车从十字路口而过,有人闯红灯,陆景按了下喇叭,道:“是苏远想见我。汉生软件涉嫌欺诈的事情你知道吧?孟汉生要被重判。”

邵秋兰奇怪的道:“有那么严重?学校里面骗科研经费的比这多得多呢。而且上次你不是说苏远他岳父是省里的副书记吗?”

陆景笑道:“熊为明的日子这几天可不好过。这件事只是个由头。本质上是因为孟汉生、孟有望诬告周平的事。”

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要指望别人查不出来。虽然政治上很多事情心照不宣,但是大家心里都是有本帐的。暂时压下来,不等于事情过去了。

“噢,真复杂。”邵秋兰娇俏的揉揉眉心。

看着她无端流露的妩媚,赏心悦目至极。陆景愉快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