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6章 电话

第656章 电话

江州一连几天冬雨未歇。深夜中夜色沉暗,一辆银灰色的奔驰带起马路上的积水,驶进松涛苑3号别墅。

片刻后,3号别墅的书房里亮起了灯。

书房里,陆江招呼弟弟陆景坐下,淡然的从烟盒里拿出烟,点上,又将烟盒放在桌子上,推到陆景面前,微笑道:“最近幺蛾子多啊。”

中-央巡视组今天上午到了楚北。组长周力钧书记和宋书记、赵省长见过面后,已经安排巡视组对外公布联系方式和地址,开始办公。

陆景点了烟,问道:“哥,宋海俊不肯消停,但是就凭他一个要退的省委书记,也不足以高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不可否认,做到了正-省部-级的干部,在中央都相熟的领导。但是,宋海俊身上的派系色彩很淡。换句话说,他在中央所获得的支持力度并不大。

而且,他调任楚北省省委书记本就是多方博弈后的结果。要说他能一力推动巡视组来楚北,明摆着针对赵省长,恐怕不太可能。

这后面的故事实在耐人寻味!

陆江笑着看了陆景一眼,微微点头,道:“杨修武前段时间去黄海和刘勇志见过面。”

陆景隐约有点明白,大概是这两人背后的政治力量出手了。巡视组来楚北,那些人赞成,那些人反对,那些人弃权,大哥大概是能知道消息的。

陆江笑了笑,道:“我和嫣然在黄海吃饭的照片是杨修诚找人拍的。”

陆景眉头跳了跳,脸上浮起一丝怒意。手握成拳头放在书桌上,沉声道:“杨修诚他要干什么?”

杨修诚在国-安某局工作。要拿到大哥的行踪不是难事。也确实有能力拍摄到大哥和嫣然姐吃饭的照片。

但是,监视党的高-级干部行踪。杨修诚真是嚣张。

陆江轻轻的摆了摆手,笑道:“熊为明书记去苏江卡了杨修武的位置,杨家有点表示也很正常。”

见大哥说的轻松,陆景怒气稍消,微笑了起来。大哥把熊为明运作到苏江省担任省委副书记,确实挡了杨修武的路。

杨修武不得不离开苏江省前往黔州省担任常务副省长。杨修武在黔州得到的支持力度和苏江省完全不同。苏江省委书记成谊川可是很欣赏杨修武。

黔州省的一号,不久年龄到线,现任的黔州省省长大概会顺势接班。杨修武想要在黔州登顶,还需要面临着省委副书记张志传的压制。

张副书记是目前黔州省省长的热门候选人。

而杨修武弟弟杨修诚的妻子的弟弟谢海逸在去年腊月份的时候却试图要张副书记的女儿张媛道歉。这梁子说大不大。说小也小不了。

“哥,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确定这件事背后有杨家的影子,那么巡视组来楚北,除了抓赵省长的“小辫子”之外,大哥估计也在目标范围内。

陆、杨两家的恩怨随着大哥和杨修武的竞争激烈化正不断的加深。

陆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的道:“杨修诚的事情以后再处理,眼下楚北的事情,不能够由着省内某些人的思路走。”

从松涛苑里出来,陆景坐车返回新丰公寓。车内。陆景琢磨了下,打了个电话给吴璇,“吴璇,这两天何阿姨在江州吧?让何阿姨帮我约下市委组织部的范生望部长。”

吴璇正坐在家里卧室的床头看书。笑道:“你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你以前可是叫我妈何女士的。”

陆景就笑,“你真不知道原因?”

虽然他和吴璇好事多磨,关键时候屡屡被打断。但是吴璇的美-乳、雪-臀他都欣赏过,爱-抚过。也只差最后一步。再叫何欣静何女士就不合适了。

“去你的。”吴璇在电话里啐了陆景一口,奇怪的道:“你直接给范部长打电话不就行了?”

江州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范生望在江州算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陆景如果电话相召,他肯定会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赶过去。

陆景笑了笑,吴璇在政治这方面一直是迷糊的很,也不解释,道:“你给何阿姨说一声就行。不要说我的意思,让何阿姨自己找个借口请范生望和我见面就行。”

“噢-。”吴璇含糊的应了一声,又问道:“你现在在景华公寓还是在新丰公寓啊?”

关宁最近从云春回了江州,同行的还有何梦瑶。陆景打算投资3个亿给白云酒业公司,何梦瑶这次回江州,陆景大概会和她详细的谈谈白云酒业的发展规划。

“我回新丰公寓。”陆景犹豫了一下,说道。

今天晚上大哥既然表达了要反击的意思,他自然要做点事情,把水给搅浑,这个时候,去吴璇那儿有点不宜。

吴璇哦了一声,挂了电话,捧着有些发热的脸蛋发呆。

虽然她和陆景的感情已经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但是,她总不能不顾矜持的开口邀请陆景来她这儿过夜啊。

好一会,吴璇看了看时间,估计母亲还没休息,拨了电话过去,“妈,陆景刚才给我打电话…”

听吴璇说了陆景的要求,何欣静沉吟了半响,道:“他还有没有别的话?”

吴璇道:“没了啊。妈,他什么意思啊?”

何欣静宠溺的笑道:“你啊,迷糊的可以。陆景看样子是要送份大人情给我了。”

“啊?”吴璇不解的娇呼一声。

何欣静笑道:“傻丫头。江州市委副书记何晨不是中央党校学习了吗?现在市里都盛传常务副市长周平可能成为副书记。何晨要是离开江州的话,他那个市委常委名额可是空着的。市委组织部部长可不就是市委常委吗?范生望盯着陈书记身上那个兼职的市委组织部部长不是一天两天了。陆景给你打电话,说不定是上面已经有了消息。我要是牵线要陆景顺水推舟的给范生望说几话,他得承我一个大人情。”

吴璇哦了一声。原来陆景一个电话里还有这么曲折的意思。但是,就她看陆景做事,不会无缘无故给人好处。

八成,他是要范生望给做什么事情。

何欣静又微叹口气,问道:“小璇,你说陆景刚才给你打电话,现在几点了?”

“啊?”吴璇突然有些慌乱。深夜里陆景可是随意的给她打电话,这恐怕就不能用朋友关系来她妈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