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3章 谈情和人事变动

第603章 谈情和人事变动

身后宋雨绮抽泣着柔声道:“对不起…,我…”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宋雨绮的手背,温和的笑道:“别哭了,好好的一个香美人都快变成林妹妹了。”

看她伤心的样子,他心里也有些感触。终究是无法对她太狠心。

“我早点把这个锁给你的话,今天是不是能免挨这一口?”陆景将宋雨绮搂到怀里来,伸手轻轻的擦了擦她脸蛋上的泪花。

宋雨绮羞涩的低头,伏在陆景的胸口,没好意思说话,刚才心里幽怨,下口太用力了些。

陆景拍了拍她的俏臀,没再笑她,说道:“你啊,就和小孩子一样。不知道给人当情人的坏处。不能正常的牵手逛街、不能光明正大的一起吃饭、不能正常的发短信、打电话…”

听着陆景老气横秋,似阅尽沧桑一般的话,宋雨绮也不没觉得奇怪,和他相处,感受到的是成熟、让人心静的特质。在他面前,不自觉的就有些任性。

“你就会骗我。我又不是真的是小孩子。如果真那么可怕,紫琪、秋兰姐、陈总、关宁怎么都愿意和你在一起?”宋雨绮抬起头,眼眸看着陆景。

陆景笑着摇头,思绪有些飘忽。一张张宜喜宜嗔、美丽动人的容颜在脑子里浮起。生命里出现的这些女孩啊,又有哪一个是舍得放手的呢。

其实,心里也没多少纠结。与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快乐的时光填满了记忆。时光重走一遍,他还是会选择和她们在一起的。

看着拥抱着自己的男人思绪飘走。宋雨绮轻唤道:“陆景,是不是我不够漂亮。所以你对我没那种感觉?”

陆景没好气的捏了下她扬起来的脸蛋:“尽说胡话。对你没感觉的话,那怎么没见我在街上随便找个女孩子抱着?”

他对宋雨绮并非全无感觉。但是也没到和吴璇那种炙热爱恋的程度,更没有和其她几个女孩那样刻骨铭心、水乳交融的感觉。所以面对她时,有时候心里也会有些顾虑。毕竟,这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

“哦。”宋雨绮心情突然的变得轻快,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靠在陆景的肩头,“那怎么…”

“感情这东西要看两个人能否擦出火花。而且,女人绝情起来比男人狠多了。我是想着你哪天要离开了,万一我把你装到心里。再撕心裂肺的掏出来,我不要心痛死。”陆景温柔的拍拍宋雨绮的背,说出他的想法。

宋雨绮啊了一声,低头浅笑,双手紧紧的抱着陆景的腰,好一会,心里那种发紧似的喜悦才淡了些,“非要我把心剖开来给你看,你才明白吗?”

说着。拿起陆景的手,让他的大手覆盖在心口。隔着薄薄的白色棉质衬衣,胸口的乳-峰被他的手触碰着,脸蛋有些绯红的羞涩。眼眸子动情的看着陆景,轻声道:“你能感受得到吗?我的心思…”

看着她泪痕干了的容颜,秀眉美眼。陆景轻轻的点头,将她抱到怀里。滚烫的情话让他还能说什么。

长久的相拥。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宋雨绮舒服的靠在陆景怀里。心里感觉和他亲近了许多,轻轻的笑道:“陆景。樱花园是为秋兰姐建得吧?奢侈的浪漫呢!你怎么和她们说?”

陆景微征,反应过来宋雨绮口中的她们是指谁,笑道:“要不你给我出个主意?你可是我的助理。为老板分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宋雨绮轻轻的啐了陆景一口,娇媚的柔声道:“助理的职责不包括这部分。不然我是真傻了。陆景,以后你再陪我去九眉山把那把锁锁在锁情谷的索道上好不好?”

陆景点点头,微笑道:“这个要求肯定能满足你的。哦,你一会把这套职业装换了。你穿丝袜挺漂亮的。不过,在家里穿职业装,我感觉怪怪的。”怎么都觉得像制服诱-惑似的。

宋雨绮轻笑的恩了一声,柔情蜜意的看了陆景一眼,看看墙壁上的挂钟,道:“我们吃饭去?”

陆景点点头,“走吧。哦,对了,你回头帮我查一下科讯手机的底细。”

襄水市。林荫遮掩的秋山饭店五楼1号房间。

张惜明冷冷的顶着面前穿着秋山饭店蓝色制服套装,身材丰-满的漂亮女人,“裘主任,对于谣言,要严厉查处。你是怎么做的?你的工作是怎么干的?”

