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77章 暗潮和强势

第577章 暗潮和强势

1804酒吧里在临近毕业多了许多买醉的人。十点许已经是座无虚席。好在董坤明已经提前占据了临窗的一个座位。

董坤明的外貌和董坤城有四五分相似。眉眼和脸部轮廓很像。他看起来有些衰老。或许是在香港闲居的日子过得并不开心。

“你好。”董坤明站起来和陆景握手,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个青年。从九六年陆景和董坤城两人合作图谋新虹百货起,两人一路发家,而自己确实在商场中倒了下去。据说,这背后有陆景的影子。

陆景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他对董坤明的印象不好。董坤明固执的坚持他的嫡庶之分,而且当年回国就是在龙盛国际摘桃子,把董坤城赶走。这些事,发生了不能当做没发生。

董晚瑶亲自拿了两杯红酒上来,然后在吧台处和董翔闲聊,目光不时的看向陆景那边。

“晚瑶平常在江州还好吧?”董坤明干涩的问道。

陆景抿了口红酒,看向窗外,道:“挺好的。”

气氛很沉闷,陆景实在和董坤明找不到话题。

“改天我们再聊。”董坤明心里叹了口气,站起来,伸出手。

陆景伸手和他握了握。

董坤明突然的道:“陆景,我知道晚瑶和你住在一起,晚瑶就拜托你照顾她了。”

陆景愕然的看着董坤明离开的背影。这是什么意思。托付?许诺?默认?这话里的歧意也太大了吧!

陆景笑了笑,也没想着解释什么。反正问心无愧。慢慢的喝完杯中的红酒。和董晚瑶、董翔打了个招呼,返回新丰公寓。

午后。一辆白色的捷豹悄然的驶进楚北省委常委院里。看到进来的丈夫,熊玉娇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抚-摸着日渐隆起的肚子,柔声问道:“去看汉生了。”

苏远默默的点头。刚才在看监狱的一幕让他心酸。呆板的水泥墙、铁窗、简陋的黄色木桌、靠背椅,这些都如同一个心灵的牢笼般,让人感觉到压抑。

孟汉生因虚报材料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被处以8年有期徒刑。孟有望因贪腐、包养情妇等事,被双-开。移交司法机关,预计也会被判-刑。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两人诬告周平,被秋后算账。政治斗争就是这么的残酷。

熊玉娇握住苏远的手,“苏远。汉生的事不能怪你。”

苏远勉强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和婷婷谈过了,她不愿意留在江州,她去了黄海,也没有接受我的任何资助。”

熊玉娇有些担心,急道:“那怎么行?她一个女孩子在黄海怎么生活?”

苏远道:“别担心。我刚才找汉生要了她的银行账户,我回头会给她转账过去。”

熊玉娇长出一口气,点点头。

熊为明回来后见苏远也在,微笑着道:“来我书房里。”

苏远有些诧异。最近岳父的处境有些艰难。江州熊派的班底被清洗干净。襄水那里也被孙雄志钉住了,前些天常委副省长张炎直亲自去襄水为孙雄志打气。这也使得孙雄志手下很快就聚拢了一批干部。虽然没有成患。但是有点如鲠在喉的感觉。

怎么今天岳父的心情似乎不错呢?

“呵呵,坐吧。”熊为明愉快的笑着把烟盒推给苏远。“玉娇在家里,我都要戒烟了,唯恐熏着我的外孙。你少吸一两支。”

苏远笑道:“爸,你心情很好啊!”

熊为明笑道:“师书记对赵省长很不满。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苏远眼睛一亮,也笑了起来,“这是好事。”心里却是琢磨着,是不是要动赵礼顺了。他那天和陆景谈判破裂后给唐云放打了一个电话,提供了赵礼顺倒卖国家文物的线索。

要是赵省长倒下,陆江在楚北的根基就要动摇了。想到这儿,苏远心里痛快至极。

连续两天,陆景招待董坤凡在江州游玩,倒是董坤城那里他还没怎么招待。董坤城来江州另有要事,和董坤凡不算一路。陆景回头会和他谈。

杨玉立在第二天由建业返回江州,和aer集团的高管讨论注资的问题。立丰地产目前的股东分别为立丰控股、丽都酒店集团、益天实业、宏建股份、朗越国际五家。控股比例依次为35%、15%、15%、5%、30%。

陆景在电话里和卫二叔沟通过,朗越国际对接受新的投资者并没有意见。aer集团的投资占股预计会在20%左右。

傍晚时分,天边阴云阵阵。从月湖县回来,陆景接到大哥的电话,前往江州市委常委院吃晚饭。

“啊,大嫂,你回江州了。”开门的是许久不见的大嫂胡莹,陆景惊讶的道。

胡莹微笑着将陆景让了进来,笑道:“我不回来,你哥和你肯定是去外面吃饭啊。你最近在忙什么?不见人影。妈还和我念叨你呢。”

