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83章 解释等于掩饰

第683章 解释等于掩饰

京城,湖东区凯宾斯基酒店。

方明学手里夹着眼,偶尔吸一口,思绪万千的看着窗外的阴沉沉的云层,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大雪。

他在等人。等去拜访陆家的汤书记回来。脸色看似平静,心情却是波澜起伏不定。

“滴-”的一声磁卡响,接着是整个关闭着的房间的空气气压在房门打开瞬间的微微响动。

方明学回头,见汤书记脸色严肃的走进屋子里,心里一惊,莫非谈得不好?方明学并没有马上问询汤书记此行的结果,默默的倒了一杯温茶,和汤书记在客厅的长方形沙发处分宾主坐下。

汤朝战接过温热的茶杯,见方明学看似脸色平静,实则心里有着难掩的焦虑,和方明学相交多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方明学的一些习惯呢。他忍不住微笑道:“明学,看样子你要静心屏气敛神深呼吸500次啊。”

方明学微微一愣,随即笑起来,“书记,这件事我等会回房间里做。这次拜访…”

汤朝战笑着点点头,没说话,一小口一小口悠然的抿着茶水,茶水下咽,清香四溢。

方明学会意的笑起来,看来这次拜访达到了他和汤书记商量的预期效果。

汤朝战微笑着放下茶杯,道:“我等会让小复和陆景联系一下。他们俩多走动走动。”其实,今天拜访的成果超出预期。但是暂时他还没打算和方明学分享这个消息。多年的宦海生涯让他明白,有些事情在确定前最好不要说。

方明学微微沉吟了下,笑道:“小复和陆景都是年轻人,应该有共同的话题。”

汤朝战哈哈一笑,“恩,是这个道理。”

陆景接到汤开复的电话时,正在新月湖大学城的一家小店里和刘怡秋喝茶。和汤开复说了几句,约定元宵节之后在江州一起吃饭就挂了电话。

刘怡秋看着玻璃窗外飘落的白色雪花,扭头将视线落在陆景脸上。叹口气,娇笑道:“景少,我后天回黄海,和齐静瑶一起。”

陆景哦了一声,微微点头,缓缓的道:“我知道了。”齐静瑶和严景铭关系密切,刘怡秋这枚棋子和齐静瑶搞好关系倒是意外之喜。不过。对严景铭那里需要什么“反间计”。

刘怡秋娇媚的笑着,舌尖轻轻的舔着红唇,看着陆景道:“我现在到晚上都有空。我请你吃饭?”

陆景好笑的摇头,指指车窗外慢慢驶来的一辆白色的沃尔沃,“我待会有事情。”

刘怡秋看到副驾驶座上露出关宁半张美到极致的脸,郁闷的叹口气。对这个年轻的权势人物而言。恐怕一百个她加起来都没有关宁有吸引力。

刘家别墅,刘卫逸的房间。

“怎么样?”刘卫敬疾声问道。侄儿刘小山虽然被保了出来,但是案子在市局里面留了档。且不说这件事的后果,只说小山正好面临着一次提干的机会只怕要没了。

刘卫逸放下手里的电话,长叹一声,闷闷的道:“大哥,常务副市长袁进关注到这件事了。楚北那里…”说着。摇摇头。

刘卫敬皱起眉头。二弟的意思是冯宗登恐怕去不了楚北了。铁一般的案子,要保住小山必须要对陆家做出让步,当即怒骂道:“玛德。陆景那小王八蛋就会玩阴的。”

刘卫逸沉着脸摆摆手。要不是面前的人是他大哥,他都有训斥的冲动。严以待人,宽以利己是人之常情。但是,小山连基本的东西都不注意,那是自己有问题。

不得不说陆景这小子时机抓的非常好。用纨绔的手段解决了陆家的一个大问题。看来以前是忽略了这小子的威胁了。

元宵佳节,春和路繁华绚丽的灯市人流如着织。陆景和关宁兴致盎然的看着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灯。

关宁手里提着两三个花灯。挽着陆景的手臂笑道:“陆景,不会又碰上你那位吧?”

“我没那么惨吧。”陆景汗颜的揉揉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关宁就称呼卫婉仪为“你那位”。那年他和关宁逛街碰到过卫东阳和卫婉仪。

关宁侧头看陆景,娇俏的皱着鼻子脆声道:“貌似你在杭城就挺惨的呀。”

她优美的脸庞曲线在灯光的明灭间惊艳无比,陆景忍不住伸手轻点了一下她的脸蛋,道:“那见到就见到了,大不了我们再请她去喝茶。”

他在杭城见唐雨瑶被卫婉仪抓个现行的事被叶妍在江州一说。几位红颜都知道了。

关宁嫣然一笑,轻轻的抚着披肩的乌黑秀发,嗔道:“我才不和你们去喝茶。你们自己去。哦,我们什么时候会江州?”

陆景握住关宁温润修长的手。轻轻的紧了紧。她略微表露出心里的郁闷之后,又把自己和她连在一起称“我们”。关小宁永远都是关小宁,独一无二的她。

“明天或者后天走。我要处理春兰电器上市的事情了。在江州可能呆不了多久。”陆景凝视着关宁秋水似的眸子惆怅的说道。

关宁遗憾的哦了一声,正要说话,突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莫心蓝的电话。

精致明亮的镜子里,一个五官极其精致的美丽女子正在化妆,她身后则是一名穿着白色西装外套,搭配着黑白条纹丝巾的帅气丽人帮她梳着头发。

有着中性美的丽人正是大唐雨景的现任经理、莫心蓝的前助手马晴。

马晴笑着帮莫心蓝梳着头,笑盈盈的道:“心蓝姐,你还要怎么样啊?他可是当着你的面经受住女人考验的哦。”

莫心蓝补着护肤水,笑道:“谁知道真假啊。男人么,有几个是能靠得住的。”

马晴帮莫心蓝梳好发髻,娇笑道:“心蓝姐,你说的好像你很懂男人似的,我怎么记得有点晚上你醉酒后说你没初恋男友呢?”

莫心蓝笑着放下化妆品,眨眨眼睛道:“有吗?我给忘记了。”

看着镜子中风情绝美的女人突然露出俏皮的神情,说慌还眨眼睛,马晴不忿的掐了莫心蓝一把,“真是妖精,还不知道哪个男人能把你给收了。”

她和莫心蓝情同姐妹,不在莫心蓝手下当助理之后,关系更加的亲密。

莫心蓝咯咯笑着躲开,道:“这种事你想都别想了。”

马晴笑着反驳,“谁说的。你和陆景约了今天上午十点在汇海大酒店见面,你现在化妆干什么啊?”

莫心蓝笑着照照镜子,“合着我化妆还有错啊?就是个淡妆而已。不要瞎想啊,我是和陆景见面聊聊和华公司物流体系整合的事情。还有春兰电器上市的事情。我可是和华公司的发起人和董事。”

马晴掩嘴娇笑。谁信啊!解释就等于是掩饰。

PS: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