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75章 科技园奇想

第575章 科技园奇想

银灰色的奔驰由远而近,缓缓的停在三人面前。陆景为她们拉开车门,“上车再说吧。”

奔驰车的后排空间不算小,陆景依旧是紧紧的挨着邵秋兰而坐,大腿那里能感受她修-长美-腿的温度。如兰的暗香阵阵。

陆景轻握住邵秋兰嫩白的左手,侧着身体道:“一栋建筑、一个科技园应该有其内在的生命。这期工程针对的大部分公司是创业型的公司。我不打算将科技园的四期修建成前面三期那样规划整齐、井然有序的样子。”

“那你打算建成什么样的?”邵秋兰看着陆景的眼眸,里面正凝着兴奋而自信的目光。

陆景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额头,微笑道:“应该是活泼的、写意的、有创意的、一副五彩斑斓、充满诗意的画卷。诗意的园林建筑。我希望科技园的四期工程建成之后在很多年以后会让人津津乐道。就像现在的白沙井一样,独一无二。秋兰姐,你不是喜欢读诗歌吗?我需要你诗意的灵感。”

邵秋兰展颜而笑,说道:“我闲暇时消遣的东西又不是我的专长。想象出来的东西要表达到纸面就很难,更不要说变成建筑物了。你还是要请专门的设计室来做。”

她虽然被陆景的描绘所打动,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教教数学还行,要做设计却是没那个天赋的。

方琴笑着问道:“园林建筑?你的意思是新的科技园不再修建高楼大厦?”说着,指指窗外。车正好快到枫叶园,一栋栋高楼大厦耸立在浅淡的夜色中。展示着工业文明的辉煌。

陆景笑着点点头,“相比于高楼大厦的巍峨耸立。我更喜欢在那种闲适、悠然的自然风光里工作。”

邵秋兰嫣然而笑,道:“理想主义。把你丢在乡下。没有网络,不通水电,也没有手机信号,看你能受得了不?”

看着若鲜花绽放般的笑颜,陆景忍不住想抚-摸着邵秋兰精致漂亮的脸蛋,说道:“这些基本的东西肯定要啊。琴姐,你觉得呢?”

方琴娇柔的看了陆景一眼,温婉的笑道:“我不考虑那么复杂的事情啊。等你将科技园建好之后,我觉得合适把环球雅思的分校搬过来。那可省事多了。”

陆景扶着邵秋兰的香肩。笑道:“我要你们出主意呢。打算来个头脑风暴,集思广益。怎么都偷懒起来?”

邵秋兰和方琴对视一眼,吃吃娇笑起来。两人的笑靥在车内柔和的灯光下看起来十分动人。

车到枫叶园,停在凤凰餐厅的路边。陆景和邵秋兰、方琴一起下车,门口两名高挑的女服务员穿着蓝色旗袍,脆生生的喊道:“欢迎光临!”

枫叶园的凤凰餐厅环境幽雅,入门是翠绿的假山、流水、绿树。虽然不设包间,镂空玻璃办隔断的雅座也颇受景华科技园里白领阶层的欢迎。

徐咏碧几人在大厅里东侧角落较大的雅座。陆景三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欣然落座。刘基伟奇怪的道:“咦。你们速度很快啊?鹿山那儿很难打到车。不是坐黑车过来的吧?呵呵。”

两名男生都附和着笑起来。

“没啊,人家坐奔驰过来的。”从卫生间返回的林可正好听到这句话,说了一句。两名男生的笑声戛然而止。刘基伟的脸色也变得极为不好看,好一会才道:“国外真正的贵族只开雪佛兰。开奔驰、宝马的那都是暴发户。”

陆景正从徐咏碧手中接过她那个用来吓退追求者的钱包。听到这话,微笑道:“你说的有道理啊。不过,车就是个工具。坐着舒适就行了。况且,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不是为当贵族而贵族。”

刘基伟脸色有些讪讪的。

陆景没再理会他,一一鉴赏徐咏碧钱包里的卡。看到那张黑色的运通卡。倒是想起前世里一桩趣事来,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呀,好多人啊。快坐不下了。”跟在陈笑、吴璇身后走进来的苏晓玉说道。

吴璇开玩笑道:“你这么苗条,和笑笑坐一个位置。挤一挤就刚好够了。”说着话,坐下来打着招呼,低声问道:“秋兰,琴姐,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陆景就笑着介绍道:“这是市商行徐怀观的女儿徐咏碧,我们刚好在鹿山遇到她们,我顺路请她们吃顿饭。”

刘基伟眉毛一挑,“陆景,说好了这顿饭是我请你们。这个东道我还是做得起。”

进来的三个美女气质出众,显然不一般人,那个娇小的美女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包臀裙,一看就是助理的角色。但是这口气他却不愿意咽下。

陆景就点点头,微笑道:“那行,今天我们吃大户。”

陈笑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眉眼里都压着笑:你才是最大的大户。

刘基伟满意的让服务员过来点菜。末了,对徐咏碧道:“喝点红酒?”

