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84章 楚北风云(三)

第584章 楚北风云(三)

“爸?”苏远微微有些惊讶的接通了电话。岳父熊为明的电话,这么晚了,岳父一般早就睡觉。不过,想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岳父被闹起来倒也能理解。

“不忙吧?来家里陪我说会话。”电话里熊为明说道。语气不自觉的有些轻快。当然,不是他亲近的人是听不出来的。

“好的。我一会回家。”苏远抚-摸着身下女人的隆臀,点头答应了下来。

“苏少…”女人媚眼如丝的回头娇嗔。这样不上不下的让她很难受。上次也是这样,接了个电话就要走。

“别急,宝贝。”苏远拍了拍她的屁-股,正在做的事情他可不想中断。今天是好消息。他自然不介意多耽搁一会。快马扬鞭,和身下的女人享受了一番**的乐趣,洗了澡才开车回家。

省委常委院里的很安静。白色的捷豹在皎洁的月色中悄然的停在6号别墅门前。小保姆开了门。苏远径直去了还亮着灯的书房。

熊为明抽着烟问坐下来的苏远,“怀远阁今天晚上被查抄的消息你知道吧?是不是真的?”

苏远双手放在腿上,斟酌着道:“七八成的把握。赵礼顺一年之前一直在做古董生意,卖了个玉佛给黄海的商人很合理。关键是唐云放的东海贸易在黄海有生意。而且,据我了解,古董这一行,‘做旧’的工艺历来是源远流长。赵礼顺估计是手太黑了,用了有害的化学药剂。”

熊为明哦了一声,眼睛里的神色越来越亮。沉声道:“你这几天盯住陆江的弟弟陆景。江州一有事情,他往往就会很活跃。”

苏远点点头。“我会的。”

他很清楚怀远阁被查意味着什么。这次师书记和赵省长的较量决定着的楚北未来权力格局。岳父插手其中,要是能笑到最后。理所当然的会拿到足够的好处。

反正,他实在没看出来赵省长还哪里有翻身的可能。赵礼顺造假古董致使人生病,赵省长能推脱得了责任?

月华如水。陆景在松涛苑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两个小时候后,大哥陆江走进松涛苑。陆景站了起来,喊道:“哥。”

他的情绪已经冷静下来。显然,大哥就算就赵礼顺的事情有所动作,肯定也得等到明天上午再说。毕竟,大哥不是当事人,又是赵省长的下级。

陆江丢了一支烟给弟弟。坐到沙发上问道:“具体怎么回事?”

陆景将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道:“我估计怀远阁那里当场被捉脏的可能性不能大。”

搞古董这个行业的,很多都是灰色地带,带着几分江湖气。当场拿脏的概率不大。前世里,赵礼顺也没有被当场拿住。后来是刑讯取得了突破:怀远阁的胖掌柜翻供,才将赵礼顺牵扯进去了。

现在事情的变化就在于,赵礼顺一年前因为大哥和赵省长谈过古董的问题,他被赵省长严令结束了原先的生意。他本人再次涉足“做旧”古董生意的可能不大。

怀远阁的胖掌柜就算翻供,时过境迁。一年前的事情,能不能捉住赵礼顺的痛脚还很难说。赵礼顺要不是傻子,现在就应该在做抹平手脚的事情。

陆江点点头,微笑道:“定时炸弹的启动器被按下了。咱们拆除炸弹的时机也到了。我会去和赵省长谈谈。”

陆景微微点头,大哥处理事情总是那么举重若轻,让人信服。

说了几句父母的身体。小侄女赵琪的情况,陆景道:“哥。建业那里情况有些不对劲。杨修武和柳建林磨合得很不错。我看杨修武向上走的概率很大。”

陆江摆摆手,笑道:“怎么。我看起来像电影里的反角一样吗?非得折腾下杨修武才心里痛快。先把楚北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你继续关注方方面面的消息。”

陆景沉着的道:“我会的。”

七月二日,省里临时的书记碰头会过后,一些消息逐步的传出来。据说省厅很快就查明怀远阁实际大股东就是赵礼顺。会上,赵省长要求公-安部门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并且当着几位副书记的面做了口头检讨。

但谁也没料到,和这件事没什么关联的熊为明突然开口,认为应该要查查省内有没有腐化的干部牵涉到这件案子中。这不仅仅是一起古董造假案,更有可能涉及到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师书记就案子做了几点批示,要彻查有无干部牵扯其中。省政府里谣言四起。赵省长的形势越发的艰难。

两天后,江州市郊的沟县发生一起案件:沟县的一间民居无故起火,所幸并无人员伤亡。

陆景终究是没能亲自送邵秋兰去香港。他隐约知道沟县的那把火就是赵礼顺在抹平痕迹。江州的形势异常紧张。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能离开江州。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事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月湖县,龙井度假村的ktv包厢里,赵礼顺开了一瓶xo拿破仑,恨恨的灌了一口,“玛德,这事挺多就是民事案件,还tm的开书记碰头会。草!这是阴谋。玛德,熊为明那老小子吃多了撑得慌。非要把事情往大了搞!”

