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91章 烟雾弹

第691章 烟雾弹

杨星长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好的,景少。”居然有人敢当面威胁陆景要收购他的公司。刘和顺他有什么资本可以威胁陆景?凭他那个信业银行董事的父亲?

开玩笑!

信不信分分秒送你进监狱?保管是经济犯罪证据确凿。

信不信分分秒丢你到海里去喂鱼?保管主流媒体、八卦媒体上一点消息都没有。

杨星长眼睛眯的只剩下一条缝,玩味的盯着刘和顺看了几秒,讽刺的说道:“凭你也想收购正英家电?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刘和顺脸色顿时一变,压低声音凶狠的道:“杨胖子,这是我和陆景的恩怨。不关你的事。别逼我找我爸对付你。”

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杨胖子在风险投资这一块眼光奇准,在香港非常有名气。他去年在日元期货上就曾经在他手上惨败过一回。

他现在心里还有一个疑惑:为什么陆景能让杨胖子俯首帖耳的听命。他一直以为陆景是在吃叶妍的软饭。苏兰电器的股权资料上明确的显示叶妍持有苏兰电器42.5%的股份。莫非事实不是这样的?

杨星长不客气的道:“随你的便。你是自己主动辞职还是等我和海拟投资的老左谈妥收购之后把你解雇?两条路你选一条。我非常乐意欣赏你像丧门犬一样被海拟投资扫地出门的形象。放心,我一定会补足你的离职补偿金。当然,我到时候会通知媒体到场。”

老左是海拟投资的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左锐思。刘和顺是左锐思手下的一只基金的投资经理。杨星长压根就没把刘和顺的威胁放在心上。

刘和顺愤怒的瞪着杨星长。脸色阴沉要滴出水来,咬牙道:“杨胖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以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实力,杨星长确实有能力收购海拟投资然后把他扫地出门。他说不出一句硬气的话。除非他能请动父亲出面。

凌哲坚看向窗外维多利亚港湾璀璨迷人的夜景。心里叹了口气。这种私人恩怨他不好说什么。刘和顺此前的话语太过于张狂、嚣张,大概他根本就不了解陆景的实力,这下算是现世报。

杨星长眯着眼睛道:“呵,欺人太甚?我怎么没觉得?刘和顺,你想好怎么选择没有?”你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还在这儿振振有词,真是好笑。

刘和顺愤懑的指着杨星长道:“好。算你狠,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我必有后报。”说完。向凌哲坚告辞,快速离开。

今日被当面羞辱之恨,他一定要还回来。他就算接受父亲的安排:放弃喜欢的私募基金经理的工作进入银行的投资部门,也要把这个过节讨回来。

陆景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意,怡然的小口喝着红酒。他来参加今天经济沙龙之前,已经让宋雨绮准备了今天经济沙龙所邀请的人物的资料。海拟投资是香港一家小的私募基金,资金规模在2700万美元左右。这才是他让杨星长收购海拟投资的底气所在。

高俊远轻轻的摇了摇头,对身边一名身上带着书卷气的白胖子小声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年轻气盛吗?”

白胖子悠然笑道:“高总,时代和我们那时候不同了嘛。”

高俊远微微一笑。“是吗?”

夜色中维多利亚港的海水闪耀着动人的光泽,陆景和莫心蓝并肩走下香格里拉酒店铺着红地毯的台阶。莫心蓝穿着白色的西装外套,遮住她浅红色的短袖长裙,酥胸高耸。长裙包裹着她身体丰盈曼妙的曲线。莲步轻移,宛如一条高贵的美人鱼在夜色中游动,俏丽而优雅。不时的有人投来注目的目光。

陆景邀请道:“找个地方喝一杯?正好要给你说我在新加坡的收获。”沙龙刚刚结束。此时才夜里十点钟。

莫心蓝狡黠的笑道:“叶妍不是到香港了吗,你晚上不陪她逛逛?”

陆景看着莫心蓝精致迷人的脸蛋。笑道:“喝一杯酒似乎用不了整个晚上吧?那算了,我以为你会很好奇我在新加坡的收获。”

莫心蓝嫣然一笑。道:“我没说不去啊。”

陆景笑着摇头。这个高贵优雅的美人儿!当你想要靠近她时,她就像一尾动人的美人鱼,滑不留手。当你要远离她时,她在灯火阑珊处回眸浅笑。

一辆白色的豪华奔驰轿车缓缓的停在台阶前。车窗落下,高俊远微微带笑的英俊脸庞露出来,“陆景,有没有兴趣上来坐一会?”