陆景笑道:“有个欧洲的华商想来国内投资,来江州拜访我,我这几天都在招待他。我晚上给罗女士打电话。”

“饭还要一会,你哥在书房里面。”胡莹笑了起来。这个小叔子本事倒是大的很,不像她弟弟,老是要人操心。

陆景推开书房的门,大哥正在窗口处吸烟,脸上很平静,但是很凝重。

“哥。”

陆江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了!坐吧。”

陆景从书桌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坐到沙发上,点了烟吸了几口。他没问大哥有什么事。大哥要说的话,自会和他说。

陆江轻叹了一口气。“月盈则亏啊!省政府副秘书长白家思出事了。涉嫌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已经被纪委双|规。”

“啊?”陆景吃惊的抬头。他前些天还觉得白家思出任黄武市市长的任命有些不妙。没想到白家思这么快就出事了。“师书记动手了?”

白家思是赵省长提起来的干部。在江州人事任命上吃了大亏的师书记,内心里对赵省长恐怕很有些想法。据说那天省委常委会,师书记最后气得连“散会”都没宣布就出了会议室。而将白家思下放提了一级,无疑是更让他心头的刺更痛。

陆江吸了口烟,沉声道:“谁知道呢?打铁还要自身硬,白家思自己有问题也怪不得人。”

陆景沉思了一会,道:“哥,赵礼顺那儿…”

陆江摆了摆手。“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不能先动,否则赵省长知道,后果堪虞。必须让对方先动,我们才好有所动作。”

“哥,那我先把唐悦叫到江州来。随时准备着。”

陆江点点头,想起一件事来,笑道:“他和那个沈雪华关系进展得怎么样了?”

陆景就笑。“还没问。不过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京城,应该很顺利。”

晚饭是五个家常小菜:清炒白菜、豆角肉丝、排骨海带汤、青椒炒蛋、粉蒸肉。很和口味。

陆景笑问道:“大嫂,听说胡世国想要去美国做科研。”大哥刚才给他说了这件事。胡家失势之后,胡世国在学校里过得很不如意,想要去国外做学问。

胡莹精神一震,笑道:“你有门路?”

陆景笑道:“有点关系。我试试看。”胡世国这个人有些清高。他最好还是和胡红军联系下。

胡莹笑呵呵的道:“那实在太好了。这事我就交给你了。”

陆景微笑着点了点头。

六月中。江州公布了最新的人事任命。市政府副秘书长邓荣丰调任汉北区区委书记;武达冲升任江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常新县副县长彭晓方升任常新县县委副书记;市检察院检察长、国土局局长、市计委副主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全部换上了陆派干部。

汉北区区长郑阳亚被调到市里挂了起来、外事办的副主任张忠顺下放到常新县担任排名最靠后的副县长。另外有一批靠近胡联营的干部全部被调整。

江州市委传递出来的信号很明显:胡联营已经从江州权力游戏的圈子里出局。

新丰公寓内,陆景笑着把手中的a4纸收了起来。在省里的暗潮正袭向赵省长时,大哥却在江州的人事调整上显得尤其强硬。这是在为接下来省里的交锋做准备。

邵秋兰穿着粉色的衬衣、白色铅笔裤清爽迷-人的走进书房,“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陆景笑道:“我笑得有那么明显吗?”

邵秋兰伸手捏了捏陆景的脸,笑道:“怎么没有?诺。看看这个。”说着,将手中的稿纸放到陆景的书桌上。

“什么东西?”陆景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份手绘的素描图纸。上面画着一些未成形的图案。陆景惊讶的道:“这是景华科技园四期的部分设计图吧。是谁画的?”

邵秋兰笑道:“徐咏碧画的。那天吃饭的时候。她听我们说了说,我后来和她联系了,把我们几个人的想法综合起来画了出来。我事先声明啊,仅作参考。你可别真的就按这个去建筑。不然要被人笑死。”

景华科技园设计的事情,她虽然不在行,倒是想帮帮陆景。那天从凤凰餐厅吃饭出来,她、方琴、陈笑、吴璇、苏晓玉在景华公寓里讨论了有大半晚上。

陆景笑着在她俏脸的脸蛋上吻了一口,“这我明白。要糅合各种元素在一起。”

邵秋兰就笑,“那你把紫琪拉进来。她可是专业人士。她过两天不是要来江州度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