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86章 釜底抽薪

第686章 釜底抽薪

“卫婉仪,这么巧。”看到卫婉仪装作没看见他,和她们那一行人要左转往电梯口走去,陆景心里叹口气,扬声喊道。

从内心底来说,他并不愿意和卫婉仪的关系变得僵。今天他和莫心蓝谈的很愉快,但是两人并没有过线。所以现在情况虽然有点尴尬,他还是会和卫婉仪打个招呼。要是换做关宁她们在他身边,卫婉仪装作没看见他,他肯定也会装作没看见卫婉仪。

汇海大酒店六楼的客厅很宽阔,约有十几米宽。铺着厚厚的棕红色地毯,富丽堂皇。

这么宽阔的客厅,卫婉仪和陆景迎面相向而行,怎么可能没看到陆景呢?她是看到陆景和一个穿着驼色长款大衣美貌女子谈笑甚欢,懒得理他。

听到陆景的喊声,卫婉仪扭头看向陆景,郁闷的站在原地。她没心思去管陆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陆景喊她,出于礼貌她也需要停下来和他说几句话。

陆景歉然的对莫心蓝道:“碰到我未婚妻了,我去和她说会话。改天我再请你去大唐雨景喝咖啡。”

莫心蓝讶然的看了不远处的卫婉仪一眼。她倒是知道陆景和卫家的明珠订婚了。现在却是第一次见到卫婉仪本人。卫婉仪穿着白色的棉衣,身材窈窕,温婉娴静,俏丽清秀。姿容虽然比关宁略逊一筹,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莫心蓝笑吟吟的小声道:“行,回头我们再约时间。陆景,你挺镇定的啊。”说着。掩嘴轻轻的一笑,迈着优雅的小步子。风情迷人的走向另外一边的电梯口。

陆景苦笑着摇摇头,这时候莫心蓝还有心思取笑他。真不愧是经历过各种场面、曾经的京城第一美女。

熊猫王看着走过来的陆景。对卫婉仪道:“婉仪,这人谁啊?”

这句话其实是说给陆景听的。她察言观色的本事不错,见卫婉仪似乎很是不耐烦的等着,八成这青年是卫婉仪的追求着,自然要帮卫婉仪挡一挡。

卫婉仪嘴唇动了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陆景是她的未婚夫肯定不合适。她也不认为陆景是她的朋友。两个人似乎应该是陌生人的关系最为合适,偏偏又有婚约在身。

卫婉莹接口道:“无赖一个。”说着,不满的瞪着陆景。这要是私下里她肯定要说几句狠话,不然心里真是不痛快。傻子看得出来他刚才和那美女聊得正欢。谁知道他们什么关系。

陆景没理会卫婉莹要拍死他的眼神。对卫婉仪说道:“我刚好和朋友在这里吃饭。你也和朋友来这儿吃饭?”

卫婉仪点点头,淡淡的道:“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没事我先走了。”

今天使用陆景送她的卡免除了被烟熏的情况,心里对陆景还是有些感谢的,但是刚才陆景和那个美丽女子亲密谈笑的那一幕把心里这点感谢之情给弄得全没了。

陆景无语的摸摸鼻子,道:“行。我送你下楼。”

听到这句话,柳振江按耐不住的道:“还是分开走吧。一部电梯坐不了那么多人。”这个青年既然也是卫婉仪的追求者,自然也是他的对手。

陆景微微皱起眉头,眼神礼貌的从卫婉仪身边的十几个男女脸上滑过,而后落在说话的柳振江脸上。渐渐的明白过来,笑了笑,道:“不见得吧?”

说着,对一旁穿着工作制服的唐曼丽道:“我记得vip专用电梯的承重是15个人。你觉得我们这些人坐一部电梯会超重吗?”

唐曼丽当然记得上午时分她亲自引领着到六楼包厢里的这个青年。笑道:“先生,以我在酒店里工作多年的经验来看,不会超重。”

陆景嘴角带着若有如无的笑容轻轻的扫了柳振江一眼。这位显然是卫婉仪的追求者。和卫婉仪有没有感情另说。有人当着他的面纠缠他的未婚妻,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没有表示。

柳振江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心里一口气憋得要内伤。这么明显的双簧他那能看不出来。偏偏他还不能要求大家一起去验证一下。

卫婉仪心里没来由就想笑。陆景这是典型的“指鹿为马”。就算vip电梯承重是十五个人不假,她同学里面可是有几个长得超出平均体重的啊。不过,柳振江一直在她身边纠缠烦人的很,看到他被陆景堵了一句,心里还是挺痛快的。

陆景看到卫婉仪明眸里压着笑,心里有些了然,微笑着对她说道:“你们这是准备去那里搞休闲活动?”

卫婉仪道:“我们准备去燕子湖大学城那里k歌。”

陆景道:“燕子湖离这儿有点距离,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请你的同学去汇海大酒店7楼的ktv里面k歌。这里的ktv包房在京城算是小有名气。”

卫婉莹插嘴道:“陆景,我很介意。”

陆景笑着点头,眼睛却是看向卫婉仪,他相信卫婉仪能听得懂他的话。

果然,卫婉仪嘴角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道:“行啊。我问问大家的意见。”说着,回头征询同学的意见。

大家一听,只需要通过空中走廊前往7楼就可以k歌,而且这里条件比大学城那儿更高档。又有人请客,哪里还愿意坐车去燕子湖那里,纷纷同意。

柳振江脸又黑了一层。在他看来,他的脸皮又被这青年给剥了一层。不过,他并没有没脑子的大吵大闹,那只会被人看轻。等会到包厢里他再找回场子。唱歌,他还是很有心得的。

陆景对唐曼丽打个手势,示意她带一行人过去,而后对卫婉仪说道:“我有点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下,我们下去说。”

他自然不会等会到ktv包厢里去继续和柳振江别苗头,再打柳振江的脸。他没那闲功夫和一个小角色纠缠不清。

卫婉仪就恩了一声,和几个女同学歉然的说了几句,按了电梯向下的按键,和陆景、卫婉莹一起坐电梯下楼。

看着电梯向下跳动的数字,柳振江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陆景这是釜底抽薪,直接把卫婉仪带走了。他哪里还有机会在卫婉仪面前表现。

下楼后,在一楼明亮精美的大厅里卫婉莹怨气满腹的道:“陆景,你什么意思啊?和人一起吃饭被我姐碰到你还敢过来打招呼。姐,你也真是的,跟他有什么好商量的?”

卫婉仪微微一笑。她和陆景当然没什么好商量的。但是,陆景刚刚说的是“请你的同学”而不是“请你和你的同学”,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她不过是顺势而为,借陆景摆脱柳振江的纠缠而已。

陆景揉着眉心,苦笑道:“卫婉莹,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啊。”因为在立丰地产上有合作,今年过年他还专门去拜访了卫二叔,给卫婉莹送了礼物,他没想明白在哪里得罪过她。

卫婉莹哼了一声,脆声道:“你对我姐不好就是得罪我。”

说着话,气势却弱了几分。陆景过年的时候给她送了一份精美的礼物,她这会想起来,倒不好不讲理的继续对他冷嘲热讽。

陆景笑着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对卫婉仪道:“我请你们去大唐雨景的庄园里坐坐吧。几步路,很近。”

卫婉仪迟疑的咬了咬红润的嘴唇。

陆景笑道:“过河拆桥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卫婉仪俏脸不由的微红,清声道:“那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