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0章 照片事件

第650章 照片事件

咖啡屋外,夜幕已经降临,街灯璀璨,车流不息。尽显交州作为国际性大都市的繁华。

张欣温和的看着正在微微抿咖啡的陆景,问道:“晚上真不留下来陪我吃饭?”

陆景咽下口中苦涩的咖啡,道:“不了,张阿姨。我晚上要办点事情。”昨天唐悦已经给他汇报了和刘社长接触的情况。

不知道委托人,也没有拿到照片的底片,仅仅只是让《御尚周刊》停止刊发文章就想要消弭照片事件的影响是不够的。他还要做点事。

张欣笑了笑,挽了挽耳边的头发,道:“在我面前不要拘谨。不喜欢喝苦咖啡可以叫服务生加糖。下次吧,下次我给你要点糖。都没听小漓说过。她呀,粗心大意。”

陆景就笑,“偶尔喝一次苦咖啡也是一种体验。小漓挺细心的,我每次离开京城都是她帮我收拾的行李。”

来交州,具体的事情都是唐悦在处理。他今天下午抽空来拜访了张漓的母亲张欣。

见陆景帮爱女在她面前辩驳,张欣欣慰的笑了。

和张欣道别后,陆景坐车返回希尔顿酒店。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了电话,“胡哥?”

电话是很久没有消息的胡红军打来的。

胡红军声音有些低沉的道:“是我。陆景,今天财政部副部长姚显泽给我打了电话,说胡莹如果在工作上、生活上遇到困难,可以向组织反应…”

陆景脸色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沉默了一会,道:“胡哥。我明白了。”

胡红军叹了口气,挂了电话。要说陆景和他关系处理的很不错。但是这个电话他必须要打。

陆景肩膀上似乎有极大的压力,慢慢的从烟盒里拿出烟,又从手包里拿出打火机,缓缓的打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贺系分崩离析,大哥的岳父胡老虽然离开了那个耀眼的舞台,但是他仍有一些故旧还活跃在政坛上。

财政部副部长姚显泽就曾是胡老的老部下。姚显泽的话不仅仅是代表着他自己,还代表着那个圈子的声音。

胡红军这个电话表明那边已经强烈的不满。当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否则这个电话就应该是直接打给大哥的。

驾车的曾红英从后视镜里看着沉思的陆景。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她知道陆景要处理的事情很棘手。如果知道幕后的人也好办,威逼利诱,总有比现在两眼一抹黑好。

而且,就算《御尚周刊》停止发文。那幕后的人不会找别的八卦杂志发吗?要短时间内消除照片事件对他哥的影响,何其难啊。

一支烟抽完,陆景用力的掐灭烟头,神情坚毅的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下午,接到通知的陆江从容不迫的走进省委省政府大楼。他并没有直接去省委书记宋海俊的办公室。而是先去了省长赵浩天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赵浩天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沉静、淡然的青年干部,问道:“周非放去了襄水,襄水的班子要动一动。云春的班子也要动一动。你有什么看法?”

陆江微征,看向赵省长。见赵省长点点头,有些明白过来。

照片的事情这几天江州已经传遍。赵省长这是在隐晦的问他:宋海俊有可能借机在人事问题上做文章。你怎么看?

退让一步,照片事件的风波自然是消弭于无形。当然。这样一来,楚北省内两个市的人事空缺就要听宋海俊的安排。

如果退让。拿到部分人事权力的宋书记,就能消除之前因张惜明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重新增加省内事务的话语权。

陆江想了想,说道:“云春近来大力发展旅游业,酒业,茶饮料,经济势头很好,我认为平稳过渡是合适的。”

赵浩天微微一笑,道:“你坚持这个意见?”

襄水市目前还需要配备一名市委秘书长、一名市委常委。云春,则是市委书记空缺。陆江说平稳过渡,实际上是推荐谢泽华接任云春市委书记。

这些想法,陆江早和他沟通过。关键是现在陆江所表现出来的不退让态度让他很满意。当然,他要确认照片的事情是不是没问题?

“是的。”陆江坦然的点了点头。

赵浩天笑道:“恩。你等会要去见宋书记吧?有些问题要解释清楚,争取他的理解。”

陆江笑了笑,“我会的。”

赵浩天丢了一支烟给陆江,叮嘱道:“家和万事兴!”

