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89章 增发并购方案

第689章 增发并购方案

巨大的机翼擦着山峰盘旋几圈后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香港正下着雨,傍晚时分璀璨的灯光已经亮起。将南国温润的雨夜点缀得绚丽多姿。

前来接机的瑞丰公司总经理马飞、副总经理王燕东早早的等在接机口。陆景、陈笑、宋雨绮、苏晓玉、杜一波还有景华总部随行的团队一行十八人将行李放到几辆豪华商务车的行李箱里,坐车前往半岛酒店。

晚饭安排在半岛酒店二十八层的felix餐厅里。看着窗外璀璨宜人的海港夜景,陆景轻轻的摇了摇酒杯,问先期抵达香港的邓仲与:“情况怎么样?”

苏兰电器作为内地企业想要在香港上市的手续极为繁复。因而,这次上市的运作本质上是由正英家电定向增发股票,然后将增发股票所得的资金用于收购苏兰电器,从而实现苏兰电器的上市融资。

苏兰电器前期的筹备工作都是由瑞丰公司、苏兰电器、正英家电和阿赛尔合伙基金在准备。邓仲与和苏兰电器的管理层这段时间一直在香港。

邓仲与苦笑着放下高脚玻璃杯,道:“景少,君时国际拒绝接受更高的股票价格。”

君时国际是由阿赛尔合伙基金推荐的券商。它将是此次正英家电增发新股的主包销商。

作为包销商,在正英家电增发的方案被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审议通过之后,君时国际需要预先将购买新股的资金支付给正英家电。所以提高价格,意味着君时国际的成本要上升。

诚然。这部分成本可以分摊到正英家电在股市的价格上。但是在增发并购的前期评估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正英家电新股发行价定在什么价位大致可以评估的出来。太高了不被香港投资者认可的风险就会增大从而导致新股发行失败。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道:“我再想其他办法吧。”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谁都不是傻子啊,他想要通过正英家电增发并购的项目来尽可能多的获取资金有些难度。

陈笑听了。放下手里银质的刀叉,担忧的看向陆景,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在江州给陆景建议的方法显然是失效了。承销商不愿意接受更高的价格。按照原定的方案,这次苏兰电器通过正英家电并购上市,最多可以给陆景套出1.9亿美元左右的资金。这对陆景的计划而言,恐怕不够。但是景华系公司恐怕真的很难在短时间内挤出足够的资金给陆景使用。

陆景抿着红酒道:“我暂时有个想法,能不能成要试试才知道。”说着,对马飞道:“这段时间整理下瑞丰公司的债务和财务报表,我过两天要用。”

马飞答道:“好的。景少。”对陆景能有什么办法获取资金,他心里有些好奇。

要知道,景华研发手机基带芯片需要大量的资金,因而用景华的资产去银行进行抵押这条路已经被占用了。这次投资互联网将是一个长期的机制。莫非是使用瑞丰公司的资产进行抵押?

但是瑞丰公司本身是空壳公司,如果用于给银行抵押贷款,势必会影响到旗下公司的运营。对于瑞丰公司旗下正在高速发展的企业而言,背负银行债务会使得它们增长放慢,就算陆景投资互联网企业能大获成功,这也有些得不偿失。

二月十六日。陆景到达香港的第二天,正英家电公布增发并购方案。正英家电将会增发21亿股,每股2.52港元,总融资规模大概在53亿港元左右。这笔资金将会用于收购苏兰电器有限公司。

2001年2月全球股市都不景气。在正英家电公布增发并购方案后。正英家电的股票应声下跌,由每股2.52港元在三个交易日后跌至2.31港元。

半岛酒店特级豪华套间里,穿着一袭黑裙。有高贵舒雅名媛气质的凌雪月微笑道:“陆景,看来香港的投资者对正英家电增发并购方案不买账啊!”

陆景笑着将手里的报纸放到深红色的办公桌上。叹道:“所以需要请凌姐来帮我托托市。香港和内地的隔阂有些深。”

香港的投资者再不了解苏兰电器的情况下,不认可正英家电增发并购也很正常。新月投资作为全球范围内的风投。要撑起正英家电的股价不是难事。

凌雪月轻笑道:“托市倒没什么这笔生意的关键是我对正英家电的前途很看好。不过,你对互联网真的这么有信心?”

新月投资也会成为正英家电增发股票的承销商之一。这是陆景付给她这时候帮忙托市的酬劳。

陆景点点头,笑着道:“凌姐要不要投一笔资金进来玩玩?”

凌雪月笑吟吟的靠在红木办公软椅上,道:“我听说董坤城并不打算和你一起投资互联网,只有莫心蓝愿意拿出1.2亿美金和你一起进入。”

陆景笑道:“确有其事。凌姐和心蓝见过?”

