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6章 鹿山餐厅中(下)

第676章 鹿山餐厅中(下)

(?)

鹿山餐厅分为主楼和空中餐厅两个部分。占地颇大的主楼是三层的乳白色小别墅。其中主楼的第三层是豪华的住宿区。

缆车在大风和大雪的情况下都是无法使用,所以走高端精品路线的鹿山餐厅需要为客人配备舒适的住宿房间。

三楼奢华的301房间里,陆景从烟盒里拿了一颗烟,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淡淡的对齐克强说道:“我听谢书记说你想离开江州?”

听到这句语气肃然的话,齐克强感觉到一股压力从心里升起,沉默了一会,说道:“是的。”

他倒不是不想为他自己辩解,但是陆景没有主动提起陆市长走后他四处活动谋求高升的事情,他如果主动提起,殊为不智。很有可能这件事在陆景心中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就也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谢泽华说齐克强敲打敲打是块好钢的话倒也没错。很显然,齐克强明白江州稳定局势后,准确的说是周平正式担任市长之后,必然要拿掉一些人的官帽子。前期的“骑墙派”干部势必都在调整的名单中。而他主动提出调出江州,自己或许会给他留几分故人情面。相比之下,常新县县委书记刘立永的反应就不如他。

“你打算去那里?”陆景语气有些萧索的说道。他和齐克强认识有几年,平常相处的还不错。现在要亲手终结齐克强的政治生命,心里多少有些感触。

齐克强看着陆景,语气诚恳的道:“景少。我参加工作以来,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也犯了不少错误。我听你安排。”

“哦?”陆景微微诧异的看了齐克强一眼,将面前的烟盒推到茶几边缘。齐克强的面前。

齐克强愣了下,心里冰凉的感觉霍然消退,有些颤抖的拿起陆景推到他面前的烟盒,陆景这是在给他一个开口解释“那件事”的机会。

齐克强猛吸了两口烟,脸色复杂的道:“景少,我们认识有几年了。我这个人毛病不少,一些毛病你是知道的。比如,沉不下心,喜欢到处跑动。我本来以为陆市长…。没想到…,景少,我不是辩解什么,我确实没有说过一句陆市长的坏话。经历这样的教训,这次调离江州之后,我想我一定会强迫自己改‘掉沉不下心、到处跑动’的毛病。”

陆景听了,微微笑了笑。齐克强这还还不算辩解吗?所谓“沉不下心”是说他没法进入到核心的圈子里。心里怨气不小。“喜欢到处跑动”是说他到处拜码头。至于“没说大哥的坏话”自然是说没有做有损陆派圈子利益的事情。这倒是句实话。

当然,齐克强要是含糊的编个理由就说明他心里是准备和陆系分道扬镳,现在这么摆明的讲出来说以为大哥无法影响到江州。树倒猢狲散,所以才到处拜码头。这正是说明他还是希望留在陆系的船上。

看到陆景微笑起来,齐克强心里有些吃不住陆景什么心思,木然的抽着烟。紧张的等待着陆景对他的“宣判”。

陆景弹了弹烟灰,道:“野心都是和能力成正比。仕途之上,力争上游也没什么。但是能力要是和野心不匹配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

齐克强顿时放松下来。讪讪的笑了笑。

陆景突然的道:“你和何晨书记私人关系怎么样?”

齐克强楞了下,心里突然猜到一点什么。道:“还行。”说着,又补充道:“我和何书记只是在工作中接触过几次。并没有私人交往。何书记对我应该有点印象。”

陆景点点头,道:“宾州风景不错。你去了之后,除了大力发展经济,还有注重民生、保护环境。”

“我一定认真学习陆市长的讲话,深刻领会江州文件的核心精神。”齐克强心里松口气,今天算是过关了。

江州有风声传出来说何晨要去宾州担任市委书记,看情况应该是真的。看样子陆景是打算把他发配到宾州去给何书记当助手。宾州目前市长、常务副市长都已经就位,没有空缺。虽然现在经济发达的省市都开始给政-府这边更多的话语权,增加一名常委副职。但是宾州经济欠发达,并不没有常委副市长,所以,他到宾州大概是担任一名普通的副市长。

