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7章 彻底破裂

第647章 彻底破裂

回到黄远酒店,陆景给唐彤、唐悦打了电话,又给小姑打电话道贺。儿女的婚事一直是小姑心头的大事。这回唐彤和郁扬修成正果算是了了小姑一桩心事。

聊了片刻后,陆苏笑道:“小景,我听说你和卫家那姑娘没什么交往。还是要多去杭城看看她。感情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嘛。现在可不流行先结婚后恋爱。”

陆景挠挠头,说道:“小姑,这个要讲缘分。”

陆苏笑眯眯的道:“你们年轻人恋爱讲缘分,分手还是讲缘分,是不是觉得我好糊弄?”

陆景忙笑道:“没,我那敢。小姑,我过段时间就去杭城看卫婉仪。”

说笑着,挂了电话。陆景轻轻的揉了揉眉心。或许是时候去杭城一趟了。不是为了卫婉仪。

“她”应该已经认识了那位改变了她人生的师兄了吧?

随着襄水近两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酒店进入襄水市内。但秋山饭店无疑仍就是襄水市干部群众心中最佳的宴客地点。

陆景的车到秋山饭店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麦朝晖迎了过来,笑着陪同陆景、宋雨绮往四楼的包厢而去。

今天上午孙市长邀请陆景去合海区的汽车工业园考察却没有通知他一起,这不能不让他心里有些担忧。是以,晚上约了陆景吃饭。

令陆景没有想到的是,刚进大厅恰好撞到裘娟和孙森林。看她穿着秋山饭店经理制服的样子,没想到又回来上班了。

裘娟是原来襄水市政府接待办的主任。后来因为把麦朝晖在秋山饭店吃瘪的时候传了出去致使麦朝晖和孙雄志的对抗中出于下风而被张惜明免掉。

“啊。景少,麦市长。晚上好。”裘娟停下脚步,热情的笑着伸出手。她见过陆景处理王得标几人的威风。自然将他排在麦朝晖前面。这个顺序错不得。

裘娟穿着蓝色职业套裙,肉色棉袜,倒也靓丽迷人。见她已经伸出手,陆景当然要礼貌的和她握手,很柔软地小手,“你好。裘经理又重新回来工作了?”

麦朝晖在一旁笑道:“对于裘经理这样优秀的酒店管理人才,我们政府部门哪能错过,当然要吸纳进来为人民服务。”

陆景微微一笑。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公仆服务吧!麦朝晖的官腔打得很滑稽。

裘娟也呵呵娇笑起来。她回秋山饭店工作是张惜明出事后麦朝晖主动帮她安排的。“大头麦”这人见风使舵的本领确实一流。想当初,他跟张惜明的脚步跟的多么紧密。

陆景视线从孙森林脸上扫过。

孙森林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这个煞星。勉强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景少。”

金盛开发控股公司要不是因为被陆景打压出江州的房地产开发市场,他现在早赚得盆满钵满。那用的着在襄水折腾。

陆景笑着点头,对麦朝晖说道,“这是金盛的孙总,和我在江州打过交道。能力很不错。”

说着,又笑:“孙总现在还在做房地产行业?”

孙森林哪里想到陆景会在襄水市的常务副市长面前关照他几句,这完全是天下掉下馅饼对着脑袋砸过来,忙点点头。又给麦朝晖发名片,“欢迎市长有时间去我们金盛指导工作。”

市长听起来比麦市长顺耳多了。麦朝晖收了名片,微笑的和孙森林握了握手,“襄水现在正处在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我很乐意和孙总这样的企业家交流对襄水未来发展的看法。”

他平常对商人还是很矜持的。今天是陆景介绍,他当然要客气一些。

孙森林大喜过望。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那里会听不出麦朝晖话里的意思。当然。现在显然不是进一步巩固关系的时候。

“景少,麦市长。你们忙。我先告辞了。”孙森林知道他没资格和陆景、麦朝晖寒暄,忙笑着说道。

陆景微微点头。和麦朝晖往四楼的包厢而去。

孙森林被赶出江州除了破坏江州的土体招拍制度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那时要借机敲打何晨。孙森林当时与何路遥的关系十分密切。

现在与何路遥的关系改善,既然遇到了孙森林,他自然要把这根刺给“拔掉”。更何况孙森林的副手周宜伟正在负责大商国际的业务。

裘娟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说道:“孙总,你和麦市长认识了。那件事就不用我帮忙了吧?”

孙森林原来帮过她一点忙,这次为一个市内一个工程分包的事情求到她头上来,着实令人头疼。

没想到偶遇陆景,而他居然会关照孙森林。要知道,就陆景那两句话,孙森林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的搭上麦朝晖的线。有常务副市长的关照,金盛在襄水将会顺风顺水。

孙森林笑道:“看裘主任说的。以后少不了麻烦裘主任的时候。”说着,又试探的问道:“裘主任和景少认识?”