陆江轻轻的,点了点头。

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陆江来到省委书记宋海俊的办公室外,等候召见。

杨衡客气的招呼陆江坐下后,便又重新坐下来看文件,将陆江晾在一旁。不过,杨衡看文件的余光偶尔从陆江身上滑过。

对这位执掌江州市,力压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的强力人物,要说他不佩服那是假的。

但是,秘书往往不能有自己的态度。此刻,他要准确的转达出宋书记对陆江的态度:不满。

陆江笑了笑,泰然的坐在外间的椅子上。

五分钟后,杨衡起身进入宋书记办公室。片刻后,出来说道:“陆市长,请进。”

落座后,杨衡送上茶水。宋海俊吩咐道:“小杨,把其他的事情都拦一拦。等我和陆市长谈完再说。”

杨衡应了一声出去。

现在,江州关于陆江包养情-妇的流言传得满天飞,但是就凭一张和女人吃饭的照片,楚北省没有人会认为陆江会就此倒下去。

当然,应景提拔的时候只要有人说一句“风评不佳”。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把他卡下来。

摆开长谈架势的宋海俊,打个手势。说道:“江州近期的工作搞得不错,江州市出台的《规范江州市房地产登记制度要点》我看了。我完全赞同江州的意见。”

陆江道:“谢谢省委对江州市政府工作的支持。”

宋海俊摆了摆手。“你啊,能力是有的。”说着,拿起茶杯吟了口茶水,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从茶几处拿出一本杂志,放到了陆江面前。

陆江一眼就认出来,是刊登了他和王嫣然吃饭照片的《御尚周刊》。

宋海俊叹口气,道:“本来我是不想就这件事表看法的。毕竟是八卦杂志,捕风捉影的事情。而你呢又结婚了。但是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很多。自己多注意一下吧。”

陆江放下茶杯。露出个苦恼的表情,微叹着气说道:“我前段时间去黄海参加一个招商会,碰到了王嫣然。她和我是认识快七八年的老朋友。所以,中午请她吃顿饭。哪里想到被人照了像,还发到八卦杂志上。”

说着,又摇摇头,无奈道:“我妻子胡莹这几天和我冷战来着。这本八卦杂志真是害人呐。”

宋海俊若有所思的看了陆江一眼,脸色慢慢的缓和下来,微笑道:“哦?看来。三人成虎啊。胡莹同志是胡书记的女儿吧?要不要我给做做她的工作?”

陆江恩了一声,道:“谢谢宋书记。过几天胡莹心里的气消了就好了。唉,我这几天上班都头疼。”

宋海俊笑道:“这可不行。还是要保证工作效率。你管着江州几百万人的衣食住行,一个小失误就有可能被无限放大。”

陆江赞同的点头。道:“我会尽快调整过来。”

结束和陆江的谈话,宋海俊送陆江到房间口,转身之后。脸上那一丝淡淡的笑意就渐渐的淡去。

“老朋友?”宋海俊意味深长的笑着摇摇头。站在窗户边远眺着白玉山,拿出烟。皱着眉,慢慢的抽起来。

书房里。刘伟立兴奋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不时的看看暗红色檀木书桌上的香槟色手机。

昨天宋书记召见了陆江。据说陆江给出了他和那女子是老朋友的解释。至于宋书记心里信不信,只有宋书记自己知道。

然而,他却是深知,陆江和那名叫做王嫣然的女子绝对关系密切。他已经委托人去督促《御尚周刊》尽快的发行下一期的杂志。

等《御尚周刊》把剩下的几张照片曝光出来之后,看陆江如何在宋书记面前自圆其说。那一组照片连起来看,智商正常的人都会明白那不是老朋友间吃饭应该有的表情。

电话,终于响起来。刘伟立快步走过去,抓起电话,电话那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刘伟立低声道:“恩。好,要尽快。要连续起来刊发。”

周四,讨论襄水、云春人事变动的省委书记办公会结束之后,宋海俊吸了口烟,对赵浩天说道:“省长,我有点事情和你聊聊。”

赵浩天微愣,旋即,说道:“好。那去你办公室?”

宋海俊点了点头。

看着赵浩天和宋海俊一前一后的出了办公室,郁行知愕然。刚才襄水、云春两个市的人事变动完全体现了赵省长的意志,宋书记不是要“找回场子”吧?

郁行知看了看微笑着收拾笔记本的李学平。李学平的笑容有点说不清的意味。显然,他知道点什么。

到了办公室,宋海俊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份杂志放到赵浩天面前。而后,点起一支烟默默的抽着。

赵浩天翻了翻这份叫《御尚周刊》刊登了几张照片。照片里面陆江的脸部打了码,但通过照片的其他部分依旧可以看出他和照片中女子关系很亲密。

见赵浩天看完照片,宋海俊叹了口气,痛心疾首的道:“省长,最近关于陆江的流言甚嚣尘上。我周一的时候和陆江谈过话。他给我的解释是:他和王嫣然是老朋友,偶然在黄海碰到,就一起吃了顿饭。但是,这几张照片怎么回事?这像是朋友间吃饭吗?本着对干部负责的态度,我建议对他立即停职,等待省委的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