凌雪月微笑着颔首,耳垂上精美细长的钻石耳坠轻轻的摇晃着,有着别样的名媛风情。

说起来,她和莫心蓝的关系要好于和陆景的关系。

白色制服的侍者敲门送来红酒和制作精美的点心。凌雪月抿了抿红酒,琢磨了一会,问道:“陆景,现在经常里盛传你哥要去农业部,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景站到窗户边,看着上午阳光中的高楼风景,道:“真的。不过,我并不希望我哥去农业部。”

前几天大哥和姚显泽见过面。推荐大哥去农业部的提法就是姚显泽推动的。他在部委里很有些根基。

凌雪月眉眼如月的笑了起来,语气轻松的道:“我投5千万美金跟着你进去玩玩。”

她支持陆景有她的考虑。陆景和严景铭一直不对付。听莫心蓝说他拒绝和严景铭和解。对严家,她是不待见的。政治上。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但是就陆家在陆江事情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她在陆景身上压下一颗筹码。

“恩。”陆景微微一笑。他就算视凌雪月为商业上的盟友也不会劝她一定要投资互联网企业。他没有强迫别人一定要跟着他投资步伐走的习惯。

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接了电话。

陈旭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陆景。周晋成先生邀请你后天前往新加坡一趟。”

陆景心里松口气,笑道:“行。”

香港中环广场是香港第三高的摩天大楼,楼高374米,一共78层。是香港优质的甲级商业中心。

下午时分,五十二楼的办公室里,高逸郁闷的看着49英寸的电视屏上满脸油光的中年股评家点评正英家电。截止今天三月一日,正英家电的股价在经历公布增发并购方案最初几天的下挫之后已经涨到2.94港元。

哒哒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而近,高逸脑子里模拟出他三叔那位漂亮能干的骨感秘书正在穿着黑色的一步裙款款而来,丰臀扭动。曲线勾人的场景,连忙关了电视站了起来。

“三叔。”高逸对着一名戴着眼镜,气质儒雅、沉静的中年人喊道。他站起来当然不是不因为他三叔的秘书要进来,而是因为他三叔开完公司会议回到办公室了。

高逸的三叔叫高俊远,看起来约摸三十七八岁,消瘦的个子,带着眼镜,是一名很帅气的男子,高远基金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只见他点点头。将手里的笔记本放在宽大的橡木办公桌上,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划动包装精致高档的火柴,点了烟。吩咐道:“晓之,泡两杯咖啡等会送过来。”

“好的,高总。”高俊远的女助理昌晓之放下手里的文件夹。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办公室。显然,高总是要和他侄儿谈事情。

高俊远看向高逸。问道:“老爷子什么想法?”

高逸道:“我爸没给爷爷反馈。项目的金额有点小。我爸让我来找三叔。”他父亲接到楚北省委秘书长李学平的电话后,调查了苏兰电器、正英家电一番之后。才让他来香港见他三叔。

高俊远神情淡淡的点点头。对高逸的话没有丝毫的奇怪,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正英家电虽然要募集53亿港元的资金,但是对高家来说,这点资金量确实不算大。

高逸道:“三叔,你觉得我们有需要按照李秘书长的意思支持苏兰电器的上市吗?”

高俊远淡淡的抽着烟,冷静的道:“李秘书长仕途发展的很不错。支持肯定是要支持。要并购苏兰电器的正英家电目前的股价是被人托起来的。”

高逸大吃一惊,旋即面露喜色,道:“那我们不是可以举报…”

高俊远冷笑道:“再严密的股市监管都会有漏洞,对方是深谙规则的资金,不用动这方面的脑子。”

他知道侄儿曾经在那个叫陆景的青年手上吃过亏,亏损了8个亿。心里对陆景肯定有怨气。但是,托市资金的手段很高明,这招用不上。

高逸泄气的揉揉脸,刚才他三叔的话里有话,不过他不太想关心。

高俊远看了眼这个不成器的侄儿,和家里那位比差多了,淡淡的道:“以现在资本市场的情绪来看,正英家电增发成功的概率很大,高远基金会增持正英家电的股份。这样对李秘书长那里也有所交待。不过,正英家电增发完成不以意味着万事大吉。我会让陆景认识到金融市场的风险。”

决定对陆景出手倒不是他突然对高逸这个侄儿另眼相看,而是高家的人,只能是高家自己来教训。

高逸听的眼睛眯起来,显然,他三叔要争夺正英家电的控制权,笑呵呵的赞道:“三叔,你这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入主正英家电后,陆景就完全为我们做了嫁衣。”

高俊远微微皱眉,这么低级的马屁听起来索然无味,道:“下周二,阿赛尔合伙基金的凌哲坚会举办一个经济沙龙。预计会是和各个基金经理商讨正英家电股票销售的事情。你准备下,和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