陆景略一思索,点头道:“我也正好想和高先生聊一聊。”说着,对莫心蓝做了个待会电话联系的手势,等她微笑着颔首之后才拉开奔驰的车门坐进车里。

陆景十分好奇高俊远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以他和高家恶劣的关系,高俊远没必要对他表现的很亲密,更必要在此时大量购买正英家电的股票,这实际上实在支撑正英家电的增发。

奔驰车内的味道很清新。淡黄色的灯光十分柔和,亮度大约有可以很清晰的阅读的程度。开车的是一位穿着黑白色通勤装的职业女郎。她盘着美丽的鬓发,腰直胸挺,身材貌似十分火辣。她应该是高俊远的助理兼司机。副驾驶座上坐着脸色平静,略带讥讽意味的高逸。

陆景若有所思的坐在车后排高俊远的身边。

高俊远的助理昌晓之见陆景坐上车就踩了油门。奔驰顺着梳士巴利道的车流稳稳的行驶着。

高俊远微笑着对陆景道:“李学平秘书长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李学平?陆景心里顿时恍然,而后客气的说道:“谢谢李秘书长的关心。”

如果是这样,高俊远准备大量持有正英家电股票的举动能说的通。看来李学平和高家关系还是很深。这是李学平第二次对他释放善意。不过…

高俊远非常敏锐的觉察到陆景语气里有着疏离、冷淡的意味。看来,李学平担心陆景不支持他担任江州市委书记是有依据的。不过这种事情就需要他操心了。“陆景,最近香港财经媒体的唱衰正英家电的声音,你应该注意到了吧?”

陆景轻轻的笑了笑,“这么大的声势想不注意到都不可能。不过以苏兰电器良好的盈利状况,香港的投资者难道真的不会接受正英家电增发并购吗?”

高俊远错愕的顿了下,他提到这个自然不是为了向陆景表功,摆摆手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告诉你唱衰正英家电的声音是天逸投资总经理牧飞扬主导的。”

陆景愣了愣,眉头皱了起来。他没想到唱衰正英家电这件事还和严景铭有关系。天逸投资是严家的产业,早就是严景铭在负责。但是,高俊远告诉他这消息是什么目的?

突然间,陆景从前排的后视镜里看到高逸脸上诡异的笑容。他的思维反应何等敏捷,心里一动,有些明白了。

见陆景沉默不语,高俊远笑着轻轻的拍拍陆景的肩膀,吩咐前面开车的昌晓之停车。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

陆景推开车门,想了想,认真的对高俊远道:“高先生,我上周去新加坡和周晋成先生见过面。”说着,下了高俊远的白色奔驰。片刻后,一辆香槟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陆景身边,而后载他离开。

高逸透过车窗看到香槟色的卡宴逐渐消失,扭头问道:“三叔,你为什么不告诉陆景你要收购正英家电?给他很大的压力,让他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他三叔是一个自负而骄傲的人。他很喜欢在收购某家公司之前告诉对方他要收购。这一次没有告诉陆景他要收购正英家电反而显得有点不正常。

如果让他来和陆景谈话,他恨不得把手指戳到陆景脸上去,告诉他:嘿,小子,你这次增发并购策划的很漂亮。但是很遗憾,你要为我做嫁衣了。

高俊远脸上的笑容早就淡去,冷哼一声道:“刘和顺既然已经和陆景说了,我有必要拾人牙慧吗?”

高逸语塞。

昌晓之嘴角轻扬一丝微笑,发动汽车驶离梳士巴利道。

高总对他这位侄儿显然不怎么欣赏的。其实,主导唱衰正英家电的声音中高远基金同样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只是,陆景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作为高远基金的总经理助理自然听说过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印尼华商领袖周晋成的名字。

高俊远默默的思考着陆景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那是一句和今天话题毫不相干的话。但是陆景为什么会慎重其事、认真的告诉他?

突然,一道电光从高俊远脑子里划过。

“晓之,停车。打电话给公司的人,快点去查最近云丰集团投资计划,还有周晋成相关的消息。”高俊远一迭声的吩咐道。玛德。陆景很有可能没有被他的烟雾弹迷惑,反而看破了他的计划。他心里有种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眼的感觉。他甚至都不知道陆景从那里看出了他的破绽。

昌晓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停下车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