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13章 餐厅小交锋

第613章 餐厅小交锋

“你和李逸落什么不是有故事?”香格里拉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邵秋兰转身搂着陆景的脖子,轻笑着问道。神情娇媚。

“能有什么故事?她爸是个赌鬼,欠了白昆不少钱。我让唐悦帮她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陆景伸手搂着邵秋兰,低头吻了吻邵秋兰的俏脸。洁白的脸蛋香腻弹滑。

“对你来说或许是举手之劳,对她来说可能是大难题。”邵秋兰轻声说道。看得出来,李逸落很感激陆景。

“小事情。”陆景笑了笑,抱紧邵秋兰,看着窗外璀璨的夜色。如果以为女人感激男人,就要以身相许,那也太小瞧女人了。大概也就古典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这么狗血的事情。

“怎么突然来香港?”

“来香港办事情。我需要需找更多的合作伙伴。”

“钱对你来说不是一个数字吗?怎么还…”邵秋兰微笑着捏捏陆景的脸。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她很享受此刻在他怀里的感觉。

陆景笑着抚着她的秀发,道:“不会。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用钱的地方比赚钱的多。”

邵秋兰微微点头。

“秋兰姐,进场那会你是不是想吻我?”

邵秋兰娇媚的看了陆景一眼,摩挲着他的下巴,有些扎手,感觉到陆景的大手在她屁-股上揉-捏挤压着,将头埋在了陆景的胸口。

“苏子和雨绮会进来的。”当陆景解开邵秋兰的牛仔裤纽扣时,邵秋兰看着陆景说道。

这间豪华套房里有几个房间。陈苏子和宋雨绮分别住在另外的房间里。她和陆景在房间里温存这么久,她们两个会笑话她的。

陆景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抚-摸着温凉的臀肉,感受着她隆臀的美妙触感,“雨绮不会来敲门的,苏子要是敲门。我今天白帮她安排和李逸落见面了。”

邵秋兰妩媚的笑着道:“你倒是都算得清楚。”

正热烈的缠吻着,手机突然响起来。

“秋兰姐,帮我拿电话。”陆景边吻着俏脸绯红。娇软无力的邵秋兰,边说道。壶口的水润已经浸湿了他的手指。

邵秋兰颤抖着恩了一声。软软的挂在陆景身上,伸手去陆景的裤子里拿响个不停的手机。手指头摸到硬边角,正要拿出来。看到陆景倒吸一口气,突然明白过来那是什么。

顿时的想起,那年在燕湖家园她看到陆景大力撞击张漓的画面,让她几度春-梦的场景。

看着怀里突然体验到云端,娇软无力的美人。陆景吻了吻她的红唇。左手爱不释手的从她完美、犹若果冻一般弹软的俏臀上拿开,接了电话。

翟伯慎在电话里说道:“景少,和襄水第二轮的谈判谈的害比较顺利,襄水市要价五千万。我听说陈市长说襄水的常务副市长麦朝晖和苏远见过面。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我打算尽快完成这笔交易。”

陆景点点头,“你自己拿主意就行。”

挂了电话,看着俏脸上还残留着余韵的邵秋兰,一两抹红霞仿佛是天边的余霞,美丽至极。柔声道:“姐,我们继续?”

邵秋兰摇了摇头,捧着陆景的脸,看着他温润的眸子,炙热而温柔的道:“她们都在。下一次。好不好?”

今晚苏子和雨绮都在。她希望她的第一次能和陆景甜蜜、静谧的度过。

陆景点了点头。虽然硬得难受,但在这种事情上,他一般会尊重她们的意见。

半岛酒店奢华的餐厅里,陆景看着联袂而来的李慕清和李逸落,笑着道:“就算是我请客也不用多带一个人来宰我吧?”

旁边的侍者看着自己来开椅子的两名美女,心想:这是什么话。请这样的美女吃饭,就算再多两个,我也愿意买单。

“你要有点请客吃饭的诚意啊。”李慕清横了陆景一眼。过年之前,她爸请陆景去家里吃过饭后,她和陆景的关系自然而然的亲近了不少。

李逸落浅笑了着摘下墨镜放在桌子上,“我缠着清姐带我我的。放心啊,我饭量很小的。”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和李逸落接触的次数很有限,现在看来,她到不像是很严肃的女子。

陆景哪里知道李逸落平常对男人是何等的不假辞色。

正吃饭,穿着制服的一名男侍者拿着托盘过来。托盘上放着一瓶昂贵的拉图红酒和一张字条。

男侍者将酒和纸条都放到了李逸落面前,“小姐,十五桌的先生给你的。”

“十五桌是哪里?”李慕清皱眉顺着侍者的手指放向看过去。却是看到严景铭那张可恶的脸。海亚娱乐就是严景铭控制的公司。

白昆进监狱之后,他与星光传媒合资的海亚娱乐被收购。严景铭是海亚娱乐的大股东。

严景铭举着酒杯摇了摇,对李慕清示意。他自然也看到了李慕清斜对面坐着的陆景。京城里曾经流传,李慕清的父亲李远高是陆家的力量推到辽北去的。看来所言非虚。

李慕清扭头,对李逸落道:“拆开来看下。”

“啊!”李逸落依言拆开折叠一次的纸条,看着上面的话,愤怒的惊呼一声。清丽的瓜子脸涨得通红。

李慕清凑头看过去,见上面写着:你多少钱一晚?忍不住骂道:“草。敢打老娘手下的主意。”

说着,抬头对男侍者道:“拿纸和笔来。”

李慕清接过男侍者递来的纸和笔,写道:给老娘去死!

“等等。”陆景喊住了要离开的男侍者,对李逸落道:“把纸条给看下。”看完之后,对李慕清道:“你不会写了一句骂人的话。那有什么用?严景铭又不怕你。”

严家是豫北系圈子中很有分量的力量。辽北省省长李远高的女儿,肯定不会被人放在眼里。

李慕清气道:“那你说怎么办?昨天小琳就说海亚娱乐的副总要挖李逸落。我看严景铭那混蛋没安什么好心。”

“方浅语是不是海亚娱乐的台柱子?你问他,方浅语一晚上多少钱?你买了。”陆景笑了笑,说道。

“啊?”李慕清眼神疑惑的看向陆景,看到他诡异的笑容,突然有些明白过来,手一挥,对侍者道:“我再重新写。”

李逸落莫名其妙。碰到这样的情况,她极为生气,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是需要清姐出面谈判。

看完侍者送来的纸条,严景铭脸上一变。方浅语凑过去看了眼,柔嫩娇美的鹅蛋脸上露出个妩媚的微笑,眼睛水滴滴的看向陆景。

陆景如今在京城二代子弟的圈子里很有些名气。她倒是有兴趣和陆景玩一晚。不要钱也无所谓。

看到方浅语一副意动的表情,严景铭冷哼一声,心里有些不舒服。虽说和她只是打打友谊炮,玩玩。但是很不满她在自己面前对别的男人抛媚眼。

陆景脸色古怪的问李慕清,“你在纸条上怎么写的?”

李慕清咯咯娇笑,“我问严景铭,方浅语多少钱一晚上。你开价买下了。”

我日。看着李慕清如花的笑靥,陆景突然很想说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