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99章 阙书记认识你吗?

第699章 阙书记认识你吗?

听到松涛厅嚣张的话语,陆景平静的放下筷子,看向餐厅门口。餐厅里其余几桌客人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小了许多,好奇的扭头看向门口。

言辉言大导演在横溪少有人不知道的,居然有人骂他是孙子!谁啊?

餐厅门口走进来五六个男女。为首的一人是肚子大的仿佛如弥勒佛一样的光头胖子。立时就有眼尖的人认出来为首的胖子是正在横溪影视城红得发紫的大导演金文栋。那标志性的弥勒肚和光头实在太好认。

“啊...,是金文栋导演。”

“怪不得...”

有几人恍然,低声说道。

刚才说话的是金文栋身边的一个小眼睛的高个男子,脸上有些蹭亮的油光,此时正亢奋的挥手道:“言辉算什么鸟,他三月初出的那部《明宫风云》票房完败给金爷的《大明宫惊情》…”

一行人中两名画着淡妆,衣着靓丽的漂亮女孩立时附和的娇笑起来,娇声道:“金爷是国内第一导演嘛!”

高个男子得意的大笑,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正得意洋洋的时候,却看到坐在临窗桌位上的言辉,笑声戛然而止。

他背后骂骂言辉自然没问题。金导和言辉不和嘛!但是要他当面骂言辉这样成名的导演,以他一个小小的片场助理的身份还不够格。

言辉冷哼一声,不客气的道:“金胖子,管好你的狗。别让他在公众场合乱吠,没得坏了规矩。”

金文栋倒没想到在这儿碰到言辉。傲慢的斜睨了坐在临窗处的言辉一眼,轻描淡写的道:“小林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你那部《明宫风云》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他说的“实话”自然也包含言辉在他面前像孙子一样这句话。

“你...”听着金文栋居高临下的语气。言辉阴着脸,心里的一口气堵的慌。要不是他那部戏的女主演由诗韵换成了才出道没多久的新人赵雅。他的票房会输给金胖子?要不是审核时剪掉了几场过火但是很有看点的感情戏,他的票房会输给金胖子?

金文栋说完便不再理会言辉。言辉拍戏还是很有实力,不过对于手下败将他向来没什么搭理的兴趣,扫了一眼和言辉一起吃饭的人。

郎子真,在横溪影视城内被戏称为“消防队长”到处灭火的天辰娱乐公司副总;谢晋文,天辰娱乐的股东,京城人士,据说很有背景,但是只看天辰娱乐被星光传媒打压得抬不起头来。就知道这个“据说”的传言多么有水分。

谢晋文的右手边是一位从来没见过的陌生青年,估计是谢晋文的狐朋狗友。他身边坐着一位很有古典气质的美女:浓密乌黑的秀发自然的落在在肩头,丰-满、光洁的额头让人第一反应就是螓首峨眉,肌-肤胜雪,光彩照人。

金文栋拍电影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但是少有能及得上这个美女的。倒不是容貌上不及,而是她身上那种气质。那种风情万种、成熟自信的气质再加上古典美的容颜,这样的女人万里无一。

“玛德,大白菜都让猪拱了。”金文栋心里暗骂。他虽然不可以鸟谢晋文。但不意味着他可以招惹谢晋文这样的公子哥。对这个美女,他也就心里想想。

叶妍修眉微微蹙起。这个胖子肆无忌惮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

“金爷,坐。”正好餐厅里有张桌位空出来,小林赶紧热情的招呼几人落座。看到言辉被金导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心里大爽。

“不知死活。”郎子真心里冷笑,看了坐下来的金文栋一眼,对陆景道:“景少。金胖子是星光传媒的金牌导演,在横溪影视城拍戏的时候经常和我们天辰娱乐发生冲突。”

“哦?”陆景笑了笑。郎子真话里的未尽之意他怎么会听不出来?他是说金胖子经常给天辰娱乐制造麻烦。琢磨了下。对谢晋文道:“你搞点他的材料,然后报警。”

金胖子色眯眯的订着叶妍看让他心里很不爽。他正好要解决星光传媒打压天辰娱乐的事情。既然有机会先下手。他当然不会等着天辰娱乐被检查再反击。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就先从这胖子打开入手吧。娱乐圈里存在着各种潜规则,这个金胖子估计是干净不了。

报警?谢晋文听的一愣,旋即又想到陆景不会无的放矢,道:“好的,景少。”陆景的意思是搞点金胖子的材料,把金胖子送进去吃牢饭。这种事,只要陆景协调好官面上的关系就不是难事。

陆景说话的声音不大,此刻餐厅里因为两拨人的争执变得有些安静。已经坐在不远桌子处的金文栋等人对陆景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金文栋气的笑起来,这青年的意思是要抓他的把柄啊,无奈的摊开手,神情不屑的对右手边的中年男子道:“黄局长,看来有人是存心要找我的麻烦了。”

黄局长不以为意的笑道:“金导,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小年轻不知道天高地厚口出狂言。我来处理。”说着,敲敲桌子,大马金刀的坐着大声道:“郎子真,你不会装作不认识我吧?”