市政府接待办主任、秋山饭店总经理裘娟额头上冒着冷汗,低眉顺眼的挨批。她按照孙市长的指示将那天晚上发生在秋山饭店的一幕传了出去。

现在市里孙市长在中层干部很有些威望。而常务副市长麦朝晖——长眼麦的威望却是大跌,很多人背后都笑他:大麦长长,风吹倒一旁。

但是张书记无疑是很不高兴的。面对市委书记的威严,她腿肚子都有些抽筋。

张惜明挥挥手,“你出去吧。”他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拿下她这个接待办主任的位置。

裘娟脑子嗡了一声,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间。领导不骂你,说明心里已经判了你死刑。

十分钟后,麦朝晖走了进来。张惜明心情不佳,背着手问道:“第一轮谈的怎么样?”

麦朝晖道:“大致条件都谈妥了。昆成汽车同意全部安置襄水五汽的条件。不过,襄水五汽的资产,我怕他们在评估的时候压低…”

他正在设法插手由陈跃信主导的昆成汽车收购襄水五汽的事宜。

张惜明点点头,回头对麦朝晖道:“投资商那里你要抓紧时间寻找。襄水没有有实力的投资商,你可以去江州找,再不行可以去东部、沿海地区找。”

麦朝晖忙答应下来。“我过几天就去江州,不把事情办好。就不回襄水。”

张惜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就要这种干劲。襄水五汽的资产评估问题。你的担心是对的。但是,市里还有我们这些老同志看着嘛。”

八月二十一日,楚北省召开党政副职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唐阳在会上宣布了中央关于楚北省党政领导班子职务调整地决定,由宋海俊同志担任楚北省省委书记。唐阳、宋海俊分别在会上讲话。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省级现职领导同志,原省级老同志,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秘书长和省长助理,省纪委副书记,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专职副秘书长,各市(州)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省直、中直各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会议由省长赵浩天同志主持。

宋海俊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衷心感谢组织对他的培养,感谢中央和楚北省的同志们对他的信任。他将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做好工作,要承担起党和人民地重托。

赵浩天在讲话时说,刚才唐阳同志宣布了中央的决定,充分体现了中央对楚北发展的支持和关心。我代表省委省政府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对宋海俊同志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八月二十三日,楚北省人事再次发生变动。由廖新直同志担任楚北省省委委员、常委、宣传部部长。段文凯同志不再担任楚北省省委宣传部部长、常委职务。另有任用。

“来,咱们再喝一杯。”楚北国际大酒店的包厢里,郁扬举起酒杯和陆景碰了一下。琥珀色的酒液欢快的转动着。

外人很难理解到最近楚北的人事变动是何等的凶险。师书记原来的下属都面临着被清洗的局面。他父亲的位置岌岌可危。

据说本来是要调整他父亲组织部部长的职位,后来有位和陆家有些渊源的强力人物说了句话。改为调整宣传部部长段文凯的职务。

陆景笑着点点头。楚北人事变动的内情他知道一些。势力极大的豫北系遭到其他力量的阻击。那天大哥估计和郁行知谈的不错。所以郁行知的位置没有动。

豫北系在楚北省力量的衰退已成定局。新来廖新直是靠近学院派圈子的干部。

“我打算在楚北发展业务。唐彤回黄海辞职去了。她回头会来江州。哦,你脖子上怎么回事?不是给人咬了吧?”郁扬好笑的指着陆景脖子上的创口贴说道。

陆景苦笑着摆摆手,“不说这个。怎么想把公司业务发展到楚北来?”昨天晚上和陈笑在一起时还被她取笑了一番。雨绮那妮子下口太重。牙印怕是没几天都消不了。

郁扬哈哈一笑,明白过来。肯定是被女人咬的,“昆成汽车不是在收购襄水五汽吗?我想做昆成汽车的生意。昆成汽车现在在国内汽车的市场份额扩张的很快。我要是能说服昆成汽车采购我的汽车玻璃。对奋扬公司的业绩来说可以上一个台阶。我预计需要在襄水投资建厂。所以,先让唐彤来江州。”

陆景眼睛奇怪的闪了闪,“你打算怎么说服昆成汽车采购你的汽车玻璃?”

“我可以让出10%的股份给昆成汽车公司,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动心。奋扬公司在黄海还是很有些名气的。”郁扬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

陆景笑着道:“专业的汽车配件交给专业公司来做。翟伯慎应该会同意。忘了告诉你,昆成汽车是景华控股的公司。”

“啊?你小子。早知道这样我费什么功夫啊?我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和他们总经理翟伯慎搭上话。”郁扬吃惊的说道,旋即惊喜的笑了起来。

这实在是个意外之喜。不过确实没料到昆成汽车居然会是景华的下属企业。景华什么时候涉足汽车产业了。真是不可思议。

郁扬心里笑着摇摇头:陆景投资什么行业自然没必要和自己打招呼。唐彤那儿更是不会清楚景华的产业。嗨,景华如今是越发的强大了。

和郁扬吃过饭,离开楚北国际大酒店返回新丰公寓的路上,陆景接到宋雨绮的电话,“陆景,已经查明,科讯手机的大股东叫叶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