裘娟娇笑着横了孙森林一眼,说道:“孙总,改天我们再聊。”说着,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转身离开。

看着裘娟那被蓝色套裙紧紧围裹着窈窕却又丰满的躯体,峰峦起伏凹凸有致,从背后看去,紧绷的翘-臀美-妙弧线一览无遗。孙森林不禁多瞄了几眼。

没准陆景想换换口味,说不定真玩过这个娇媚的熟-妇。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四楼的包厢里,金碧辉煌,西洋风的风格,甚为美观。

招呼服务员把野味先送上来,麦朝晖笑着和陆景碰了一杯,说道:“合海区那边我已经推动他们搞了一个湿地公园。过段时间就能对外开放,日常维护由市政支出。我在这里有照片。回头景少可以看看。”

说着,把照片递给一旁的宋雨绮。

陆景笑了笑。他知道麦朝晖请他吃饭的意思:楚北省里关注的是省委副书记的归属。而襄水这边的干部关注的是宁元昌空缺出来的副书记一职。

麦朝晖这个人政治操守不佳,但是办事办得确实漂亮。就好比今天的野味,他肯定是了解过陈跃信拿野味招待过自己。

陆景夹了口炖得肥烂的野兔肉,笑道:“麦市长,孙市长那儿还是要多走动走动。”

其实,如果省里不空降市委副书记的话,麦朝晖是最合适的人选。据自己的了解,省里并没有空降副书记的意思。

当然,这个人情要让孙雄志去卖给麦朝晖。他不便插手。

麦朝晖会意的笑了笑。“我明白了。景少,我敬你。”说着,又敬了陆景一杯,然后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

“省长好!”正埋头看文件的杨衡看到缓步而来的赵浩天,站起来热情的说道。

赵浩天笑着点点头,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会,才推门进去。

看着赵浩天的背影,杨衡脸上的笑意迅速淡去。当初,他被选为省委书记的秘书。兴奋得几晚都睡不着觉。

但是,现在看来做宋书记的秘书前途未必那么光明。

省内最近一系列的风风雨雨,背后无疑站在赵浩天。襄水张惜明书记被中纪-委带走,宋书记在省内的影响力、威望都跌到低谷。

昨天。宋书记就省委宣传部曝光省属国企楚北第三粮油公司大米检测不达标的事情和廖新直部长谈了谈。似乎效果不怎么样。

看到赵浩天进了办公室,宋海俊略带微笑的招呼他落座。

寒暄片刻后,赵浩天说道:“宋书记。宣传部曝光第三粮油公司的事情我是赞同的,我建议省里派出调查组调查这件事。不能由得第三粮油公司自查。食品安全是大事,出了问题。老百-姓要戳我们的脊梁骨。”

宋海俊看了赵浩天一眼,显然廖新直和他谈过,默默的抽着烟,好一会才道:“我赞同省长的意见。熊为明同志在江州社会保障体系上下了不少功夫。上周和我谈过一次。我打算把江州社会保障体系推广到全省,由熊为明同志负责这件事。省长怎么看?”

赵浩天缓缓的道:“我觉得江州的保障体系还不成熟,再等等。襄水市的干部考察工作应该启动了。行知部长和我谈过几次,长期不配齐领导班子是对襄水市不负责。”

宋海俊额前的青筋跳了跳,深深的看了赵浩天一眼,点点头,没说什么。

赵浩天沉默了一会,站起来,和宋海俊握了握手,转身离开。从现在开始,两人的关系彻底破裂。

但,从宋海俊放出对陆景不满的风声之后,两人就渐行渐远。关系破裂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白沙井,何家菜馆的包厢里。胡联营心不在焉的咀嚼着精美的小菜,脸色略显凝重。

刘伟立起身给胡联营倒酒。酒液入杯,一股夹杂着香甜的醉人清香就像是点燃的线香一样,若有若无却又不绝如缕的袅袅发散着开。

据说,这是特酿的白云飞天。这家菜馆的老板女儿在白云酒业很有些办法,能搞到这种限量生产的特级酒。

胡书记最近有些难。最近省里的形势又出现变故。省委宋书记和赵省长矛盾重重,举步维艰。

胡书记这个时候靠拢宋书记实在有点失策。据说省委宣传部部长廖新直都和赵省长越走越近。

胡联营轻抿了口酒,叹道:“昨天宋书记找我谈话。要我工作好好干,尽快干出成效。江州的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

刘伟立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书记,陆江最近好像去黄海去得有点勤快。”

胡联营正在倒酒的手一顿,凝视着刘伟立,脸色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