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8章 醉酒和野心

第598章 醉酒和野心

郁扬和陆江约好后天周日与郁行知在汉宁区丽都酒店见面。又说起前些天和唐悦见面的情况。

唐悦前几天在京城和他的女朋友沈雪华小聚,这两天才往香港以瑞丰公司的名义组建保安公司。正好陆景错开了时间。

正闲聊说笑着,“叮咚”的门铃声响起。陆景打开门,徐琼和另外一名圆脸微胖的女子扶着有些醉意的宋雨绮站在门外。徐琼叫道:“唉,累死我了。雨绮姐今天喝得有些高了。”

宋雨绮脸颊红彤彤的,扶着徐琼的肩膀,分辨道:“我没醉呢。就是高兴和大家多喝了几杯。”

看着她醉态可掬的样子,陆景好笑扶过宋雨绮的香肩,扶着宋雨绮到客厅沙发上坐着,“行了,都这样还没醉。老实坐着吧。”

宋雨绮歪在沙发上嘟囔道:“真没醉呢。我现在脑子可清醒着。陆景,你陪我说会话。哦,有客人在?”

“宋雨绮是我的助理。暂时住在我这儿。等楼下的装修好了之后,再住过去。”陆景笑着对郁扬和唐彤说道。又招呼徐琼和同来的女子落座,给她们倒了茶,然后给几人相互介绍了下。

唐彤和郁扬略坐了一会,先行告辞离开。走到楼下时,星光灿烂,夜风徐来,一派盛夏深夜的夜景。唐彤回头看了眼新丰公寓,狠狠的掐了郁扬一把,“你要是敢和陆景这混蛋学,我和你没玩。”

郁扬握着她的手,苦笑道:“我想学也学不来啊。刚才徐琼可是关宁的室友。你说陆景得多大的胆子才敢把助理留在身边住着?”

“谁知道啊。”唐彤笑着握拳在郁扬面前挥了挥。“算你明白。”至于郁扬话里其它的语病她是懒得去纠正了。有些事情,她也不想深究。

客厅里。徐琼劝宋雨绮回房间睡觉。宋雨绮死活不肯。折腾了半个小时,徐琼无奈的道:“陆景。雨绮姐交给你了,你可别趁机占她便宜啊。不然,我可是要在关宁面前说你坏话了。”

陆景尴尬的笑了笑,道:“怎么我这形象和色-狼没多大区别了。放心吧,我一会劝雨绮回房间睡觉。”

“你知道就好啊。”徐琼咯咯娇笑,挥挥手,和同来的女子告辞离开。

在厨房里找到一瓶还没开封的蜂蜜,给歪在沙发上的宋雨绮调了半杯蜂蜜水,让她喝下。问道:“好点没?”

宋雨绮点点头,拿着空杯子,辩解道:“陆景,你陪我说会话,好不好?我真没醉。就是头有点晕。”

陆景笑着摸摸她的脸蛋,“好,没醉。坐会啊,我去楼上拿电脑下来。我还有几封邮件要看。”今天下午陪着黄紫琪她们玩了一下午,日常的邮件还没看。

一边上楼。一边给黄紫琪发了条短信。还没有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刻。听到她要留在江州,心里那股喜悦劲还没给宣泄出去。

拿着电脑坐下来,一边看着黄紫琪飞快回复的短信,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的机盖。正要挪动鼠标。宋雨绮轻轻的靠在了他肩膀上,柔柔的道:“借我靠一会,头有些晕。”

闻着她身上馥郁的香气与酒精混合的味道。有些怪,陆景心脏跳了一下。轻轻的整理了下她耳边的长发,感叹道:“雨绮。你挺傻的。”

宋雨绮微笑起来,嘴角微翘着,贝齿微露。风情别致的笑容,无端的妩媚很有些妖娆动人。“我才不傻。我二十七岁了,我知道我要什么。你不用为我考虑什么。”

陆景笑道:“呵,逻辑思维很清晰啊。看来你真没醉。那洗澡去吧。早点休息。”

“哦。”宋雨绮轻声应了一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陆景看得摇头,站起来扶着她。她这样子估计是喝得刚刚好,不会吐,思维清晰,但是酒精的感觉让身体极为舒展。

新丰公寓一共四个房间,全都在楼上。看样子是不可能自己上楼了。

宋雨绮几乎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挂在他身上,每走一步,夏季轻薄的红色衬衣根本就无法阻止那丰-满弹腻的乳-峰所带来的舒服感觉。

陆景苦笑一声,这妮子平常没见她身材这么好。这滋味够销-魂的,也够让人难受的。索性伸手将她打横抱起来,往二楼而去。

宋雨绮轻轻的娇呼一声,继而双手抱住了陆景的脖子。微醺的眼眸看着陆景,情意绵绵的轻声道:“陆景!”