做错了事情肯定要付出代价。和江州市计委主任这个位置比起来,同为副厅-级,显然江州市计委主任的含金量更高。他这算是贬谪了。当然,如果他做好陆景说的那几件事情,再加上和市委书记何晨的关系,他的仕途未必就没有重回正轨的希望。

陆景似笑非笑的看了齐克强一眼,轻声道:“齐主任,听其言,观其行。有些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齐克强额头有些冒汗,这话有些重了,忙坐正身体,端正的表态道:“请景少放心。”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声音低沉的说道:“克强同志,不要试图和所有的人都搞好关系。那是在走钢丝。讨好一批人的同时就会得罪一批人。同样的,得罪一批人也会得到一批人的赏识。”

齐克强心里一凛,忙说道:“请景少看我以后的表现。”

但凡领导对你说出xx同志的前缀时,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有重要的事情托付,二是要提醒你注意某些事情。所以只要领导说出这个前缀,你就要留意了。此刻,陆景就是他的领导,毫无疑问陆景的话是属于后者。

可见其实对他的保证陆景并不怎么信,否则不会专门再用话来敲打他一遍。

齐克强离开房间后,陆景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在奢华的房间里抽着烟。

齐克强的问题,陆景还是倾向于谢泽华的意见,否则他不会在鹿山餐厅见齐克强。当然,要是今天齐克强表现出油滑、不认账或者不再和陆系一条心时,他也不介意下杀手。

在大哥陆江调离江州之后,陆系并没有打算放弃楚北。陆景来江州之前,大哥就点拨过他:江州市长和市委书记的位置必须要让出去一个。否则,省会城市整齐的发出一个声音不知道要让省里多少大人物睡不着觉。

所以,从楚北的布局来看,江州,陆系只能在表面上拿下一半,然后在均势中保持强势。云春现在是陆系的堡垒,襄水有孙雄志在,控制力不会弱。宾州将是他下一个布局点。

政治,不能眼睛老盯在上面,下面有足够的力量同样可以把旗标人物推到相应的位置。这是相辅相成,一体两面,两条腿走路的关系。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陆景的思绪。

陆景道:“门没有锁,请进。”

身材高大的彭晓方推开门进来,快走两步,笑道:“景少,你好,你好。”说着,双手握住陆景的手,用力的摇了摇,十分热情。

陆景笑着看看手腕上的表,“彭书记,马上就要吃中饭了。”

彭晓方是常新县的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刘立永的头号爱将。陆景这个时候实在不想听彭晓方为刘立永辩白。老实说,他对骑墙派一些没什么好感。这是一群有利益就抢着上,有风险就跑的人。而往往落井下石的也是这些人一马当先。前世里,他不就经历过吗?

主动来认错的齐克强,他都要把齐克强发配到宾州去,对还端着架子的刘立永,陆景心里很有些意见。

彭晓方苦笑,他没想到陆景这么直截了当,就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解释道:“景少,我是刘书记一手提起来的干部,今天这趟我不能不来。霍镇长是我逼他陪我过来的。”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彭晓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有这个心就行。有些事情,你不要搀和。”

陆景对彭晓方印象还不错。官场之上尔虞我诈,像彭晓方这样敢于闯上鹿山餐厅找他仗义执言的干部凤毛麟角。

要知道,齐克强来见陆景之前还是委托谢泽华问询了陆景的意思,才过来的。从常理上来说,彭晓方没打招呼直接到鹿山餐厅这里来就要做好被陆景怪罪的心里准备。

彭晓方叹了一口气,道:“刘书记没听我的劝。但是,景少,刘书记的年纪…,他不能不搏一把。”

陆景点点头,打个手势,“不谈了。今天不谈这件事。改天我们在一起喝杯茶。”

彭晓方失望的告辞离开。陆景的反应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唉,刘书记还是太看重面子了。来低头认错又有什么?齐克强不是来了吗?

四个月后,江州市常新县县委书记刘立永平调江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等待退休。同期江州调整的干部还有八名副厅-级岗位,有的是转到清水衙门做冷板凳,有的担任副厅-级巡视员离开一线岗位等等。同时,还有一大批处干被调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陆景在等候在门口穿着青色旗袍的高挑美貌的女客户经理的陪同下步入空中餐厅。此时,大家已经开始就餐。

“陆景,这边给你留了个位置。”吴璇笑靥如花的招手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