徐咏碧道:“算了吧。我和秀丽喝那个云冰绿茶就行了。”这里消费就算不太高,一顿饭算下来估计也得七八百了。

刘基伟手一挥,道:“来两瓶长城干红。”服务员笑眯-眯的下了菜单。

陆景笑着把钱包还给徐咏碧,心里觉得蛮有趣的。刘基伟就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卖力的吸引徐咏碧的注意。可惜,徐咏碧有个银行行长老爸,见识和眼界比一般女孩要开阔得多。

上了菜,陆景和陈笑、吴璇说起准备将景华科技园建成人文和自然环境相结合的想法。刚说了几句,突然,临窗那里的雅座传来一声大叫:“苏芸!为什么?”

陆景听得耳熟,和身边的陈笑道:“你们继续,我去看看,好像是熟人。”

走道处,陆景看到关宁的室友苏芸穿着白色连衣裙,正泪流满面的从临窗的雅座走出来,看到陆景微微一愣,勉强的笑了下,往餐厅外走去。

过了一会,白明俊脚步踉跄的出来。刚才就是他的声音。陆景皱眉,走过去扶着他。白明俊身上全是酒气。

“靠,陆景,你怎么在这儿?”白明俊摇摇晃晃的扶着陆景的手臂往外走。

“和朋友吃饭。去哪儿?我叫人送你。”陆景压着心里的疑惑,说道。自去年白明俊从江大毕业,他有阵子没见到他了。没想到今天偶遇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白明俊打个酒嗝,惨然的笑着,“哪儿也不想去。”说着,一屁股坐到马路边的台阶上,“陆景,给我支烟。”

陆景走了两步,去奔驰车内拿了烟,回头递了一支烟给他,“怎么回事?”

白明俊猛吸一口烟,沉痛的道:“我和苏芸分手了。从高中开始,我追求了她7年。她刚才亲口承认喜欢我的。但是,她说她的家境和我家差距太大,结婚不会有幸福。你说,这一点真的那么重要?”

陆景微微征住。苏芸在他的印象中是个很文静的女孩。没想到她居然能对人情世故有这么深刻的认识。

“或许吧。”陆景不太确定的吐出一个烟圈。

白明俊重重的叹口气,“你哥是陆江对吧?我爸是省政府副秘书长白家思你应该知道。我爸马上要去黄武市任市长。我以为这是个喜讯,今天请苏芸吃饭,她却断然决定和我分手。”

说着,悲哀的一笑,“我以为爱情总能克服一些现实的一些东西。还是太天真。”

黄武市?陆景感觉有些不对,也没细想,道:“你现在在那儿工作?”

“在云春市里当公务员。”白明俊落寞的抽完一支烟,从陆景手上把烟盒拿过来,“你忙你的吧,我手机号码没变,改天我们一起吃饭再聊。”

“不要紧吧?”陆景问道。

白明俊苦涩的一笑,“没事。刚才郁闷的灌了一肚子酒,我找个地方吐出来就行了。”说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挥挥手,消失在夜色中。

陆景轻轻的吐出一口烟。明月当空。

爱情,甜蜜时如甘露,痛楚时如鸠药。完美的爱情总是很难寻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人。

返回餐厅里,饭桌上正热闹的闲聊着。陆景满腹心思,想要思考又无法集中注意力。几道目光落在陆景身上。

刘基伟心里很不喜,很明显陆景一进来,就是这桌的中心。对几名同学大声感叹道:“其实吧,红酒我最喜欢拉菲。改天,我请你们去丽都酒店品品。”

话音刚落,蓝色旗袍女服务员拿着一瓶红酒进来,“你好,有客人为你们这里送了一支82年的拉菲。”

雅座里安静下来。吴璇笑问道:“谁送的啊?你们这儿还有这么好的酒?”82年的拉菲至少得八万块一支吧。

“那位客人自带的。客人说,如果问起来,就说李富亮送给景少祝酒兴的。”

齐刷刷的目光落在陆景身上。陆景对服务员打了个手势,“打开吧。给我们倒上。”在金盛公司的事情,雅湖置业的李富亮要承他一个人情,喝李富亮一瓶酒也没什么。

一瓶红酒自然不够十二个人分。每人匀了小半杯。

刘基伟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看着服务员给大家分酒。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今天的表现似乎太傻b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