陆景慢慢的喝着酒。赵礼顺找他不会只是发闹骚的。这个定时炸弹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拆掉。熊为明突然插手,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当然,也在情理之中。富贵险中求。熊为明要博一把,也没人能说他什么。

更重要的是,熊为明不提议查干部,师书记也会照样查。重点就是赵省长身边的人。查到一个,就会如同推倒多米诺骨牌般,最终查到赵省长身上去。

赵礼顺给陆景添了酒,“我手头有点周转不开,找你借点现金。这件事的根源还在黄海那个罗姓商人那儿,我准备和他谈谈。胖六是跟我的老人,不会多说,但也要给他点甜头。”

陆景点点头,“你说个数。”

“三千万吧。过段时间我还你。”赵礼顺骂骂咧咧的喝着酒。

陆景道:“行。回头我转给你。”

“痛快!”赵礼顺拍了拍陆景的肩膀,哈哈一笑。患难见真情,陆景够意思。有了这三千万很容易就能解决掉问题。罗姓商人来江州告状不就是为了钱吗?

陆景默默的喝了一杯酒。其实,内心里,他对赵礼顺很有些不满。古董这东西,买定离手,概不负责。根本不存在做假的说法,考究的都是个人的眼光。但是赵礼顺卖得东西让人得病,那就是授人以柄了。

看着有些神采飞扬的赵礼顺,陆景心里摇摇头,希望他能自己把漏洞补上吧。

陆景不知道大哥和赵省长是怎么谈的。江州市电视台,江州日报,连篇跌幅的报道了玉器造假存在危害人体的元素。号召广大市民注意,购买玉器时要小心,并且举了宁陵街怀远阁的例子。

据怀远阁的掌柜交代,他因为不小心收了一枚玉佛,而后将其卖给黄海商人罗某。一年之后,罗某身体不适,前来江州索赔。据悉怀远阁将赔偿1500万的损失费,并且承担起医疗费用。

看着电视镜头里侃侃而谈,表示同意庭外和解的罗胖子,唐云放气得将手里的遥控器砸向电视,“尼玛的一不小心。古董收购都是做的熟客,那里来的一不小心?”

39英寸的电视机哐当一声碎掉。然后放出兹兹的电流声。奢华的别墅客厅里,唐云放身后一男一女对视一眼,觉得真有点可惜。

“唐哥,要不我做点事?”唐云放身后一名黑脸中年汉子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不行。”唐云放摇头,“罗胖子现在是媒体眼中的红人。我们威胁他,他要是在媒体上说两句话,我们就很被动。”

江州市里的人很有意思啊,知道他岳父在打压赵浩天,还tm帮赵浩天。这舆论的高地一抢占,省台和省报想泼点脏水效果就不太好了。

穿着白色套裙,黑色丝袜的干练女人蹙起眉头,说道:“唐哥,赵礼顺手上根本就拿不出来1500万的现金,这里面是不是可以做做文章。”

唐云放琢磨了下,“恩,我给彭行长打个电话,云珊你去查查看。”

叫云珊的女子点点头,婷婷袅袅的离开。黑脸汉子看着她扭动的臀部曲线,心里不由的吞了口口水。不过,他知道这女人上过唐云放的床,心里就算有想法,也只能想想。

“二虎,盯着罗胖子。”唐云放吩咐了一声。心里颇有些恼火:省厅那帮饭桶,怎么让赵礼顺找到罗胖子的。还让江州市台的记者采访他。麻痹的。幸好劳资还有一手准备。

黑黢黢的夜色里,树林茂密。省委1号别墅的餐厅里,唐云放拿着饭碗偶尔看一眼窗外。妻子师微萍笑道:“别看了,专心吃饭,我爸不说了九点钟准时回吗?”

“这不是有点心急吗?”唐云放笑了笑,给妻子夹了一筷子菜,想起刚才云珊来的短信:转账户头保密等级很高,查不到。

门铃声响起,保姆开了门。唐云放看到岳父在秘书陪同下进来,忙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