谢晋文皱眉,他不认识这个叫嚣的中年人,“这是谁?”

郎子真道:“横溪县文化局局长郎子真。”天辰娱乐的总部虽然设在在杭城,并且横溪影视城的电影审批权也不在横溪县里,但是横溪县文化局这样的地头蛇,天辰娱乐平时一般还得供着。大概这也是黄局长心态良好的原因。问题是,今天这里可是坐着陆景的。黄局长注定要踢到铁板上。

“黄局长说笑了。我怎么会不认识你。”郎子真站起来,很有底气的说道。

黄良俊满意的笑起来,官腔十足的道:“认识就好。你们那桌的客人怎么回事?居然威胁金导演。金导是咱们横溪县的名人。县委阙书记都要卖他几分面子。这样吧,你们向金导道个歉。让那位美女过来陪我喝个交杯,刚才的事就算了。”

说着。指向叶妍。他早就看上这个女人了。玛德,漂亮的真是不像话。他读书时不理解“三宫粉黛无颜色”是怎么回事,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

陆景就轻叹口气,对一脸郁闷的叶妍笑道:“你啊,真是红颜祸水。下次出门得让你带个口罩。”

“去你的。”叶妍被陆景说的笑起来。她从小到大因为美貌被人关注的事多了去,只是这几个人的目光让她不舒服。本来她和陆景在一起感觉很开心的,这会心情被破坏殆尽,所以感觉到很郁闷,“那成什么了。我带着口罩怎么吃饭啊。”

陆景笑着握住她柔滑的手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牛局长,恩,我是陆景。是这样的,我在横溪县里谢妃山庄吃饭,有人要我的女伴陪酒。恩...,好...。”

牛方超现在是杭城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和沈书军是好朋友。陆景每次来杭城都会给他打个电话聊几句。

说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却见满屋子人安静的看着自己。

几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金文栋拍着手,讽刺道:“小伙子。我的新剧差个男一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过来演。”

“是吗?”陆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道:“我的剧本里面正好也差个路人甲。我想金导演肯定很合适。”

金文栋脸色沉了下来,冷哼一声。

陆景对谢晋文道:“待会县局的胡局长要过来。你留个人等在这里。我们先回酒店休息。等会去见商学民。”

谢晋文点点头,“让郎子真留在这里处理吧。”说着。小声交代了郎子真几句。

黄良俊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陆景等人离开,目光闪烁的落在一脸笃定的郎子真脸上。他心里隐隐有点不好的预感。

金文栋哂笑道:“黄局长,我们继续喝酒。这种虚张声势的人我见得多了。别看他说得热闹,电话那头指不定是个搬砖的民工。”说着,拿起酒杯和黄局长碰了一杯。

小林在一旁添酒,附和的骂道:“玛德,那小子演技真好。演完了就跑路。”他也就敢这个时候炸刺,骂上几句。

两名漂亮的女孩咯咯笑起来,发嗲的给金导和黄局长敬酒,活跃气氛。三五杯酒下肚,刚刚有点氛围时,门外呼啦啦快步走进来七八名干-警。为首的是一名魁梧的黑脸汉子,朗声道:“那一位刚才报警有人骚扰妇女?”

“胡,胡局长。”黄良俊舌头都有点打颤,腿肚子抽筋。作为县文化局局长他当然认识县局的胡局长,倒不是他害怕胡局长把他怎么的,大家级别一样,抬头不见低头见。做事情是要讲究情面的。他害怕是因为这证明刚才那青年的电话是真的。不是演戏。这意味着什么?他想想就不寒而栗。

胡局长看了黄良俊一眼,黑着脸一言不发。这事明显和黄良俊有关系。开玩笑,市局牛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报警,他哪里敢徇私。公-安部门可是接受县委和市局双重领导的。

这时,郎子真笑着迎了上来和胡局长握了握手,道:“胡局长,是我报的警,刚才这位金导演骚扰我上司的女伴。”谢晋文走的时候已经吩咐过他:只抓金文栋一人。

胡局长看了正淡定的坐着微笑,冲他点头致意的金文栋一眼,手一挥,大声吼道:“带回去。”玛德,拍个电影的人五人六,装模作样,你算老几?

金文栋急忙站起来道:“胡局,胡局,你别乱来,我认识阙书记。”

胡局长冷笑,“我知道。但是阙书记认识你吗?”说着,示意身边的干-警动人拿人。

看着金导被凶神恶煞的警-察带走,坐上呼啸的警车离开谢妃山庄园,小林和两个漂亮女孩都慌了神,嘴里念叨道:“这个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黄良俊仿佛耗尽全身力气一般,跌坐在椅子上,一个念头从心里滑过:“完了...”

跟着黄良俊一起来的另外一名男子踹了小林一脚,大声道:“玛德,给你们公司老总打电话啊。快,快点。”声音急促,仿佛是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