“不舒服?”陆景问了声,抱着她上楼。宋雨绮身材高挑,并不算轻。

“没。”宋雨绮摇摇头,看着陆景。心里忽而想:陆景刚刚说让她洗澡,她这样子哪能自己洗。想着身上的衣服要被他脱光,心脏不可抑制的跳动起来。有种颤栗的羞涩,身上仿佛被电流过了一遍,软软的没有力气了。

陆景在宋雨绮房间门口将她放下,开了门。又将她抱了进去,放到床-上。他当然不会真抱她去洗澡。赤-身-裸-体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他没打算留宋雨绮在身边一辈子。要是和她有了亲密关系。日后肯定不会让她离开了。

“凑合着睡吧。明天再起来洗漱。等我出去了,你自己把衣服脱了。”陆景帮宋雨绮脱了凉鞋。把空调被拉开盖在她小腹上。

宋雨绮恩了一声,心里突然的想说,你帮我脱,嘴唇微张着,嗓子却仿佛被堵住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

看着陆景离开,等门被带上,有种想哭的冲动涌上来。自己好像太没用了。可是你这混蛋啊,我明明都这样子,心思也对你说了,你怎么可以转身就走呢…

陆景自然不知道宋雨绮的心思。第二天起来,参加了研发部内部的一个庆祝会议,坐车去机场接返回江州的陈笑。

先送随行的苏晓玉去她在景华公寓的别墅,陆景开车和陈笑返回景华公寓17号别墅。

“怎么又要去收购襄水五汽?姬红俊和昆成汽车的管理层的意见我看了,但是昆成汽车要重启汽车引擎的研发计划,这个时候不宜再扩张。我觉得我们要稳一点比较好。”洗过澡,陈笑穿着清凉吊带睡袍在客厅里对陆景说着她的观点。

陆景笑着道:“国内轿车消费市场正在快速的增长,这个时候扩张时机刚刚好。其次,我也需要在政治上支持孙雄志掌控襄水,现在是一个极佳的空档期。”

“噢!”陈笑头疼的看了陆景一眼。她最不擅长政治了。

陆景轻轻的搂过她,她身上有沐浴后清香的味道。

现在大哥的目标有两步,第一是尽快拿下胡联营,升任江州市委书记、省委常委。第二,就是经营楚北,扩大在楚北的影响力。最好是能将楚北经营为陆系的根基之地。

仕途动的勤,才升的快。估计大哥不可能在楚北登顶。所以要想将楚北经营为陆系的根基之地,除开江州之外,还必要多留几个“棋眼”,作为陆派干部培养的摇篮。

因此,帮助孙雄志快速控制襄水的局面,很有必要。

大哥的最终目标肯定是最顶层的风光。那自己呢?除开协助大哥之外,对景华、瑞丰公司的期许呢?

“景华走到今天,崛起不过短短四年之间,步履走的很急。并非是我倾向于更冒险的策略,而是形势不等人,必须要快,还要再快,更快。就像是迎着刀刃起舞。笑笑,还记得我在四中里给你说的景华的路吗?”

陈笑转身,紧紧的拥抱着陆景,那是两人定情的时刻,如何能忘记,“记得。你说我们会成为一家财团,国内的形势也不允许一家民营企业做大到可以用资本影响产业。前面的路在‘外’不在‘内’。”

陆景抚-摸她的秀发,这是他最为信任的助手,有着亲密关系的女人,值此时刻,倾吐未来的野心,也是顺理成章,毫无顾忌:

“产业资本对地区经济的影响,从而让景华能深刻的影响到当地的政治、经济。这是我所谋求的政治部分。除此之外,我自己的想法,景华和瑞丰成为财团的道路上,要阻止海外财团在国内一些行业肆无忌惮的攫取超额利润。”

“现实的情况,就像田间在诗歌里写到: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用手指着我们的骨头说:看,这就是奴隶。我们可以做些事情来改变现状。”

“财富不是精英用资产游戏产生的,是朴实无华、平凡的普通人劳动产生的。在这块土地上产生的财富,不应该成为资助别人的资粮。不能让我们的财富如同羊毛一样被人随心所欲的剪掉。而是要回馈给那些辛勤劳动的人。”

“一个文明、民主、富强的共和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缺一不可。我们要深刻的影响国内一些产业格局,乃至世界上一些产业的格局。”

“希望等我们老时,我们能看到祖国的强盛、富饶。期望人人如龙!期望,我们能如先辈那样,再现汉唐盛世,让古老的东方文明发出夺目的光彩,重新成为世界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